黄裳确实天资卓绝,单靠领悟道藏中的部分精义,根据武学原理创出震动江湖的顶级绝学《九阴真经》!

    单这一点而论,不得不说黄裳实乃一带武学宗师!

    可他本是官府中人,身上根本就没有丝毫江湖气息,所接触的江湖门派无非就是明教以及与明教有所牵连的江南武林门派。

    也就是说,黄裳虽然与明教誓不两立,但论起江湖见识的话,他真不一定能比得上那些江湖老鸟。

    而且明教的武功也与中原大相径庭,特别是明教高层的武功多有奇异之处,不能作为中原武学路数的广泛代表。

    如此以来,黄裳所创武功号称天下武学总纲,似乎有些名不副实。

    可实际上,《九阴真经》又确实算得上天下武学总纲!

    中原武学传承至上古炼气士,而上古炼气士又跟道家脱不了关系,中原武林完全可以算得上道家武学一脉。

    《九阴真经》出自黄裳领悟的道藏真义,其中饱含深妙的道家妙理,与中原武学一脉相传关系密切,黄裳又是在道藏真义的基础上创出九阴神功,其宗旨直指道家真义。

    而中原武学练到高深处,也是直指道家长生长寿之真义。

    如此说来,《九阴真经》乃天下武学之宗旨也不为过。

    果然,只听那钱老太监尖利着嗓门傲然道:“黄裳能从道藏之中悟得《九阴真经》,难道全天下就他一个聪明人不成?”

    霸气,这话说得实在太过霸气,黄药师等人不由心头一震若有所思,当然欧阳锋对此却是不以为然,创功哪那么简单,尤其还是创出一门绝顶神功?

    五绝之中除了黄药师之外,最热衷于创功的当欧阳锋莫属,特别是当他发觉蛤蟆功的漏洞之后,没少花费精力以蛤蟆功为原型想要创出一门更加厉害的神功??上ё詈蠖家允О芨嬷?。

    所以他才对《九阴真经》那般热切,因为九阴神功号称天下武学总纲,自能将他的蛤蟆功包容其中,其它神功绝学就没这特性了。

    “所以。死老太监你所学这门武功,也是从道藏中领悟而出?”

    林沙似笑非笑,手中拿着一本绢册晃了晃,突然开口问道。

    “你……”

    看到那本绢册,钱老太监脸色大变急忙伸手摸向胸口??盏吹吹母芯跞盟成芽粗?,满脸怨毒瞪了林沙一眼强忍心头怒气没有多说废话。

    “嘿嘿,不得不说老太监你是个武学奇才,竟能创出这样的奇异武功!”

    林沙随手翻了翻绢册脸上露出奇异之色,他刚才提溜老太监之时从其身上摸出的东西,其中内容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尤其是其中行气运气的部分口诀,跟他在笑傲世界所见的林沙《辟邪剑谱》竟有六七分相似,心中顿时了悟眼前这厮便是后世大名名鼎鼎的葵花老祖!

    至于他为何认定绢册上的内容是老太监所写,因为无论是绢册材料还是上面的笔迹都是新的,最多不过十数年光景。以老太监十年前便有先天中期的实力,自身武学道路已成不可能再转修它门武功。

    “哼,那有如何,最后还不是败在阁下手里?”

    老太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不爽的嘀咕了声。

    震撼,说不出的震撼!

    黄药师等五绝中人心中早已翻起惊涛骇浪,看向老太监的目光中满是惊奇和敬佩,这又是一位独自创功的武学宗师,容不得他们不心生赞佩。

    同时心中也被激起万千豪情,人家都能从道藏之中悟出那般诡异绝伦的绝世武功。他们一个个都是心高气傲的江湖绝顶高手,难道还比不上一位身有残缺的老太监?

    嘿嘿,老子这是开了外挂,不然还未必干得过你个死老太监!

    林沙心头暗笑不已。同时也连连感叹天下之大,果然能人异士无数,自己切不可因有了点成就便沾沾自喜目中无人。

    “别望了,这门武功大异寻常,现在可不是让诸位开眼界的好时候!”

    面对黄药师,洪七公。欧阳锋甚至周伯通的炯炯目光,林沙轻轻一笑在他们不舍不满的眼神中将绢册收入怀中。

    “这门武功还有残缺不全之处,这个修炼要求也有些苛刻,是以老太监你才想收集全本道藏想要寻求改进或者突破?”

    林沙呵呵一笑看向老太监,心情也很是复杂。

    可以说老太监跟黄裳一样,都是通过一部道藏悟出绝世神功的典范。

    以他复印机级别的记忆能力,虽然只是粗粗翻阅一遍绢册,却也将里头内容看了个七七八八,以他先天颠峰的武学境界自然能够看出一些明显问题。

    老太监默然不语,干脆闭上眼睛当没听到,可从他刚才微微一震的身形可知,林沙所言虽不全对却也差不多了。

    正如从刚才他对《九阴真经》不屑一顾的态度,黄药师等人猜出老太监也是一位类似黄裳的创功宗师,而事实确实如此。

    老太监从小便进了金国皇宫,因为家里有些关系的缘故,从一开始便得到重用受到宫里的特别培训。

    这时代有点身份的太监可都是文化人,可能功底比一般的童生甚至举人都要强上一些,都是从小受到宫廷严格培训的存在,在外头了不得的读书识字对于有点身份的太监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话说老太监从小经过宫廷内监严格培训,十几岁便有幸被分派到皇家藏书阁做打扫看守之职。

    这厮是个勤学上进的性子,到了皇家藏书阁犹如鱼入大海,很快便徜徉于书海之中不可自拔。

    皇室藏书不仅全部都是精品,而且五花八门什么种类的书籍都有,其中自然少不了在外界极度稀缺的高深武功秘籍。

    哪个男儿不好武,就是太监也不能例外。

    可惜的是,虽然太监只是缺少了身体某个部件,却是极为重要的部件,很多高深武功秘籍都无法修炼,只能修炼一些纯粹的养生以及粗浅拳脚功夫。

    皇宫可以说是世上最黑暗的地方,老太监从小就明白有一身好本事的用处,起码在面对他人的算计之时起码能有个自保甚至反抗之力不是?

    老太监年轻之时在皇室藏书阁一待就是近十年,在第六年时他无意中发现了当年金军从北宋皇宫抢掠而来的部分道藏,以其深厚的文化修养竟然看懂了其中部分真义,结合他所知的所有高深内功心法,竟然慢慢摸索创出一门专门为太监修炼的绝世神功。

    当然,老太监暂时还没有为其取名《葵花宝典》,这门神功根本就没有名字,可能《葵花宝典》的名字,是后人加上去的也说不一定。

    因为修得绝世神功,后来无意中在金帝遇刺时大出了把风头,而后便被金帝吸纳为皇室供奉,直接听从金帝调遣身份地位超然之极。

    当然,随着几位金帝上位驾崩,知晓老太监真实身份的人少之又少,就连他背后的家族多年不曾联系都以为他早已挂掉。

    正因为如此,他自然不会被林沙一下,便迫不及待将自身老底全部道出,他知道太多金国宫廷秘辛,要是消息传出去那乐子可就到了。

    知道老太监是一代创功宗师,可是还是后世大名鼎鼎的葵花老祖,尽管立刻依旧对立不过林沙的态度缓和一些,既然老太监的目的已经清楚了,就没必要继续纠缠那些细枝末节,他又接着询问密宗高手的来意。

    待老太监一五一十说明,除了林沙,黄药师跟洪七公都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摸样,同时也暗暗为那位密宗高手感到可惜,就为了传教之事连性命都丢掉了,也不知道他要是提前知晓会不会再如此犯险?

    只有林沙心头一片凛然,在倚天世界跟密宗接触时间可不短,很是清楚密宗各大宗门对于传教扩大影响的热衷,简直跟天方教那些疯子狂信徒有得一比,为此挂掉根本就不算什么,只要能达到传教目的就是下十八层地狱都在所不惜!

    问明白了老太监跟那坐化藏僧的目的,欧阳锋的目的就好猜得多,刚才他跟周伯通大打出手的时候早已喊了出去,,还不就是《九阴真经》惹得祸?

    之后黄药师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出言驱赶欧阳锋等人离开桃花岛,欧阳锋也没脸继续待下去,满脸阴沉带着身受重创的老太监,还有坐化藏僧的遗体毫不拖泥带水转身就走。

    “咦,郭小子你怎么也会九阴真经上的武功?”

    可就在欧阳锋一行转入桃花阵即将离去之时,周伯通饱含惊奇的一声大喝,却将心情极坏的欧阳锋吸引,回头久久凝视了正在嬉闹玩耍的郭靖与周伯通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晦暗微笑转身大步流星离去。

    “林沙哥哥你没事吧?”

    直到欧阳锋等人彻底离开,还不等其他人有何反应,黄蓉便一脸关系凑了过来,上下打量了林沙一会担心问道,之前的情况把她给吓得不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