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跑,哪那么容易?”

    藏僧身上的变化,不仅把林沙给惊到了,就是旁观的众人都给吓住了。

    也就在这时,躺地上挺尸身受重创的钱老太监,突然身形窜起夺路便逃,林沙怒喝出声腾声而起,瞬间窜至老太监头顶狠狠一掌拍下。

    “手下留人!”

    突然的一声大喝,让林沙狠狠击下的手掌顿了顿,没有直击头颅而是拍在另一边完好的肩膀上,只听喀嚓一声脆响骨头碎裂伴随老太监凄厉的惨叫传出。

    “欧阳锋,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沙双脚稳稳落地,右脚轻轻一踩凄厉的哀嚎声顿时噶然而止,他缓缓回头冲刚才出声的方向望去,不等他开口洪七公便以厉声怒喝。

    “那人的身份特殊,桃花岛不想以后永无宁日的话,最后还是不要杀了他!”

    欧阳锋额头满是冷汗,带来的两大帮手一死一重伤,给他的心理压力绝对巨大,不过面对洪七公之时态度依旧冷傲。

    “哈哈欧阳锋,你也太小看我黄某人了!”

    黄药师猛然哈哈大笑出声,扫了眼远处如摊烂泥般的老太监,眼中杀机大炽冷冷道:“我黄某人又怕得谁得来,无论是谁胆敢在桃花岛闹事,都将付出惨重代价!”

    “药兄好气魄!”

    欧阳锋真心赞赏一声,摇了摇头警告道:“那钱公公出身金国宫廷,身份地位都不简单……”

    见黄药师一脸不耐,他急忙说道:“那老太监其实就是金帝的心腹,要是出了事金庭高手不说倾巢而出,只要出个一般或者三分之一,药兄便受不了这番折腾!”

    见强大之极的高手林沙提着老太监走了过来。他又急着说道:“以药兄的武功,确实不用担心自身安危,可桃花岛不止药兄一人吧?”

    “欧阳锋你威胁我?”

    黄药师眼中冷光闪烁??聪蚺费舴娴哪抗庵新遣簧?。

    “呵呵,有你女婿林沙在这。锋某哪有这本事?”

    欧阳锋闻言脸色一变苦笑连连,态度又软和几分道:“这次桃花岛之行如果能侥幸留得性命,锋某立刻带着侄子离开中原有生之年不再返回,用不着威胁药兄吧?”

    “此话当真!”

    黄药师闻言耸然动容,洪七公更是一脸喜色脱口而出。

    “嘿嘿,洪七公你这话何意?”

    欧阳锋眼中冷光一闪,挺胸傲然道:“某欧阳锋自认不是啥好人,但说出去的话一口唾沫一个钉。什么时候违背过诺言?”

    大义凛然说了一句,眼角余光却是偷偷瞥了过来的林沙一眼,正好与林沙似笑非笑的眼神对上,很是心虚的扭头不语。

    “好,欧阳锋这次就放你一马!”

    洪七公和黄药师傅都是人精,欧阳锋刚才的小动作虽然隐蔽又哪能逃过他们的法眼,忍不住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种莫名失落,轻轻摇了摇头黄药师缓声说道:“希望欧阳锋你说到做到,不然以后咱们不死不休!”

    林沙大步流星上前,随手将瘫软成泥的老太监扔到地上。对于黄药师的决定没有提出异议。

    怎么说都是五绝中人,不管心中是何想法,都是认识了二十来年的熟人。除了欧阳锋这厮心性狠毒出手不留余地之外,不管是黄药师还是洪七公都十分珍惜这份莫名友情,只要不是触犯了他们的底线都不会做得太过。

    刚才欧阳锋一番示弱已经道出了自己的条件,回去之后里带着侄子欧阳克返回西域白驼山庄,从此不再踏足中原一步!

    这样的巨大让步不可谓不大,特别是对欧阳锋这等野心勃勃欲争天下第一高手的家伙而言,简直比杀了他都难受。

    这也是黄药师与洪七公耸然动容的原因,欧阳锋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林沙小子你怎么看?”

    洪七公扭头看了过来,征求林沙的意见。

    “黄岛主与老洪你们做主就是。我没意见!”

    林沙呵呵一笑,尽管十分信不过欧阳锋这厮的诺言。不过还是很给面子道。

    “那就好,老毒物这次就放你一马。希望你好自为之!”

    黄药师默然不语,洪七公也没客气直接开口说道。

    “那钱公公……”

    欧阳锋闻言暗暗松了口气,放松了一直紧绷着的身体看向旁边地上的老太监,脸上神色莫名。

    不得不说洪七公的为人确实难得,就连欧阳锋这个死对头对他的话都深信不疑,已经形成了良好的诚心口碑,难怪北丐实力不是五绝之中最强的,但名声却是五绝之中最好的一个,备受江湖中人推崇不是没有道理。

    “饶了这老太监一命不是不可,不过现在却是不行!”

    面对众人探询的目光,林沙淡然一笑轻轻摆了摆手。

    “这是为何?”

    欧阳锋眉头一皱,尽管林沙的实力让他忌惮不已,闻言他心中依旧十分不悦。

    “想问几个问题!”

    林沙神色淡然,脚下轻一用踢了那老太监一腿,没好气道:“你个死老太监装什么死,想要活命就老实交代,否则你就等着老死桃花岛吧!”

    “哼,技不如人杂家无话可说!”

    话音刚落,瘫软在地的老太监缓缓睁眼,满眼怨毒狠瞪了林沙一记,额头冷汗密布脸色苍白若纸,显然强忍极大痛苦。

    “说说吧,你到大宋的目的!”

    林沙淡然一笑,也没避着在场一众高手沉声问道。

    “?;ふ酝跛忱玫健段淠乱攀椤?,你又不是不知道又何必多问?”

    老太监咬牙切齿脸上青筋根根蹦起,白眼一翻没好气道。

    “老太监你不说实话啊,是不是真的想老死逃花岛,这里的风景确实不错,是个很好的养老之处!”

    这话说得……

    洪七公满脸微笑,黄药师嘴角一阵抽搐,合着桃花岛在林沙眼中就是个不错的养老之地,那他黄某人是不是在他心中早就老了?

    黄蓉则是没好气白了林沙一眼,她何等聪明机灵,一看老爹阴沉沉的脸色就心道一声不好,估计老爹又要在他们的婚事上动一动手脚了。

    林沙轻轻一笑,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无意中的话让未来老丈人心生不爽,正憋着劲捂大招呢,他此时眼神冰冷异常无丝毫笑意,说出的话头阴冷毫无感情,冷冽道:“把别人当傻子的人,通常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傻子!”

    “只是单纯的?;と挝?,你又何必大老远跑来桃花岛?”

    “别说你跟欧阳锋有这么好的交情啊,这话你要是敢说我就敢当面抽你大耳刮子!”

    “那该死的密宗高手估计也心存不良吧,把你们的目的全部说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指着老太监的鼻子一番疾言厉色唾沫横飞,一点都没给老太监留什么面子,训得老太监老脸通红气得喷出一大口鲜血。

    这厮倒也光棍得紧,主要是他确实不熟悉江湖上的行事规则,生怕林沙真的一怒之下将他留下,见桃花岛主与丐帮帮主脸色不善,就连自己一边的欧阳锋都满脸不虞,知道隐瞒不过很是老实痛快的道出此行目的。

    “什么,你的目的仅仅就是皇宫里的道藏遗本?”

    老太监这一交代不打紧,却是惊得洪七公等人目瞪口呆满脸不可思议,只有林沙心头一动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却又一时没能完全想明白。

    “别用那种看白痴的眼神看杂家,真正的白痴就是你们!”

    老太监有些受不了黄药师等人古怪的眼神,没好气怒哼出声:“亏你们都是江湖绝顶高手,为了一本《九阴真经》打生打死,也不想想《九阴真经》从何而来?”

    “公公这话何意?”

    这次却是欧阳锋焦急开口,要说在场谁对《九阴真经》最为热切,自然非他锋某人莫属了。

    黄药师和洪七公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林沙则是心头一片敞亮,脑子一转瞬间明白了老太监话中意思,心道果然不愧是一代超级高手,能够达到眼下程度实非侥幸。

    “嘿嘿,黄裳当年不过编纂了《道藏》,明了其中道家真义,这才一举创出《九阴真经》!”

    似乎觉得这一刻很有些扬眉吐气的感觉,老太监一脸冷笑洋洋得意,冷哼道:“《九阴真经》又算个屁,真正的宝贝是那部道藏,只要悟透了其中道理,什么《九阴真经》创不出来?”

    寂静,刚才还人声嘈杂的场面瞬间变得一片寂静!

    黄药师眼露精光,洪七公满脸震骇,欧阳锋锋则是一脸色茫然,至于周伯通早就不耐寂寞跑去找郭靖玩耍去了。

    郭靖倒是还能听懂一二却是不明其意,至于江南七怪则完全就是一头雾水,他们连《九阴真经》都没听过,自然更是听不懂老太监话中意思。

    林沙微笑不语,心中对老太监的话却很是赞同。

    《九阴真经》号称天下武学总纲,中原武林无论哪门哪派的功夫都可在其中窥出门径,这话对也是不对。

    他研究了九阴总纲不短时间,自然对其中奥妙心中明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