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末时节百花繁盛姹紫嫣红,东海桃花岛更是花开娇艳美不胜收。

    本来是一个踏春游玩的好时节,可此时的桃花岛核心区域却被浓浓的肃杀气氛笼罩。

    先是欧阳锋带着神秘的钱公公以及密宗法王大打出手,三人联手围攻黄药师和周伯通,眼见情势紧急林沙与洪七公及时赶到,这一下欧阳锋等人却是处于人数劣势。

    不仅林沙一行与欧阳锋以及身边高手对峙,就是两方各自带来的人手,也像斗鸡眼一般在外围呲牙裂嘴凶神恶煞。

    “欧阳锋识相的速速离去,否则别怪黄某不客气!”

    黄药师面沉似水,眼中满是怒火沉声警告道。

    “嘿嘿,黄药师你好大的口气,这是让谁离去???”

    钱公公一脸不屑,冷哼出声抢先开口。

    “老太监你狂什么狂,有本事当初在归云庄就不要跑!”

    未来岳父受辱,林沙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开口讥讽道。

    “林沙你多次坏咱家好事,真以为杂家好欺负不成?”

    老太监眼神一眯满脸阴沉,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杀意。

    刚才他跟黄药师一场大战,眼看着就能取得胜利或是将其击伤或是将其赶跑,没想到林沙这厮阴魂不散关键时刻冒头,不仅替形势不利的黄药师解了围,甚至还暗中偷袭给了他一掌,到现在肩膀还隐隐作痛。

    “欺负你又如何,你个死太监早点滚回金国去,那位金国皇帝还要你回去把尿呢!”林沙嗤笑出声,话音刚落一指点出,一道阳刚霸道的指劲激射而出,在半空激起道道清晰涟漪,可声音却是一点都不大。

    “接我一指再说!”

    “欺人太甚!”

    钱公公尖叫出声,声音尖利刺耳听着着实不舒服,一双鸡爪似的枯瘦右手毫不客气一指弹出,发出一声刺耳音啸与林沙射出指劲狠狠相撞。

    实力到了他这等层次。举手投足间都有极强威能,随便弹出一指虽然比不得专门的指功变化精妙,但威力却一点不弱。

    砰!

    两道凌厉指劲激烈碰撞,发出一声震耳闷响。在场中人都是江湖绝顶高手,自然能够轻松看出林沙的烈阳指劲更为凝聚纯粹,在激烈碰撞中轻松消弭了钱公公的随手一弹,以极快速度继续向钱公公激射而去。

    “雕虫小技而已!”

    钱公公脸色难看,身形突然暴起前闪一掌拍出。瞬间便将残余的烈阳指劲拍散,可还没等他出声讥讽林沙就会玩这些小手段,突然心头一紧眼前光线一暗林沙高大健壮的身躯已冲至跟前,砰砰砰瞬间两拍三掌。

    “卑鄙!”

    钱公公这才知晓自己上当,尖利着嗓门怒骂出声,瘦削身形于间不容发之际生生左移三尺,右手如毒蛇毒蛇探信闪电般一掌击出。

    砰!

    又是一声闷雷般震响传出,林沙高大健壮的身躯微一摇晃,脚下地面微一凹陷碎土飞溅草屑断裂飞舞,而钱公公一张雪白老脸涨得通红似欲滴血。身子更是比来时更快向后倒飞。

    咝!

    看到这一幕,除了洪七公没见识过钱公公的厉害之外,无论是黄药师还是周伯通,以及钱公公的同伴欧阳锋还是那位红袍密教法王,都不禁脸上变色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林沙的目光之中满是惊骇。

    刷!

    就在这时,身形向后倒飞的钱公公突然一个下折,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瞬间返回原处,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愤怒和忌惮。

    “好轻功!”

    林沙轻笑出声,没有接着出手。目光炯炯盯住了钱公公,沉吟着问道:“不知公公修炼的武功,是否名唤《葵花宝典》?”

    “什么《葵花宝典》没听说过,这名字倒是不错!”

    钱公公冷笑出声。想要套出他的武功路数没门。

    “没听说过不要紧,只要把你拿下不就是什么都清楚了么?”

    林沙哈哈一声长笑,高大身形一纵飞跃数丈,双掌连环飞舞道道凌厉气尽犹如龙吟虎啸纵跃而出,一股霸道之极的气势将钱公公全身笼罩,冷笑着说道:“刚刚学了《降龙十八掌》。正好拿你个死太监练练手!”

    话音刚落,数股霸道之极的气劲向钱公公呼啸而去,上下左右不给他丝毫反应之机。

    “哼,想拿下杂家得看你根不跟得上!”

    钱公公脸色一变,没想到林沙根本不按规矩出牌说打就打,身形晃动间瞬间后移数丈,满脸冷笑疾如利矢向桃花阵前的空地飞掠而去。

    “别以为只有你的轻功厉害!”

    几次跟钱老太监交手,都被他以绝快的轻功脱身,林沙自然不可能一点教训都没吃,此次没有动用内家拳功夫纯粹使出内功实力,轻功一展瞬间数丈几个起身间便已追至老太监身后不远。

    嗤嗤嗤……

    就连运用内家拳功夫时都能打出气爆远距离伤敌,如今纯粹使用内功实力更不用说,无论他会的那几门少林指功绝学,还是一阳指绝学,又或者他自创的烈阳指,都是难得一件的远攻犀利手段。

    钱公公的速度再快又如何,林沙数道烈阳指发出,指劲凌厉将老太监周身要害全部套入攻击范畴,就连周围空间都被数道指劲封锁不给其闪转腾挪空间。

    刷刷刷……

    钱公公的轻功当真出神入化鬼神莫测,在半空无法借力的情况下还能左右挪移,几个闪身便将十来道烈阳指劲全部让过,而且飞跃速度没有受到一星半点影响,只在地上轻点几下做着无规则运动。

    “嘿!”

    一连十数道烈阳指劲徒劳无功林沙也不丧气,老太监身形速度没有丝毫减慢但直线前进速度还是受到了影响,林沙身如大鸟飞掠而过抓住机会逼近了那老太监的身,两只手掌连连挥出气劲咆哮声势惊人。

    “欺人太甚!”

    眼见躲不过去,钱公公也是决断之辈,狠一咬牙怒喝出声,满脸狰狞眼神凌厉返身与林沙战作一处。

    拳来脚往掌影纷飞,不过短短几个呼吸功夫,林沙与钱老太监已交手近百招,劲气四溢狂风呼啸,以激斗两人为圆心周围数丈方圆一片飞沙走石尘土漫天的惊人景象。

    “好好好,如此才能战个痛快!”

    林沙满眼熊熊战意,体内真气沸腾汹涌,拳指脚掌顺手而出随心所欲,举手抬足无不蕴涵极强威能,时不时有龙吟虎啸之声震耳欲笼。

    每一招都带着毫不掩饰的阳刚霸道之势,堂堂正正如滔滔江水汹涌澎湃,气劲翻滚如浪潮汹涌不给对手有丝毫避让闪躲之机。

    攻击犹如狂风暴雨连绵不绝,在外人看来钱老太监好似怒海中的一叶孤舟,飘飘荡荡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倾覆之危,看得欧阳锋跟密教法王全都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看着犹如惊涛骇浪般的激斗场景。

    轰轰轰……

    一道道真气犹如洪涛般汹涌澎湃,形成一股股霸道之极的劲气旋涡,将钱老太监周身气流搅得一片混乱,而后被凌厉霸道的掌劲拳风轰成碎片化作呼啸狂风四下肆虐。

    先天颠峰高手的全力出手,不仅自身发挥出的杀伤极为惊人,就连周围自然环境也跟着一起舞动,在普通人眼中像极了传说中的神仙人物。

    钱老太监的实力也不是开玩笑的,一身诡异难测的绝世轻功化作道道残影,每每都能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林沙的凶猛攻势,最不济也能让开大半杀伤。

    他也不是只挨打不还手的好好先生,先天后期的实力也不是开玩笑的,出手雷霆震响劲气勃发,一股股阴冷冰寒的特殊真气通过拳脚接触,不时涌入林沙手臂身体经脉之中疯狂肆虐破坏一阵。

    每到此时,体内霸道阳刚的烈阳真气,就好似油锅里滴下几滴冷水般沸腾开来,一股脑冲前围剿涌入体内的阴冷异种真气,就在经脉之中大打出手,也不顾经脉能不能承受得了这般折腾。

    每次林沙都被折腾得不轻,要不是多年练体有成还真经不起这般折腾,体内霸道阳刚的烈阳真气与钱老太监的阴冷真气天生不对付,一旦遇到不是一方被彻底清除就是两方同时抵消,不会存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奇葩景象。

    林沙这边难受得几乎要吐血,老太监那边的情况更不好过,林沙的烈阳真气霸道阳刚,正好是他体内阴冷真气的克星也可以说死对头,一旦遇到就是不死不休的场景。

    他虽然是先天高手,身体素质比起一般江湖中人要强得太多,可面对这样经脉中的真气争斗也没辙,不过硬拼了几次让几道烈阳真气入体,便被折腾得痛不欲生差点惨叫出声,同时也受到真气反噬七窍溢血。

    “阿弥陀佛,林施主小心了!”

    眼看钱老太监明显没能拼过林沙,与钱老太监一同前来的密宗法王坐不住了,高宣一声佛号纵身加入战团,与钱老太监联手围攻林沙。

    “卑鄙的家伙!”

    洪七公怒骂出声就要出手,却被黄药师不着痕迹拦下,只见黄老邪一脸微笑淡然道:“七兄放心,林沙这小子还没出全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