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碧波万倾,数条大海船劈波斩浪扬帆疾行……

    前头一艘大船乘风破浪,数名身形各异的男子站在船头,目光看向远方不时小声交流什么。

    “欧阳庄主,这次桃花岛一行,杂家跟法王会全力帮你拿到《九阴真金》!”

    一道尖利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船头的沉默,说话的正是暗中跟随金国使节一同赶到大宋的老太监钱公公,只听他尖着嗓门轻松道:“等事成之后,庄主必须全力帮杂家去取到皇宫所藏道藏残篇!”

    “这是自然!”

    欧阳锋身材高大,眼眶微陷头发微卷皮肤白皙一副异族人相貌。

    站立于船头浑身气势凛然,尽显一代绝顶高手风范。

    就是与武功比他还强上一筹的钱公公站在一处,一如妖邪利剑一如西域雄狮不落丝毫下风。

    说起这厮也是倒霉,出生西域白驼山庄凭借卓绝武学天赋壮年之时便达到江湖绝顶之列,纵横西域几无敌手。

    和丐帮依靠绝顶高手扬名天下的情况一样,白驼山庄也因欧阳锋的关系,一举成为西域最强大的江湖势力,还一举垄断了西域商道大部分利益!

    可以说,在西域白驼山庄在西域甚至是超然于国家之上的强大存在,欧阳锋在西域武林更是神话般的人物。

    可惜的是,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之时,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人连手都不是王重阳的对手,并让王重阳踩着他们的名头成为天下第一高手!

    从此,欧阳锋便对天下第一高手之名孜孜以求,趁王重阳挂掉的时候想要抢夺《九阴真经》,结果被王重阳‘诈尸’一指重创,甚至连多年苦修的蛤蟆功都被破了。

    不得不说欧阳锋确实乃一代人杰,再自身最强武功被破之后,竟能花费二十年之功重新修炼回来,并且实力比之以往更甚一筹。

    这一次由侄子欧阳克打头,他再次重临中原欲抢《九阴真经》。并于第二次华山论剑之中争那天下第一之名!

    只是可惜的是,他刚刚来到中原并应邀参与临安皇宫盗取《武穆遗书》的行动,与二十来年没见的老朋友洪七公大战一场。

    让他吃惊郁闷的是,这些年不仅他的实力大涨。老对头洪七公的实力也没有止步,皇宫短暂一战竟隐隐有将他压制的迹象。

    这让他感觉不可思议,同时心中也生出极大怨念。

    洪七公都有如此进步,那么与他交好的南帝实力也不会差倒哪去。至于他们四绝中公认最为聪明的黄药师,想都不用想实力肯定也有突飞猛进的增长。

    这让他措手不及之。很有些急迫感。

    至于突然出现的钱公公还有密宗法王,他却不是十分在意。

    以白驼山庄的势力,自然知晓金国和大宋皇室都有高手供奉坐镇,只要不危及两国皇帝以及皇室性命,基本上就可以无视这些供奉高手。

    只是之前试了试,钱公公和密教法王展现出的实力,确实让他大吃一惊心中紧迫感更甚。

    而且他的武功也遇到了瓶颈,赖之以横行江湖的蛤蟆功虽然名头响亮,可是前头修行极速后头修炼机断缓慢,到了他这等境界甚至都有停滞不前迹象。

    这可不是啥好现象。眼看着第二次华山论剑即将开启,而他的实力却在此时陷入停滞,四绝中的其他三位都没有这种麻烦,只需数时间便能拉开不小差距,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事实。

    东邪黄药师的师承不详,可黄药师在他们四绝中却是年纪最小的一个,当初刚刚三十出头便已达到绝顶之列,可想而知他的资质以及所修武功绝对都非凡品。就算桃花岛内功和蛤蟆功一样算不得天下绝顶,以黄药师的聪明才智这些多年自创一门绝顶武功也不是不可能,实力不会因为武功方面的问题受到影响。

    洪七功和南帝段智兴都是有完整传承的幸运家伙。无论是丐帮的《降龙十八掌》还是大理的《一阳指》,都是整个天下最为顶尖的神功绝学,除非遇到境界方面的阻碍,否则单凭这两门神功便可一直修炼下去。达到一个闻所未闻的高度。

    只有白驼山庄的蛤蟆功,本来只能算是江湖一流武学,都是靠着他一路摸索推敲,跟着他的实力不断提升质量也跟着提了一个台阶,一举达到江湖顶尖内功之列。

    可问题是蛤蟆功颇有那么点邪功秘法意味,先期不顾根基一味突飞猛进。到了高深之境便有些后力难续,而且功法的漏洞也不小一味鼓荡体内真气一举爆发,在调和阴阳和补气养生上的效果极差。

    随着年龄增大欧阳锋清晰感受到了威胁,要不是不能将蛤蟆功更进一步,便成可阴阳互济的神功,一味强练下去结果可不太妙。

    如果他只是握在西域称王称霸也就罢了,以他先天初期颠峰的实力,足以横扫整个西域江湖。

    可偏偏他见识过了中原的神功绝学,又由黄药师等三绝相互激烈竞争,以他心高气傲的性子自然不愿落于人后。

    在临安城足足憋屈了一个来月,因为有洪七公在旁牵制,还有林沙这么一位神秘莫测的青年高手虎视耽耽,金国使节完颜洪猎顾虑重重并没有急着再次进宫,而是与洪七公他们比起了耐心。

    欧阳锋却是受不了这个,他此次南方之行可是另有目的,早早探知周伯通被囚禁于桃花岛,而《九阴真经》就在这厮身上。

    没错,此次大动干戈南行的目的不为其它,就是冲着当年被王重阳夺走的《九阴真经》!

    为了夺取真经他可是付出了惨重代价,几乎已在心中形成执念,并且认定《九阴真经》就是解决他内功问题,让他的武功更进一步的绝世秘籍。

    按他本来的想法,临安之行绝对花费不了多长时间,而后便做好准备前往桃花岛拜访黄药师。

    以他对黄药师的了解,只要拿住话柄就有单独对付周伯通的机会,以他此时的武功拿下黄药师不太可能,可是对付区区一个周伯通却是毫无难度。

    在欧阳锋的印象中,周伯通依旧还是二十几年前那个王重阳身后的小尾巴,武功放在江湖上也算不弱可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可惜计划不如变化快,临安皇宫一行并不顺利,他也被暂时拖在临安城不得抽身,心情之烦闷恼火可想而知。

    也就在前不久,他实在忍耐不下去,主动跟完颜洪烈打了声招呼,就准备单独离开赶赴桃花岛,他真担心时间拖得久了出现意外。

    完颜洪烈自是一番诚恳挽留,本来他是不耐说什么客套话的,区区金国一位失去帝位继承权的王爷也不放在他眼里,可是钱公公和密宗法王的存在让他心存顾忌,还是不情不愿道出心中计划。

    欧阳锋真的有正事要做,完颜洪烈也不好太过为难,便只能满心郁闷放行,可就在他准备赶赴桃花岛之时,钱公公与密宗法王突然上门,表示愿意一同前往桃花岛帮忙得到《九阴真经》,条件是等他们成功后,欧阳锋必须帮助他们重返临安皇宫,拿到珍藏在皇室手里的道藏残篇。

    欧阳锋虽然摸不清钱公公目的何在,不过这与他的计划没有丝毫利益冲突,还能加大夺取《九阴真经》的成功把握,自然一口答应下来。

    有金国人手出面,赶赴桃花岛的一应烦琐事务自然用不着欧阳锋操心。

    这时代与金国暗中眉来眼去,龌龊不堪的大宋官员真的不要太多,完颜洪烈随便一张亲笔条子,便从明州水军哪调来几艘大海船,载着欧阳锋一行直奔桃花岛而去。

    也就在欧阳锋一行动身没多久,又有一艘大海船从明州港出发,鼓起风范尾随在后也朝着桃花岛而去,船上载着林沙与洪七公,还有江南七怪以及郭靖一行,目的为何自然不言而喻。

    “老洪,这欧阳锋没事突然跑去桃花岛干什么?”

    站在船头,任由呼啸海风刮得身上衣裳哗哗作响,目光看向大海远处的桃花岛方向,语气平淡问道。

    “不管他们想干什么,咱们只要破坏了老毒物的计划就成!”

    洪七公爽朗一笑满脸豪气,拿着个酒葫芦往嘴里倒酒不以为然道。

    “说得也是,有黄岛主,周伯通,老洪还有我等四人,还真就不信欧阳锋能翻了天!”

    林沙轻笑出声,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自信神色。

    “嘿嘿,这次一定要让老毒物好好吃上一惊!”

    洪七公一头灰白相间的乱发迎风飞舞,也忍不住露出好玩之色。

    另一边,江南七怪拉着郭靖一阵叮嘱,他们此次桃花岛之行可谓?;刂?,稍有不慎便有身死之难,不小心一点都不成啊。

    “靖儿,到了桃花岛就跟在我们七人身后不要妄动,多看多听多想就是不要冲动胡来,不然就是师父们也保不住你!”

    柯镇恶满头白花随风飞舞,语重心长叮嘱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