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怪啊,金人的行为当真古怪!”

    打发走了传信的丐帮弟子,洪七公眉头紧皱,和林沙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疑惑之色。

    自从那晚夜闯临安皇宫,想要获取《武穆遗书》的计划被破坏后,金国使节完颜洪烈便一直按兵不动,就像一个正常的外国使节一般,每日里游走于南宋权贵重臣之间好不潇洒。

    可无论洪七公还是林沙,都认为这不过是完颜洪烈弄出来的假象而已,《武穆遗书》这等可以提升一国战力的宝贝,就算完颜洪烈不心动,金国皇帝也不会轻易放弃。

    只是金国使节一直没有行动也是桩麻烦,洪七公闲云野鹤习惯了,除非有美食诱惑,否则他很难在一地待得过久。

    不是他这么点耐心都无,关键是其丐帮帮主的身份太过特殊,得到消息的丐帮高层以及核心弟子源源不断赶来拜见,洪七公烦不胜烦实在没心情搭理。

    别看他身为堂堂五绝之一,可实际上却并不怎么理会丐帮帮务。

    事实上他对丐帮而言,就是金牌打手以及吉祥物的身份。不过江湖上讲究实力为尊,他实力够强自然就是丐帮上下崇拜的偶像。

    在林沙眼中,丐帮其实也是个十分奇怪的帮派。

    一人以兴帮!

    这就是丐帮的真实写照!

    每每出现一位大英雄大豪杰大高手,丐帮在江湖上的声势便如日中天,一旦没了这样的人物坐镇,丐帮虽然依旧号称天下第一大帮,可无论声势还是威慑力都极其有限,倚天世界中的丐帮就是最好例子。

    洪七公也并不是一个好的领导者,性格太过自由散漫,说好听点就是游戏红尘,说难听点就是不负责任。

    丐帮他在手上,污衣派和净衣派矛盾激化。他处理不好干脆以一年穿污衣装一年穿净衣装表明自己的态度,对于帮内暗潮汹涌的矛盾却是没多少办法。

    林沙有些阴暗的猜测,洪七公这么急着收郭靖为徒,未尝没有将担子交由郭靖的意思。只是郭靖也不是一位好的领导苗子啊。

    “也许他们另有打算吧!”他淡淡一笑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就是不清楚他们到底有什么打算,老这么枯等也不是个事??!”洪七公很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以不变应万变就成!”林沙却是不以为然,他的耐心好得很,想到了好笑之处他忍不住裂嘴微笑:“反正到最后,金人都免不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还是你这家伙有本事?!段淠乱攀椤凡氐谜饷匆?,都被你给找出来了!”

    说起这个,洪七公也忍不住露出开心笑颜,指着林沙取笑道:“就是不知道金人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会不会恼羞成怒做出什么过分之举来!”

    之前林沙跟他透过底,《武穆遗书》早就被他拿到手,并分拆成不同小类另外编成书籍,作为烈阳书院兵学院学员的正规课本。

    洪七公当时那个诧异就别提了,总之表情很丰富脸色很精彩。

    不过如此他也放下心来,只盯着金人别让他们有机会在皇宫胡来就成。倒是不用再提心吊胆担心《武穆遗书》会被金人得到的问题。

    ……

    郭靖这段日子过得十分开心,拜洪七公为师学得《降龙十八掌》!

    只是降龙十八掌学得十分不顺,好象又经历了当初七位师傅辛苦教导的那段时日,没少挨骂咬牙忍受。

    洪七公作为天下五绝之一的北丐,其武功见识和经验都不是七位师傅可比,只是随口点拨几句便让他受益匪浅实力大涨。

    特别是皇宫一战,他出手跟着小毒物欧阳克大战数十招,尽管被压制得死死的险象还生,可他最后依旧硬挺了过来,实力的增长是看得见感受得到的。

    正因为如此。他才特写珍惜跟着洪七公的这段时间,尤其在得授丐帮绝学《降龙十八掌》之后,他更是每日刻苦勤练不辍。

    他虽然脑子转得不快,却也明白实力的重要性。无论是战场厮杀还是江湖拼斗。实力差了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当初在金国都城,跟着玉阳子王处一赴赵王府宴请那次,给了他太多的刺激和震撼。之前还有些自得实力比小王爷高,可当赵王府一干供奉突然暴起发难之际,他却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自从那以后,他就下定决心专心练武。以后一定不在受人欺负!

    可惜,《降龙十八掌》实在太过精微奥妙,比起七位师傅所教武功都要难学许多,就是马道长教的内息功法也比学这个简单太多。

    只是区区一掌,他便足足练了半天还没摸到门路,气得洪七公直骂榆木疙瘩。

    他心头也急啊,可没办法学不会就是学不会!

    所幸这时候林相公出面,深入浅出将所学那招掌法解说得清楚明白,让他一下子像试看到指路明灯般,再练掌法之时与其对照进步神速。

    《降龙十八掌》果然不会江湖顶尖绝学,他练成一掌并彻底掌握其运劲之法后,偷偷试过威力,隔着半丈距离一掌挥出,气劲呼啸狂风大作,轻松便能将一颗碗口粗细小树打个对折。

    要知道,他的内力才只有江湖二流水准就能隔空伤敌了,这表现实在太过惊人了,就连他自个都不怎么相信眼前所见事实。

    有了鲜明的事实摆在眼前,他修炼《降龙十八掌》的热情更高。

    师傅洪七公一掌一掌教他,让他汗颜外加郁闷不已的是,林相公只是在旁边听了一两遍,就能使得像摸像样就连七公都惊叹不已,而他有林相公的悉心指点,每每熟练掌握一掌都需花费好几天时间!

    震惊百里,飞龙在天,龙战于野……

    足足花费了一个来月,又有林相公在旁细心指点分析,郭靖终将《降龙十八掌》练全了,那威力当真不凡一掌挥出沛莫能挡。

    不过七公却表示这才刚刚开始,学会了怎么使出十八掌还不成,必须得继续勤学苦练将十八掌全部连接起来,能够一式不差将十八掌完整打出才算登堂入堂,不然也就是个不错的伤敌手段而已。

    七公所言他都听到耳中记在心里,每日里挥汗如雨学习如何将《降龙十八掌》连贯使出。

    可让他丧气的是,降龙掌法虽然号称使出七分力余下二十分力,可那是熟练掌握才有做到的地步,眼下以他的功力能两式连贯使出就不错了,瞬间体内真气被清空干净,哪还有余力做其它准备?

    反观林相公,一套《降龙十八掌》使得威力惊人劲风凌厉,十八掌连贯使出犹如行云流水,赏心悦目之余霸气十足,甚至能跟师傅洪七公以降龙掌对降龙掌,竟然能够丝毫不落下风甚至没过多久便能大占便宜!

    这表现看得他目瞪口呆,方知天才之名具体何意?

    七公私底下跟他说过,单以刚猛霸道的气势而论,林相公比他要强上许多,跟林相公对掌之时,他常常有力不从心沛莫能挡之感,实是已彻底将《降龙十八掌》的精髓掌握并且融会贯通。

    在郭靖心中,林相公当真是个好人,不仅学识渊博是位令人敬佩的大学士,而且丝毫没有看不起他的出身之意,每每都能耐心指导他修炼《降龙十八掌》,在他丧气之时温言宽慰,郁闷之际不时替他打气鼓劲。

    有林相公的帮助,《降龙十八掌》也是他自从学武以来学得最快的一套武功,比四师傅的南山掌法学得还要快,尽管南山掌法跟降龙掌法根本没得比。

    林相公时常告诫他,降龙掌法不是单纯的内功武学,其中的运力使劲技巧就是十分高明的外家运用之法,不要一味的使用真气加成,那样的话不要说他本身真气就不雄厚,就算拥有一流高手真气量也经不起折腾消耗。

    他一开始还不明其意,直到林相公向他展示了纯粹的筋骨运劲之妙,没有使用丝毫内力却能一掌将坚硬的青石砖震成拇指大小碎块,一拳轰出发出凄厉音爆卷起狂风阵阵,轻轻一掌按下能在石桌上留下清晰手印,无不表明了林相公除了一身惊世骇俗的内功之外,对于外功的掌控也达到了极其惊人的程度,起码师傅洪七公就明言做不到这点。

    最让他高兴的是,林相公还好心的教了他一门引气内修之法,是什么《九阴真经》的总纲演化而来,与他体内的全真心法都是道家一脉。都不需要散功重修,直接转修这门引气内修之法就成,短短一个多月时间便取得了极大成效,单单真气修为已直达二流颠峰之境,他有信息用不了半年时间便能一举踏入江湖一流之列。

    可以说,在临安闭门苦修的一个来月时光,是郭靖自从开始练武以来过得最开心的一段时日,修炼顺畅武功提升迅猛按林相公的话就是,多年的积累一朝爆发,要是进步不快的话那就废柴了。

    不过可惜,美好时光总是过得太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