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目前正在纠结如何将射雕剧情转到神雕上头,

    “洪七公着实可恶,好好的计划都让他给搅和了!”

    临安金国使节所居驿馆,完颜洪烈满脸阴霾在正堂不停来回走动,嘴里发出声声愤怒咆哮。

    房间里坐满了人,有被梅超风救下的杨康,还有赵王府一干供奉高手,欧阳克,彭连虎,梁子翁,灵智上人以及坐在角落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梅超风。

    任由完颜洪烈愤怒的来回走动,房间里一片寂静气氛沉闷得可怕,欧阳克等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尤其受了伤的彭连虎跟灵智上人,脸沉似水看不出丝毫喜怒,可越是如此越让完颜洪烈忧心。

    “王爷,面对洪七公这样的江湖绝顶高手,彭某自觉没有办法应对!”

    果然,彭连虎沉默良久后突然开口,看向完颜洪烈郑重道:“如果王爷下次计划依旧要彭遭遇此等高手的话,请恕彭某能力不足……”

    “彭寨主这是哪里话,言重了言重了!”

    完颜洪烈吃了一惊,急忙摆出一副僵硬的笑脸安抚道。

    “放心吧彭寨主,洪七公虽然厉害自有我叔父对付,这次的事情估计也是巧合居多!”

    欧阳克也难得开口安抚了句,待彭连虎眉头稍松这才望向完颜洪烈,好奇问道:“王爷,行动还继续不继续?”

    面对数双江湖一流高手炯炯有神的目光,完颜洪烈也大感吃不消,狠一咬牙坚决道:“继续。自然要继续,好不容易寻得《武穆遗书》的下落??刹荒芫驼饷辞嵋追牌?!”

    “这次多亏了欧阳庄主的帮助,本王自不会吝啬回报。只希望欧阳庄主能够继续出手帮忙……”

    完颜洪烈也是杀伐果决之辈,看向欧阳克态度温和一脸微笑请求道。

    “这个包在我身上!”

    欧阳克脸色放光感觉很有面子,拍着胸口大包大揽道。

    “那就多谢欧阳公子了!”

    完颜洪烈微微一笑,给儿子完颜康使了个眼色,便高了声歉出了房间,将拉拢安抚房中供奉高手的人物交由完颜康。

    ……

    “王爷太高看杂家了!”

    驿馆另一处房间,实力已达先天后期的钱老太监嗓门尖利,端坐在椅子上眼皮都没抬一下,轻轻摇了摇头郁闷道:“皇宫里那几个老杂毛可不好对付。杂家也没把握能甩开他们的纠缠!”

    “法王呢?”

    完颜洪烈脸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尤不死心继续问道。

    “法王实力确实高强,不过佛道对立严重,在皇宫中可是受到两位老杂毛的特殊照顾,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钱老太监一脸似笑非笑表情,说出的话让完颜洪烈彻底变了脸色。

    “那可如何是好,难不成这次要白跑一趟?”

    完颜洪烈颓然坐倒,一脸不甘询问。

    “这就要看王爷请的供奉实力如何了,其实像我们这些老骨头基本上不会出手以大欺小。除非王爷想要杀掉宋国皇帝,不然你们在皇宫外围活动,他们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老太监沉吟片刻,最后还是给了完颜洪烈一个希望。

    “此话当真?”果然完颜洪烈脸上一喜精神振奋。

    哼!

    钱老太监不满冷哼。听在完颜洪烈耳中好似惊雷炸响,震得他气血翻涌头晕耳鸣,心中大骇急忙拱手赔礼连道小王不是。

    “王爷今后如何行事请自便。杂家和法王不会再轻易踏足临安皇宫!”

    老太监阴冷的目光在完颜洪烈身上扫了一眼,淡淡说道:“杂家跟法王打算去找一个小子的麻烦?;境椴怀鍪奔淅窗抵兄г跻?!”

    完颜洪烈闻言先是脸色一沉,听到后面又是一惊。睁大双眼不可思议道:“是何人,竟值得钱公公与法王联手针对?”

    “此人王爷也认识,多次坏我金国好事!”

    钱老太监冷冷一笑,好似一条随时会暴起伤人的阴狠毒蛇,看得完颜洪烈心头一寒,冷冷道:“苏州林沙!”

    ……

    林沙并不知晓被人盯上了,就算知道估计也不会太过在意。

    因为洪七公要继续监视观察金国使节一行动静,他便决定先暂时留在临安,一边为其掠阵一边指点郭靖武功。

    郭靖不愧是射雕世界的猪脚,运气相当惊人,没有黄蓉牵线搭桥依旧被洪七公看中,甚至不惜将其从烈阳书院拐出收其为徒。

    郭靖也是憨傻,仰慕洪七公的风采,竟是想也没想就拜了师傅,估计这跟他的成长经历和环境有关,所幸洪七公也不是拘泥之辈,对于他有江南七怪这七位师傅并不在意,能够寻得一个投缘弟子已是相当难得,至于其它的他才懒得理会太多。

    在临安逗留期间,洪七公开始教导郭靖丐帮绝学降龙十八掌,林沙也彻底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资质驽钝。

    正如影视作品中所述那般,郭靖学习降龙十八掌时,简直犹如一块朽木老是不开窍,一式掌法需要练上几十上百遍才能勉强掌握,还要洪七公在一边紧盯不放,随时纠正郭靖动作中的错漏。

    “朽木,当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一向懒散惯了的洪七公哪受得了这种严师身份,交了一会之后便撒手不管,任由郭靖满头大汗在旁边一掌又一掌刻度练习。

    “老洪你根本就不是当师傅的料,教个徒弟都这么不耐烦,难怪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没一个亲传弟子!”

    林沙看不过去了,忍不住开口讥讽道。

    “忘了你这家伙是开书院的,既然你那么说就帮帮忙吧!”

    洪七公一边啃着从酒楼买来的烧鸡,一边含糊不轻说道。

    “你倒是会躲懒!”

    林沙笑妈出声也没拒绝,不说他本就会降龙十八掌中的十掌,刚才洪七公教郭靖之时他也没避开,自然听得真切明白。

    “小子你不要灰心!”

    见郭靖挥汗如雨,脸上露出失望之色,林沙忍不住好笑劝慰道:“别看老洪教你的一掌好象很简单,内里诸多运劲使劲的关窍,不是仔细琢磨体会一时还真的很难弄得清楚明白!”

    郭靖真的傻么,其实一点都不傻!

    只能说他的性格过于憨厚而已,真要是傻的话又怎么可能十八岁就成为江湖二流高手?

    中原武学可不比青藏密宗武学,十分讲究资质悟性的,江南七怪绝不是会教徒弟的好师傅,至于马钰也不过只教了数月时间全真心法而已。

    当然,郭靖的毅力不用怀疑,以他此时的武功境界,一般的江湖二流武功不说看一眼就能学会,可真要学起来也不会太难。

    可降龙十八掌是什么武学?

    最顶级的神功绝学,别看只有区区十八掌,可内里的运劲用劲技巧却十分繁杂,跟内家拳的筋骨用劲之窍有异曲同工之妙。

    把降龙十八掌比作内家拳的话,想要完全发挥其威力起码也要达到化劲境界,对身体筋骨掌控运劲能力达到一定程度方可。

    而郭靖相当于刚刚踏入明劲门槛没多久,就要他学会并掌握化劲才能彻底掌握并发挥威力的功夫,说实话有些强人所难。

    不过有林沙这位内家拳宗师指点,不厌其烦给他讲解某式掌法的运劲技巧,并不断做出示范指正其错漏之处,果然郭靖的学习进度一下子便快起来。

    “啧啧,你这家伙不愧是当先生的,这教弟子的本事当真不凡!”

    洪七公一开始也没在意,可等后来林沙详细讲解降龙十八掌其中一掌的具体运劲使劲之法,以及其中的变化之道时忍不住竖起耳朵,满脸严肃跟着听了个真切,待见到之前一直像块朽木的郭靖好象突然开了窍,忍不住开口赞叹道。

    “没什么,只要多一点耐心多一份理解,自己理解透彻了又能完全表达出来,谁都可有成为名师的可能!”

    林沙淡然一笑不以为然,轻笑道:“要不是老洪你先下手了一步,本来我也打算有空闲了教这小子一点东西的!”

    “哦,你打算教他什么?”

    洪七公顺手将啃得干干净净的鸡骨扔一边,也不理会林沙一脸的嫌弃好奇开口问道。

    “《九阴真经》总纲运气法!”林沙也不隐瞒,只轻松回答。

    “什么,《九阴真经》总纲运气法?”

    洪七公猛的从地上一跃而起,睁大一双牛眼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才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怎么会《九阴真经》上的武功?”

    林沙但笑不语,反问道:“要不要听一听?”

    “要,要,要,自然要好好听了听,老叫花可是对《九阴真经》眼馋已久,只是之前一直没机会观瞻而已!”

    洪七公哈哈一笑,也没再追问林沙是如何弄到《九阴真经》运气法门的,而是满脸兴奋搓着手凑了过来,激动道:“什么时候给老叫花看看?”

    “等你徒弟练完功再说!”

    林沙淡然一笑,心道这本就是郭靖的机缘,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错失,他对‘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郭大侠还是很敬佩的,起码他自己做不到一身侠义无双,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郭大侠蹉跎了岁月……未完待续。

    第四百零四章传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