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得坐镇归云庄指挥调度……”

    陆冠英一脸尴尬,搓了搓手有些躲闪道。

    “理应如此!”

    林沙了然,轻笑着替陆冠英解了围,一个眼神过去示意黄蓉不要胡闹,正是要紧其它先放一边。

    接着一路无话,众船摇出里许湖中海螺之声又呜呜传来,大篷船上一人走到船首,也吹起海螺。再摇出数里,只见湖面上一排排的全是小船,放眼望去,舟似蚁聚,不计其数,犹如一张大绿纸上溅满墨点一般。

    大篷船首那人海螺长吹三声,大船抛下了锚泊在湖心,十余艘小船飞也似的从四方过来。陆冠英一脸神定气闲,竟是颇有大将之风。

    林沙跟黄蓉站在船首看着热闹,不时低头议论两句对于陆冠英的表现十分满意。尤其是林沙看得津津有味,正规水战他不是没打过,可像陆冠英这次指挥太湖群盗的野路子行动还是第一次见到,难免生出好奇之心。

    黄蓉倒是对此兴趣不大,见惯了东海的碧波万倾自然看不上小小的太湖群盗,桃花岛更是控制着一支啸傲东海的海上船帮,随便来一艘战船几乎都能完爆整个太湖群盗的座驾,自然陆冠英的表示毫不在意。

    过不多时各船靠近。每艘船上有人先后过来,或一二人或三四人不等。各人进入大船船舱,都向陆冠英行礼后坐下,对他执礼甚恭,座位次序似早已排定,有的先到反坐在后,有的后至却坐在上首。

    只一盏茶功夫,诸人坐定。这些人神情粗豪,举止剽悍,虽作渔人打扮,但看来个个身负武功,决非寻常以打鱼为生的渔夫。

    陆冠英颇有威望。拱手说出一番大道理,引得一干太湖盗首纷纷喝彩叫好,同时又有打探情报的盗首出来述说详情。

    “金国钦使预定今晚连夜过湖,朝廷派出段指挥使率兵迎接??珊匏杂咏鸸帐刮?。一路搜刮搅得太湖周边城镇怨声载道!”

    “这厮每一州县都有报效,他麾下兵卒还在乡间劫掠,我见他落船时众亲随抬着二十多箱财物看来都很沉重。其所带马军二千过湖的都是步军,因船只不够落船的约莫是一千名左右?!?br />
    一干盗首只听得气愤填膺,纷纷扬言找那段指挥使麻烦。好象他们真有多么大义一般,等到陆冠英表示抢了官军所得财物一半分给太湖周围贫民,另一半由他们平分个个兴高采烈可知,他们更看中的是黄白之物!

    “等等,你们说的不会是段天德吧?”

    林沙心中一动,满脸古怪突然开声问道。

    “哦,这位是我师门长辈!”

    陆冠英生怕一干粗鄙不文的太湖盗首冲撞了林沙和黄蓉,急忙出声介绍并给了下首群盗一个狠厉眼神。

    听得陆冠英如此介绍,果然在座太湖盗首不敢怠慢,负责打探官军情报的盗首急忙恭声回答:“那段指挥使名讳正是段天德!”

    林沙好一阵无语。心道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段天德这厮不仅成了宋军指挥使,现在又胆大妄为跟金国搅到一起,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随后太湖群盗全体出动,竟在半个时辰内全歼南宋官军擒拿指挥使段天德,而后一众大湖水盗齐攻金国使节船队,数次攻上使节座船,可都被一一击毙损失惨重,好几位太湖赫赫有名的盗首挂在金国使节手里。

    陆冠英勃然大怒,本想请林沙和黄蓉出手??杉盟┤艘桓笔虏还丶焊吒吖移鹈植缓每?,只得一狠心直接下凿穿金国使节座驾,这才一举擒拿金国使节。

    “情况不对??!”

    林沙与黄蓉一直站在陆冠英座驾船头,从头到尾将太湖群盗的手段看在眼里。不得不说这帮家伙还真有些手段。

    只是,金国使节座驾轻松沉没,太湖群盗在损失了好几位头领的情况下,竟一下子将金国使节擒拿,林沙本能感觉很不对劲。

    “怎么了林沙哥哥,有什么不对的么?”

    黄蓉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听到了林沙的喃喃自语扭头好奇问道。

    “完颜洪烈身边可是有高手护卫??!”

    林沙脸色凝重,沉吟着说道。

    “林沙哥哥,这里可是太湖,归云庄的地头!”

    黄蓉撇了撇红艳艳的小嘴,不以为然道。

    “那又如何?”

    林沙眼神一眯反问道:“实力到了一定境界,踩水趟水不过等闲而已!”

    两人说话间,太湖群盗已兴高采烈调转船头回返,林沙与黄蓉不是不知规矩之人,就没去陆冠英的座驾船舱凑热闹,不过听里头不时传出的欢声笑语可知,太湖群盗对这次的行动十分满意。

    不一时船队返回归云庄,林沙与黄蓉这才看到擒获的金国使节当即吃了一惊:“竟然是杨康!”

    “林相公有什么问题么?”

    无论陆冠英还是陆乘风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机灵人物,他们一边与太湖群盗把酒言欢,同时还不忘照顾林沙与黄蓉的情绪,可谓八面玲珑手段老辣,所以也就能第一时间发觉林沙的神色不对。

    “这位金国使节我倒是认识,正是赵王府的小王爷完颜康可不是赵王完颜洪烈!”见陆乘风父子一脸疑惑,他接着解释道:“赵王王妃是为汉人女子,按理说完颜康根本没资格担任金国使节,完颜洪烈才是真正的使节!”

    有阴谋!

    陆乘风与陆冠英父子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阴谋的味道,而后同时拱手谢道:“多谢林相公提醒,一时高兴竟忘了金国正使乃赵王完颜洪烈,我等这就去提审那完颜康!”

    “等等!”

    林沙喊住了准备离开的陆氏父子。

    “怎么了林相公?”

    林沙沉吟片刻轻声吩咐道:“那完颜康身世有异,你们审讯之时手段不要太过粗暴!”

    “这……”

    陆冠英满脸犹豫,心道林相公出了个大难题,审讯怎么可能不动用粗暴手段,那还能审出什么来?

    “林相公放心就是,陆某省会得!”

    陆乘风一口应承下来,而后给儿子使了个眼色同时离开。

    林沙没理会陆氏父子的小动作,与黄蓉一同回到暂居客院,直接拿起书房桌案上的笔墨纸砚,挥手而就写了一封短信。

    “林沙哥哥,你这是要将老杨叫来?”

    黄蓉冰雪聪明,连短信的内容都没看到便猜到林沙所为。

    “正是!”

    林沙微微一笑,招呼门外的归云庄仆役,要他立刻派出人手把信送到牛家村杨铁心手中,待仆役躬身离开这才笑道:“蓉儿,难道你不觉得这是解决老杨问题的一个契机么?”

    “是个好契机不错,就怕人家小王爷看不上老杨这个落魄父亲??!”

    黄蓉微微一笑,意味深长道。

    “咱们能做的就这么多,最后结果如何不关咱们的事!”

    林沙轻笑出声,摆了摆手一脸不以为然。

    就在这时,客院外头传来一阵响亮喧哗,不过一时半会便有归云庄仆役满脸惊慌冲了进来,嘴里大让:“不好了不好了,少庄主让人给抓住了!”

    “怎么回事,说清楚点!”

    林沙脸色一板,浑身气度凛然大有学堂老夫子风范,唬得那惊慌家丁一跳,急忙收敛慌乱恭声回答:“就在刚才突然有几位高手闯入庄子,手段了得一下子打翻数十弟兄,少庄主闻讯急忙出来查看情况,不料被其中一位老者一招擒拿!”

    “冠英连一招都没接下?”

    黄蓉吃了一惊,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正是!”

    那仆役脸色也难看得紧,扫了两人一眼急忙道:“庄主要小的请两位速速过去支援!”

    “走,咱们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么厉害!”

    林沙也不废话,大手一挥拉住黄蓉的小手,大步流星出了客院朝喧哗声大作的前院走去。

    “速速放了我家小王爷,不然别怪大爷不客气,直接宰了这小子!”

    离得远远的,便听得正堂方向传来一声嚣张大喝。

    “放肆,归云庄也是你能放肆的地方?”

    一声暴躁大喝紧随而起,嗓门洪亮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识相的快快把少庄主放了,不然小心老子把你们全都送进湖里喂王八!”

    啪!

    话音刚落,一声清脆耳光声传来,刚才那洪亮嗓门发出一声凄厉惨叫,轰隆一声巨响同时传来。

    不好,正堂那边估计没谈拢动手了!

    林沙估摸着来人跟被抓的杨康有关,想到赵王府一干供奉高手心头一紧,那帮家伙一个个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货色,搞不好会大开杀戒的。

    果然,林沙和黄芙从后门进入宽敞的正堂,里头正吵闹声不绝陆乘风正与一位高头中年大汉大打出手。

    那光头大汉实力非凡,手中铁桨舞得风车也似,气劲呼啸与手舞长剑,好似落英缤纷般的陆乘风战个不相上下,招式虽没陆乘风反复多变,却仗着一身浑厚蛮力采取硬拼架势,遇到不利之时甚至不惜以身犯险性命相搏,陆乘风空有高妙武功竟一时奈他不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