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补更完毕,明天恢复一日三更,中午十二点一更,晚上六点和九点各一更……

    林沙跟黄蓉到了太湖后,得到陆乘风与陆冠英父子俩的热情招待。

    因为林沙的缘故,此时的陆乘风腿脚早已恢复如此,同时也重新拜入桃花岛门下,脸色红润意气风发一点都没有原著中五湖废人的淡薄颓然。

    至于陆冠英,托他老爹的福成为桃花岛第三代首席弟子,得授桃花岛绝学小小年纪便习得一身上乘武功,添为江湖准一流好手之一,与黄蓉此时的实力不分伯仲,当然是指黄蓉还为服用‘气血丹’之前。

    “我说老陆,你这么急着找我过来,所为何事?”

    几人客气一番,在归云庄奢华大气的正堂分宾主落座,林沙没有丝毫客气直接开口问道。

    “是啊陆师兄,我们才千里遥遥从金国国都赶回呢!”

    黄蓉放下手里精美茶盏,笑吟吟跟着起哄道。

    “自然有大事相商!”

    陆乘风那个汗啊,别以为他不知道,林沙一行从金国国都出发,回到牛家村之时已经快有两月时间,别说只是区区数千里之遥,就是相隔万里,每日里快马加鞭也早到了好不好,你们根本就是在路上游山玩水去了。

    当然,心中腹诽归腹诽,这话他却是不敢说出口的,黄蓉的难缠是出了名的,就连师傅黄药师都拿她没辙,他这个做师哥的自然更是没法管。

    “我手下人手听得消息……”

    摇了摇头苦笑出声,陆乘风脸色一肃正色道:“有金国高层来我大宋目的不明,身边带了不少高手护卫,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绿林之雄!”

    “哦,消息怎么打探出来的?”

    林沙放下茶盏,身后拦住黄蓉继续搞怪,心中了然依旧满脸不解道。

    “嘿嘿,自然是从朝廷官员口中获知!”

    陆乘风一脸不屑连连冷笑。愤愤道:“我有位手下那日正好光顾那位官员府邸,结果无意中听得那厮和心腹在商讨如何巴结此次金国来使!”

    归云庄陆庄主可是太湖群盗领袖,手下弟兄多有鸡鸣狗盗中的精英人士,能够听到官员在家中密谈也不算希奇。

    “你老陆你打算如何做?”

    不说几世经历。这世他可是在南宋官场打了个滚,深知其中黑幕重重令人发指,满嘴仁义道德暗地里却男盗女娼的事情屡见不鲜,他也是受够了朝堂上的无故倾扎以及龌龊这才辞官回乡的,眼不见心不烦么。

    “我打探清楚了。那金国使者到临安之前要经过太湖……”

    都是自己人,陆乘风也没有隐瞒什么,直接把心中计划原本道出。

    “袭击金国使节,老陆你可想过后果没有?”

    林沙轻轻点头,以归云庄和太湖水盗的实力,想要袭击擒拿金国使节并不难,谁叫人家都是北人会水的不多呢,不过他却是提出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别看剧情中归云庄率领太湖水盗威风八面,直接截杀金国使节一行船队,并且还抓住了完颜康这条大鱼。

    可南宋朝廷不是吃干饭的。此时在位的宋宁宗是整个南宋历代皇帝当中,对金国态度最为强硬的皇帝,在位期间已发动两次北伐,虽然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却也狠整了金国一通。

    不说朝廷对待金国如何咬牙切齿,但在表面上还是维持了和谐的局面。

    要是金国使节在南宋腹地出了事情,不管事情原由如何南宋朝廷都必须给金国一个交代,太湖水盗出手可能十分隐蔽却也瞒不过有心人的探察。

    “管不了这么许多!”

    陆乘风却是大手一挥豪气干云,挺直了身板亢声道:“只要抓住了金国使节,逼出他们此行目的,我相信朝廷中的有识之士自会分辨是非!”

    “如何与朝廷里的有识之士接上线?”

    林沙呵呵一笑。目光炯炯有神一脸了然于胸。

    “自然要请林相公出面了!”陆乘风满脸微笑,道出了请林沙的真实目的。

    林沙可是苏州林氏的标杆人物,虽然辞官了但在朝廷里的影响力不小,特别是当烈阳书院出现成果后。先后有数位学子得中进士授官,顿时书院名声大燥林沙本人更是被冠上‘大儒’之名,不仅没有因为辞官影响力削弱,反而更进一步说话分量十足,无论是官场还是民间都是如此。

    陆乘风一个江湖中人,尽管陆家身为太湖豪族??梢谰赡岩杂氤酶卟恪逯俊钌舷?,有林沙出面就不同了,这也是陆乘风的信心所在。

    “行,这事包在我身上,不过前提是老陆你要把事情办好!”

    既然陆乘风都这么有爱国热情,林沙自然也不会矫情什么的,直接应承下来表态道。

    “陆师兄,你还没说那金国使节到底是谁呢?”

    黄蓉早就听得无聊了,此时忍不住插话好奇问道。

    “金国赵王完颜洪烈,身边有‘千手人屠’彭连虎,‘参仙老怪’梁子翁,‘鬼门龙王’沙通天,‘小毒物’欧阳克以及一位身份不明的藏僧,全都有老牌江湖一流高手实力!”

    说起这个,陆乘风脸上笑容一敛,眉头微皱凝声道。

    “尤其那位‘小毒物’欧阳克,其叔父正是西域白驼山庄庄主,天下五绝之一的西毒欧阳锋!”

    “嘻嘻,原来都是老熟人??!”

    黄蓉嘻嘻一笑,没有受到陆乘风话语的丝毫影响,有林沙哥哥在身边,别说只是一个‘小毒物’,就是‘老毒物’欧阳锋来了都不怕。

    “怎么,小师妹跟这些人认识?”

    陆乘风吃惊不小,一脸震惊看向林沙。

    他此时的实力也不过江湖老牌一流水准而已,对上沙通天等其中任何一位都无惧分毫,但想要获胜却要付出不菲代价,要是两人联手他根本就不是对手。

    在陆乘风心中,师傅黄药师自然是世间最强高手,林沙虽强却要逊色数分,同时对上数位江湖资深一流高手,在他想来林沙自保无虞想要取胜却是艰难。

    “之前我们在金国国都,跟那赵王府一众高手都照过面,算是熟人了!”

    林沙哈哈一笑不以为意说道。

    “哼,什么熟人,几个跳梁小丑而已!”

    黄蓉却是话风一转,一张精致小脸上满是不屑之色。

    莫非小师妹他们早就跟赵王府一行高手交过手?

    陆乘风心头一震,脑中不由自主冒出如此念头。

    三人又说了一通闲话,不久后林沙和黄蓉便告辞离开,由仆从引领返回各自客院居所休息。

    一连三天风平浪静,林沙和黄蓉与陆乘风和陆冠英父子交流武学之余,便时不时泛舟太湖水波之上,悠闲自在好似游山玩水一般。

    到得第四天,陆冠英满脸紧张前来通知,说金国使者已到太湖边缘,估计用不着多少时间便会横渡太湖。

    当天,林沙与黄蓉没再出去游玩,而是坐镇归云庄等候消息。

    可是一天过去了,外头依旧风平浪静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直到吃过晚饭,陆冠英恭敬的请他们一起上船,说是太湖众好汉准备晚上动手,请两人过去看一场好戏。

    “金国使节怎会晚上乘船横渡太湖,他们脑子没烧糊涂吧?”

    黄蓉一边跟着向湖边走去,一边满脸疑惑问道。

    “白天他们的船根本动不了,那位金国使节又甚为急切,只要连夜动身横渡太湖了!”陆乘风脸露得色,轻笑着解释道。

    “林沙哥哥,这话什么意思?”

    黄蓉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想不明白便直接开口询问林沙。

    “哈哈小手段而已,以太湖群豪的本事,想要拖住几条欲横渡太湖的官船实在容易得紧,随便找些理由便能制得那船死死的!”

    林沙哈哈一笑解释道,见黄蓉嘟起小嘴一脸不快,他急忙哄劝道:“蓉儿不必挂怀,你此时不过经验尚浅,等以后见得多了这些小把戏自然瞒不过蓉儿你的法眼!”

    “正是如此,小师姑不必挂怀!”

    陆冠英讪讪一笑,急忙赔礼道歉。

    黄蓉娇哼出声也不多话,跟在林沙身边快步前行。

    一行人高举灯笼火把走向湖边,只见湖滨泊着一排渔船,人众络绎上船,上船后便即熄去灯火。

    “这是干什么古里古怪的,不是说要去擒拿金国使节么,咱们直接冲上去就是!”突然的黑暗让黄蓉心生好奇,左右打量一番不解问道。

    林沙微笑不语,知晓黄蓉见识过自己的武功,所以完全没将金国一行放在眼里,只是陆冠英这小子不知道啊。

    果然,黑暗中都能看到陆冠英伸手擦拭额头汗水的动作,林沙忍不住心中暗笑,估计陆冠英被惊得不轻吧。

    陆冠英此时确实哭笑不得,不明白黄蓉这小师姑是真不懂还是在拿他开刷,他们这次可是去擒拿金国使节啊,对方阵中可是有好几位老牌江湖一流高手,要不是他们身处太湖,归云庄和太湖群盗真没胆子主动招惹。

    “对了老陆呢,他这个大高手怎么没来,把这么重要的担子压在冠英你一人身上,可事做得可不地道??!”

    暗笑一阵,见黄蓉反应过来有恼羞成怒的架势,林沙急忙岔开话题左右望了望好奇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