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凌晨十分左右还有补更一章

    梆!梆!梆!

    不知不觉夜已深,外头传来清脆的梆子声,提醒还没睡的村人已到三更天了。

    随着牛家村的不断发展,村子里已经出现了更夫这种职业。

    房间里的蜡烛已燃烧过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清香,一直端坐不动的林沙蓦然睁开双眼,两道精光暴闪轻轻跃身而起,在榻前刻意留出的空地上摆出形意三体式。轰隆隆……

    心神沉浸体内,气血奔腾如长江大河在耳中轰隆隆作响。带着一往无前沉重万分的气势不断在血管之中流转。

    提边摆开三体式,他重新轻嗑双目静静等待时间到来。

    终于,在体内先天真气又走过一个大周天循环后,他再次睁眼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小瓷瓶,拔开瓶塞从里面倒出三粒清香扑鼻的暗红色药丸,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扔进嘴里。

    做完这些后,他重新把瓶口塞好,不紧不慢放回怀中衣服内层,继续摆开形意三体式,心神沉浸体内顿时直觉一股热浪袭来,在胃部升腾化作道道热流向身体百骸迅速蔓延而去。

    就是现在!

    他心中一动立刻全力催使气血运转,原本就速度不慢的气血运转速度,瞬间便达到极致,奔涌如龙肆虐咆哮,体表温度迅速上升气血流经之处一片浅红。

    待那一股股热流般的药力扩散,被奔涌咆哮的气血一卷而光,本就沸腾汹涌的气血好似加了把助推剂,突然之间沸腾咆哮,粘稠的气血甚至冒出连串气泡,上下飞舞来回折腾,不知不觉气血似乎壮大一圈也凝练了些许。

    吼吼吼……

    体内气血沸腾,带动周身筋骨也跟着劈啪作响,脊椎一震上下蠕动发出阵阵虎啸般厮吼,周身突然刮起阵阵旋风短衫跟着猎猎作响。

    与此同时。气血流经之处体表浅红根根青筋爆起,肌肉犹如吹了气般迅速膨胀,不过短短半盏茶功夫他的身体足足涨大一圈,浑身筋肉虬结比之终结者里那位还要威武霸气。

    肌肤之下像是有只机灵小老鼠游动。顺着动静两大主脉不住蠕动起伏,顶起一个小小隆包于肌肤表皮来回游动古怪之极,要是让外人见到肯定会大喊一声怪物啊。

    林沙一边控制催使体内气血迅速游走,一边继续展开形意三体式,随着一套动作做完体内气血也疯狂游走身体一圈。

    他可以清晰感受到气血的壮大与凝练。心中狂喜脸上不动声色,手脚身体再次展开形意三体式,体内气血没有丝毫停滞之像,依旧奔腾咆哮顺着经脉继续运转狂涌。

    一圈,两圈,三圈!

    林沙催使气血在经脉中以极速运使了三个循环,每一个循环都带走分散在身体各处的部分温热药力,三圈之后体内分散的所有药力全部奔涌如龙的气血全部卷住,成为壮大凝练气血的能量和助力。

    与此同时,随着气血以极速迅速在体内运转。每过一处都会留下丝丝经过炼化的药力,带着温热气息滋润强壮身体,缓缓驱逐血肉中的杂质污浊。

    气血每一圈游走,都带动周围肌肉筋骨齐齐震动,发出声声虎啸般低吼,肌肤由浅红变为通红,一丝丝黑色灰色杂质缓慢渗出体表。

    体内气血游走身体经脉三圈后,将那三颗‘气血丸’药力全部吸收消化,本就充沛磅礴的气血足足增加了近乎五十分之一,而且气血比之开始前起码凝练了两倍有余可谓收获巨大。

    到得此时他浑身已一片通红。体表散发炽烈温度,就好象一只煮熟了的大虾般,神奇的是他体表温度如此之高却没有丝毫汗迹显露。

    这其实没有什么,内家拳到了化劲。达到了细致入微之境,完全可以主动封闭全身毛孔,达到汗迹不显的效果。

    内家拳谱有言,汗水本就是体内精气一种,减少排汗就是减少体内精气流失,他也不管这话是真是假先做好完全准备再说。

    待体内气血运转了三圈后。林沙并没有就此结束,反而继续维持体内气血高速运转之势,一边展开形意三体式一边继续运行体内气血奔涌咆哮。

    半个时辰后……

    “呼……,可惜还差了些火候!”

    林沙突然停下手头动作缓缓收功凝立,此时全身肌肤已变成触目惊心的艳红之色,滚滚热浪以身体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蓦然全身紧闭毛孔全部打开,一道道肉眼可见热气从体表肌肤喷薄而出,带着滚滚热浪会聚于头顶,形成一道笔直气柱周围风声呼啸。

    头顶白色气柱久久不散,林沙肌肤上的颜色却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恢复过来,艳红,通红,浅红,到正常白皙肤色。

    到了这时,身体表面已不在往外喷涌白气,体内气血运转速度也恢复了正常,林沙长吐口气脸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是我过于奢求了,气血如汞髓如霜的境界又岂是那般好达到的?”

    轻轻摇了摇头,抬腿在房间空地上来回走动,脸上忍不住露出一抹自嘲。

    没错,刚才体内气血游走三圈后,那三颗‘气血丸’的药力被气血冲刷吸收干净,他本可以就此收功却并未如此,而是继续催使气血加速游走进行自我凝练,想要一举达到传说中的‘气血如汞髓如霜’的层次。

    只是可惜一直等到身体达到了一个承受极限,他体内的气血再一度凝练些许,却连‘气血如汞髓如血’的边都没摸到。

    “恩,这什么味道好臭??!”

    林沙从修炼的状态中彻底回神,就闻到身上发出一股恶心之极的恶臭,顿时脸色大变也顾不得什么,急忙出了房间来到天井里的水井前,三两下摇起一桶井水举头一倒。

    哗啦的水声惊动了院子外的守卫,纷纷跑了过来查看情况,一见是林沙打了声招呼直接离开。

    一连冲了十桶井水,身上恶臭味道虽然变淡了不少,依旧感觉有什么东西黏糊在身上难受不已。

    而是,他又招呼起床哈欠连天的几个丫鬟仆役,帮忙烧水准备好好情理一下身子,当然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他已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洗经伐髓??!

    之前在突破先天的时候,身体里的污垢已被排除一遍,没想到眼下气血猛涨了一圈还有这等功效,再次将体内深藏的污垢情理了一遍。

    一番折腾,一连换了三木桶洗澡水,他才感觉身上的污垢被清理得差不多,四更天也已经过去一般。

    他只觉神轻气爽没有半分疲惫,体内气血厚重有使不完的力气,不时一脚踏下在夯实的地面上踏处一个浅浅脚印,这是气血得到精纯没有控制好的表现。虽然没有达到‘气血如汞髓如霜’的程度,但几经锤炼体内气血浓稠如油,身体重量自然跟着迅猛增加。

    不想搞得太过惊世骇俗,知道这是身体还没完全适应掌控的缘故,他干脆往榻上一躺仔细体味此次服用‘气血丸’后的身体变化。

    气血比之开始时凝练许多就不说了,在气血疯狂运转之时,筋骨齐鸣皮膜共震,又有充沛的气血能量冲刷洗练,无论筋骨还是皮膜都跟着得到了极大强化,不然的话也承受不住突然变得沉重的气血。

    感受到筋骨更加强健筋骨,皮膜越发柔软坚韧,心头便不由一阵兴奋,尽管没有达到‘气血如汞髓如霜’的高深境界,身体的良好变化依旧让他欣喜不已。

    至于体内先天真气几乎没有任何增长,他倒也不太在意,境界没有达到更高一层之前,先天真气也就只能达到这种程度,除非他的身体出现脱胎换骨般的变化,不然眼下就是他内功真气所能达到的极限。

    几个一个多时辰没合眼,他一直琢磨研究体内的情况,脸上不时露出开心之时,待到公鸡报晓天色微明,直接从榻上翻身而起穿好衣服,跟着早起打扫的仆役丫鬟打了声招呼便出了院子。

    整整一个上午都在处理烈阳书院之前累积的杂事,不停召见书院先生和学生,与前往拜访的知名人士会面,直到下午才稍微有了点空闲。

    带着黄蓉在村子里溜达一圈,发现村子运转正常没有任何异常后,他马不停蹄跟几位相熟先生和里正说了声,便一声清爽与黄蓉离开了牛家村往嘉兴赶去。

    就在他刚刚返回牛家村不久,太湖归云庄庄主陆乘风便送来请贴,请他与小师妹归云庄一聚,他当时接下帖子只说等几天便到。

    此时他体内气血能量进一步充沛凝实,内家拳有更进一步的迹象,心情一时舒畅之极,正好到太湖游玩放松一下,免得心情过于激动一时头脑大热做出什么不恰当的举动。

    当然,如果按照射雕剧情来算的话,太湖归云庄又是一处风云聚会之所,不仅牵涉到江湖豪侠与魔头,还涉及金宋两国朝堂,以及贯穿整部射雕剧情的《武穆遗书》,如此热闹自然得去凑上一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