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时节春寒料峭,北方冰雪好未彻底融化,江南地区却已万物生发满目绿色嫩芽初吐……

    当杨铁心再一次踏足牛家村的土地,看着眼前这既陌生又熟悉的环境,忍不住热泪盈眶痛哭出声。

    此时牛家村的规模已不下一个小城镇,房屋建筑都以青砖抱瓦的小院子为主,以棋盘状分成纵横三列直通不远出的钱塘江。

    牛家村这十几年的发展十分迅速,尤其有烈阳书院吸引大量人气,不仅有慕名而来的求学士子以及家人仆役,这时代能读得起书的基本上都是地主,最差的也是家里有地的自耕农,这些人就是整个南宋的消费经济基础。

    有需求自然就会有市场,逐渐的牛家村出现了小商小贩,最后数量增多在林撒欢的统一规划下成立了专门的市集街,专门用作买卖往来十分热闹。

    杨铁心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般,见到什么都新奇看到什么都激动,林沙也不愿说破只是淡然轻笑,在外多年的游子归乡都是这摸样!

    回到家乡的激动情绪,让杨铁心心中的忧愤稍稍缓解。

    没错,就是忧愤!

    丘处机临离开时玩的那一手,深深的伤害了他的自尊。

    老婆是现任金国赵王王妃,儿子是赵王世子!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把杨铁心给震得够戗!

    他当时便情绪几近失控,发狂一般叫让着返回金国国都找回老婆孩子。

    结果自然没有成果,被林沙轻轻一记手刀砍晕,等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深处豫北地区,距离襄阳不过数十来里!

    清醒过来后,他依旧挣扎着要返回金国国都,结果被林沙轻飘飘一句说得哑口无言安然神伤。

    “你回去有什么用,除了白白送掉性命什么都做不了!”

    是啊,他什么都做不了!

    十几年的江湖卖艺生涯,他早就不是当时在牛家村时。有郭啸天在旁相助动不动就与人争吵的性子。

    堂堂金国赵王,手握实权的顶级权贵,可不是他区区一江湖卖艺的可以轻易触犯,估计就是想见上赵王一面都不容易!

    正如林沙所言那般。去了就是白白送死。

    “这是你杨家的家务事,我们这些外人不好插手也没资格插手!”

    林沙下一句话,便彻底杜绝了他的求救心思,最后还给了他重重一击:“看在咱们相熟一场的份上,如果杨康胆敢做下忤逆不孝之事。我自会亲自出手替你出头,不过眼下却是不可能!”

    杨铁心满心绝望,之后的一段路途基本上都处于浑浑噩噩状态,直到临近牛家村才彻底清醒过来,熟悉的家乡味道让他顾不得理会其它,暂时抛却了伤心难过,心中满是重返家乡的忐忑跟兴奋!

    牛家村的变化真大??!

    看到牛家村涣然一新的面貌,他心中如是感叹道。

    路上认识不认识的行人见到林沙纷纷见礼,也让杨铁心大生感触。

    家乡已经跟他想象中完全不同,但他却更认可家乡眼下的迷人景象!

    当他跟着林沙来到当初自己家里之时。敲开大门看到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顿时喜不自禁热泪盈眶。

    时隔多年,小舅子跟姑爷再次相会的场面是感人的,也是让人忍不住心酸想要落泪的。

    ……

    穆念慈的心情十分激动,特别是当她跟着义父进了繁华的牛家村之后!

    与她想象中破败的小村庄不同,牛家村非同一般的繁华热闹,一时竟让走南闯北多年的她看痴了。

    她不是没见识过比牛家村更繁华热闹的大城,见过的世面多了去,可那些繁华城市却给不了她家乡的亲切感觉。

    没错,她把牛家村当作了自己的家乡!

    她出身的荷塘村在十几年前那场瘟疫中。已经彻底的消失,村民死的死散的散,临安城外再也没有荷塘村一说。

    这让穆念慈感觉很是悲伤,正好牛家村填补了这个空白。又是义父杨铁心的家乡,自然就被她当成了自己的家乡!

    待住进杨家翻修过的院子,她的心情更是愉悦欣喜。

    她毕竟也是个爱美有自尊的女孩,整日里走南闯北卖艺,受人指点的滋味绝对不好受。其实这么些年的卖艺生涯,她跟义父的身手都不错。私底下也攒了不少体己银子,只是义父杨铁心不说停下她也不好说什么。

    现在好了,回到牛家村后义父表示以后就在这里住下,以后再也不用走南闯北卖艺,她心中是极高兴的只是义父心情不好不敢太过表露而已。

    ……

    郭靖对牛家村十分好奇,当林沙请来村中里正,郑重其事将郭家的大门钥匙交到手里,他的心情十分高兴开怀。

    这可是他的老家??!

    没有杨铁心的近乡情怯,也没有穆念慈的乡情泛滥,他只是单纯的开心。

    只有他明白,母亲李萍是多么想回到牛家村老家,看一看当年郭家的房子还在不在,听了听几乎已经忘得差不多的乡音。

    受到母亲影响,郭靖早就对老家牛家村充满了兴趣。

    牛家村果然没让他失望,繁华热闹带着一股江南水乡特有的细腻温柔,让他感觉十分舒服惬意。

    只是七位师傅的暗示让他有些心慌意乱,穆念慈确实是个好姑娘,长得漂亮气质温宛,是标准的江南水乡女子,要说郭靖不心动那是在骗鬼。

    可他已有婚约,尽管七位师父并不承认,但华筝毕竟和他从小一起玩到大,他虽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却也不愿意伤害这个蒙古妹妹。

    同时,让他饶头的是,也不知道林相公跟七位师傅说了什么,来到牛家村不久他便被提溜到学堂读书,按照二师傅的话说就是多读书总没坏处,他也只得捏着鼻子老老实实成为烈阳书院学子中的一员。

    不过让他欣喜的是,进了烈阳书院才知道,他并不是跟着学习四书五经,而是跟着武班的同学学习指挥列阵之法,这倒是很对他的胃口很快就沉浸其中。

    ……

    要说对牛家村变化最为惊奇的,当属江南七怪无疑。

    尤记得二十来年前,他们来到牛家村时,牛家村还只是一个偏僻的小村子而已,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牛家村的变化这么巨大。

    当然他们都是老江湖了,只是初见时惊讶了会就恢复过来。

    他们只是送郭靖上学,同时也是想跟林沙以及杨铁心商量一些事情。

    他们也很想回家乡嘉兴看一看,看看那些老朋友还在不在,嘉兴道上还有没有他们七怪的名号?

    “你们七个就别打穆姑娘的主意了,她跟郭靖不适合的!”

    待郭靖上学生活步入正轨后,七怪便联袂找到林沙说出了心中想法,结果却遭到林沙的断然否决。

    “怎么不合适了,老杨也露出了这个意思!”

    妙手书生朱聪很是不满说道。

    “就是,我看就很合适!”马王神韩宝驹急忙跟进嚷嚷道。

    “是啊,老杨也露出了这个意思,林相公怎么说不合适呢?”韩小莹满脸好奇疑惑问道。

    至于柯镇恶,南稀仁,张阿生和全金发虽然没有说话,可脸上好奇疑惑的神态,已经出卖了他们心中的想法。

    “你们以为我没试过么?”

    林沙眉头轻皱不爽道:“在你们赶上之前近月时间,郭靖跟穆姑娘接触的时间可不短,几乎每到一地休息都会见面切磋一番武艺!”

    “那林相公你为何……”韩小莹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表达得十分清楚。

    林沙意味深长的扫视了七怪一眼,轻笑道:“不用怀疑,老杨在离开金国国都后不久就透出这个意思,不过却被我阻止了?”

    “林相公这话何意?”柯镇恶嘶哑着嗓子沉声问道。

    “江湖儿女自然没大户人家那么多讲究,虽说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说法,但最重要的还是小两口自己看不看得对眼!”

    林沙轻笑出声,摇了摇头解释道。

    “林相公的意思是……”

    这话七怪其他人都不好开口,只得韩小莹出声询问。

    “近月时间相处,穆姑娘对郭靖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当作纯粹的兄长看待!”林沙摇了摇头轻声道:“郭靖显然不是她心中的理想人选,所以我才要七侠不要乱点鸳鸯谱!”

    “这个……”

    七怪有些迟疑,他们对这种说媒的事情也很不适应,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穆念慈的情况他们清楚,自幼便跟着杨铁心走南闯北卖艺为生,可谓见惯风雨无论眼界还是阅历,不得不说郭靖还差得远。

    按照现代一点的说法就是,这样的女子已经有了完整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对于另一半有着明确的认识,不是随便就能改变得了的。

    “好了,七侠还是先回嘉兴看看吧,至于郭靖跟穆念慈的事情还是先放一放,起码也得等郭靖融入了牛家村再说!”

    林沙轻轻一笑摆手道:“老杨估计最近也没心情理会这事,我也要到太湖归云庄一趟,一切等咱们都有了空闲时间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