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凌晨过十分左右还有一更,补的更

    接下来,趁着南面城墙巡逻兵丁的巡逻空挡,林沙又把穆念慈与黄蓉带出了高大的金国国都城墙,引来两女好一阵吃惊目光。

    “用不着这么吃惊,等你们的实力达到我这等层次,就知道这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

    林沙淡然一笑,摆了摆手看向杨铁心,凝声道:“老杨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尽快带着你女儿离开,离得越远越好!”

    杨铁心默然点头,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黯然几次张嘴,最后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只拱手深深施了一礼表示感谢。

    穆念慈不敢怠慢,急忙躬身施礼,一张清秀小脸上满是感激之色。

    “用不着客气,蓉儿你过来!”

    林沙淡然一笑不以为意,回头冲黄蓉招了照手。

    “林沙哥哥什么事?”

    黄蓉一蹦一跳上前,满脸兴奋好奇问道。

    “有个事情,非得黄女侠出面不可!”

    林沙微微一笑,话风一转卖起了关子。

    “有什么事,只要本女侠能办到的一定不推辞!”

    黄蓉机灵得很,自然不会轻易上当入套,眨眨眼满脸狡黠之色。

    “是这样的,老杨他们走夜路十分危险,我想蓉儿护送他们一路!”

    林沙微微一笑不卖关子,直接说道。

    “不用不用,我父女俩行走江湖,也不是没有露宿过野外!”

    杨铁心急忙摆手阻止,满脸感激拒绝道。

    以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的眼光,怎么可不出黄蓉是个西贝货,见到她与林沙之间的互动,两人间的关系傻子都看得出来。

    没想到林沙竟这么热心,不仅将他们父女带出金国国都,还要派黄蓉?;に抢肟?,这怎么成?

    “你那是没有敌人。要是有精锐金兵出城来找,老扬你有把握顶得???”

    林沙一翻白眼,没好气说道。

    “这个……”

    杨铁心老脸一红,默然不语说不出话来。

    “那林沙哥哥你要干嘛?”

    黄蓉脑子反应绝对够快。立即就察觉出了林沙话中的未尽之意。

    “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么,要找梁子翁聊聊天!”

    林沙眨了眨眼,轻笑着解释道。

    “不行,我要跟着一起去!”

    黄蓉小嘴一嘟表达不满,眼珠子滴溜溜乱转显然在打什么主意。

    “乖。听话,蓉儿你要是跟我一起离开,那这条药蛇怎么办?”

    林沙脸孔一板,语气严肃道。

    “不是还有老扬和穆姐姐么?”

    黄蓉却是不吃这一套,嘟囔着小嘴不满道。

    刷!

    林沙手臂轻轻一抖,抓在手里的大笼子突然洞开,一条没有半分腥臭味反而还带着丝丝药香的手腕粗鲜红大腹蛇激射而出,顿时引来杨铁心与穆念慈父女俩一声惊呼,身子腾腾腾连忙向后退去。

    “好长的蛇??!”

    黄蓉俏脸变色,张开小嘴惊呼出声。

    笼子中关着的长蛇确实极长。前身冲出笼子一米有余,后半身却依旧缩在笼子里不得脱身。

    “凝!”

    林沙一声轻喝,眼神凝练好似两道寒芒利刃,瞬间将冲出笼子左右摆动的鲜红大腹蛇定在半空动弹不得,拿着笼子的手往后一卷,那鲜红长蛇冲出的上半蛇躯老老实实倒卷而回。

    啪嗒一声,笼子上的笼盖关上,杨铁心以及穆念慈父女俩这才松了口气,脸色缓慢恢复过来。

    “怎么样,要是这蛇不小心跑出去。以老杨的实力却是没法控制??!”

    先给杨铁心和穆念慈丢了个歉意眼神,林沙回头冲着黄蓉凝眉道:“这蛇可是关系到我的一桩武功能不能更进一步,同时也是关系到蓉儿你的容颜不老,要不药留下你自己选择!”

    “哼。留下就留下!”

    黄蓉娇哼一声,左右衡量了番显然还是自己的容颜更加重要,至于凑热闹的事儿以后有的是机会,也不用急在一时。

    说服了黄蓉,之后的事情就好办许多,杨铁心和穆念慈父女自然乐得身边多个高手?;?。他们虽然没有见识过黄蓉的武功,可林沙既然如此正中交代,显然其武功也差不到哪去。

    又说了会儿话,与满脸不岔的黄蓉约定向南三十里外的小镇会面,目送三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林沙脸上露出一丝莫明微笑,身形一闪几个起落间便悄无声息翻跃高大城墙重新回到城里。

    没了后顾之忧,他放开身形疾如狂风从空荡荡的大街一掠而过,不过半盏茶功夫便已跨越两个城区,直接来到灯火通明的赵王府所在街道。

    也就在这时,赵王府内突然传来一阵喧闹,还有兵器打斗吆喝之声,而后王处一身形踉跄手舞长剑杀出府外,身后跟着郭靖门身鲜血蒙头向外狂冲。

    “这里!”

    林沙眼神微凝,没想到自己到来的时机这般巧妙,二话不说闪身前迎,几个急纵跨越大半条长街,双手成爪迅疾前探一把抓住王处一和郭靖的衣领,脚下一点身形倒飞而起,几个闪瞬间便已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参仙老怪,你养的那条大腹蛇在我手里,想要的话西城外十里凉亭一会!”

    茫茫夜色之中,突然传出林沙饱含笑意的声音,清晰传入中门大开火把闪动的赵王府正堂。

    “混蛋!”

    赵王府正堂突然传出一声气急败坏的怒骂,不过多久参仙老怪梁子翁一脸怒气冲了出来,不顾彭连虎的劝阻飞身纵起向西城门方向狂奔而去。

    ……

    “怎么回事,王道长你中毒了?”

    林沙提着两人身法却一点都没受到影响,几个起落间便已跨越一条长街,直到听不见身后的嘈杂之声,他这才放慢脚步看向脸色灰败的王处一。

    “那些人当真卑鄙,竟然偷袭暗算了道长!”

    王处一气息混乱脸色青黑,被林沙提着连跃几条长街,早已被夜晚的寒风吹得昏昏欲睡睁不开眼,另一只手上的郭靖愤愤不平叫嚷道。

    “哼,有什么好生气的,这就是江湖险恶!”

    林沙冷哼一声,将郭靖的愤然之语全部堵回了肚里,没好气道:“你七位师傅就是想要你见识见识真正的江湖,现在见识到了吧快点把赵王府里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上一遍!”

    听出林沙话中的不喜,郭靖不再多言老老实实把赵王府里发生的一切简单述说一遍,跟射雕剧情没啥太大出入,王处一太过粗心被灵智上人暗算,受伤兼且中了毒此时情况不妙。

    唯一与原著情况不同的是,郭靖的武功可比原著同期强得多,一身外功已逼近江湖二流水准,加上勤修两年多的全真心法辅助,一心拼命的话爆发出的战力起码有江湖二流水准,故此他跟王处一杀出王府要比原著轻松不少。

    “不要多说废话,咱们先离了金国国都再说!”

    林沙轻轻一句便让郭靖住口,而后手提两人身若无物向西城墙疾掠而去。

    西城墙的守卫比之南城墙要严格一些不过也就那样,林沙手提两人趁着常年刚强巡逻军士换防空挡,身形犹如炮弹冲天而起,只在粗糙坚固的城墙上轻点一下,便身形翩翩飞出了城外。

    出了城,林沙放下身体无恙的郭靖,示意他跟上自己步伐,马不停蹄向城外十里处的一座凉亭赶去。

    林沙的脚步很快,不多时便已出了城外数里,到了一个山峰背后。他不住加快脚步有心试探郭靖武功,到后来越奔越快。

    所幸郭靖当日跟丹阳子马钰学吐纳功夫,两年中每晚上落悬岩,这时一阵急奔虽在剧斗之后,倒也还支持得住。疾风夹着雪片迎面扑来,林沙手提一人向着一座小山奔去,坡上都是积雪着足滑溜,到后来更忽上陡坡,但郭靖习练有素,竟然面不加红心不增跳,随着林沙奔上山坡如履平地。

    “好小子,功夫底子不错!”

    到了小山山顶,林沙猛地停下脚步,回头望了郭靖一眼轻笑道。

    “比不得林相公神功厉害!”

    郭靖长吐口气,满脸钦佩诚心诚意说道。

    “只要你以后认真练功,总有一日能达到我这等境界!”

    林沙轻笑出声,他这话也没说错,在神雕后期襄阳城破之时,参加了第三次华山论剑的郭靖,其内功修为已直达先天颠峰,起码在内功积累上不比他眼下稍差,就是不知道此次郭靖还有没有那么大的机缘?

    “嘿嘿……”

    郭靖捎着脑袋一脸不好意思,只嘿嘿傻笑两声并不作答。

    “王道长,能否自行运功?”

    林沙也没理会郭靖,让他旁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监视不远处的小凉亭情况,一旦梁子翁追来立即告之,放下一路提在手里的王处一,找了个避风角落将他放下,看了眼他的脸色轻声问道。

    “还,咳咳,死不了!”

    王处一摇头苦笑,盘腿闭目调理内息,不过一会手上颜色突然变得青黑一片,猛然睁眼双掌齐挥,瞬间按在身前雪白积雪之上,不一会只听‘兹兹’声响起,周围白雪以肉眼可见速度融化,最让人震惊的是融化雪水竟然全是漆黑之色,还带着股股腥臭之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