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我继续码字,第三更可能过12点

    高升客栈正堂

    “如今的牛家村,可是临安城外数一数二的富裕村庄!”

    黄蓉清脆悦耳抑扬顿挫的声音在角落里响起,摇头晃脑得意洋洋满脸红光,好象牛家村翻天覆地的变化都是她带来一般。

    杨铁心一副目瞪口呆的摸样,他实在不能想象,记忆中那个破旧的小村庄,突然变成十里八乡甚至整个临安都知名的份上。

    这太不可意思了!

    心中太过惊讶,一时都把之前的心思都抛在一边,满脸兴奋激动不停向黄蓉问着牛家村的点点滴滴,越问脸色越发红润一副与有荣焉的摸样。

    穆念慈眼中异彩连连,跟杨铁心一样听得相当仔细。

    她可是知道,家乡就紧临牛家村,通过对牛家村的幻想,她脑中对家乡也有了一个十分美好的幻想。

    不同于自尊心超强的杨铁心,她对返回家乡没有丝毫心理负担,有的只是满满的憧憬和幻想。

    在外头漂泊的时间太久了,也见识过经过太多的黑暗,她很想找一个宁静的村庄就此停下继续江湖卖艺的形成,听得黄蓉一番绘声绘色的描述,牛家村或者家乡就是最好的落脚地。

    “牛家村的变化,还真大??!”

    杨铁心双眼泛红雾气弥漫,听着黄蓉描述记忆中既熟悉又陌生的场景,心中感慨万千一时不能自己。

    “老杨,你家和郭家的老房被推倒重建,现在可都是青砖黑瓦明三暗六的小院子,你就不想回去看看么?”

    林沙呵呵一笑,轻飘飘问道。

    “回去吗,回去又能干什么?”

    杨铁心很是心动,当他知晓村人将他家和郭家推倒重建,依旧给他们两家落下了两间院子后,心中的感动可想而知。

    可惜。他心中的自尊不仅没有因为十几年的江湖漂泊而消散,反而越发浓烈不允许受到丝毫触犯。

    “你妻舅此时就临时住在里头!”

    林沙轻轻摇头,不理解杨铁心那份自尊为何如此固执,轻声说道:“之前是你泰山住在里头的。后来他身子骨差了便辞去学堂先生一职,由你妻舅接了班继续在村中学堂担任先生!”

    “好好好,如此甚好!”

    杨铁心还是没能忍住心头酸涩,两行老泪夺框而出,引来穆念慈小声惊呼。

    “呵呵。老杨你也别急着拒绝,除了你杨家的院子外,郭家那处院子也空着,没想到今日一下子遇上了你们两家人!”

    林沙呵呵一笑,待杨铁心神色恢复正常后轻声说道。

    “林相公此话何意?”

    杨铁心闻言浑身剧震,一双目光来回在林沙和郭靖脸上扫视,脸色似激动似怀疑,一双老眼瞪得老大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他多年行走江湖,早已练出一身机敏本事,于察言观色以及判断形势方面颇具火候。不然带着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也难以平安行走大江南北。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不是看到了么?”

    林沙也没卖关子,手一指满脸茫然只顾胡吃海塞的郭靖,轻笑着说道:“郭靖别吃了,还不快快拜见叔父!”

    “哎!”

    郭靖恋恋不舍放下筷子,伸手随意擦了把嘴角油光,一脸迷惑瞪大了眼睛瓮声瓮气道:“这位公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说着他迷糊的扰了扰后脑,疑惑的扫了眼满脸激动,兴奋得浑身颤抖的杨铁心。不解道:“叔父,哪来的叔父?”

    杨铁心不理会这些,颤声道:“甚么?郭靖?你……你……姓郭?”

    郭靖有些傻眼,不明白杨铁心为何如此激动。老实道:“是,晚辈正是姓郭名靖!”

    杨铁心腾的一下起身,引来周遭几桌客人好奇不满的目光,林沙轻笑着按了按手安抚道:“别激动别激动,有什么话好好说!”

    杨铁心老脸泛红,勉强压住心头沸腾喜悦。哆嗦着嘴唇颤声追问:“你父亲叫甚么名字?”

    说完,一双牛眼死死盯着郭靖。

    郭靖更迷糊了,不过还是老实回答:“先父名叫啸天?!?br />
    他幼时不知父亲的名字,后来朱聪教他识字,已将他父亲的名字教了他。

    杨铁心顿时热泪盈眶,抬头叫道:“天哪,天哪!”颤抖着缓慢伸出手来,紧紧抓住郭靖手腕。

    “父亲您这是……”

    穆念慈吃惊的睁大眼睛,右手死死捂住嘴唇不让哭声传出,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义父如此失态。

    郭靖则更加疑惑了,只觉杨铁心那只手不住颤抖,同时感到有几滴泪水落在自己手臂之上,顿时慌了手脚急声道:“前辈,前辈你怎么了?”

    杨铁心满脸喜色,摇了摇头继续问道:“你娘姓李,是不是?她活着呢还是故世啦?”

    郭靖大奇,震惊道:“咦,你怎么知道我妈姓李?我妈在蒙古?!?br />
    杨铁心心情激动异常,抓住郭靖的手只是不放,似乎拿住了一件奇珍异宝,唯恐一放手就会失去,仍是牢牢握住他手,叹道:“你……你长得这么大啦,唉,我一闭眼就想起你故世的爸爸?!?br />
    难道初见之时便心生好感,还时不时浮现义兄音容笑貌,原来是义兄之子??!

    郭靖睁大了眼睛奇道:“前辈认识先父?”

    杨铁心微微一笑,满脸泪痕苦涩道:“你父亲是我的义兄,我们八拜之交,情义胜于同胞手足?!彼档秸饫?,喉头哽住,再也说不下去。郭靖听了,眼中也不禁湿润,以大礼重新拜见杨铁心气氛一时悲切难消。

    穆念慈傻了眼,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黄蓉掩嘴轻笑,以她的聪明劲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感觉很是好奇好玩,眼前一幕可比话本里的故事更加刺激。

    “好了好了,两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林沙也傻眼了,没想到杨铁心的反应竟如此激烈,心中却很有些不以为然,估计大多都是愧疚引起的吧。

    当年要不是他一时冲动,郭啸天也不会死于非命,这么多年的愧疚压下来,如今突见故友后人,一时情绪失态可以理解嘛。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在相公面前失态了!”

    杨铁心毕竟行走江湖多年,尽管心头感情澎湃,却依旧第一时间收住了眼泪,用衣袖擦了把眼框通红一脸不好意思。

    “可以理解!”

    林沙轻轻一笑,放在桌子底下的手轻轻拉了拉黄蓉,示意她不要搞怪而后把目光放在郭靖身上,轻笑道:“你小子怎么孤身一人,江南七侠呢?”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七位师傅的?”

    郭靖睁大了眼睛,一下子就从悲伤情绪中清醒过来,瞪着一双牛眼茫然道:“七位师傅说我江湖经验不足,要我提前一步好好感受江湖人情!”

    “七侠的性格,越发古怪了!”

    迎着四双好奇目光,林沙淡然一笑,轻声提醒道:“我可是每半年都跟你七位师傅都通信一次,难道你七位师傅没跟你小子说过么?”

    “啊啊,你是你是……”

    郭靖一脸震惊,差点从椅子上一蹦而起,瞪着一双牛眼看向林沙,嘴巴张得老大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看来你那七位师傅还没糊涂到家!”

    林沙拿起筷子轻轻夹了块鹅肉,放入嘴中细嚼慢咽一会这才在四双焦急的目光催促下,轻笑道:“苏州林沙,你那七位师傅应该提过我的名字!”

    “对对对,就是苏州……”

    郭靖一拍脑门连连傻笑,裂嘴就要将林沙的名头喊出,却被黄蓉挥手打断:“小子你有没有脑子啊,不要胡说八道!”

    “林相,相公,您就是淮南那位……”

    这下轮到杨铁心震惊了,一脸震惊不可思议看向林沙,嘴唇哆嗦刻意压低了声音激动道:“相公果然非寻常之人,短短十来年不见便已高居庙堂之上为民请命,难怪前几年听闻淮南那位之时,总是下意识往相公身上靠,原来真是林相公您??!”

    “呵呵,区区薄名不足挂齿!”

    林沙轻轻一笑,挥了挥手淡然道:“早几年我便已经辞官,大家都是平民百姓用不着如此!”

    穆念慈脑袋正处于当机状态,满脑子糨糊只有三个字翻来覆去上下滚动:“淮南林青天!”

    黄蓉一脸小骄傲,一副与有荣焉的摸样,只有郭靖一头雾水不明所以,摸着脑袋傻笑一会见没人理会他,便重新拿起筷子冲着桌上美食大块朵颐。

    “出来吧,墙角也听地够多了,再不现身可不别我出手无情了!”

    就在酒桌上的气氛陷入一片诡异般的沉寂之时,林沙突然朝客栈大堂某个偏僻角落说道。

    声音平静轻柔,周围饭桌食客没有丝毫反应,但是角落里一人独占一桌的青衣人却是身子猛然一震,缓缓回头露出一张中年笑脸,起身大步走了过来,停在林沙一桌一米之外,拱手笑道:

    “王处一见过林相公,多年不见相公风采更甚往昔!”

    “原来是全真玉阳子王道长??!”

    林沙一脸淡然,端坐不动受了王处一一礼,右手一指轻笑道:“既然来了就坐下吧,你不在终南山修道跑国都干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