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震南山,攻他中盘!”

    “山中伐木,取其丹田!”

    “虎啸山林,点他双目!”

    大雪纷飞光线昏暗,金国国都热闹的大街不过一会便冷清下来,而街角一处比武招亲的场字却是越发喧闹,时不时爆发一声响亮喝彩声。

    头带皮帽一身草原异族打扮的郭靖,先败心浮气躁的杨康,又战突然跳将出来的江湖好手三头蛟侯通海。

    这厮可是黄河帮帮主千手人屠彭连虎的师弟,虽然脑子不太灵光但一身功夫足以挤老牌江湖二流好手之列。

    郭靖此时不过介于三流与二流之间,实力比只侯通海差了不少,一上手便落于绝对下风,侯通海手中三股钢叉,上下挥舞左右齐使好似蛟龙闹海翻云覆雨,瞬间便将郭靖压得难以喘气。

    郭靖倒也不是傻的,见对方动了兵刃他二话不说抽出腰间屠牛尖刀,一套简单却凶恶之极的屠牛刀法使出,虽一时还处于下风却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这时杨康不顾江湖规矩在一旁联手围攻,郭靖顿时陷入险境左支右拙苦苦支撑,不过一会身上便中了几掌手臂也被三股钢叉磕伤。

    黄蓉多机灵啊,都不用林沙出面,也没等候林沙口中的高人出面,躲在林沙身后一通冷嘲热讽,直接把性子单蠢头脑简单的侯通海气得暴跳如雷,一下子弃了郭靖挥舞三股钢叉不管不顾向围观人群冲去。

    顿时人群一片慌乱,惊呼尖叫与破口大骂之声不绝,气得侯通海一张青脸繁红,哇哇大叫在人群之中胡乱肆虐。

    没了侯通海这个高手压阵,单独面对杨康身上压力大减,郭靖很好心的提出罢手言和,可惜杨康根本不予理会,拳掌攻击越发猛厉,郭靖一个不察脸上重重挨了一巴掌。

    泥人都有三分火性,更何况上过战场见过不少大场面的郭靖。他性子老实憨厚不假却不是个愿意受人欺负的角色。

    就在这时,他耳中突然传出一道温润声音,指点他直接对付杨康。

    让他惊讶不已的是,顺着耳中指点出招放对。竟每每都攻在杨康招式中的破绽处,一瞬间逼得杨康手忙脚乱慌了心神,被连续击中数拳披头散发狼狈不堪,满心恼火却又憋屈无比:尼玛的又来了!

    跟在王府随从后头的三位装扮相貌奇特的男子眼见不好,其中那位高高瘦瘦头戴金色僧帽的藏僧飞身而起。瞬间跃过数丈距离,一双大手带着诡异青色直奔郭靖头颅而去。

    “快退!”

    郭靖还没反应过来,耳边突然传来急促招呼,他想也没想就地向后一滚,险之又险避过藏僧凌厉一掌。

    杨康趁机脱身,目光在周围慌乱人群中一扫,冷声道:“何方高人还不速速出来相见,真以为某好欺负不成?”

    众人好不惊骇,尤其是王府随从中那两位装扮怪异的汉子,闻言一个个满眼警惕做好了出手准备。两双锐利目光的慌乱人群中四下搜寻,而后目光齐齐定在身材高大异常,比之藏僧还要高出少许脸色淡然的林沙身上。

    从林沙身上,他们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一种发自身体本能的威胁!

    就连满脸狰狞,准备对郭靖痛下杀手的藏僧,也不知不觉停下动作,目光惊恐看向林沙,瞳孔收缩一副见鬼了的摸样。

    林沙那一双似笑非笑的目光深处,突然大放光芒。瞬间压得他心神剧颤差点跪下,仿佛见到他们手印宗的前辈高僧一般。

    真是活见鬼了!

    “阁下何人?”

    这时王府随从中的两位异人走上前来,其中那位似道似俗不伦不类,鹤发童颜颇有那么点仙风道骨摸样的老者沉声喝问。

    这童颜白发的老头名叫梁子翁。是长白山武学的一派宗师,自小服食野山人参与诸般珍奇药物,是以驻颜不老,武功奇特,人称参仙老怪。这“参仙老怪”四字向来分开了叫,当着面称他为“参仙”。不是他一派的弟子,背后都称他为“老怪”了。

    三大王府请来供奉高手的举动,也成功吸引了杨康以及穆念慈和杨铁心的目光,他们看到林沙的第一印象就是:尼玛好高??!

    特别是杨铁心,之前只是粗粗扫了林沙一眼,总觉得他有股熟悉感觉,但仔细回忆又没有多少印象,加上当时场中矮胖老者与和尚的闹腾,全把心思放在那上头了,也没怎么注意林沙这个熟悉的陌生人。

    此时仔细打量,越看越是熟悉,而且林沙一身儒衫很是显眼,他寻件回想了一个有过交集的读书人,记忆的洪闸瞬间开启,一个有些模糊却又印象深刻的名字浮出脑海。

    他顿时如遭雷击,身子猛一个摇晃,要不是穆念慈眼疾手快扶了一把差点摔倒在地,目光死死盯住林沙一脸不可思议,颤抖着嗓门试探着问道:“可,可是林,林相公?”

    “嘿嘿,老扬你终于认出来了?”

    林沙满脸微笑,一双深邃目光直视杨铁心,轻笑着说道:“十几年没见,没想到还有相会之日!”

    杨铁心神色大震,脸上既是惊喜又是黯然,摇了摇头感叹道:“林相公多年不见依旧风采照人,多谢相公刚才的援手之恩!”

    “不客气!”

    林沙淡然一笑,目光扫向穆念慈微微点头,理所当然道:“这位姑娘既是老杨你的女儿,自然就是我的晚辈,看到晚辈受了欺负无动于衷不是我的风格!”

    接着他话风一展,轻笑道:“再说这位姑娘所使武功,可是出自我一位老朋友之手啊,必须得帮!”

    有过那次共同杀出金兵大营的经历,林沙和洪七公慢慢有了联系,当然大部分时候都是洪七公路过之时上门打个招呼,切磋一下武艺探讨一下天下大势,一来二去关系就亲近了。

    不说洪七公为人豪爽仗义,本就是个不错的朋友人选,单单丐帮掌握遍及天下的情报网络,也是他极为倚重的消息来源之一。

    尤其是他在福建担任县令,以及在淮南做知州之时,可没少调用当地的丐帮情报网络。

    不然的话,以他一个外乡人身份,做事风格又极为暴烈眼里揉不得沙子,哪能那么轻松就掌控局势?

    福建那边的海商势力极其庞大,触手已经伸入到社会方方面面,可以说得上一方财阀般的存在,就是省级高官都不敢轻易得罪,以林沙的行事风格不可能没有摩擦。

    有丐帮的情报网络帮忙,他对底层百姓的情况可谓了如指掌,那些海商局富可不敢冒着造反的大罪与林沙明着作对,暗地里常使的手段无非煽动百姓闹事而已,利用的就是百姓不了解官府政策的漏洞大肆做文章。

    有当地丐帮势力的帮助,每次出现问题之前他都能及时发现并迅速解决,吃了几次闷亏后那些海商巨富也就老实下来,他们发现只要不触及底线林沙也不是那么不好说话之人。

    至于在淮南当知州那会,剿匪的情报来源,几乎有近八层都是依靠当地丐帮弟子提供,每每官军才能直指要害行动顺利。

    要不是如此,淮南的匪患想要彻底解决,没个十年八年根本想都不用想。

    至于他当御史那年,临安丐帮弟子也帮了不少忙,起码替他收集到了不少贪官污吏的违法证据,才让他在朝堂上一参一个准绝不落空。

    闲话不提,再转回金国国都冷清街道拐角,两位十八年没有相见的熟悉陌生人,旁若无人在那感叹连连。

    “哼,不管你是什么人,先拿下再说!”

    杨康满脸不爽,从小到大他就是众人聚焦的中心,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冷落,梁子翁都出言询问了,竟然连眼角余光都舍不得施舍一个,他顿时怒了加上刚才又在郭靖身上吃了好几下拳脚,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也不管梁子翁他们三个凝重紧张的脸色大声吩咐道。

    “那里来的小屁孩,这里没有你说话的资格,滚一边去!”

    林沙猛然回头冷哼出声,正大呼小叫要梁子翁等三大高手出手的杨康身子一抖如遭雷击,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毫无血色,耳中嗡嗡之音不绝头晕脑涨胸口压了块大石似的,身子晃了晃一副快要倒下的架势。

    “小王爷你怎么了?”

    彭连虎发觉不对,一身闪身出现在杨康身边,一双粗壮大手扶助摇摇欲坠的杨康,满脸骇然看向林沙眼神中满是惊惧。

    刷!刷!

    彭连虎闪身搀扶杨康的同时,藏僧灵智上人与梁子翁齐齐飞跃,拦在林沙与杨康之间满脸凝重,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声生怕引来林沙的雷霆一击!

    “老杨,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先收了摊子返回客栈,咱们再慢慢聊也不迟!”

    林沙根本就没理会紧张戒备一脸愤然的三大高手,转头看向杨铁心轻声提议道,说着还给他使了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好,念慈咱们收拾收拾返回客栈!”杨铁心满脸复杂点头吩咐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