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杨铁心,林沙当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是好。

    因为这家伙的一时冲动,还有他老婆包惜弱的爱心泛滥,牵累郭啸天一家家破人亡,自己也落得个无颜再见‘江东父老’的下场。

    其实在多年前,牛家村里正便跟林沙说起过,说是邻村有户人家救治过一位重伤号,听其描述与杨铁心有六七分相似,足足养了一月身上伤势才好利落,问林沙要不要去问个清楚?

    他哪有这闲功夫?

    当即摇头表示不去,说如果那位真是杨铁心的话,养好伤后自然回返回牛家村,要不是的话去了还不是白跑一趟?

    结果杨铁心这厮也不知道是何想法,竟然真的再没踏足牛家村一步。

    不是他有什么神通,牛家村本就只是一个三十来户人家的小村子,有没有人出入根本就瞒不住人,杨铁心一身武艺在普通人中还算凑合,相比有轻公磅身能够高来高去的江湖中人还差得老远。

    后来临安地区疫病流行,那家好心收养杨铁心的农户全家死绝,村民死伤大半等疫情过后早已变了摸样,里正也没再打探到什么有用消息,这事就这么揭了过去。

    按照射雕剧情所言,这厮却是收那家遗孤小女为养女,飘荡江湖以卖艺为生。

    后来说是寻找妻子包惜弱,林沙却不这么认为。

    南宋虽然理学不兴,可风气比之北宋还是趋于保守,以杨铁心一贯自诩名将之后的尿性,一旦察觉妻子可能被乱兵糟蹋,哪还会顾念什么夫妻情分?

    况且,他们夫妻能有多少情分还真不好说,林沙当年又不是没在杨家噌过饭,哪看不出他们夫妻俩感情虽好但还没到可以互托生死的地步。

    以林沙猜测,估计杨铁心更多的只是感觉颜面无光,觉得他堂堂名将之后的妻子竟然如此遭遇。实在摸不开脸面不愿与熟人有任何相处,估计这也可能是他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踏足牛家村一步的真正原因,他害怕听到不想听闻的‘杯具’消息,更受不得村人同情怜悯的眼神!

    真要寻找妻子下落。就算他不亲自出面也可寻找丘处机那牛鼻子啊,以全真教的势力只要人还活在世上,全真教就有七八分把握能够寻得到。

    可奇怪的是,他也没有找丘处机帮忙,好吧可能这又涉及男人的面子问题。但你丫流落江湖以卖艺为生又是闹得哪一出?

    这是最让林沙不解的地方!

    以杨铁心的武艺,放在普通人眼中还是相当可观的,不说占得一山聚拢小弟称王称霸,起码寻个大户人家做个护院却是不难,再不济也可加入镖局成为趟子手,起码又个稳定的收入不是?

    可这家伙,偏偏不按常理出牌,竟然带着年幼养女飘荡江湖,尼玛这等多硬的心肠才能做得出来???

    此时见到杨铁心,林沙一双目光炯炯有神。全部落在他身上心绪飘飞脸上挂着似笑非笑表情。

    杨铁心与养女穆念慈低声说了几句话。感受到有人凝视,抬头一看正与林沙目光对上不由吃了一惊:好一条雄壮大汉!

    更让他感觉古怪的是,不说林沙在金国北地都算得上极高的身材,偏偏一身儒衫还不让人感觉突兀,看轻面容刚毅英武,竟隐隐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真是奇了怪了!

    杨铁心腹中犯着嘀咕,脑子急速运转却没有丝毫印象,便放在一边冲林沙点点头,而后向众人团团作了一个四方揖,朗声说道:“在下姓穆名易。山东人氏。路经贵地,一不求名,二不为利,只为小女年已及笄。尚未许得婆家。她曾许下一愿,不望夫婿富贵,但愿是个武艺超群的好汉,因此上斗胆比武招亲。凡年在三十岁以下,尚未娶亲,能胜得小女一拳一脚的。在下即将小女许配于他。在下父女两人,自南至北,经历七路,只因成名的豪杰都已婚配,而少年英雄又少肯于下顾,是以始终未得良缘?!?br />
    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抱拳继续说道:“国都是卧虎藏龙之地,高人侠士必多,在下行事荒唐,请各位多多包涵?!?br />
    众人一听顿时纷纷拍掌叫好,比武招亲的戏码以前只能在评书上听闻,眼下有真人表演自是兴奋不已激动难耐。

    “哥哥,真是有趣得紧!”

    黄蓉轻轻向后顶了顶,笑嘻嘻道:“要不哥哥上前试试?”

    “不要胡闹!”

    林沙脸色一板厉声呵斥,而后抬眼向杨铁心扫去,只见这厮腰粗膀阔甚是魁梧,但背脊微驼两鬓花白,满脸皱纹神色间甚是愁苦,身穿一套粗布棉袄,衣裤上都打了补钉。那少女却穿着光鲜得多。

    他本不欲理会杨铁心之事,非亲非故又不是多管闲事之人,这是人家自己的选择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不过既然遇上了,要是再不出面真就说不过去,眉头轻轻一挑便准备上前,劝说杨铁心熄了这比武招亲之念,以穆念慈的花容月貌,想要找个好夫家哪里寻不得,偏偏要把养女一身幸福赌在这比武招亲之上。

    突然两声且慢传出,两道身影从人群中一跃而出。

    众人一看,不禁轰然大笑起来。原来东边进来的是个肥胖的老者,满脸浓髯,胡子大半斑白,年纪少说也有五十来岁。西边来的更是好笑,竟是个光头和尚,那胖子对众人喝道:“笑甚么?他比武招亲,我尚未娶妻,难道我比不得?”

    那和尚嬉皮笑脸的道:“老公公,你就算胜了,这样花一般的闺女,叫她一过门就做寡妇么?”

    那胖子怒道:“那么你来干甚么?”

    和尚道:“得了这样美貌的妻子,我和尚马上还俗?!?br />
    众人更是大笑起来。那少女脸呈怒色,柳眉双竖,脱下刚刚穿上的披风,就要上前动手。杨铁心拉了她一把叫她稍安毋躁,随手又把旗杆插入地下。

    哗众取宠!

    林沙眉头一跳,将长中情景看得分明,撇了撇嘴一脸不屑。

    杨铁心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老者与和尚是赤落落的打脸个找茬啊,亏他还能忍得下去。要是当年有这个忍劲,郭啸天也不会受牵连而死。

    这两活宝在场地中央大打出手,先是拳脚相加而后彻底斗出了火气,一拿戒刀一拿铁鞭欲致对方于死地。

    “哥哥似乎不高兴,是不是看上那位姑娘啦?”

    黄蓉敏锐感知到林沙的心情不好,顿时小嘴高高倔起气哼哼道。

    “别胡说,我这是看到熟人了!”

    林沙哭笑不得,一把握住黄蓉伸向腰间的小手,凑到她耳边小声道。

    “哼,信您一次!”

    耳廓传来熟悉的温热气息,黄蓉心头一颤顿时霞染双颊,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不止,扭捏一会羞涩道。

    两人说悄悄话的当口场中形势突变,杨铁心急忙阻拦两人的疯狂之举,结果两位根本不停他顿时再不留手,飞脚把和尚手中戒刀踢得脱手,顺手抓住了铁鞭鞭头,一扯一夺那胖子把捏不住只得松手。

    “两位,这里不欢迎你们!”

    杨铁心将铁鞭重重掷在地下。和尚与胖子不敢多话,各自拾起兵刃钻入人丛而去。

    “这两家伙真没用,如此本事也敢出来丢人现眼!”

    黄蓉看得乐不可支拍手娇笑。

    “武功确实不咋样,都是修炼外功的这么大年纪了才刚刚入门!”

    林沙轻笑着点头,正欲与杨铁心这个老熟人打声招呼,忽听得鸾铃响动,数十名健仆拥着一个少年公子驰马而来。那公子见了“比武招亲”的锦旗,向那少女打量了几眼微微一笑,下马走进人丛,向少女道:“比武招亲的可是这位吗?”

    恩哼?

    林沙真有些纳闷,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老有人出来打断他的动作?

    扫了那满身富贵的公子一眼,林沙眼神一闪嘴角挂上莫名笑意,心道杨康竟然也来了,这场景倒是有趣得紧。

    要问他为何会知晓眼前公子哥就是杨康,射雕剧情不就是这么说的么?

    当然他不会如此肤浅,那公子身上倒没有表露身份的东西,可那数十位随行仆役却暴露了他们赵王府的来历。

    赵王府有且只有一位小王子,那就是杨康了。

    他正玩味打量杨康之时,场中这厮已与穆念慈动起手来,一身功夫颇杂有全真教武功也有其它门派武功,出手便不凡直接压着穆念慈打。

    “姑娘攻他左肋!”

    穆念慈正慌急间突闻耳边一道声音传来,心头一惊来不及多做思量右手一拳打向杨康左肋。

    “咦!”

    杨康正得意间不料突然一只拳头突破防御,重重击在他左肋之上,顿时身子一弯向后倒退,飞腿横扫直取穆念慈腰间。

    “踢他脚弯!”

    杨康的反应速度不可谓不快,可惜穆念慈暗中却有高人指点,身子灵活后跃避过飞脚踢出,正中杨康出腿脚弯,顿时在一干赵王府仆役的惊呼声中,杨康狼狈之极一头摔倒在地,灰头土脸不复翩翩公子之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