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郭靖的经历一如原着,不过龙骑士尹志平找来的时候,轮到他被根基扎实硬功小成的郭靖一通狠揍。

    七怪对此得意非凡,甚至不望在写给林沙的信中炫耀一番,并对数年后的烟雨楼之约有了不少信心。

    之后依旧发生了马钰传功事件,以及梅超风被惊走事件。

    唯一与原剧没多少变化的是,郭靖依旧卷入草原霸主之争中,并且站在铁木真一边出力不少,受赐‘金刀驸马’等等风光之事。

    不过林沙早就打了预防针,在往来信件中多次提醒,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明着告戒江南七怪不要参与草原争霸之战,暗中却是潜移默化影响七怪对郭靖展开洗脑工作。

    他举出的例子也十分鲜明也很是惊悚,直接拿金国与当年的辽国说事。

    此时的金国已是虚弱的老虎,尽管依旧对南宋心怀不轨却无能力对南宋发动大规模攻势,此情此景与当时北宋与辽国的关系何其相似?

    尽管他没有明说,但通过七怪所言蒙古的只言片语,从中推敲出蒙古的发展潜力,比之当年的金国还要强大得多,要是草原一统最先倒霉的自然是金国不假,可一旦金国顶不住了南宋又能顶得了多久?

    靖康之耻可是整个大宋上下官民心中的最大伤疤,当时还有南方可以退避,要是有一家实力比之当年金国更强横的草原势力存在。南宋还能退到哪去?

    林沙不知晓江南七怪听没听进他的劝告,反正写去的信中虽然没有大篇幅言述。但是字里行间的意思却是表达得十分明白,他想时间一长总该有些作用才是。

    按照林沙心中的想法,最好郭靖和他母亲李萍就不要待在蒙古,直接返回江南牛家村祖地就好。

    在写给七怪的回信,他也明确表达了这个意思,可是后来七怪回信中表示。他们跟李萍说过这事??吹贸隼此中亩?,可不知什么缘故最后还是没有答应,其实江南七怪何尝又不愿返回家乡?

    随着嘉兴烟雨楼之约将近,七怪带着郭靖急匆匆向南方赶来。

    ……

    中都京城。这是大金国的京城,当时天下第一形胜繁华之地,即便宋朝旧京汴梁、新都临安,也是有所不及。

    只见红楼画阁,绣户朱门,雕车竞驻??ヂ碚?。高柜巨铺,尽陈奇货异物;茶坊酒肆,但见华服珠履。真是花光满路,箫鼓喧空;金翠耀日。罗绮飘香。

    临近长街的一家豪华酒楼上,林沙与黄蓉作文士打扮,一个高大威武一个俊秀不凡,浑身气度让人一见便不敢心生小觑。

    他俩要了二楼临窗位置,一边品铭一边低声交谈,时不时冲着繁华热闹人流汹涌的大街指点两句。

    “没想到这金国国都这本热闹!”

    黄蓉一双大眼不住打量街面热闹景象,脸上全是好奇惊讶之色。

    “也就占了地理便宜而已!”

    林沙轻笑出声。一脸不以为然撇嘴道:“此都勾连中原关外,往来商旅货物繁多,所谓无商不富自然显得繁华热闹一些!”

    “我看临安也比之不上呢!”

    黄蓉像是故意抬杠一般,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好奇道。

    “胡说什么呢,临安富贵温柔之乡,论底蕴财富之雄厚,金国国都拍马难及!”

    林沙没好气翻了翻白眼,冷哼出声一脸不爽。

    “好啦好啦,我知道错了哥哥可千万别生气!”

    黄蓉吐了吐小舌头一脸得色,转脸笑嘻嘻赔罪道歉,可脸上哪有道歉赔礼的神态?

    “算了,不跟你一般计较!”

    林沙摇了摇头长长吐出心中一口闷气,不管如何他总算在南宋做了近十年官员,所谓屁股决定脑袋他心中自有亲疏之别。

    “这一路上也太过无趣了些,都没什么好玩的事儿!”

    黄蓉转动着手上茶盏,望向街上热闹景象嘟了嘟小嘴,一脸郁闷说道。

    汗!

    林沙那个汗啊,心说姑奶奶一路上折腾得还不够么,每到一地你都要住最好的客栈吃最好的美食,花钱如流水一般也就不说了,谁叫哥们手里钱多呢,这点子消费还是折腾得起的。

    关键你吃饭也不安生,非得说这道菜哪里不好,那道菜火候不够纭纭,要不是哥们身材高大一看就不是好招惹的,这一路上还不知道惹来多少麻烦,起码想吃顿安生饭是不用指望了,没见那些酒楼伙计跟掌柜一脸不善,就差抄起扫帚赶人了呢?

    一论从南至北,有黄蓉这个精灵古怪的妹子在,简直只能用鸡飞狗跳来形容,你还嫌这不够热闹有趣?

    要不哥们带你去贫民窟转转,包管只要去了一次终生不愿再踏足地二次,这事却是有趣了吧?

    当然这想法只能在心里转转,他是不会胡乱出口给自己找麻烦的,以他对黄蓉的了解还真说不定会跑去‘见识见识’,到时候收拾烂摊子的还不是他自己?

    “咦,那边好热闹啊,咱们快过去瞧瞧!”

    黄蓉自然不知晓林沙心中腹诽,一双机灵大眼顺着楼下繁华街道四下溜达,突然眼睛一亮拍手笑道。

    “喂喂喂还没吃饭呢,你这又是闹得哪一出!”

    林沙伸手似慢实快,瞬间搭在黄蓉肩头,将想要一蹦而起的活泼姑娘按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没好气说道。

    “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吃,可热闹错过了就没得瞧啦!”

    黄蓉嘟着小嘴一脸不乐,眼中满是急切跃跃欲试,见林沙端坐不动眼珠子一转说道:“要不,等看完热闹后我亲自出手做几个菜?”

    说着,轻轻盏了盏水灵大眼,眼中满是狡黠诱惑。

    “这可是你说的啊,到时候可别反悔!”

    林沙动作更快,一把拉起黄蓉招呼小二迅速结帐,而后大步流星直接下了楼梯出了酒楼,目光左右一扫不用黄蓉提醒,便率先朝着街角一处人群汹涌的热闹之处走了过去,黄蓉之能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他的速度。

    两人没走多远,便听得前面人声喧哗,喝彩之声不绝于耳,远远望去围着好大一堆人不知在看甚么。

    “哥哥,咱们快去快去,有热闹可瞧哇!”

    还没到近前黄蓉已喜不自禁小脸兴奋得通红,急忙拉着林沙朝前赶去。

    “慢着慢着,让我来开路!”

    林沙一把抓住想要一头扎进热闹人群中的黄蓉,心道这姑娘都是快要出嫁的人了还这么活泼,也不知道避讳避讳就直接往人群里纂,知道你轻功不俗闪转腾挪厉害得紧,可是这人挤人的堵得严实,不管如何都少不得一阵挨挨碰碰,想过你未婚夫心中的感受么?

    “快点快点动作快点!”

    黄蓉哪里知晓林沙心中嘀咕,只一个劲催促他加快速度上前开路。

    林沙额头垂下三条笔直黑线,不知为何他竟突然想起在现代之时,某言情剧集中的女猪,瞪着一双大眼活泼地过分,就在凑热闹也不理会他人心中感受,绰号‘小燕子’是也!

    裂嘴轻笑将这些不着边际的念头甩掉,走到汹涌人群后方双手轻轻一拨,挤得密密麻麻的人群自然而然向两旁分开,还半点知觉反应都无。

    如此,林沙在前开路,黄蓉跟在后面轻轻松松便进得人群内圈。

    以林沙六尺三寸的身高,自然可以轻松将里头情景尽收眼底。

    只见嬉闹人群中间老大一块空地,地下插了一面锦旗白底红花,绣着“比武招亲”四个金字,旗下两人正自拳来脚去的打得热闹,一个是红衣少女,一个是长大汉子。

    “竟然是比武招亲!”

    这时黄蓉从身后溜达向前,背倚林沙满脸好奇兴奋的看着眼前一幕。

    林沙嘴角一阵抽搐,心神一动立即就知晓这是射雕哪段剧情了,不是杨铁心这厮和养女比武招亲么?

    没有理会满脸好奇兴奋之色的黄蓉,只左手搭在她左肩爪得牢实,抬眼望向比试场中只见那少女举手投足皆有法度,显然武功不弱,那大汉却武艺平平。拆斗数招那红衣少女卖个破绽上盘露空。那大汉大喜,一招“双蛟出洞”,双拳呼地打出,直取对方胸口。那少女身形略偏,当即滑开,左臂横扫,蓬的一声,大汉背上早着。

    那大汉收足不住,向前直跌出去,只跌得灰头土脸,爬起身来满脸羞惭,挤入人丛中去了。

    林沙眼中精光一闪,从少女的招式中隐隐看出了某个好吃乞丐的影子,嘴角轻轻一撇心道这世界当真小得很。

    “好好好……”黄蓉拍手大叫。

    旁观众人连珠彩喝起来,只见那少女掠了掠头发,退到旗杆之下。

    林沙眼睛一亮,见那少女十七八岁年纪,玉立亭亭,虽然脸有风尘之色,但明眸皓齿,容颜娟好。那锦旗在朔风下飘扬飞舞,遮得那少女脸上忽明忽暗。锦旗左侧地下插着一杆铁枪,右侧插着两枝镔铁短戟。

    而那少女身旁站着一个中年汉子,尽管已时隔多年林沙依旧一眼认出,这厮不是杨铁心还是谁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