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哇好哇,咱们到哪去玩?”

    黄蓉拍着小手满脸喜色,哪还有一丝半分忧愁?

    “你说,咱们到哪去游历?”

    林沙无奈,心道真是个小孩心性。

    “南方不好玩,离得太近不如咱们去北方玩?”

    小手支着下巴皱眉沉吟片刻,黄蓉拍掌笑道,一双水灵灵大眼满是期待望向林沙,一副你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

    “那好吧,咱们就去北地走走!”

    林沙心头一动,想到之前接到江南七怪写来的信,眼中精光一闪脸上却是露出‘无奈’神色。

    “哦也,蓉儿就知道林沙哥哥最好啦!”

    黄蓉从椅子上一蹦而起,满脸喜悦欢呼雀跃。

    这丫头!

    林沙无奈苦笑,安排黄蓉先行住下,至于离开远行的事儿不必急在一时,先期必须做好准备,毕竟黄蓉一个女孩子出行多有不便之处。

    说起与黄蓉眼下的关系,林沙就是一脸官司,此时他俩可是正经的未婚夫妻。

    以林沙的心理年龄以及心态,原来根本就没有娶妻想法,这可把林氏宗族一干大佬给急坏了。

    当初他刚刚考中进士之时,年纪不过区区十五正是打拼事业的关键时期,宗族自然不会在这时候给他添堵拖后腿。

    后来他三年县令任期圆满,政绩卓著上调临安御史台,可谓一时风光意欲结亲者不计其数,宗族族长以及族老们乐得眉开眼笑开始替林沙选媳妇。

    结果族中长辈们挑花了眼一时不知选哪位是好,而林沙这时尽显彪悍本色,一连串有理有据的弹章递上,直接导致数位朝堂实权派大佬倒台,搞得都中官心惶惶人人自危,林沙一时处于风口浪尖树敌无数,一副就要扑街的架势顿时吓得那些意欲结亲的人家纷纷缩头。

    就连林氏宗族在此次官场风波中,都受到不小波及。因着林沙的缘故跟不少势力交恶,一时竟有孤立无援难以为续之势,族中大佬们急着帮林沙收拾首尾,哪还有功夫和经历理会其它?

    之后林沙外放淮南知州。明升暗降前途无亮,自然没有身份相等官宦人家愿意跟他一起跳火坑。

    结果林沙在淮南表现亮瞎了一片狗眼,简直彪悍得不象话,剿盗匪稳民心兴工商,一度将与淮南交界的金国势力压得抬不起头??晌酵绨嗣嬉壑?,短短三年竟将原本一处民生凋敝之地,治理得兴旺发达大有盛世之景。

    这下,林沙又成了各路官方势力眼中的香饽饽,以他在淮南知州任上的亮眼表现,就算对其再不爽之政敌也知晓根本就压制不住。

    于是三年任满后他又被调到临安,领了个殿阁学士的虚衔,竟是被政敌联手给排挤在朝堂核心之外。

    众多原本欲与林沙结亲的官宦人家一看,得还是缩了吧。

    于是林沙明明刚刚弱冠之年便已身居朝堂高位,可婚姻之事却一波三折。

    他自然乐得如此??砂炎谧逡桓纱罄懈被盗?。

    别看林沙中央地方来来回回,又替林氏宗族招惹了不少敌人,给宗族带来不少麻烦。按道理而言应该不受宗族待见才对,可事情却恰恰相反。

    林沙表现出来的能力,以及官声实在好得不象话,短短时间便成为林氏宗族一面最为显眼的旗帜,在得罪不少政敌的同时也获得极大声望,一举从苏州大族挤身整个南宋地界都名声响亮的高门世族。

    正因为如此,族中高层才对他的婚姻大事如此着急烦恼。

    堂堂苏州林氏旗帜,竟然在婚姻大事上连连受挫。不仅林沙本人颜面受损,就连整个林氏宗族都面上无光。

    当然也不是真没人家想与林沙结亲,可林氏宗族不是看不上就是林沙看不上,结果就这么拖了下来。

    当了个虚衔的殿阁学士。林沙的空闲时间一下子多了起来,他便花费了不少心思和精力整顿扩大牛家村私塾,他甚至为此还专门跑了一趟逃花岛,软磨硬泡拽来黄药师,让其时不时给高年纪学生讲上一两堂课。

    黄药师性子虽然孤傲了点,但一身学识真没得多。一出手便将规模一扩再扩的私塾所有先生全部震住,这其中就包括几位林氏宗族出身的举人童生。

    消息不知怎么传回苏州,林氏族长心痒难耐竟然亲自跑来牛家村与黄药师切磋学问,顿时惊为天人敬佩万分,有林沙这层关系在竟然还相处得不错。

    也不知这两人怎么想的,黄药师听闻林沙婚姻一波三折,竟然动了心思说动了林氏族长,直接将林沙跟当时还只有十三岁出头的黄蓉给订下了。

    等林沙得到消息的时候,事已成定局他也无话可说,没闹腾什么妖蛾子直接认了下来。反倒是黄蓉小姑娘得知此时后,足足一年时间未踏足牛家村一步。

    不过以她活泼的性子哪忍受得了桃花岛上的枯燥生活,强忍了一年之后第二年又开始故态复萌,开始见到林沙还有些羞涩不好意思,后来习惯也就慢慢恢复了活泼本性。

    江湖儿女本就没那么多规矩可讲,加上黄药师又是出了名的蔑视礼教,什么未婚夫妻婚前不得相见的规矩,林沙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

    另一头的蒙古部落,已经十八岁的郭靖辞别了母亲李萍,跟着七位师傅骑着小红马满心期待向南方故乡赶去。

    几乎和原著一样,郭靖也是六岁遇到他人生中第一个师傅婶锦哲别,七岁之时又遇上万里遥遥寻访而至的江南七怪。

    不得不说江南七怪寻人的本事当真不成,七年前林沙便替他们指明了方向,可他们依旧如同原著那般,直到郭靖七岁之时才找到这位徒弟。

    接下来自然是一系列表现郭靖资质驽钝的练功过程,当然与原著不同的是,将那七怪在寻到郭靖第一时间,便将消息以信件方式送到林沙手上,之后一直保持了半年一次的信件往来联络。

    林沙在来信中看到七怪满纸的牢骚之言,对十一年后的烟雨楼之约表示了信心不足,并且很隐晦的向林沙探问可有解决之答。

    江南七怪性格虽说有些不讨喜,但不得不说还是很有眼力界的,林沙小小年纪便表现出不俗武功,尽管七怪表面不服可心中却是极为佩服的。

    近十年时间过去,当年的那点小矛盾小误会早已烟消云散,与林沙重新取得联系之后,他们很重视这份来之不易的联系。

    林沙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在回信中根据郭靖的性格特点,建议七怪教授他武功之时先分主次,等郭靖武功达到一定境界后再多点开花。

    信中更是附上一份少林培养弟子的标准模式,虽然没有多说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既然郭靖资质驽钝那就按部就班从最简单最基础的练起。

    七怪研究商讨了许久,又观察了郭靖一段时间的练武进度,很丧气的发现这小子真不是天赋卓绝的练武天才,他们七怪的武功又繁杂得很,有简单的也有复杂灵巧的,总之除了高深内功之外几乎各种武功模式都有,想让郭靖这样驽钝资质的孩子全不学会,当真是痴人说梦。

    于是,七怪根据林沙的建议,调整了教导郭靖练武的方法。

    要说七怪之中,谁得武功最为简单,自然当属张阿生的屠牛刀法以及拳法,南希仁的南山拳法也足够简单,所以七怪就决定以他俩武功为主,其余五人的武功为辅传授郭靖。

    效果却相当明显,郭靖可能资质真的一般,但他的毅力当真惊人,为了练好七位师傅教授的武功,简直到了废寝忘食疯狂入魔之境。

    之前七怪所教武功太过庞杂,以其资质练会一两门都困难,更别说一下子塞了那么多不同风格武功,本就不算灵光的脑子顿时一团糨糊。

    好在七怪及时调整了教学方式,直接教他最为简单易学的屠牛刀法以及南山拳法,这两门武功上手极易想要精进却是需要大量刻苦练习,郭靖别的不成但一股子韧劲就连七怪都惊叹不已。

    花费数月时间,郭靖将屠牛刀法跟南山拳法练得滚瓜烂熟,而是便是长年累月的艰苦练习。

    草原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肉食牛羊,家里每每宰杀牛羊之时,郭靖都被要求亲自动手,而且必须使用屠牛刀法。经过大量实战经验积累,郭靖的屠牛刀法进展极快,不过短短三年便已达熟极而流的境界。

    至于南山拳法,在他坚持不懈的刻苦锻炼之下,数年时间也已达大成之境,挥使开来厚重沉稳真如南山之势,七怪见此自是大喜过望认为烟雨楼之约还有取胜之机。

    期间,如原著一般郭靖与七怪遭遇了陈玄风和梅超风夫妇,仇人见面份外眼红,陈玄风无意中挂在郭靖之手,七怪个个带伤将梅超风弄瞎惊走,而张阿生并没有挂在这一役之中,很侥幸的活了下来不过身受重伤,足足疗养了小半年才完全恢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