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小兄弟,咱们后会有期!”

    汉中通往长安的官道分叉口,洪七公满脸复杂拱手道。

    “洪帮主咱们后会有期!”

    林沙跨骑骏马,一身青色儒衫风度翩翩,请笑着拱手回礼道。

    两人都不是那矫情之人,互相道别便直接分头而走,不久之后便再也看不到对方身影。

    一路策马疾行,不过用了区区两日时间,林沙便出了潼关离了关中地界。

    不过他依旧不敢放心大意,河南还是金国地界,谁知道被狠狠刷了一通的完颜洪烈,会不会恼羞成怒搞个全国通缉?

    所幸他一身儒生打扮很有迷惑性,横穿河南地界没有遇到任何麻烦,而后跨过豫鄂边境进入南宋襄阳地区。

    进了襄阳城,找了家大客栈住下,好好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又美美的享用一顿丰盛酒菜,吃饱喝足后才长长叹了口气:这日子才叫美!

    放松了心神,他没有立即离开的想法,不说襄阳周边山林有独孤求败的剑冢,作为武者他不可能过宝山而不入,不说要不要捕捉那可以提升功力和力量的菩曲斯蛇,看一看灵禽大雕瞻仰一下剑魔风采还是不错的。

    同时他还要花时间整理在关中数月的行医所得,免得时间一长忘了或者遗漏了某些病例和治疗方案,怎么说都是一笔宝贝经验不能白白糟蹋了。

    他还想看看完颜洪烈的后续反应,想想这次他可把这位金国王爷坑得不轻。

    他和洪七公大闹军营整得完颜洪烈灰头土脸,之后突围跑路又被大队骑兵堵住,结果他一声惊天虎啸将堵路马群惊得四下奔逃,他和老洪便轻松顺利各自抢下一匹战马,连夜狂奔近百里终于将那群烦人金兵甩脱。

    回想那一声惊天虎啸,脸上便不由自主带上古怪笑意。

    当时情况紧急他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没想到效果竟然那般惊人,那一声虎啸当真有山林霸王之威,震惊山野群兽俯首。那群经过严格训练的战马,也一瞬间惊慌失措四下乱窜奔逃,离得最近的那数匹军马甚至被吓得口吐白沫翻身就倒惊毙当??!

    吼完之后他浑身舒爽气血澎湃,好似泡在温泉之中浑身暖洋洋的恨不得再来几声。

    同时。他也敏锐察觉到体内五脏发生的细微变化,要不是时间太过匆促来不及仔细琢磨,只怕他现在还留在那片小树林里没有出来。

    虽说后来这种特殊感觉消失,不过他也并不沮丧,有了第一次以后自然就会有第二次。反正他每天都会进行一次虎豹雷音锻炼,火候到了自然而然会再次出现这种特殊感觉。

    内话不提,到了襄阳后他并没有急着寻找独孤剑冢,反而像是一名真正游学士子般,先是在附近著名景点游逛一遍写几篇游记散文,而后在周围出名或者不出名书院旁听,在当地士林混了个脸熟。

    晚上休息之前,他都会抽出一点时间,将自己在关中大地行医的经历以及案例,还有治疗方案一一记载成册。同时还不忘留下心中其它的治疗方案猜想,以及数页空白以遍日后医术更加精湛之时再有添加。

    同时,他与襄阳城丐帮分舵取得联络,不知道是他出的银子够多,还是洪七公早有吩咐,丐帮襄阳分舵替他收集河南以及关中一带金兵调动情报,当然两地江湖大事也一并收集,随时关注金人可能的激烈反应。

    一晃半月时间过去,襄阳周边著名景点都被逛了一遍,随手写下的杂技散文感想啥的能整理成册。而后通过丐帮的渠道一股脑送望苏州林氏宗族族长之手。

    同时,经过半月时间在襄阳周围书院游学试探,他也初步融入当地士林圈子,慢慢的收到了当地士林部分文人的文会邀请。怎么说他都是堂堂的举人老爷。这样的身份在襄阳还是很吃得开的。

    而在关中行医的医案也整理成册,里头记载了十几种常见病症的多种解决方案,还有数十种希奇古怪疑难杂症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以针灸,气血搬运以及寻常药草搭配治疗为主,至于神奇的真气治疗手段只是简单提了提。编订成书后他取了个很通俗的名字:《林氏医案详解》!

    以他对此时医疗水平的了解,这本医案详解如果流传出去的话,肯定会在杏林引发极大轰动。

    不为别的,因为他编纂的医案详解书中,用得手段极为简单易学,就算没出师的郎中学徒,只要有一定的医学基础,又跟着师傅有过诊断经验,照猫画虎都能轻易上手,起码应付治疗寻常的风寒感冒小症不会有多大问题。

    这一点可十分了不得,向中医这样十分讲究经验积累的学科,按照此时传统的师傅培养模式,一位标准学徒想要出师,得到治病资格的话,起码都是以五年为单位计算,这还是师傅肯悉心指点的前提,否则耗个十来二十年才能出师,都不是希奇。

    他治病的理念以人体气血为主,主张五行平衡之道,认为除非有特殊缘故,否则只需达到五行平衡气血通畅,几乎可以说百病不侵身体健康,极为注重针灸以及活络推宫之术,对病症治疗几乎有立杆见影之效!

    而且他在书中搭配治疗的药方,几乎都是寻??杉┎耐ü煌粜砸约耙┬灾涞谋浠?,从而达到辅助治疗还有祛病养身之效。

    这一点尤其难能可贵,这时代可没有本草纲目,各家医术传承又蔽帚自珍,单靠一本已经不怎么适合时代的神农本草经可不成,尤其对普通寻常药材的利用方面比之后世差了不少。

    他不辞辛劳将各种普通寻常药草的药性阴阳五行点明,同时还附有同种类各种药材的简单介绍,功效有强有弱就看病人的经济情况如何酌情处理。

    像是人参首乌还有灵芝这等珍贵药材,是普通百姓小户人家用得起的么?

    而且大户人家基本上都有固定大夫,好似现代的家庭医生一般,寻常郎中除非真的医术通神,否则很难入得了豪门大户之眼,他们更多的是面对普罗大众,能够就地取材才是关键!

    同时,他在书中十分推崇药膳食补之法,明确提出‘是药三分毒’的观念,认为只要病症不是太过凶猛严重,最好以药膳食补缓慢补益身体精气,从而达到治病疗养的目的。

    因为襄阳不是自家地盘,未免出现某些麻烦和风波,他编纂的医案详解成书后,并没有第一时间拿出去与当地杏林中人分享推广,而是随身携带慢慢补充其中内容,等以后回到牛家村和苏州再拿出不迟。

    然而,最让他好奇的是,通过襄阳丐帮分舵的情报网络,无论是关中还是河南之地的驻守金兵都没有异常举动,至于完颜洪烈几乎没有再听到过他的名字。

    这是怎么回事?

    心中好奇万分,他主动拜访了丐帮分舵舵主,直接表明了与洪七公的关系,希望襄阳分舵提供更进一步的情报。

    洪七公可是丐帮的旗帜活招牌,林沙亮与与洪七公有不浅关系,顿时受到了襄阳分舵舵主的热情接待,在确认了事情属实林沙又是关中一带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神医,救治过不少丐帮弟子的事实后,襄阳分舵没有二话放开了限制,来自关中河南一带的隐秘情报,源源不断传入他耳中。

    得到源源不断的情报支援,林沙一分析这才恍然大悟,金国此次的阴谋彻底败露,完颜洪烈早在数天前便返回金国都城,就连当日他和洪七公大闹过的军营,都向后迁移五十里重新择址再建。

    至于打草谷,这样的事情无论北方是辽国还是金国都避免不了,谁叫南宋太过富庶呢,穷逼一样的金国权贵以及边境将士,自然不会轻易放弃这样的暴富机会。不过这都是小打小闹而已,只要川蜀之地的宋军防备得当,就不会出现什么不可预测的麻烦。

    只要想想就知晓,估计这事败露跟他和洪七公关系不浅,起码跟着完颜洪烈一起赶赴边境的四大高手,基本上都伤在林沙手上,没了这层强力武力保障,完颜洪烈手里的底牌就不多了。

    知道了关中那边的事情了了后,林沙便彻底放松下来,起码不用担心金国明着报复引发两国边境冲突,至于暗地里的手段不是他瞧不起金国,在大宋地界他们来多少他都能吃下多少。

    文事上以及医书方面的事情基本了结,林沙便开始准备对独孤剑冢的探察。

    婉拒了襄阳当地文人士子的几次文会邀约,表示近段时间可能会出城观赏襄阳城外风光,收拾了一应可能用得上的行礼,他便包袱款款离开了襄阳城。

    出了城,他一刻都不想耽搁,直奔西面的茂密山林而去,在之前的游例观景过程中,他早已打探清楚独孤剑冢所在标志性生物——菩曲斯蛇的活动区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