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出来了……

    林沙目光一瞥看到营寨外头的景色,心头一松手中长枪在地上轻点,原本快要落地的身形再次腾空而起,以极快速度远离营墙。

    洪七公的速度一点不慢,虽然震惊于林沙的暴力破门速度,不过他江湖经验极其丰富,瞬间反应过来顺着洞开一面的大门跟着冲了出去,看到林沙身形有离弦利箭激射远去,他不敢有丝毫怠慢几个纵跃便已远离营墙十来丈。

    “快快快,掉转方向朝外朝外,给我射,射,射!”

    这时身后传来金兵将官气急败坏的怒吼,足有两丈来高的营墙上一阵慌乱,立在上头的弓手慌忙转身朝着洪七公和林沙奔逃方向弯弓射箭。

    咻咻咻……

    一阵稀稀拉拉的箭矢射出,连两大高手的身影都摸不到,远远的就掉落在地,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迅速消失在视野之中。

    呼!

    林沙与洪七公两人头也不回,一路狂奔五六里直到听不到身后追兵的声音,这才长长松了口气对视一笑,很有默契的往旁边树林一钻找了个空地停下休息。

    “这次多谢小兄弟了,不然叫花子想要脱身可不容易!”

    洪七公一屁股坐在一棵苍天大树伸出地面的虬劲根木上,

    “客气了,以洪帮主的实力,想要脱身应该不难!”

    仔细探听了一下周遭环境,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下林沙轻笑道。

    “小兄弟别给叫花子脸上贴金!”

    洪七公苦笑,郁闷道:“单单就那位身法诡异的太监,叫花子就不是对手!”

    “……”

    林沙默然无语,心道你丫的胆子太大没摸清情况就直闯龙潭,要是不遇上麻烦才叫见鬼。

    再说了,当初你丫溜进皇宫偷吃的时候,难道就没遇上供奉高手?

    “先不说这些,不知小兄弟高姓大名?”

    洪七公苦笑着摇了摇头,话锋一转试探道。

    “洪帮主当真健忘。嘉兴城外山林一别这才过去没一年,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林沙轻笑着调侃道,都到这份上了他也没必要隐瞒身份,以丐帮的情报收集能力想弄清他的身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怎么是你?”

    洪七公大吃一惊。满脸不可思议瞪大了眼睛,心头当真掀起惊涛骇浪。

    “怎么不能是我?”

    林沙呵呵一笑,乌漆麻黑的看不清洪七公脸上神色,不过想来一定很有趣。

    “确实想不到!”

    洪七公长长呼了口气,摇了摇头苦笑道:“要不是身形隐约有些相似。叫花子当真不敢相信,小兄弟你这实力也进步的太快了吧?”

    不怪他如此说话,去年嘉兴城外山林一会,他与林沙还狠狠干了一架,林沙的实力明显比他还差上一线,没想到一年不见林沙便已追赶上来,并一举超越将他甩得老远。

    想想中军大帐前林沙的彪悍表现,洪七公便郁闷得说不出话来。

    “洪帮主,不知你为何出现在金军大营之中?”

    虽然看不清洪七公的脸色,不过林沙还是敏锐感知老洪心情不是很爽。心念一转便明白怎么回事,尴尬一笑迅速转移了话题。

    “那小兄弟你又是怎么出现在这的?”

    洪七公目光炯炯不答反问,心道小子想套话之前,麻烦先把自己的情况亮一亮。

    “呵呵,是这样的……”

    林沙不以为然呵呵一笑,而后便将自己拜访全真教,而后又在长安扮演郎中体验生活,接着一路向华阴前进,最后在华阴县城之外被金兵强行征召的事儿简单述说一遍。

    “你就是那位神医?”

    洪七公闻言大吃一惊,猛然转头看向林沙一脸不可思议。

    “神医不敢当。略通医术而已!”

    林沙轻笑出声,回想行医两个来月的经历,脸上不由自主露出开心微笑。

    “哎呀,小兄弟当真多才多艺!”

    洪七公感叹出声。而后满脸郑重向林沙道谢:“我丐帮弟子多劳小兄弟救治,叫花子在这里向小兄弟道声谢!”

    心中却很是庆幸,幸亏林沙装扮成郎中被金狗强行征召,不然叫花子这次可就凶多吉少。

    “不必客气,洪帮主还没说为何出现在此呢?”

    林沙轻笑着摆了摆手,语气一转换了个话题。洪七公的武功与他的内家拳完全是两个路数。就算他说了行医是积累经验为突破做准备洪七公也不会相信,他又何必费这口舌让老洪心生隔阂?

    “哎呀,瞧我这记**情是这样的……”

    洪七公装作懊恼一拍脑袋,而后语气严肃将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不久前金国的丐帮分舵传来消息,说是有一股金兵向川蜀汉中方向靠拢,意欲打草谷祸患大宋百姓。

    同时,川蜀丐帮分舵也有消息传至,说是偶尔间发现金国使者出没于川蜀高级官员府邸,洪七公一下子引起警觉,先是吩咐关中分舵人马紧密监视金兵的一举一动,同时还让川蜀分舵人马看住那几位有金国使者出现的大宋官员。

    随着消息不断汇总传到,洪七公与丐帮一众高层越发感觉情况不对,长安与汉中边界不仅驻于金国精锐打草谷,负责监视的丐帮弟兄还发现有金国权贵入驻军营,只是怕暴露身份不敢太过靠近,一时难以弄清对方身份。

    这下,洪七公终于坐不住了,一边派遣丐帮精锐赶赴关中地区,帮助大宋边军对付金兵打草谷人马,这才有林沙行医途中不断遇上丐帮受伤帮众求医的情况发生;同时一边亲自出马探营,结果刚刚摸到中军大帐边缘就被发现,之后的事情林沙便都清楚。

    “那洪帮主弄清楚金人的阴谋没?”

    林沙好不无言,总感觉丐帮做事有些没头没尾失了章法,这么一窝蜂往关中扎堆真就不怕提前暴露了么?

    “虽是只言片语,也差不多猜出个七八分了!”

    说起这个,洪七公咬牙切齿怒哼出声:“金国不岔我大宋最近的强硬,打算策反大宋川蜀官员,想要一口吞下整个川蜀,在不济也要拿下汉中要地!”

    我草!

    林沙在心里骂了声娘,随随便便就能遇上这等阴谋祸事,他对南宋时期的历史了解不多,不过也知晓金国貌似没有得逞,不然后来也就不会川蜀官民激烈抗蒙一事。

    “那金国出面的权贵,洪帮主可否认识?”

    脑子转了几个弯,林沙突然好奇问道。

    “不认识,难道小兄弟知道什么不成?”

    洪七公闻弦歌而知雅意,满脸期待反问道。

    “数年前在临安见过一面,金国赵王完颜洪烈!”

    林沙轻轻一笑,直接说出了完颜洪烈的名字。

    就在这时,突觉地面微微一阵颤抖,而且抖动越来越大越来越频密,不过数息功夫耳中听到隐隐的马蹄轰鸣之声。

    “不好,金人骑兵追来了!”

    他脸色大边猛然起身,冲着洪七公大声提醒道。

    “什么?”洪七公从地上一蹦而起,神色变幻不定耳朵轻轻一动仔细聆听,轰隆隆的马蹄震响开始若隐若现,没过一会便清晰可闻并越来越响。

    “速速离开此地!”

    两人同时大喝,接着不约而同飞身而起,全力运使轻功如大鸟疾飞,几个闪身间已来到藏身树林边缘。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马蹄声连绵成片,一支千人规模的骑兵大军如潮水般迅速逼近,从林沙和洪七公的角度来看,只见近千火把在黑夜中犹如群星闪烁,连成一条‘光河’迅速向藏身之处逼近。

    暴露了!

    林沙心头大震,脸色好一阵变幻,脑子迅速运转思考脱身之计。

    在旷野中被上千精锐骑兵堵上可不是开玩笑的,以他此时的实力都没多少把握能够突围而出。关键是此地乃金国辖下,周围城镇能够提供源源不断的兵力补充,想要一路杀出去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快快快,将前面那片树林围住,那两刺客就藏身于此,打起精神来不要让他们跑喽!”

    轰隆隆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到了林沙藏身树林边缘迅速减速,领头将官一声吆喝汇集成洪流的骑兵队伍立刻一轰而散,分作三波人马迅速将面积不大的整片树林团团包围。

    “林沙,接下来怎么办?”

    洪七公脸色难看之极,心头一片冰凉知道想要脱身千难万难。

    咻!

    林沙没有回答,顺着折下一根米长树枝,轻轻一抹将上头分叉以及叶子全部去掉,而后顺着感觉猛然甩出。

    ??!

    火光明亮的骑兵队列中突然传出一声凄厉惨叫,紧接着一阵‘将军你怎么了’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堵在树林前头的金国骑兵一阵骚乱。

    林沙眼中精光一闪立即想到一个办法,飞身下树双脚不丁不八站立,脊椎微弓浑身骨节一阵噼里啪啦作响,迅速进入平时的练功状态脑中观想早已烂熟于心的猛虎捕食画面。

    周身隐隐风声呼啸,体内脏腑跟着轻微颤抖震动,猛然抬头眼中一片狞恶,一股热流从胸膛升腾而起顺着喉管直冲而上,张嘴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啸。

    “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