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沸腾了!

    这是他自从几世穿越以来,遇到的最强外家高手,没有之一!

    只是一拳,就能将他震飞,如此力量真真不可思议。

    虽说他此世身体还未长全,距离颠峰状态还有段距离,但一身气血之强可不是开玩笑的,全力运使之下颠峰明劲爆发出来的力量,没有八百斤也有七百斤!

    可就是如此,林沙全力施为之下,依旧被瞬间震飞了出去,可见那两兽皮壮汉的力量之强,绝对超过千斤!

    力量超过一定级数,那实力就极为恐怖了,不能按照普通的江湖标准评判。

    一力降十会这话不是说着好玩,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技巧和花招都是渣渣。任你千变万化我只一拳轰出,那强悍的拳压直接就能将对手所有变化全部压制,除非迅速躲避否则只有硬扛一途。

    民国时代就有一位化劲高手千斤神力王,凭借一身千斤神力在国术璀璨的民国时期,都是排名靠前的顶级高手,可见强大的力量对内家拳高手的帮助之大。

    还有龙象般若功,练的就是纯粹的力量,在神雕世界里大放异彩,练到了高深处比之中原绝学一点不差。

    那两兽皮壮汉的情况就是如此,尽管他们的战斗技巧简单得可笑,但凭借一身超过千斤的巨力,被他们缠上依旧不好受,无论是洪七公还是林沙都有亲身体会可谓感触良多。

    吼!

    兽皮壮汉展现出的强悍力量引来了林沙的熊熊战意,刚一落地双手张开朝后猛甩,身后两边准备上前偷袭的近十名金兵,像是下饺子般惨叫着倒飞出去,沿途还撞翻了同等数量金兵,喷处道道殷红鲜血将周围地面染得鲜红。

    双脚猛蹬地面身子犹如出膛炮弹疾飞而起,瞬间冲至两兽皮壮汉身前发出挑衅怒吼,左脚蹬地右脚前踏身如弯弓拳如大火猛然轰出。

    吼!吼!

    那两兽皮壮汉不甘示弱,浑身肌肉虬结如钢铁浇筑,双目通红两只沙锅大铁拳再次砰然轰出。

    四拳相击。周围气流激荡尖锐呼啸,林沙一双大眼瞪得溜圆,再次感受到两股巨力从手上传回,尽管早有准备已催使全身气血运转至极限?;箍桃庋沟土酥匦慕耪平籼蟮?,可他依旧低估了那两兽皮壮汉的强大蛮力,浑身骨节瞬间噼啪作响,筋肉皮膜有生命般迅捷跳动,身子像是被一股无形巨力推动。硬生生向后平移在夯实地上拖出两条清晰沟渠。

    “哈哈痛快,再来!”

    林沙满脸兴奋双眼放光,待身形刚一停稳便不顾不适飞射而起,又一次冲至那两兽皮壮汉身前,体内气血沸腾滚烫双拳有烈火般再次砰然轰出。

    “%—¥#%¥¥%¥……”

    那两兽皮壮汉也是满脸颠狂,张开血盆大嘴不知吼出何方怪语,双眼血红杀气凌然,周身上下气势狂野像是两头人立怪兽,被林沙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举动彻底激怒,嘴里发出好似愤怒野兽般咆哮嘶吼。两只沙锅大铁拳好象比刚才又壮大一圈,带着碾压一切的强悍威势轰击而出。

    “啊……”

    四只筋肉虬结似铁,青筋根根毕现的铁拳重重轰击一处,轰隆巨响之中林沙两腿砰的直入地下一尺,脊椎微弯浑身肌肉绷得极紧股股劲道不停从双腿传至腰间,而后又通过微微颤抖起伏的脊椎两接到两臂之上。

    四只铁拳砰然相击并未立即分出胜负,反而紧紧粘在一起相爱相杀,这一刻时间好似停止,只有铁拳周围尖锐呼啸的凄厉狂风才能证明时间依旧缓慢流逝。

    林沙一张俊脸憋得通红欲紫,额头青筋根根毕现双颗眼珠暴突而起?;肷砑∪庖砸桓黾炱德史杩裉?,体内气血咆哮如龙耳中刷刷的血液流动声甚至传到外间,他耳中更是雷霆轰鸣般的洪滔奔涌声不绝,皮肤在铁拳对抗过程中缓慢变成红色。丝丝热气从身上溢出在头顶汇聚成一道肉眼可见清晰烟柱。

    喉咙发出不似人类的咆哮嘶吼,身子骨节连连噼啪作响,手臂筋肉高高隆起伴随心跳疯狂抖动,根根青筋犹如龙柱上的真龙雕刻,缓缓蠕动狰狞毕现。

    他,此时已催发浑身最大潜力。无论气血筋骨还是皮膜,在这一刻都被他全部调动起来,给两只剧痛难忍骨节好似碎裂一般的铁拳输送后续劲道,一双大眼血丝密布兴奋欲狂,嘴角不知何时已出现几丝裂缝,丝丝血迹顺着嘴角慢慢汇聚于下巴,裂嘴露出两排森森白牙,脸上肌肉青筋蠕动跳跃狰狞万分,好似地狱恶鬼降临人间。

    林沙这边拼尽全身气血能量,一身化劲颠峰内家拳实力被催使到极点,源源不断的劲道从探入地下的双腿,腰间,脊椎以及肩膀输入两条足足膨胀两拳的胳膊之中,轰出的力量按他估计绝对超过八百斤!

    可那两兽皮壮汉的表现更让人惊叹,似乎察觉到林沙欲与他们比拼纯粹的力量,好似受了莫大侮辱发出声声惊人咆哮,脸膛扭曲狰狞形容猛兽,两双大脚砰然一声如同林沙一般探入地下,浑身筋肉蠕动砰砰砰的心脏剧跳声在林沙耳中竟隐约可闻。

    筋肉虬结好象钢浇铁铸一般的胸膛剧烈起伏,浑身上下表露在外的肌肤无不青筋毕现触目惊心,高大健壮的身躯缓缓低伏脚后跟夯实泥土劈啪爆裂,以肉眼可见速度向后龟裂蔓延。

    吼!

    眼见如此还不够将林沙这么个‘小矮子’再次轰飞,那两兽皮壮汉满眼不甘突然发出怒声咆哮,本就已经膨胀一圈的身躯,竟生生又向外扩大一半圈。

    身后夯实地面再也经不住折磨,直接爆裂开来泥块尘土向后激射。

    砰!

    四只铁拳只对峙了不足三秒,便在一声砰然巨响中分开,林沙只觉两股难以抵挡的巨力从双手传回,满脸不可思议再次被轰得向后平移一丈距离!

    强,实在太强了!

    林沙心中闪过一丝悔意,不过转念间便被更加坚定的意志取代。

    玛逼的他真就不信了,那两兽皮壮汉还能继续催发潜力,他可还有后手没有动用呢。

    一连两次猛然对轰,他此时体内气血已运转到了极限,耳中浪涛澎湃轰鸣之声不绝,浑身上下依旧力量充盈毫无半丝疲惫之感,至于双脚犁地弄出的伤势和剧痛不仅没让他退缩,反而刺激得心中战意更加澎湃翻涌。

    双腿猛一用力,身子从地上冲飞而起,趁那两兽皮壮汉还未从刚才的对抗中回神,再次不顾一切疯狂冲击而上。

    “给老子去死,五行五脏潜力激发,震震震!”

    裂嘴露出一丝狰狞微笑,体内气血轰鸣咆哮不绝,一股微弱劲道猛然涌入心脏之中,而后肺管跟着受到微弱劲道刺激,之后便是肾脏受到劲道震动,接下来肝脏也没有落下,最后脾脏受到刺激机能瞬间爆发。

    五脏齐齐震动,林沙强行咽下几欲脱口而出的逆血,脏腑传来阵阵难以忍受的剧痛,好似翻江倒海一般闹腾起来几欲让他昏厥。

    一连串轰鸣声在耳中炸响,五脏齐动好象触发了身体某些神秘机能,原本已经运转到极限的气血猛然汹涌沸腾,好似本就熊熊燃烧的大火之中突然倒下一桶汽油,轰的一下火焰冲天威势惊人。

    他体内不知原由突然出现五道或如烈火熊熊,或似刀剑锐利,或如大河暗涌,或似绿意勃发,又或厚重沉稳的不同劲道,顺着脊椎肩胛小臂直达手腕拳面!

    而原本就运转至极限的气血速度,在五股不同劲道出现瞬间,好似突破了某种瓶颈一般,轰隆隆浪滔奔涌之声更为暴烈竟是瞬间加快流速。

    体内气血汹涌澎湃速度太快,周身肌肤已变得通红一片滚烫发热,经脉都似乎有些承受不住传来阵阵撕裂之感,浑身充盈的力量在这一瞬间又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一双血淋淋大脚猛然落地,依旧是左脚贴地右脚前踏,身如清松脚盘根,脊椎如弓蓄满势,双拳如火砰然出,两大强敌实难挡!

    轰!轰!

    两只铁拳带着一往无前的霸道气势,全身所有劲道几乎全部凝聚于双拳之中,犹如流星坠地向那两兽皮壮汉轰然砸去。

    那两兽皮壮汉双目喷火,脸上狰狞未复更添新怒,连连咆哮怒发冲冠,对林沙这么个好象打不死的‘矮子’起了必杀之心,二话不说火力全开四只沙锅大铁拳同时挥出,誓要将林沙一举轰杀当场。

    可让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之前无往不利的两位兽皮壮汉,竟然在这一次的对轰之中惨遭落败,沙锅大铁拳刚刚与林沙挥来拳头接触瞬间,便被林沙拳上蕴涵古怪劲道磅礴巨力轰得倒飞出去。

    呼呼呼……

    林沙没有趁胜追击,体内气血依旧翻涌沸腾,维持着刚才出拳时的弯弓动作,双目暴闪毫不掩饰的狂喜,就在他刚才与两兽皮壮汉对轰瞬间,浑身气血震颤筋骨皮膜齐齐震动,一种在倚天世界熟悉之极的感觉涌上心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