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以为自己面嫩,进了相对封闭的农村想要获得村民认可要花一点精力,没想到刚到第一个村庄就给了他大大惊喜,直道流言传播之快让人意外。

    “可是长安林沙林神医?”

    老村长笑得满脸桃花开,仔细打量林沙一番惊喜道。

    这感觉,真心不要太爽哦!

    林沙脸上含笑,淡然道:“神医不敢当,只是在医术方面有些天赋而已!”

    客套一阵,林沙在村中打谷场把摊一摆,顿时整个村子都沸腾了,一过一时半会摊子前便排起长队,一个个村民满脸兴奋激动难抑。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上来的第一位面色蜡黄的病人,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生机枯歇已到油尽灯枯之境,心肝脾肺肾都有不同程度损伤,尤其是肺和肾情况最为严重大有枯萎停摆之像。同时筋骨老化严重多处受损,气血稀薄只能勉强维持生机,机理多处暗疾触目惊心。

    林沙倒吸一口凉气,仔细观察这厮面色果然气色极差脸色灰败,看他身上补丁垒着补丁的破烂衣裳,以及身边陪同面黄饥瘦的家人,轻轻叹了口气知道要不是遇上自己,估计这厮最多也就半年活头。

    没说的,治吧!

    这厮情况已经糟糕到一定程度,想要一下子见效几乎没可能,而且因为劳累太甚以及生命力微弱的缘故,他也不敢轻易下手刺激脏腑功能,生怕一个不怕不但没能救人反而让其提前挂掉。

    同时心中很有些兴奋,果然农村来对了,第一个病患就碰到如此棘手状况,要是能用医术配合内家拳手段治好对方病症的话,不说救下一条性命他对脏腑功能的了解至少得上一个台阶。

    其实说白了这病情就是苦出来的,此时农村无论卫生条件还是生活条件,比之城市相差太远根本不可以道理计,特别是医疗方面的资源完全是两个世界。

    在乡下??赡芤桓鏊揭话愕挠畏嚼芍芯偷酶涸鹗锇讼绲牟≈⒄镏?,开出的方子除了治疗一些寻常风寒感冒之类的小病,一旦遇到棘手点的病征就会束手无策。

    而且此时的乡村太过贫苦,就算有病一般村民能熬就熬。熬不过才会想方设法救治,家里要是实在穷苦的只能活活等死了。

    林沙在第一个落脚村子,一下子驻留了半个月之久!

    没办法,他以为遇到的第一个病例已经是最为恶劣的了,谁想之后又遇到几个年纪更大情况更加严重的病患。都是苦日子熬出来的大病,几乎已经快要油尽灯枯没了救药。

    林沙顿时了,尼玛这才是一个人口不过近三百的中型村庄啊,重病垂死患者竟有五六位,其余人等除了少数几十人之外,几乎个个身有隐疾,又或者大小不一的病痛。

    他先以气血调运之法,一边缓解那几位重病患者的病情,同时将其它易于治疗的病患全部治好,才集中精神对付那几个重症患者。

    他们的情况相当不容乐观。关键是家里情况实在太过贫苦,连饭都快吃不上了哪还有充足营养的肉食供应?

    林沙顿时化身膳食专家,一边稳定那几位的严重病情,一边将村子附近山林的情况摸得清楚透彻,然后便教了那几位患者家人上山采集营养丰富可供食用的野菜,同时又让他们打田鼠设圈套捕鱼捉瞎,经过几天折腾总算让那几家的饭桌上多了些油腥。

    有了足够的营养补充,林沙亲自动手又是针灸又是推按,替那几位重症患者加速气血循环,不过短短三天时间先将机理上的暗疾以及不适全部清除。

    而后他又根据几位病患不同的病理?;蛘叽碳に翘迥诠δ芡旰玫脑喔?,又或者以气血不停冲刷脏腑便于恢复活性,又或者通过从七伤拳上得来的法子经过改良,以先天真气小心翼翼激发已枯歇几乎停摆脏腑的生机。

    总之。为了几位重症病患他忙得不亦乐乎,乐在其中看着一天天好转起来的病患,以及病患家属感激涕零的神色成就感十足有木有。

    令他惊喜的是,通过近半个月时间的不断治疗,几位重症病患的情况一天好似一天,通过加强气血流速。五脏五行平衡之理,还有模仿七伤拳改良削弱版刺激脏腑手段,都取得了极为明显的效果。

    半月时间匆匆而过,那几位重症患者的情况已经彻底好转稳定下来,以后只需好生调养注意不要太过劳累,基本上与正常人无异。

    这一次他收获极大,尤其是模仿七伤拳刺激脏腑之法改良而来的削弱版手段,对于他自我提升强化脏腑功能有极大的借鉴作用。

    到了这时他再留下已没多大用处,便再一次悄无声息离开,没办法那帮村民实在太过热情,他怕跟他们打招呼离开又得多拖延几日。

    之后他顺着长安前往华阴的官道一路前行,每到一地先在城镇驻留一日,而后便马不停蹄奔走四方乡村,高举义诊大旗活人无数的同时,神医之名更是响彻整个关中!

    流言传播的速度实在太快,往往他还没到一个下一个城镇,林沙林神医即将到来的消息已传得沸沸扬扬,当地百姓与乡绅会自发组织热情迎接。

    林沙开始还有些诧异,不过经历得多了也就习以为常,因为自身需要他主要看诊之地都在农村,倒是让沿途城镇医馆松了口气。

    当时农村的医疗条件实在太差,他本以为第一个遇到的村庄已经很惨了,没想到距离长安越远情况反而越发糟糕。

    他一路行来所遇的病状千奇百怪,小者如风寒感冒之类的病症,中着有头疼腰疼脚疼等等病痛,大者五脏衰歇生机迅速流失,甚至现代常见的肿瘤等等重症也不少见。

    所幸中医讲究整体治疗,将身体比作一个小宇宙,各器官功能之间都有极为密切的联系,所谓千一发而动全身是也。

    林沙又主要是以阴阳调和五行平衡为主要治疗理论,以针灸,推拿,内家拳的气血调运,先天真气的刺穴激发潜能之术为手段,只需一套小小医箱便可完全胜任各种病症治疗,不需要像现代那般将病症分成无数小类,而后分专业对症治疗省去了大多功夫。

    见识了一例例千奇百怪的疑难杂症,又花费心思设计种种手段将其一一治好,活人无数的同样极大满足了他的成就感,锻炼了他原来理论大于实践的医术,最重要的是通过一例例实证他对五脏六腑的了解已经达到极为深刻层次。

    路途刚刚过半他便开始了利用针灸刺穴之法,刺激自身脏腑潜力效果极其明显。无论明劲的刚猛劲道还是暗劲的隐晦潜劲,在他自主刺激开发脏腑潜能之后,都有了极其明显的进步。

    这么说吧,以前明劲全力爆炸能轰出五百斤巨力,现在全力一拳轰出起码六百金靠上。全力使出暗劲时的潜劲不好用数据对比,可同样的一颗圆木暗劲轰击之下的破坏力差距明显却是真的。

    长安距离华阴只有两百五十来里,可只是区区一半路径林沙却足足走了近三个月,随着医术提升和对脏腑的越发了解,以及在体内五行平衡上的深入研究,就算是再重的病症除非生机已濒临破灭,不然以他的手段都能化腐朽为神奇,而且治疗时间还越来越短暂效果却是一点不差!

    等沿途百姓了解了林沙的行进路线后,不等他主动拜访周围村镇,附近乡镇居民便主动上门,有病看病无病求个心安,倒是省去了他不少麻烦。

    可让他有些疑惑的是,自从路过中途之后,看病的人群之中突然多了一些补丁垒着补丁身上还挂着数量不等口袋的乞丐,他们大多气血充盈筋骨强健,却是身受内功暗伤有的还十分严重。

    这情况有古怪??!

    这些家伙明显都是丐帮弟子,明显还个个身怀不弱武艺,等他快要抵达华阴之时,看病的丐帮弟子中甚至出现了六袋甚至七袋弟子!

    更古怪的是,他们身上的伤势大多都是内伤,林沙替他们治疗之时察觉到他们体内或多或少积存一些异种真气,阴冷霸道有种十分熟悉的赶脚。

    他开始没怎么当回事,只把自己当作纯粹的江湖郎中,义诊期间有病患上门就医治,该宰富户豪门之时也照样痛宰无误。

    可快到华阴之时他感觉气氛很不对劲,话说华阴一带可是关中民众的主要聚居地之一,按照之前的经验前来寻医问药的民众应该不少才对可事实却是相反,越靠近华阴地界主动上门寻医的普通百姓却越发稀疏!

    尼玛的,这是出了什么鬼?

    林沙心里犯着嘀咕,尽管感觉气氛十分古怪,却依旧没有停下前进脚步,终于在进入华阴地界后第一次遇到麻烦,被一伙设卡金兵拦住去路,在得知他是郎中后二话不说刀枪并举要将他扣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