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神医??!

    林沙小露一手,不仅轻松救治了一位眼看着快要不行的虚弱老妇,还很贴切的给了几张药方子和药膳方子。

    没错,所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老妇的情况说白了就是因为吃苦太多劳累的,加上又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严重后果。

    说白了他的刺激生机之法只能运用一时,最重要的还是以后的调养。

    可看农家汉子那一脸窘迫的摸样,想来家里也没啥余财。所幸林沙脑子里装满了大量医学知识,从民国到清初,又从明中叶到蒙元时期的医书,他基本上大部分都看过并且牢记于心。

    虽说实践经验不足,但以他对自身身体的细致了解,推己及人又根据各种中药药材的药性药理,鼓捣出几副调理方子出来,都是一些极为寻常农家随处可见的中药,虽然效果比不得那些名贵药材,不过胜在温和几乎没啥花费,正好适合眼前佝偻老妇药用。

    同时,他又不厌其烦的询问那农家汉子,家里都有些什么土产吃食,根据他家的实际情况,删删减减又弄出了几个简单的食补方子,其中所用食材都是农家寻常菜肴以及一些山上常见山珍,一并转交给了那位农家汉子。

    他这一手当真了不得,没见围观群众那双眼冒光的神情么,林沙给的几张方子完全可以当做传家宝用,而且还是能够世代享用的那种,说不定他们家就会因此而翻身,想不惹人羡慕都不成。

    送走满脸感激差点就要跪地磕头的母子俩,林沙的摊子迅速被围得水泄不通,有病的着急看病无病的在一看津津有味看着神医手段议论纷纷。

    “郎中郎中,请帮我看看!”

    “咳咳,郎中我声音不舒服好象着凉了!”

    “让开让开,我儿子生病了要看郎中,还不快快让开!”

    ……

    “没想到这年轻郎中,还真有两下子!”

    “废话。要是没本事怎敢出来摆摊治病,某早就看出这年轻郎中不简单!”

    “屁,你这家伙之前不是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么?”

    “嘘你小声点,要是让郎中听到对某起了不好印象。某一刀捅了你!”

    “……”

    听着此起彼伏的求医声,还有围观群众惊叹的议论声,林沙一边忙碌着看诊写方子心中也难免得意,丫的之前还看不起哥们,现在知道哥们的厉害了吧?

    不过他也没有敷衍。凡是上来看病的病人,全都做好医案一板一眼诊治,再想像第一位病人那般幸运却是不可能了。

    一个上去他即诊治了近三十位病人,看病效率和速度足够惊人,从中也得到了不少经验积累还有对五脏的认识。

    中医讲究整体治疗,将身体看做一个小宇宙,所有器官都是联系紧密的部分,头疼医脚脚痛医手的事情并非虚言。

    就算再小的风寒感冒之症,在代表身体五形的脏腑之上都有表露。

    以林沙对身体气血的强大控制能力,又有精妙绝伦的先天真气辅助。什么样的病症在他眼中都瞒不过去,只要稍微深入探察一下便原形毕露。

    这也是他看病速度极快的一个主要原因,以他的手段想要调理五行平衡简单得很,无非刺激与养护两项而已,刺激手段他多的是,针灸内家拳外加先天真气刺激都可,只要能将失衡的体内五行达成平衡一致就成。

    至于养护那就更加简单,无非就是哪里虚弱滋补哪里,如果家里条件实在不允许的话也好办,以体内五行相生之理专补一两处脏腑。以此为基间接达到滋补五脏的效果,只是效率低了些所需时间长了点而已。

    以他的内家拳境界,只需稍微动动手脚便可加快人体气血运行速度,所以诊治效果极其明显。简直就是针到病除只区区大半个上午时间,林沙便坐实了神医的名头。

    到了下午看诊之时更加了不得,他那简陋的小摊子前静排起长长的队伍,全都是看病求药之人,反观上午门庭若市的保和堂医馆,却是寥寥几人冷清得很。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西。世事变幻就是如此迅速!

    林沙心头暗爽不已,谁叫他打出了免费看诊的旗号,加上他那身出神入化的精湛医术,生意想不火暴都难哇。

    所幸他做事留有余地,没有一棒子将同行全部打死,只是看诊从不卖药,让同行还有卖药的利益,这让几波气势凶凶来寻晦气的医馆郎中怏怏而回。

    期间也不是没有青皮混混眼红找茬,要收林沙的?;し呀峁匀徊也蝗潭?,刚刚嚷嚷开了还没摆开架势,便被不知何处激射而至的劲风打翻在地,翻滚哀嚎狼狈退去让看病之人拍手叫好之余心生凛然,看向林沙的目光都不一样了,这位年轻郎中不仅医术精湛暗中还有江湖好手?;?,了不得真真了不得!

    一下午以林沙的速度,轻轻松松便看完了近六十名病患,虽然大多都是小病小痛,同样也让他对体内五行有了更深理解。

    短短一天时间诊治病人上百,针到病除如果高效治病效率当真惊人,林沙身医之名一下子轰传整个长安,到了下午黄昏下班之即便有大户管家满脸殷勤上前陪笑,想请林沙移动金步到他们家帮忙看病。

    既然扮成了郎中,林沙就打算将这份工作做好,也没觉得人家轻视了自己,不过眼他可是堂堂的‘神医’啊,自然得摆起架子想要他到家里诊治可以,这个诊费嘛却是不能不说道说道。

    那管事笑得满脸桃花开,一拍胸脯满脸好奇表示,神医您尽管开口,多少钱都不是问题,大有一副只要钱能解决的麻烦就不算麻烦的土豪牛气。

    林沙一见凯子上门不宰白不宰!

    于是他大口一张,单单出诊一次便要钱百贯,至于诊治以及出方子另算,答应就去不答应免谈!

    那管家气得牙花子疼,不过之前大话都说出了口,加上林沙背后可是有高来高去的江湖好汉?;?,他可没胆子用强之能一脸苦逼应承下来。

    待林沙到了地头一见,哎哟果然是土豪,刚才那个价钱绝对报少了。

    主人黄老爷那个殷勤客气,首先不问旁事直接上了一桌丰盛菜肴,等林沙酒足饭饱满脸油光这才忧心表示他家爱妾生病,想亲神医帮忙诊治一二。

    林沙倒是没有被侮辱的觉悟,只要黄老爷出得起诊金,替谁看病不是看?

    等他一番折腾从黄府出来,已至打更时分夜色已深,林沙怀揣价值三百贯的银子心满意足离开?;评弦业男℃嫉哪耸钦8救瞬?,经他之手调理气血当即见好,黄老爷乐得合不拢嘴掏钱之时倒也大方得紧。

    一摇一晃回到所居客栈,刚刚赚到价值三百贯的银钱被他随手扔到一边,脑中来回思量的却是无意中从黄老爷口中探听到的消息。

    有京城贵人到了长安,最近长安官府老大忙得不可开交,他们这些有钱乡绅也被盘剥了一把,付出不小代价却连京城贵人的毛都没见到,黄老爷为此很是骂了几句娘出气。

    林沙在长安城摆摊三日,每日诊治病人过百,三天便足足诊治超过三百病患,神医之名已从长安向四面八方迅速扩散。

    心想这也应该差不多了,要是再多摆几日的话,估计那些生意冷清的医馆郎中真要跟他拼命。于是在第三天傍晚他利用真气以及内家拳手段,直接替一位盲肠炎患者做了个无开创手术声名更甚之后,第二天一大清早便拍拍批古离开了长安城。

    三天看诊,白天替平民百姓看晚上便游走于各家权贵豪门,不仅没有因为白天免费看诊破财,手头钱财更在他不遗余力敲诈那帮豪门富户下,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往上增长,三天时间便积累足足一千五百两银子。

    出了长安,他并没有急着直奔华阴,但而沿着官道深入两旁乡村田野,每到一个村落便摆开郎中小摊,打出免费义诊的旗号替当地百姓看病诊治。

    毕竟他看病的目的不是真的替广大关中百姓排忧解难,而是为了更深层次了解五脏六腑而为,在长安的三天时间已足够他对体内五行平衡的概念了解透彻。

    可这还不够,想要依靠医术刺激经脉达成强化脏腑功效,单单提倡一个体内五行平衡远远不够,他还要对五脏六腑的功能有极为深入的了解才成。

    长安毕竟是大城,在金国手中治理情况一般,不过经济繁荣程度还是很可观的,城中尽管也有平民和贫民,但只是不懒散到作死或是身有残疾,睁口饭吃却不是难事,所以长安居民的生活条件还算差强人意,身体速度普遍都可以。

    这样的人患大多都是风寒感冒之类的小病,就算有严重些的也不过五行失调而已,只需将紊乱五行重新调和平衡就成。不像乡村百姓长年累月劳动,又深受官府地主盘剥长期营养不良,一旦生病那就是危及生命或者五脏枯歇的要命病症,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