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的,这帮家伙真是没眼色!”

    林沙坐在小板凳上,看着不远处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保和堂医馆郁闷不已。

    真是出师不利啊……

    呆坐在墙角好半天无人上门求诊不说,就是喊出‘免费看诊’的旗号,除了引来附近几位闲汉嘻嘻哈哈指指点点就没啥鸟用,谁叫他脸皮长得太嫩呢。

    “嘿嘿,这小子你毛都没长齐吧,竟然也跑来摆摊当郎中?”

    “这年头怪事就是多,多这一样也不打紧!”

    “也不瞧瞧有几分几两就跑来出诊卖药,掉钱眼去了吧?”

    “……”

    耳中传来这些不加掩饰的冷嘲热讽,那几闲汉竟然还蹬鼻子上脸,越说越是兴奋好象这样就能显出他们的‘高大上’一般。

    马逼的混蛋!

    叔叔可以忍,婶婶绝对不可以忍!

    林沙心头那个恼火啊,虽说他确实面嫩了点人长得英俊潇洒了些,不像个江湖郎中反而更像读书士人,摆摊老半天都没一例生意上门,可这关你们鸟事?

    再看周围摊贩一副躲瘟神的摸样,对那几位痞气十足的闲汉又畏又恨,一看就不是啥好鸟铁定是街头烂货一流,还敢在他跟前耍嘴皮子,说起嘲讽话来难听得要死还越说越有兴致,尼玛得当哥是死人???

    哎哟!哎呀!??!

    他不动声色手指连连轻弹,那几个傻货顿时载倒在地捂着脚脖子发出杀猪般凄厉哀嚎,在地上打了几个翻滚左右探望一下,见没人出来表示对此负责顿时脸色大变,二话不说互相搀扶一跌一拐消失在街道尽头。

    这年头没谁是傻子,出了这样的事肯定有高人出手,要是不识趣老老实实滚蛋的话,下次估计就不是脚脖子遭殃了。

    “小哥好运气??!”

    旁边一位卖混沌的老商贩很是感叹恭喜道:“第一天摆摊就有好人出手相帮,以后一定财源滚滚生意红火!”

    屁!

    林沙嗤之以鼻,什么高人还不是哥们亲自出的手?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干脆跟混沌摊老板摆开龙门阵,表示哥们第一次出来做生意,啥都不懂还请老哥指点云云。

    那老商贩很有点为人师表的兴趣,反正他那边生意也轻淡得紧。干脆搬了把小凳子坐到林沙跟前大侃特侃。

    通过这厮的大嘴巴,林沙才恍然这厮刚才的表现,原来是深受那几泼皮闲汉的骚扰之苦啊。

    按混沌摊老板的说法,林沙面嫩第一次出来摆摊,那几个泼皮摸不清底细只要出言试探骚扰。要是林沙忍不住火气跟他们争论的话就中计了,他们巴不得闹得越大越好方便之后收‘安宁钱’!

    去尼玛的安宁钱,收?;し讯际盏礁缑峭飞狭?,真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刚才就该下手更狠一些。

    那混沌摊老板当真谈性十足,没理会林沙冷淡中的梳离,一张嘴滔滔不绝唾沫横飞,便将街面上的规矩和趣事说了个清楚明白,自己独自在一边傻乐也没发觉林沙心头的不耐,真是没眼色。

    “为啥没人来看诊?”

    林沙被烦得不行。又不好出手整人只得自己找了个话题探问。

    混沌摊老板表示,小哥你脸太嫩不得人信任啊。

    老子都喊出免费看诊了好吧,难道长安人都这般聪明机灵,没一个肯贪小便宜的?

    混沌摊老板表示,这看病可是大事不能马虎,小哥你这免费看诊不假,那些病人可不知道你能耐如何,要是看错了病症吃错了药,那可是要出人命滴!

    哥们看起来就这么不靠谱么,脸上也没写着‘庸医’二字啊。

    林沙闲着有而后司闲着。跟着话唠混沌摊老板逗乐子,对面生意兴隆的保和堂医馆突然一阵骚动,他打眼看去正见一位农家朴素打扮的汉子,满头大汗背着一佝偻老夫。惊慌失措横冲直撞闯进了医馆。

    保和堂医馆好一阵鸡飞狗跳,以林沙的耳力自然能清晰听出里头的动静,一阵疾风骤雨般的严厉训斥以及毫不客气的赶人,刚才那位农家打扮满脸朴素的汉子,没过多久便一脸悲戚一步三回首出了医馆。

    他心头一动虽觉卑劣,却还是在那农家汉子满脸颓丧从摊子前路过之时。突然吆喝‘免费看诊不准不要钱’,为了打个开头炮他也拼了一把。

    嘴皮子上下就没个停止迹象的混沌摊老板,被林沙突如其来的一声吆喝吓了一跳,顺着林沙的目光望去顿时脸色大变,急忙凑了过来小声表示小哥千万别犯傻,那位的病症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没治好可是要出惹麻烦上身的。

    那满脸颓丧的农家汉子身子一顿,扭头望了过来一见林沙摸样,眼中的惊喜期盼之色顿时消散,眉头轻皱一脸犹豫之色。

    正在这时,他背上的佝偻老妇突然猛烈咳嗽出声,一阵剧烈却又明显虚弱不足的咳嗽声传出,一张沟渠密布的老脸痛苦不堪,最后咳出的浓痰里甚至带有明显的血色。

    林沙又不失时机吆喝出声,只急得混沌摊老板满脸‘恨铁不成钢’,甚至都失去了谈话兴致,一脸不爽搬着小板凳回到自家摊位前。

    尼玛,耳边终于清净了!

    那农家打扮朴素汉子犹豫许久,最终还是背着佝偻老妇走到林沙摊位前,满脸不好意思询问是否真的免费看诊。

    林沙那个热泪盈眶啊,就差拍着胸口表示,哥们绰号诚实可靠小郎君,什么都会就是不会说谎,这位兄弟你就等着看哥们的表现吧。

    最终,那农家汉子还是放下他背上的佝偻老妇,小心翼翼将她搀扶到林沙的小摊前,椅屁股蹲坐在地没法谁叫林沙的小摊太过简陋,周围小商贩又不肯提供小板凳‘沾晦气’捏。

    林沙仔细打量了佝偻老妇一眼便心头一惊,以他那深藏不露的医术,自然看出眼前脸色灰败神色暗淡的老妇情况不容乐观。

    人命关头他不敢怠慢,望闻问切等等中医必备探病手段一一使出,越看林沙脸色越是凝重:眼前老妇不仅有轻微中风迹象,最要命的还是他体内五脏六腑功能衰歇,肾脏功能甚至出现停摆枯歇之状!

    难怪保和堂的郎中不肯收治,所谓‘佛渡有缘人药医不死病’,眼前老妇的情况已到了极为危险境界,生命力迅速流失气色实在太差,一般的郎中还真不敢轻易尝试这样危及生命的重症。

    最重要的是,以普通郎中的手段,这样的病铁定要用到珍贵好药,可看看农家打扮汉子虽说身上衣裳还算干警,可那洗得发白的颜色以及黝黑粗糙的脸膛,开口一股子朴实农夫架势,也不像是个有钱抓名贵药材的主。

    不管哪个时代的医馆都一样,凡是觉得没救了的病症,都不肯收下救治生怕引来麻烦上身,很显然眼前老妇就是这么个情况。

    “小哥俺娘情况如何?”

    那农家打扮汉子被林沙凝重的脸色吓得不轻,急声问道声音都到着掩饰不住的微微颤抖。

    “没事,麻烦了点也不是不能诊治!”

    林沙大手一挥手中银光一闪,数枚银针以不可思议之速插在老妇脸膛穴位上,右手有如穿花蝴蝶轻轻拨挑弹震,那一枚枚细小银镇犹如活过来一般,轻轻嗡鸣震颤摇头摆尾各不相同,周围凑热闹之人一时看花了眼。

    本来以先天真气活络筋骨效果最好,不过林沙所修《烈阳功》太过刚猛霸道,眼前老妇又几近油尽灯枯,他可不敢轻易尝试免得弄巧成拙,惹上人命官司倒是不怕也过不了心理这关。

    不过以他对体内气血的掌控程度,以及对身体的了解程度,只是治疗老妇轻微中风症状却是容易得紧,很快神奇的一幕出现了,老妇依旧一副有气无力摸样,可脸上僵硬的面孔松弛不少,看起来也融合自然得多。

    老妇嘴唇动了动满眼惊喜,脸上神色也跟着精彩起来,想要说话却引发阵阵剧烈咳嗽,林沙急忙伸指在她身上疾点,不仅瞬间平息老妇咳嗽症状,同时也让她脸色好看不少。

    没有理会围观群众惊叹脸色,林沙一点也没客气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便施展金针刺穴之术,手中银光挥洒众人眼前一花,老妇身上已插满银光闪闪的细小银针,接下来他动作慢了许多一板一眼的震动这些银针。

    脏腑功能枯歇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脏腑衰弱到一定程度人体生机便所剩无几,就算华佗在世也没办法救治?;购美细颈鹂赐獗硇槿?,其实生命力旺盛得紧,林沙先是刺激老妇心脉加强心脏功能,而后依次刺激肺,肝,以及脾等等功能,以五行相生之理,逐渐调理几乎枯歇的肾脏功能。

    虽然不能动用先天真气加强治疗效果,但他不时调动老妇身上气血,所谓气血足则身体壮,老妇的脸色在他的精心治疗下,正以肉眼可见速度恢复并逐渐红润起来。

    只用了区区半个时辰,刚刚还奄奄一息的病弱老妇,竟然气色大好还能自行站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