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家拳与内功是两大不同修炼体系,除非达到张三丰那等高深武学境界,创出太极拳这种既能作为内家拳又能作为绝世内功的武功,否则短时间内他没没办法将两种体系功夫融合,就算只是利用部分也不能做到。乐文小说

    有了密宗大手印修持之法壮大精神,他也没有彻底放下翻阅全真教的典藏道经,他毕竟对佛家思想了得太少,同时也为将来自己创出一门修炼精神的观想法门做知识积累。

    没错,虽说他眼下的精神境界还差得远,可他依旧对密宗大手印修炼到最高境界,成为金刚佛陀化身之事很是警惕,谁知道这里头有没有藏着暗手

    再说他对密宗佛理了解一般,想要修持到高深境界十分困难,可能达到一定境界便会止步不前,他不得不提早做好准备。

    “林少侠”

    终南山全真教重阳宫前广场,王处一拦住意欲前往藏经阁,继续阅览道经的林沙,单掌揖首满脸诚恳。

    “王道长,有何事”林沙止步,眉头一挑轻笑着问道。

    “是这样的,我对一气化三清剑法有些疑惑,还请林少侠指点一二,万分感谢”王处一老脸微红,不过思及自身武功上的尴尬,也顾不得许多直言道。

    “哦,一气化三清可是全真教的进阶剑法,王道长真要我评点”

    林沙有些吃惊,回头望了王处一一眼好奇道。

    “请看这一招一气化三清剑法”

    王处一没有二话,直接拔出腰间长剑飘身而起,手腕一抖挽了个漂亮?;?。突然只见剑光闪烁长剑竟一化为三,带着飘渺不定的气息向不同方向刺出,带起咻咻咻三声响亮气爆。

    “林少侠,怎么样”

    王处一只出了一剑,便收招回??聪蛄稚骋涣晨仪?。

    “愕。我说实话你可不要生气”

    只稍稍沉吟片刻,林沙便轻轻点头直言道。

    “林少侠有什么见解尽管直说,某自知这一剑很有些问题”

    王处一脸色坚定,郑重点头不好意思道:“可惜某实力低微弄不明白,还请林少侠直言指点”

    林沙此时在终南山下小镇已住了一个来月,同时也往返终南山全真教藏经阁一个来月。

    他的性格并不强势霸道。经文空闲之余也跟全真七子聊过几句,一来二往便熟悉起来关系还处得不错。

    期间丘处机脸上伤势好转之后,找了个借口下了终南山不知去向,少了这么个碍眼家伙,全真七子其余六人与林沙的关系迅速回缓。

    他们本就不是生死仇敌。林沙儒侠的绰号还是很有迷惑性的,加之武功高强热情结交还来不及,全真七子哪还会把本就不甚愉快的关系搞得更加恶劣

    尤其王处一这个好战分子,时不时蹦出来想找林沙讨教,被狠揍了几回依旧热情不减,不过讨教彻底变成了求指点。

    看在他们还算老实的份上,林沙也就没有吝啬指点了一两句,没想到却让全真七子受益菲浅。各自武功短时间内竟有突飞猛进之势。

    其实想想也是这个理,全真心法号称玄门正宗,七子一身根基扎得牢实。多年积累实力也都到了江湖一流之境,正处于全面爆发的边缘。

    只是可惜全真教已无绝顶高手坐镇,王重阳早就挂了周伯通又被囚禁于桃花岛指望不上,堂堂全真七子的武功竟全是自我修炼互相探讨慢慢进步而来。

    因为关乎全真教颜面,他们不可能像普通江湖中人般四下挑战同辈高手,闭门造车的结果就是他们空有扎实根基以及足够积累??墒盗θ匆恢蹦岩蕴嵘?,缺的就是绝顶高手的指点。

    林沙虽说每次只是随便说一两句??赡拇尾皇侵敝富挂诵?br />
    他的指点就好象怒海中的引航灯,给全真七子指明了前进方向。实力在短短时间内突飞猛进也就不难理解。

    这不,王处一在修炼遇到难题了,一大早不辞辛苦在这等候林沙指点呢。

    “老实说,你这一式一气化三清无论出招角度还是速度都已足够”

    林沙轻轻点头,沉吟片刻便毫不迟疑道:“可能是手腕劲道出了问题,又或者心法运行出了差错,本来分化出来的三剑都为实,可是你刚才使出剑招却是一实两虚明显出了漏子,先从这两方面找找原因吧”

    “多谢林少侠指点”

    王处一恍然,急忙拱手向林沙道谢。

    “不用客气,道长自行琢磨我也要去藏经了阁”

    林沙淡淡一笑不以为意,而后转身离开只留下王处一呆楞在原地比比画画喃喃自语好似疯魔。

    时间如流水飞逝,转眼间三个月时间过去。

    林沙也在终南山山下小镇滞留三个月时间,过着悠闲又充实的生活。

    只花了两个多月时间,他便将全真教藏经阁中收藏的上百本道家典籍全部深深记在脑中,以其炼气化神的精神境界,拥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不过小菜一碟。要不是道经有太多晦涩偏僻字语,他又生怕记错出了问题,反复对比查看不然所用时间只会更少。

    不过只是将道经内容全部背诵没啥鸟用,只是让他对道家理论更加熟悉而已。很多道家术语不是宗派核心成员,都不知晓具体何意。

    之后近月时间他也与全真七子除丘处机之外的六子谈玄论道,可惜此时的全真七子道家境界太次,除了一些基础道家理论之外,还未涉足高深领域。

    他本想就此飘然而去,碍不过全真七子的极力挽留,又打算在延绵数百里的终南山寻幽探秘一番,便暂且留下每日里流连终南山的壮丽风景之中。

    终南山可是道家第一洞天,自从汉代以来就没少神仙传说,至唐代楼观道达到鼎盛,一时成为中原道门祖庭。

    深山老林之中多有隐秘道观存在,有些是前唐遗留,有些甚至是南北朝抑或晋朝所留,保不准其间便有当时道经完整保留下来,王重阳不就是如此获得楼观道以及纯阳祖师传承

    纵览风月体悟自然,观云卷云舒看风云变幻,山林间闲庭适步溪流旁倚石而卧,与猿猴嬉戏窥鹰蛇搏斗,逍遥自在好似神仙人物。

    与山林为伍多日,他的心态都受到印象变得平和自然,一身气息更加飘渺不群,浓郁书卷气之中又家子夹杂道家自然意蕴,一眼望去超凡脱俗。

    最让他欣喜的是,每日必修之密宗大手印,在此期间进步神速,识海之中从一点光亮,不过短短半个来月修持进步,此时已是一小团光球摸样,照亮周围一片混沌黑暗。

    见此他便暂息了离去之念,倒要看看密宗大手印的精神修持法门,究竟进步到何种程度才会止步不前

    这日他又上得终南山,与全真七子谈玄论道一番,碍不过王处一恳求指点了一番武功,婉拒七子摆席邀请,独自一人在重阳宫后山游览观光。

    此时正值初春季节万物生发,树枝吞吐新芽野花舒茎展叶,小兽奔走一副生机勃勃之景,不知不觉他又来到全真禁地外围。

    在终南山下滞留三月时间,期间他自然也见过古墓中的丑女丫鬟数次,都是在镇上集市采买生活用品时遇到。

    可能受到古墓林掌门影响,虽说他一身书卷气温文尔雅,令人见之便好感大生,可每次与那丑女丫鬟相遇,都惊得她像是受惊小兽落荒而逃。

    思之这些趣事忍不住摇头轻笑,一时心有所感便没有犹豫,直接从山梁纵跃而下进入古墓地界。

    他此时一身越发自然飘逸,都不用刻意运使先天真气,守护古墓前树林的玉蜂就没上前找茬,悄无声息来到古墓前隐身于大树后,正好看到林掌门正在古墓前的空地上习练剑法。

    恩,有些不对啊

    只一眼,林沙便轻皱眉头满心疑惑,看出了林沙门身上状态似乎不对。

    只见她手上长剑运使快捷好似一团光影,身形灵动飘逸姿态曼妙优美,可是浑身上下笼罩的冷冽气息破坏了这一副美精,所使剑法已失了古墓派特有的轻灵奇,反而带着一股抹之不去的森冷煞气。

    这就是问题所在,他传授的华山基础心法绝对是道门正宗,僵局心平气和温润如水,古墓派武功倒是喜欢剑走偏锋另辟溪径,可古墓派武功对姿态仪容的看重已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不可能修成一副罗刹摸样。

    “恩,气息不稳功力不纯,看来内功出了岔子”

    以林沙的实力,只是稍微观察片刻便发现了问题所在,不过他有些迟疑不知该不该上前指点一番,不说林掌门修炼出了岔子脾气肯定极差,之前两人见面的情景也不是很愉快的说。

    “婶婶,婶婶,咱们快去采蜂蜜啊”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娇嫩的女童声响起,从古墓墓门冲出一个五六岁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在那位丑容丫鬟的声声呼唤声中蹦蹦跳跳向树林跑来,林沙顿时眼睛一亮有了主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