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正宗道家内功!”

    听完林沙道出的内功心法,中年清秀女子林掌门心头震动脸现喜色,轻轻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不必客气!”

    林沙淡然一笑,确定了林掌门将他所述内功心法全部记下以后,轻轻拱了拱手飘然而去,只留下几句话语在耳边飘荡:“林掌门,某最近一段时间都会待在终南山,就住在山下小镇客栈,有事可去找!”

    声音开始之时还清晰入耳,待到最后一个‘找’字时,已飘飘渺渺闻之不清,显然林沙距离古墓墓门已是去得远了。

    “好高深的内功!”

    林掌门再次感叹出声,在墓门之外凝立片刻,摇了摇头招呼旁边面丑女子一同返回古墓,远远的还能听到两人细碎对话。

    “姑娘,他可是小姐族侄,不叫他入墓给小姐上柱香么?”

    “没有必要,小姐已不是苏州林氏宗族之人,他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外人,凭什么给小姐上香祭奠?”

    “这样不好吧,我看这位公子很有些文雅之气,想来在林氏宗族地位不低,不然也不会知晓当年之事!”

    “没什么好不好的,小姐下场那般凄凉,其中就有他们林氏的功劳,我没去找他们的麻烦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好了不说这些快去看看莫愁醒了没?”

    “师傅师傅你去哪了,让莫愁一阵好找……”

    ……

    林沙飘然下山,返回客栈吃了顿饭,又到镇子上询问可有租住小院,他确实打算在终南山停留一阵。

    通过镇上牙人的帮忙,他很快便租到了一处不大不小的四合小院,就在小镇边缘面积不大却胜在幽静,林沙看过之后十分满意一次性付足了半年租金。

    接下来他又在镇上采购了一批日常生活用品,柴米油盐酱醋茶一应俱全,同时还雇了位作饭娘子,帮忙操持一日三餐同时维护小院清洁卫生。

    待一切都忙完后。距离他上次大闹重阳宫已足足过去五日。

    “请问,林居士在家么?”

    这一日上午,林沙正坐在正房坑里温习功课,将一路上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变成文字?;蜃龀墒甭畚恼禄虮涑捎窝г蛹?,又或者写成散文日记作为闲时消遣之用,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而后便是雇来李嫂与敲门之人的对话。

    林沙心头一动,搁下手中毛笔扫了眼新作文章。将笔墨纸砚全部收拾齐整,这才不紧不慢出了正堂向前门走去。

    “李嫂,是谁来了?”

    李嫂正站在大门前,与一年轻道士说话,闻言急忙回头禀告道:“公子,这位全真教的道长找您!”

    “请他进来吧,站在大门口说话不方便!”

    林沙恩哼一声表示知道,轻轻扫了那满脸局促不安的年轻道士一眼,转身回头吩咐道。

    吩咐完,他也懒得理会李嫂如何接待。径直反回正堂首位坐定,不一会儿便见李嫂引着那位年轻道士走了进来。

    “见过林居士!”

    那年轻道士进门之后,必恭必敬向林沙揖首一礼。

    “道长如何称呼?”

    林沙眉头一挑,不咸不淡请年轻道士落座,而后也不客气直接问道。

    “贫道清尘!”

    那年轻道士再次揖首行礼,恭声回答。

    “道长不是全真门人?”林沙眼神一跳,好奇问道。

    “不是!”清尘小道苦笑出声:“贫道乃全真教火工道人,入不得重阳真人法眼!”

    “道长此行所为何来?”林沙轻轻点头,心知此时全真七子才刚开始收纳门徒,眼前青年道士年纪偏大确实不可能拜在七子门下。

    “马掌教有请居士。上得重阳宫商讨要事!”

    清尘道士没有卖什么关子,目光清澈直接道。

    “我知晓了,明日一早便会重上重阳宫,还请道长劳烦多跑一趟!”

    林沙轻轻点头表示明白。稍微沉吟片刻便如此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这是贫道的荣幸!”

    清尘道士急忙起身揖首,而后毫不拖泥带水告辞离开,可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

    终南山重阳宫正殿

    最里供奉道家祖师的供桌前,一字摆放七个蒲团,全真七子全部在坐。就连脸孔刚刚恢复完好的丘处机也赫然在列。

    “林少侠答应明日一早上山?”

    马钰脸色红润眼中湛湛有神,看向跑腿的清尘道士缓声问道。

    “确实如此!”

    清尘恭敬回答,在全真七子面前不敢有丝毫异样表现。

    “你下去吧,记得做好迎接贵客的准备!”

    马钰微微点头,随口吩咐清尘道士离开。

    “你们怎么看?”

    回头,马钰收敛脸上微笑,语气郑重问道。

    “师兄做决定就是!”

    王处一率先开口,刘处玄等人连连点头附和,只有丘处机端坐不动面无表情,一副不听不闻专心修道摸样。

    “丘师弟你有什么看法?”

    马钰却是没放过他,眼神微眯凝声问道。

    “师兄决定就好,某没意思!”

    丘处机脸色平静无波,眼皮都没抬一下冷声回答。

    “那好,咱们明日便好好会上儒侠一会,看看他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马钰一拍巴掌拍板道,天下第一大教全真教掌教气势十足。

    “谨遵掌教之令!”

    其余七子包括丘处机在内,齐齐揖首说道。

    ……

    第二日朝阳初升,屋檐下的冰凌在阳光照耀下闪烁七彩光芒,瓦片枯枝上覆盖一层白白寒霜,天气干爽冷冽温度极低。

    林沙早早起床做完晨练,洗嗽整理个人卫生吃了顿简单早饭,跟李嫂交代一声便出了大门。

    街上冷冷清清行人稀少,他也不多作停留直街出了小镇,顺着终南山上蜿蜒曲折的青石台阶顺道而上。

    “苏州林沙,拜山全真教!”

    一声轻喝声音如滚滚雷霆远远传到山上,身形犹如狂驰骏马在蜿蜒台阶上一掠而过,好似轻烟袅袅没有重量一般,眨眼间便是十来道台阶被甩在身后。

    咚咚咚……

    山上全真教重阳宫大开中门,全真七子个个精神抖擞在门前广场上站成一列,身前身厚十来位道童以及火工道人忙前忙后,寥寥三两位年龄幼小的三代弟子侍立于七子身后,一个个满脸好奇向山下望去。

    前几日林沙大闹重阳宫全身而退的伟岸身影,到现在依旧还留在众多全真门人心中,对于儒侠林沙这位江湖上新近崛起的高手十分好奇。

    那日进得重阳宫帮忙打扫满地狼籍的道童和三代弟子可不在少数,全真七子的狼狈摸样也都尽收眼底,他们对能将眼中神仙一般的全真七子打得那般摸样的高手,自是好奇羡慕不已。

    至于全真七子,自然个个心思复杂难明,被一个不知名江湖好手逼上终南山,还不得不客客气气老实接待,心中憋屈郁闷可想而知。

    可再憋屈再郁闷也没鸟用,实力不如人就只得老实接着,不然人家一个不高兴再大脑一次重阳宫,全真教将颜面尽失声望跌落谷底。

    咻!

    就在一干全真门人望眼欲穿之时,从山下台阶处传来一道凌厉破空声,而后一众全真门人只觉眼前一花,一道身影疾如利箭飞射而来。

    好快的速度!

    一众全真门人心中惊叹,也就眨眼功夫一阵劲风扑面,等全真门人再盯眼观瞧之时林沙已笑吟吟站在对面。

    “林少侠好俊的轻功!”马钰脸色为发苦,率先上前揖首施礼。

    “算不得什么,听闻全真金雁功乃江湖一等一的上乘轻功,练到高深处有如大雁疾行?”林沙淡然一笑不以为然道。

    “林少侠客气了,请!”马钰打了个哈哈也不多言,只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请!”林沙也没客气,与马钰兵舰前行步入重阳宫正殿之中,看都懒得多看正发射眼神死光的丘处机一眼,只憋得这厮脸色涨红满心不爽。

    “丘师兄……”

    王处一很是担心的望了丘处机一眼,眼底深处闪过一丝不满。

    谭处端等人也都刻意放缓脚步,扭头齐齐望了过来。

    “放心吧我不会冲动的!”

    被一干师弟师妹们看得好不尴尬,丘处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闷声道。

    马钰和林沙将身后的动静听在耳中,全然当作无事一般继续前行,在重阳宫正殿客座的椅子上坐下,而后等全真七子全部盘坐于蒲团上,双方目光相对一时陷入尴尬的冷场氛围。

    “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林沙皱了皱眉,他可没心情跟全真七子打哑谜,只稍微沉吟片刻便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沉寂。

    “正是如此,林少侠请直言!”

    马钰淡然一笑,脸上神色温润和气,眼神一闪轻笑着点头道。

    “我想借贵教的道藏典籍一观!”

    林沙嘴角一翘,轻轻点头直接说出心中想法。

    什么,想借阅全真教收藏道经典籍?

    全真七子又惊又喜,忍不住互相对视一眼暗暗松了口大气,林沙没有提出过分要求,让他们之前预备好的数种应对方法全部失效,但这却是全真七子喜闻乐见的事儿。

    “怎么,你们以为我有什么过分要求不成?”

    林沙好笑扫了眼全真七子,轻轻摇头满脸嘲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