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重阳宫,林沙没理会守在宫外的道童以及全真教三代弟子,径直往后山禁地走去。≧,

    入了全真教禁地,七拐八弯来到那一道长长豁口之前,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景象忍不住心生感叹。

    站在山梁上沉默良久,轻轻摇了摇头纵身跃下,体内真气鼓荡身如鹅毛轻飘飘落地,路过那片熟悉又陌生的小树林之时,一片刺耳嗡嗡声传入耳中,放眼望去一片玉色蜜蜂在树林之中往来嬉戏。

    林沙此时已是先天境界,浑身透着一股自然韵味,只要不刻意的话凭树林里的玉蜂,是怎么也发现不了异常的。

    轻轻松松穿过玉蜂把守的树林,来到熟悉的古墓墓门之前,林沙停身站定扬声说道:“苏州林沙,拜会古墓掌门!”

    声音凝束成线,在古墓墓室之中来回传荡。

    “好胆,竟敢来我古墓撒野!”

    古墓中突然传来一声女子怒斥,音浪滚滚如雷霆在林沙耳边炸响,显露了一手极其精湛的高深功力。

    话音刚落,只听咻的一道破空声传传来,墓室石门枝呀一声两向边洞开,走出一位面目清秀,浑身气息清冷的中年女子。

    “快快离去,古墓不欢迎外人!”

    中年女子淡淡扫了林沙一眼,语气平淡说道。

    林沙脸色一僵,拱手道:“小可苏州……”

    “叫你速速离去没听到么?”

    那中年女子眼神一厉,俏眉倒竖冷喝出声,身形一闪已瞬间飘至林沙跟前。毫不客气一掌挥出劲气勃发。

    我擦,用不用这么不给面子?

    林沙眼神一凝。心头火焰腾的一下熊熊升腾,二话不说一掌击出气爆轰鸣声势骇人。

    砰!

    两掌相击。发出一声沉闷震响,林沙一动不动沉稳如山,那中年女子却是脸色一变,蹬蹬蹬连连后退近十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阁下好深厚的功力!”

    那女子冷笑出声,身形一动飞纵上前,身形轻灵飘逸不愧为大名鼎鼎的古墓轻功,呛的一声拔剑出鞘剑锋寒芒闪闪闪电直刺。

    “小道尔!”

    林沙眉头一挑出指如电轻轻一弹,叮的一声正正弹在疾刺而来的剑锋之上,轻松破去中年女子凌厉一剑。

    “再接我一剑!”

    中年女子脸色难看。身形飘飞如穿花蝴蝶,手中剑光霍霍好看之极却又凌厉异常,招招狠辣式式凶狠,剑光挥舞不离林沙周身要害。

    林沙轻笑出声,身形原地旋转不休,好似对中年女子的招式套路十分熟悉,右手食中二指并拢成剑,上下飞舞招式凌乱不成体系,却式式都直指中年女子所使剑法漏洞。逼得她不得不连连中途换招憋闷得差点吐血。

    这一场打斗倒是古怪得紧,出身古墓的中年女子身形飘渺如弱柳扶风,姿态曼妙气质优雅像极了名门仕女,速度却又快到极致绕着林沙迅捷飞舞??穹绾粜ド碛捌闪槎斐?。

    手中长剑寒光闪闪,剑式优雅贤淑却又凌厉异常,一招招一式式蕴涵无穷杀机?;游璩善盟埔拥剐览鲆斐?。

    而林沙站立原地一脸悠闲惬意,剑指胡乱挥舞好似顽童嬉闹。不闻劲风不见奇异简简单单平平常常。

    可古怪的是,中年女子每每发出凌厉攻击。刚到半途好象受到惊吓急忙收招换招,不过短短时间便气息不顺一张秀颜涨得通红,双目喷火很想不管不顾挺剑直刺,可往往剑到中途又不得不临时中止不停变招。

    两人好象在玩无声哑剧一般,你玩你的我耍我的,半天都没真正拼上一记,全都是招式变幻浅尝即止,要是不识货之辈见到还会道上一声花拳绣腿!

    “呼,阁下到底是何人,来我古墓有何企图?”

    两人配合‘默契’足足演了半柱香功夫哑剧,最后还是出身古墓的中年女子受不了这种无声打斗,气喘吁吁娇颜红润率先挑出战圈,横眉竖目横胸持剑冷言道,心中却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眼前脸带稚气的青年武功之该实在骇人听闻,看不出实力深浅单只在招式上的表现,可以肯定实力稳在她之上。

    “什么企图?”

    林沙收手好笑道:“我说了,我来自苏州……”

    “苏州林氏!”

    中年女子变了脸色,惊疑不定试探道。

    “正是!”

    林沙点头淡然道:“苏州林沙见过……”

    “叫我林掌门就是!”

    中年女子神色似激动似黯然,语气冷淡道:“我家小姐林朝英,可是被苏州林氏除族了的,不知你来所为何事?”

    说着说着语气变得严厉,目光冰冷似刀满脸不善。

    古代社会一般都是聚族而居,宗族在个人生命中占据十分关键地位。

    因为管理成本等等原因,古代官府一般只管理到县城一级,再下面的乡镇都是由乡绅宗族自己管理,可以说宗族在古人的生命当中,不仅仅只是亲族那般简单还兼顾了部分官府职能可轻易定族人生死。

    宗族不仅仅只是个名称,还是一族之人最大依托以及后盾。有宗族支撑和没宗族支撑,无论在官场还是民间情况都大为不同,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差别极大不可同日而语。

    而且被除族也是十分严厉的惩罚,一般只有犯下大错的族人,又或者可能替宗派引来灾祸的族人,才有可能被宗族除名,以后想混出个名堂却是极难,可以说一旦被宗族除名几乎没了翻身余地。

    不是能力问题也不是机遇问题,一旦被宗族除名就表示没了宗族作为依靠,同时名声也彻底臭了,别人就算想帮忙也得掂量掂量后果。

    很不幸,林朝英因为当初一意孤行,死活跟着王重阳不舍不弃,就算王重阳当了道士终生不娶,也要跟着来到终南山隐居活死人墓!

    这行为表现实在让苏州林氏宗族难堪到了极点,堂堂宗族嫡系小姐竟然抓着一个男人不放,好象嫁不出去一般几乎让宗族颜面扫地。

    林氏宗族上任族长,也就是林朝英他亲爹,同时还是现任族长亲爹,被气得生了一场大病,最后在族人的压力下不得不含泪将林朝英革出林氏宗族!

    这一打击对林朝英的伤害极大,尽管她巾帼不让须眉豪气干云,可是身在这是时代就得受这个时代的道德标准束缚,被宗族除名的打击以及对其闺名毁灭性的伤害,都让林朝英黯然神伤许久难以解脱。

    如此一来,除了王重阳这个负心汉之外,被革出林氏宗族的她也别想再嫁个好人家,却是被生生绑在王重阳这颗歪脖子树上。

    后来就是她亲爹去世,林朝英都没法回去悼念,这对她而言又是一重沉重打击。最后林朝英英年早逝,除了情伤之外肯定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作为林朝英的侍女,中年女子自然知晓恨之入骨,却也做不到淡然处之,总之心情复杂得紧。

    “林掌门,我有幸在族姑那儿得到武学传承……”

    林沙拱手一笑,对中年女子恶劣的态度不以为然,轻声解释道。

    “什么,你竟敢,竟敢私闯小姐闺房?”

    中年女子林掌门尖声厉喝,毫不客气打断林沙话头,浑身发抖冷目含煞咬牙切齿怒道:“你个登徒子,我跟你拼了!”

    说着剑光一展,身形犹如袅袅轻烟疾扑上前,体内真气全速运行,长剑带着嗡嗡轻鸣化作一道白练,带着一股凌厉杀机汹涌而至。

    你女人真不可理喻!

    林沙眼色一变,感觉得出中年女子剑法之中同归于尽的狠决之意,暗骂一声疯子不敢怠慢右手食指猛然一点,一道蕴涵霸道阳刚之意的烈阳指劲激射而出,发出刺耳破空尖啸重重击在长剑剑面之上。

    叮当!

    中年女子手中长剑受不住如此猛烈打击,瞬间断成两截上半剑身掉落在地,可中年女子不管不顾手持半断剑闪电般挥击而出,目标直指林沙喉咙要害。

    刷!

    林沙不闪不必,右手化指为爪闪电般探出,瞬间扣住中年女子持剑手腕,手指轻一用力暗劲勃发,中年女子林掌门惨叫出声手掌一松,另外半截长剑也无里掉落在地。

    “去死!”

    中年女子林掌门当真刚烈,手头长剑掉落也不慌乱,眼中厉芒闪烁面容扭曲,空着左手一掌带着凌厉劲道猛然挥出,重重印在林沙胸膛之上。

    砰!

    林沙胸膛肌肉筋骨迅速做无规则跳动,脸色一红一白身子蹬蹬蹬连连后退三步,右手猛然一甩将中年女子林掌门扔飞出去,满脸不悦冷哼出声:“哼,无知蠢妇,不可理喻!”

    “小贼受死!”

    中年女子林掌门翻身落地,脸色冰冷杀气凛然,脚下轻点身形飘渺如风,瞬间飞跃两三丈距离,不管不顾直扑林沙而来,一双秀掌连环挥舞好似穿花蝴蝶翩翩起舞,带着凌厉劲气将林沙上身要害全部笼罩。

    “林掌门不要逼我下死手!”林沙脸色阴沉双目芽瞪咆哮出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