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人太甚!

    全真七子气得脸色发青,丘处机连连冷笑:“好好好,既然林少侠如此有信心,那我们几人也就不客气了!”

    配合他那一边脸颊肿红,五个清晰手指印的不雅尊容,显得格外狰狞可怖!

    全真七子不愧为多年师兄弟,只是几个眼神交流便已明了各自心思,马钰一声长啸像是发动总攻的号角一半,刷刷刷七道身影化作飘渺轻烟,按照一定规律围着林沙疯狂转动,并迅速缩小包围圈。

    刷刷刷……

    七柄长?;鞯赖懒枥鹘S?,卷起道道强猛劲风形成一股特殊力场,剑光纵横气机勃发,竟能引得林沙体内真气运行迟滞,感知越发迟钝气血流通都有些不畅!

    张帆举棹,春意阑珊,素月分辉,彩舟云淡,桃花流水,罗带同心!

    全真剑法的基础七式,被全真七子一人使出一招,七式联合威力倍增,气机相连剑往连绵成片,按照某种特殊规律齐齐跳动,带着极强杀伤劈头盖脸向林沙笼罩而来。

    七人体内真气连成一片,

    “来得好!”

    林沙眼神微微一缩低喝出声,真没想到北斗七星阵全力运转,竟有这等强悍威力。估摸着这架势,全真七子全力一击的威力,恐怕不下于五绝级别先天高手八成功力全开的破坏力小多少!

    见到如此奇阵他心中不胜欣喜,仰天大笑飞纵而起,身在半空数道凌厉剑光立即席卷而至,手臂一震剑鞘化作片片残影,带着凄厉音爆犹如流星划过天际,瞬间与席卷而至的道道剑光搅在一起。

    叮叮叮的金铁交鸣声不绝于耳,刺眼的火花连成一片,林沙运使梯云纵绝世轻功身轻如燕,又借助剑鞘上传回的反震之力,身在半空飘来荡去。一直凌空舞动巨高临下挥出道道凌厉剑影。

    他将对自身真气的精妙运用发挥到极致,每一剑都只是少少的真气蕴涵,借力打力身随剑走轻松如意,剑法或快或慢或邪或正变化无穷,放眼望去北斗七星阵上空全是密密麻麻的犀利剑影,劲风呼啸声势骇人看一眼都觉得头晕眼花,更不要说长久凝视了。

    苦也!

    这是全真七子此时心头共同的想法。每一次硬碰硬长剑相击,从剑身上斗会传回股股隐晦劲道。直接传输到手掌之上猛然爆发,每每都能震得他们手心发麻手臂酸痛。

    短时间还没什么,可是时间一长手臂就受了了啦。

    全真七子与林沙激烈交手不过短短盏茶功夫,以快打快每人起码都跟林沙硬拼了五剑以上。此时一个个虎口剧痛手臂酸麻无力,体内气血翻涌真气激荡几欲失控,都是被长剑上传回的道道隐晦劲道震出来的。

    他们心中连连叫苦不迭,不仅脚步要不停移动变幻方位保持一致,还得分心调控缓解翻腾气血,压制体内几欲脱离控制的真气?;沟帽3指咔慷鹊墓セ髌德?,不给林沙以喘息之机!

    尽管北斗七星阵联成一体,能够将林沙的攻击分解成七份,可是纯粹的物理伤害就没办法分担了,这也就是全真七子此时最郁闷的地方。

    “嘿,一剑落七星!”

    林沙敏锐感知全真七子的攻击力度减缓,心中暗暗一笑剑鞘一点搭在丘处机刺来的长剑剑尖之上。借力身子腾空跃起转身一剑刺出,剑鞘瞬间化分七道剑影叮叮叮几乎同时与全真七子刺来七剑相击。

    这次他调运了体内近乎八成先天真气,瞬间便将措不及防的全真七子震得身子一颤闷哼出声,连连后退脸色一片苍白受了轻伤。

    “诸位,咱们还打么?”

    林沙从半空稳稳落地,满脸轻松缓缓扫过脸色难看之极的全真七子。

    他又不是傻子。之前一番热身试探让他探出北斗七星阵几分虚实,也不知道王重阳使的什么手段,布阵七人竟能形成一个奇异的紧密联合,体内真气能够互通有无,能临时借助其余六人的真气发出远超自身实力的攻击。

    同时受到真气攻击时也能分散伤害,由七人共同承担使伤害缓减到最小,除非敌人的内功修为在他们七人联合之上。这才能以强悍的实力一路将他们车飞。

    这也是北斗七星阵的强悍之处,会聚七名江湖一流高手的实力,就算五绝这样的顶尖高手,要是没能第一时间将全真七子之一杀死或重伤,就得陷入于七人的互拼消耗之中。

    当然作为先天高手,体内已形成大周天循环之势,真气自可源源不绝生生不息,拼消耗区区七位江湖一流高手自然不是对手。

    可除了西毒欧阳锋之外,其余五绝中人都是要面皮的,自是不可能轻易放下先天高手的身段,与区区江湖一流高手打个半天一夜,他们丢不起这人。

    这也就是全真教失去了祖师王重阳之后,依旧能够混成天下第一大教的原因。不是生死大仇的话五绝中人也不会跟全真七子死磕,唯一有仇的欧阳锋现在还窝在西域养伤恢复修为,他、一般的江湖好手也没那能耐找全真教的茬。

    看出了北斗七星阵的虚实,林沙自然知晓该如何扬长避短。

    或许五绝中其它先天高手没辙,可林沙却恰恰相反,他的内功修为虽已达先天,却不是主要的战力手段,此时化劲境界的内家拳才是他的最大底牌!

    恰好,内家拳无论明劲暗劲还是化劲,针对的都是筋骨皮膜这样的身体组织,也就是造成直接的身体损害,正好是应付北斗七星阵的最好手段。

    于是他想到就做,只是随意试探了下便发觉效果出奇的好。

    这不,才刚刚打了还没盏茶功夫,全真七子便受不住连绵暗劲伤害,动作明显减缓出剑威力也跟着降下不少,被他抓住机会使出‘一剑落七星’直接震得倒退出去,之前严密的阵式顿时彻底瓦解。

    “打,自然要打,还没分出胜负为何不打?”

    不等马钰回话,丘处机脸色铁青怒声答喝,说着也不等其它七子动作,身入大雁疾飞剑入长虹贯日直奔林沙而去。

    “你既然想找打,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面对丘处机突然的挥剑攻击,林沙眼都不眨一下手中剑鞘瞬间探出,叮的一声金铁交鸣声伴随飞溅火花响起,剑鞘与长剑瞬间交击林沙手腕微不可查连连轻抖,丘处机只觉长剑上传回股股隐晦劲道,震得他虎口发嘛手臂剧震,不过一时半会已失去知觉心下大骇。

    “北斗七星,星光闪耀!”

    就当丘处机手臂几乎失去知觉,长剑就要脱手而飞之际,耳边突然响起马钰的大喝声,顿时精神一振重燃战意,紧急调运体内真气聚集于手臂经脉,来回冲刷缓解手臂肌肉筋骨所受伤害。

    与此同时,全真七子其余六位以丘处机站位为核心重祖北斗七星阵,将刚刚一瞬间虐得丘处机不要不要的林沙再次包围,眨眼间便是数十道剑光席卷而至。

    “嘿,真以为我怕了这剑阵不成?”

    林沙冷哼出声眼中满是不屑,没有再想之前那般飞身纵跃而起,浑身气势一变杀气盈野,好似战场之上浴血厮杀的绝世猛将,手中剑鞘化作长枪身如奔马迅疾如风,手中剑鞘猛然向上一挑。

    王处一只觉手上长剑一股巨力传来,长剑不由自主向旁斜挥,正好与清净散人孙不二手中长剑搅在一起。

    孙不二受此一阻身形顿时一滞,她这一滞不打紧,一下子让原本严丝合缝的北斗七星阵露出缝隙。以全真七子对北斗七星阵的了解,自是很容易将露出缝隙堵上,可惜林沙却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只见他手中剑鞘化作长枪,带着一往无前的凶猛气势,直接磕飞袭来数柄长剑,最后冲着状态奇差的丘处机身前一枪刺出。

    丘处机脸色大变急忙舞剑阻挡,却不料林沙这一枪枪实太过猛烈,枪尖直接刺在丘处机手上长剑剑身,先是一声剧烈的气爆震响将长剑炸得脱手飞出,而后一股隐晦暗劲紧随而至,顺着剑柄轻松侵入丘处机的手掌之中,顿时暗劲爆发疯狂撕扯其手掌筋骨血肉,疼得他惨叫出声脸色瞬间煞白一片。

    “手下留情!”

    身后响起全真七子其余六人的惊声急呼,数道凌厉剑气疾飞而至,林沙只冷笑出声头也不回手中剑鞘倒转方向连连刺击,竟不偏不倚将身后书柄长剑攻击全部接下,手腕瞬间连连颤抖只听啊啊惨哼声不绝,紧结帐便是叮叮当当的长剑落地声响起。

    砰!

    林沙收回剑鞘,轻轻一甩剑鞘如疾驰利箭,轻而易举深入重阳宫坚固的青石地板半尺有余,只惊得全真七子个个脸色发白倒吸凉气。

    “怎么样,还打不打?”

    林沙负手而立,缓缓转身似笑非笑看向神色灰败的全真七子,轻轻摇了摇头一脸不屑:“北斗七星阵虽然不错,可你们几个作为布阵之人的实力,还是太差了啊……”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