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一人又如何?”

    林沙哈哈大笑出声,一脚崩飞王处一,身子猛然后仰让过刘处玄的长剑,一指点出正中其持剑手腕,惨叫出声一柄精钢长剑脱手而飞。,

    “不好,刘师兄有危险咱们一起上!”

    清净散人孙不二见状大急,呛的一声拔出腰间长剑,厉啸出声加入战团一式全真剑法中的沧波万倾斜使出,顿时剑光霍霍犹如一道洪流匹练席卷。

    “小道尔!”

    林沙眼神一凝轻笑出声,不慌不忙迎接犹如匹练般剑光洪流伸指一点,只听‘?!囊簧嘞齑?,孙不二一脸震惊垂剑连连后退,却是被林沙一指震得体内气血翻涌暂时失了战力!

    “住手!”

    眼见谭处端等人眼神喷火跃跃欲试,马钰猛然大喝出声飞身跃起,双手大张拦在林沙与跃跃欲试的全真七子之间。

    “林少侠武功绝伦,贫道佩服!”

    狠狠瞪眼喝止一干不安分的师弟,马钰回头冲着林沙拱手佩服道。

    “师兄,你这是……”

    丘处机怒目圆瞠,看着马钰气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

    全真七子中其余几位也一脸不解,或疑惑或不满瞪了过来。

    “呵呵,看来马道长说话不怎么管用吗?”

    林沙轻轻一笑负手而立,并没有趁机发起攻势满脸玩味调侃道。

    “小子闭嘴!”

    丘处机一脸狂怒,不管不顾冲着林沙怒喝道。

    “嘿,你找死!”

    林沙眼神一冷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靠近丘处机,在丘某人惊骇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狠狠一巴掌扇了过去。

    “少侠还请手下留情!”马钰大急。顾不得背后偷袭一掌向林沙后背印了上去,可惜他开口得太迟。

    啪!

    一声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响起。丘处机好似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哇的一声再次喷出一口嫣红鲜血,被手疾的王处一接出,一张中年方正大脸涨得通红,双目似欲喷火一脸愤恨。

    砰!

    哪钰一掌狠狠印在林沙后背之上,瞬间便将后背衣裳震碎,可让马钰惊骇不已的是,林沙身子只是摇晃一下便稳住没有丝毫异样,倒是他被手上传回的巨大反震之力震得连连后退体内气息出现紊乱。

    咻!

    林沙猛然回头一指点头。一道凌厉霸道的烈阳指劲激射而出,带着刺耳尖锐锐啸瞬间跨越近丈距离,威势不减直奔马钰胸膛要害而去。

    刷!

    马钰脸色凝重瞬间后撤一大步,手中长剑没有出鞘平平伸出,竟是间不容发之际与激射而至的烈阳指劲相击,砰然一声闷响过后他身子一震,再次不受控制向后连连倒退。

    强!实在太强了!

    马钰一脸震惊,身子不受控制一连退到重阳宫大门前才勉强止住身形,强压体内翻腾气血脸色一时难看之极。

    咝!

    其余全真七子。包括矿心狂怒的丘处机都呆了呆,一脸不可思议看向大师兄马钰,忍不住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全真七子虽说以丘处机武最高,可马钰的年纪摆在这里。又是道家修为高深之辈,精神境界比之争强好胜的丘处机要高得太多,一身内功修为也不差丘处机分毫。反而因为专注于内丹之道心无旁骛,又对全真教教义钻研极深。在全真内功的运用上比之丘处机强出不少,只是平日里一直不显罢了。

    放眼江湖。马钰算不得一流绝顶,却也是老牌一流好手中的佼佼者,不然全真教这么大的势力,要是没全真七子这七位一流高手坐镇,王重阳遗留的威名又不能当饭吃,江湖可是现实得很迟早有人上山闹事。

    可事实上呢,全真教不仅没有因为失去王重阳着位天下第一高手而败落,反而更加兴旺发达,其中马钰的功劳和实力绝对战局重要位置。

    就是如此一位老牌一流高手,在林沙这位满脸稚气的青年手中,竟然连一招都难以支撑,林沙这厮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

    尽管不愿相信,但全真七子心中都忍不住生出一个念头:只怕林沙的武功,比之天下五绝也差不了多少吧?

    这个猜测让全真七子心头震动,清晰复杂有一种这么大岁数都活到狗身上的赶脚,一个个脸色难看憋屈不已。

    “小子你休得猖狂,全真教可不是你可以随意欺辱的!”

    丘处机突然发出一声愤怒咆哮,双目充学瞪着林沙一脸愤恨,同时也让其余七子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

    偌大的重阳宫一片死寂,全真七子其余六人全都傻呆呆看着脸颊上无个手指印格外清晰的丘处机,只觉一股冷气从脚底升起,顺着大腿脊椎直冲天灵而去。

    同时,一股压抑的气氛笼罩众人心头,又有一种名唤‘兔死狐悲’的悲凉在心间弥漫。

    全真七子,一个个沉浸于悲凉的氛围之中,双眼慢慢变得通红面容逐渐狰狞。

    要知道,就是他们师傅王重阳也没扇过他们任何一人耳光!

    全真七子拜师之时都已成年,王重阳教导他们自然不会如同教不懂事的小孩一般,而且像是丘处机与王处一拜师之前都有武艺在身,王重阳教导他们修炼全真武学以引导为主,亦师亦父的关系自然不可能动辄打骂。

    “小子你找死,布北斗七星阵!”

    这次就连老好人摸样的马钰都动了真怒,呛的抽出长剑招呼道。

    刷刷刷……

    其余数人闻言满脸愤恨,身形一闪便与马钰组成威震江湖的北斗七星阵,将林沙包围在阵中满脸不善。尤以丘处机最为狰狞,满眼血丝杀气腾腾。

    “林少侠,请!”

    马钰还保持着一丝理智,冷冷扫了眼林沙剑尖一点道了声请。

    “好好好,早就听闻全真教北斗七星阵不凡,今日有幸见识当真好得很!”

    林沙哈哈一声长笑,面对全真七子摆出的北斗七星阵全然无惧,脚尖一跳抓住一把丘处机一落剑鞘,目光缓缓从全真七子脸上扫过,轻喝一声:“那就来吧!”

    他话音刚落,早已蓄势待发的全真七子功力全开,七把寒光闪闪的长剑从不同角度或刺或扫或挑,瞬间将林沙周身要害笼罩其中。

    “果然有些门道!”

    就在北斗七星阵运转瞬间,林沙猛然感觉身子一沉好似陷入泥潭,气机牵引之下不仅行动变得迟缓就连感应都慢了半拍。

    只一眨眼功夫,七柄寒光闪闪的长剑已从不同角度杀到,林沙虽惊不乱手中剑鞘闪电般刺出,脚踏麒麟步在北斗七星阵内部游走冲突,带着一股子蛮横霸道猛冲猛打势头凶猛。

    叮叮?!?br />
    清脆的金铁交击声不绝于耳,林沙手好剑鞘时而快速绝伦,时而稳重大气堂堂正正,时而招式极尽机巧之变,又时而直来直往不带丝毫花巧,一把??窃谒稚暇故潜浠喽税旅钗耷?,一时将周身前后左右护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北斗七星阵确实不凡,以其此时先天初期的内功修为,每一击都不是全真七子可以轻松接下的,可在阵中他们七个不仅将他的攻击全部接下,还有余力发动精妙的配合攻击。

    只见全真七子脚踏北斗步,犹如走马灯一般围着林沙团团旋转,手中长?;蛱艋虼袒蛏ㄎ薏慌浜暇罨ゲ共蛔?,林沙每每都得面对来自不同方向和角度的七剑攻击,剑光霍霍一时只见重阳宫正殿剑光弥漫犹如铺天大网,将身陷其中的林沙团团包围发动连绵攻势。

    好在林沙战斗经验极其丰富,无论在鹿鼎还是笑傲又或者倚天世界都遭遇过围攻,甚至身陷千军万马包围之中的绝境,面对围攻经验丰富得紧。

    这不,只见他脚步迅捷身形如风,在北斗七星阵中左冲右突好不蛮横,一把剑鞘在他手里化作片片残影,不仅将全真七子同时发动的长剑攻击全部接下,还犹有余力发动凌厉反扑。

    全真七子越打越是心惊越打越是不安,一个个催使全身功力一身宽大道袍鼓荡翻滚,一个个脚步加速北斗七星阵的运转越来越快,威力也是越来越大,只见剑光涌动几乎连成一片剑芒大海,要身处其中的林沙彻底淹没。

    可林沙就如海中礁石岿然不动,任凭海浪汹涌狂暴,风吹雨打却是挺立如故。一把剑鞘在他手中虾腐朽为神奇,舞处朵朵?;ㄔ诳穹缇蘩酥星逦杉?,每每都能恰到好处将全真七子的攻击全部落下,单就这份不焦不燥沉稳大度的架势,便让逐渐恢复冷静骑虎难下的全真七子钦佩不已。

    “哈哈哈,痛快痛快,王重阳所创北斗七星阵果然不凡!”

    林沙手持剑鞘往来冲突,纵横驰骋凶蛮霸道,一连跟全真七子所布北斗七星阵斗了半柱香时间,占了个不分胜负旗鼓相当。

    可是突然他仰天大笑手中动作一变,刷刷刷剑鞘瞬间舞出连串残影,叮叮叮金铁交鸣声不绝于耳,瞬间依靠强悍真气直接将全真七子震退,挺立收剑摇头笑道:“热身时间已过,你们七个把所有手段都使出来吧,不然就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