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林沙小子三年不见武功越发精进了!”

    茂密的树林中突然跃出一条高大身影,一身洗得发白的粗布衣裳掩饰不住满身豪气,一掌挥出带着狂暴气劲轻松将激射而至的烈阳指劲击散。

    “哼,有没有进步只有打过才知道!”

    林沙满脸不爽,身如轻烟飘飞上前一拳轰出,拳还未至一股暴烈气劲便蓬勃而出。

    “来得好!”

    那高大身影大喝出声,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一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去,气劲强猛霸道正是降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

    轰??!

    拳掌相击发出一声响亮巨爆,气劲四溢狂风大作,两人都承受不住巨大反震之力,蹬蹬蹬一连各自向后退近十步。

    “好小子,没想到你进步如此之快!”

    洪七公满脸惊叹,迅速平息体内翻腾气血,双眼炯炯有神战意昂然:“叫花子的斗志被激起来了,要不咱们继续?”

    “继续就继续,我正想好好讨教江湖闻名的降龙十八掌!”

    林沙冷哼出声,浑身骨节一阵噼里啪啦作响,暗暗惊叹于降龙十八掌的强大威力,心中斗志旺盛大喝出声踏步前身,犹如猛虎下山呼啸山林,几个呼吸功夫便已杀到洪七公身前,双手握拳如流星坠地般连连轰击。

    “好好好,老叫花今日要战个痛快!”

    洪七公哈哈大笑声若惊雷,一双大掌连绵挥舞道道强猛气劲挥洒而出,发出声声龙吟虎啸般的惊人锐啸。不闪不避与林沙轰来猛拳连连硬碰。

    轰轰轰……

    拳掌相击瞬间战作一团,两人武功都是走的刚猛霸道路子。出拳劈掌无不大开大合刚猛凌厉,气爆轰鸣狂风呼啸。以两人战斗所在为中心周围方圆一丈之内,泥土翻卷碎石横飞地面硬生生下陷一尺有余!

    “哈哈哈,痛快痛快!”

    林沙体内真气鼓荡气血沸腾,只觉酣畅淋漓神轻气爽,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股热流在胸膛激荡不吐不快,拳头如炮弹般砰然轰出仰天一阵激越长啸。

    声浪滚滚有如雷霆轰鸣,周围半里方圆树木枝叶跟着颤抖跳动,林间飞鸟惊叫冲天百兽慌乱逃窜声势骇人之极!

    “好小子,好深厚的功力!”

    洪七公同样战得兴起仰天长啸。啸声如龙吟大?;⑿ド搅?,气壮山河振聋发聩,随着啸声起伏出掌威力更猛三分。

    此时的洪七公正值壮年,身体处于颠峰状态,正是实力突飞猛进之时,猛然遭遇林沙这么一位实力强悍风格类似的强劲对手,一时心头战意熊熊杂念抛之脑后,全心全意将一套降龙十八掌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好好好……”

    林沙浑身气血翻涌眼中精光暴闪,连连道好体内先天真气已被他调动运转至极限。一套最为简单的太祖长拳在他手上发挥绝强威力,一招一式无不蕴涵莫大威能,气爆轰鸣劲道滚滚声势骇人。

    两大当世绝顶高手在嘉兴城外的偏僻山林大打出手,招招刚猛式式霸道。无论是洪七公号称天下刚猛第一的降龙十八掌,还是林沙新近创出的纯阳战体,哪一样都是走的阳刚路线。出手便气势无铸一往无前。

    亢龙有悔,飞龙在天。见龙在田,鸿渐于陆。潜龙勿用,利涉大川,突如其来,震惊百里,活跃在渊,双龙取水,鱼跃于渊,时乘六龙,密云不雨,损则有孚,龙战于野,履霜冰至,羝羊触蕃,神龙摆尾!

    降龙十八掌在洪七公手中,一招一式发挥出了莫大威能。每一招无不是气劲凛然声威赫赫,掌声呼啸劲气轰鸣,气势磅礴势大难挡。

    更难得的是,来来回回十八掌在洪七公手中玩出了新花样,随便换个出掌角度与劲道,同样的一掌就有不同的变化。

    更不要说以洪七公对降龙十八掌的熟悉程度,体内真气控制自如挥洒如意,十八式掌法组合运用出神入化,或前或后或高活低灵活便给,变化无穷眼花缭乱,稍不留神都可能吃大亏。

    洪七公表现神勇林沙一点也不逊色,‘纯阳战体’防御无双坚固无比,猛打猛冲气势如虹,以硬碰硬毫不含糊。

    他使出的是根据华山碎玉拳修改而成的崩山拳,即融合了真气攻击的爆发力,同时也加入了熟悉的崩拳某些特点,单纯的真气攻击威力虽说比之降龙十八掌差了一筹,却胜在顺手很搭他气血充盈的情况。

    洪七公使出一掌的功夫,以崩山拳套用半步崩拳的架子出拳如箭,起码都能打出两拳以上,与洪七公威力奇大的降龙十八掌占了个不相上下!

    轰隆隆的雷霆气爆声在偏僻的树林里此起彼伏,远远传出好似山林中隐藏了荒古怪兽般惊心动魄。

    拳掌相击以硬碰硬,无论是洪七公还是林沙都没有丝毫避让之意,硬挺着身躯如战神附体,挥拳出掌毫不留守气势惊人之极!

    “痛快痛快……”

    洪七公突然飞天而起,双掌犹如大山压下,一式飞空在天使出凶猛异常,带着凌厉气劲哈哈大笑不止。

    “来得好!”

    林沙此时也是热血沸腾双目充血,大吼出声双脚如老树盘根牢牢贴立于地面,身子微弯做蹲马动作,眼神微眯直面从天而降的‘飞龙在天’,嘴角含笑双拳如出膛炮弹般连环挥出,在半空舞出连绵犀利拳影!

    轰??!

    拳掌对轰再一次发出震耳轰鸣,周围空气像是受到强大气流推动瞬间呼啸沸腾,充满爆炸性的劲道四下飞溢,将早就浪籍一片的地面硬生生轰出无树坑洼,好似脸上的麻子一般难看异常。

    洪七公借着掌上传回的巨大力量,该大身子倒飞而起几个利索后空翻轻飘飘落在三丈之外,满脸火热看向林沙很有些舍不得的样子,最后却是摇了摇头一脸郁闷摆手道:“不打了不打了……”

    林沙双脚硬生生陷入松软的山地中半尺有余,体内气血都有瞬间紊乱,不过一个呼吸功夫便恢复过来战力不减,本准备追上洪七公继续重拳狂轰,不料却听到洪七公表示不打了,顿时傻眼郁闷道:“怎么就不打了,我还没过瘾呢!”

    “你个小子真是个怪胎!”

    洪七公闻言嘴角一阵抽搐,揉了揉青紫一片的手掌摇头苦笑:“这一次确实打得爽,再战百十来招也不成问题,可分不出胜负有什么意思?”

    当然,他不肯承认体内先天真气已快要消耗干净,虽说能源源不断吸收天地灵气补充,可与林沙激斗的消耗实在太大,消耗远比转化而来的真气要多,他要挟撑不住了。

    “嘿嘿,恐怕是洪帮主你支撑不住了吧?”

    林沙一脸黑线,对洪七公如此耍赖行径鄙视万分,稍微感应了一下体内情况便明了原由,忍不住嘿嘿冷笑掀了洪七公色内荏苒的真是面目。

    “胡说八道!”

    洪七公老脸一红,却是义正严词大义凛然道:“我叫花子帮务繁忙,哪想你这小子整日闲得没事乱逛?”

    “你监视我?”

    林沙脸色猛然一沉,双目锐利如箭冷声怒喝。

    “小子你可不要误会!”

    洪七公吓了一条急忙摆手,解释道:“以我丐帮的情报收集能力,凡是出现在归云庄的江湖汉子没落下,你小子表现那般强势哪能不引来关注?”

    “嘿嘿,丐帮却是好手段!”

    林沙脸上冷色收敛,撇嘴不屑道:“若是江南武林得知丐帮暗地里调查他们,却在围攻黑风双煞之时隐身暗处不出,不知洪帮主以为丐帮的威名是会升还是会降?”

    “嘿小子你别拿话来激我叫花子!”

    洪七公白眼一翻没好气道:“你小子的表现又能好到哪去,不然黑风双煞那对夫妻又怎可能逃得性命?”

    两人对视一眼齐声嘿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凝望洪七公离去背影,林沙嘴角轻裂露出一个无声微笑,耳朵轻轻一动满脸不屑,身子一闪便消失在一片狼籍的荒僻山林中。

    没过多久,数位身着劲装满脸警惕的江湖汉子,小心翼翼寻了过来,看到这满地狼籍忍不住变了脸色,小声商议片刻立即转身就走,好似身后有什么洪荒猛兽追击一般。

    林沙没有理会身后发生之事,缓步出了山林来到林氏田庄,在庄子上暂歇几日待风声不那么紧张后,便包袱款款再次上路。

    一路由南到北天气逐渐变冷,沿途景色也由秀丽变得疏阔大气,等他来到淮南之时,天空突然飘飘扬扬下起大雪。

    一个月后,终南山下已是寒气入骨北风呼啸,这一日山下小镇突然来了一位身形高大却满脸稚气的青年,在小镇上唯一的客栈定了一间上房入住。

    天气日冷上山的香客逐渐变少,颜面数里长的山路之上冷清一片,那身形高大满面稚气的青年却是第二天清晨便踏上了直通重阳宫的青石台阶,望着这似曾相识却又大不相同的景色不由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