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洪荒玄清’的舵主打赏,十分感谢

    “这是小犬冠英!”

    归云庄,林沙所居客院正房,陆乘风驻着双拐,身边跟着一位五六岁虎头虎脑的小盆友,此时陆乘风把这位小盆友推了出来介绍道?!?,

    “冠英,还不快来见过林沙林相公!”

    陆乘风真有严父之风,在林沙跟前一副必恭必敬摸样,转头看向自家儿子时顿时满脸严厉不假辞色,吓得陆冠英小盆友小脸发白连忙躬身向林沙见礼。

    “哈哈,不必多礼!”

    林沙哈哈一笑,右手轻轻一抬一股柔和劲道将陆冠英小盆友托起,像是发现了什么眉头微微一皱,看向陆乘风的目光中满是疑惑:“怎么,你儿子打基础用的不是桃花岛武功?”

    “相公恕罪!”

    陆乘风面带惶恐,冲着桃花岛方向一拱手,郑重道:“没有获得恩师首肯,陆某不会将桃花岛绝学轻易外传!”

    “还是趁你儿年纪还小,正在扎根基之时,早点修炼碧波掌吧,这事我会写信跟黄岛主说清楚的!”

    黄药师的思想工作那当牛叉,林沙暗叹一声摇了摇头说道。

    “冠英,还不快感谢相公大恩?”

    陆乘风大喜,他特意带儿子过来不就是这个缘故么,急忙吩咐儿子跪下磕头谢恩。

    “多谢相公大恩!”

    陆冠英小盆友懵懵懂懂,父亲说啥他就坐下,直接双膝跪地磕头谢恩。

    “陆庄主你够狡猾的,把主意都打到我身上了!”

    林沙戏谑一笑,伸手一抬再次挥出极为精妙气劲将陆冠英小盆友扶起,而后似笑非笑扫了陆乘风一眼。

    陆乘风尴尬一笑默不做声,嘴角挂笑根本掩饰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

    儿子能修炼桃花岛绝学,虽然只是林沙开口并没有得到恩师同意,可就是如此也足够他放下心这巨石,从林沙表现出的态度来看恩师当真有将他们师兄弟重新收归桃花岛门墙的意思。这对于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按照陆乘风原本的意思,是打算将儿子送到大理天龙寺拜枯木大师为师,学习天龙寺的基础武功,这种靠人情捆绑的师徒关系自然一般得很。别指望天龙寺会教陆冠英这样的外门弟子什么核心绝学。

    如今好了,儿子可以直接学桃花岛武功,他也用不着再扮演残疾人士隐瞒武功,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这次围剿黑风双煞之役他当仁不让。

    当然。有林沙这样的超级高手坐镇,他要是不知道请教指点那才叫傻子。

    “这是你们桃花岛内部的事务,我一个外人不好过多插手!”

    “不过听闻黑风双煞修炼了九阴真经上的神功,实力铁定不会差到哪去,动手的时候小心为上!”

    “干不过就直接放手,黄岛主对这两位逆徒恨得咬牙切齿,你干不过黑风双煞也算正常,黄岛主不会多说什么起码你努力过不是?”

    “估计你请来的那帮江南武林好手要损失不少,最好提前有个心理准备,记得做好善后安排。免得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

    “还有,你这事最好跟曲灵风打声招呼,免得他不明情况事后怪罪。恨黑双双煞入骨的桃花岛门人可不知你一个,无论曲灵风还是冯默风或者武眠风心中都有火气,最好提前跟他们都打好招呼免得事后麻烦!”

    “放心就是,我会在一旁看着帮你掠阵,不过事先说好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出手的,还是那句老话我非江湖中人!”

    林沙倒也没有矫情,他在倚天世界时得到了《九阴真经》的总纲以及部分神功绝学,对《九阴真经》武功的威能十分了解。就算此时黑风双煞还没突破一流境界,可归云庄最近一段时间聚集的江湖好手实力也强不到哪去,重创那两厮可以但想将人留下却是万万不可能。

    所以,他指点了一下陆乘风应对之策。凡是以自保为主没必要为了那将人将自己也搭进去,别忘了归云庄里还有他唯一的儿子需要他帮扶。

    ……

    林沙的突然现身,不仅给陆乘风带来了天大好消息,一时间心情激动莫名兴奋不已,就连对黑风双煞的怨恨都减轻不少。

    对陆乘风而言,重回桃花岛门墙才是第一要务。至于围剿击杀黑双双煞,不过是绝望之下的愤怒之举,同时也是不岔这两位败坏桃花岛声誉的行为,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虽说恩师黄药师没有亲自,但从林沙口中他也知晓,恩师有将他们几兄弟重新收归门墙的想法,不过一时碍于面子没有行动而已。

    心中有了希望人生便不相同,正如林沙相公所言那般,要说谁最恨黑双双煞,自然是恩师黄药师莫属!

    因为这两厮的偷经之举,不仅害得好好的桃花岛一脉分崩离析,同时还害得师母难产而亡,无论哪一条都足够恩师对那两逆徒恨之入骨!

    林沙相公说得没错,如今曲灵师兄,武眠风师弟还有冯默风师弟都在,他要是贸贸然独自行动的话,倒显得他陆乘风比之三位师兄弟更有本事一般,这是赤落落的炫耀说不定会引来师兄弟心中不满进而心生隔阂。

    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干掉黑风双煞也不是不可能,但经过林沙相公一番解说分析他也觉得希望不大,除非邀请来的江南武林豪杰齐心协力不畏牺牲,可这怎么可能?

    陆乘风这边放下心中大石,那边归云庄请来的一票江南武林名宿却颇不平静,因为林沙这么个陌生面孔的饿出现引发一阵暗潮汹涌。

    那日在归云庄正堂上,一票江南武林名宿与林沙颇闹得不愉快,最后在地主陆乘风的调解下不欢而散。

    心中不爽归不爽,可是林沙表现出的强悍实力,却让一干颇为自负的江南武林名宿心中震撼。

    那位主动挑事的熊姓大汉,在整个江南武林也是响当当的一号角色,因为性格火暴又武艺高强颇有些横行无忌之态。

    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位高手,在林沙手上却连一招都没有撑过,被其一脚踢飞不偏不倚坐回椅子上不说,也不知道暗地里动了什么手脚瞬间将椅子震碎,这一手当真把一干江南武林豪杰惊到。

    私底下,几位实力已达到一流或者接近一流水准的江南名宿,凑在一起小声商谈了许久,却是完全摸不着林沙这位突然冒出青年高手的底。

    苏州林氏他们倒是知晓,毕竟他们身为江南武林名宿,旗下产业也很是不少,在江南各地都是响当当的土豪级人物,对于苏州顶级书香门弟林家自然有所了解。

    可那是再清规不过的书香门第,跟他们这些江湖中人完全是两个世界,也没听说过林家有什么高手存在,林沙虽然出身苏州却一定不是林氏族人!

    既然摸不清林沙的底细来历,他们倒也不纠结直接捉摸林沙的武功实力。

    修为最高的鹤发童颜宣老,十分凝重表示林沙的实力起码在一流之上,至少他对上的话完全没有把握,估计最多也就能支撑个百招!

    这一下,受邀而来的江南武林名宿却是惊得不轻,要知道宣老虽说只是一流末尾实力,可放在江南地区也是了不得的好手,没想到如此实力对上林沙这么一位明显未及弱冠的少年,竟然自承不如?

    这下子,一干江南武林名宿震惊之余,对林沙的出身来历更为惊奇。

    他们自己商讨不得结果,却是想到归云庄庄主陆乘风明显与林沙认识,于是趁着空闲时间找上陆乘风旁敲侧击一番,想要从他口中套出林沙的底细。

    陆乘风出身大家,又有黄药师这样的名师指点,被逐出师门后更是接掌家族事务早就是老油条一个,如今最大心愿已了哪会轻易将林沙的底细道出?

    更别说,他其实对林沙的了解也一般得很,就知道其出身苏州林氏宗族,又在临安城外牛家村开了一家私塾,小小年纪便已是举人之身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至于他那一身高深武功如何练来却是一无所知。

    倒是那姓熊的汉子心思简单,既然他连林沙一招都接不住,自然便将林沙当作高手前辈看待,竟是不顾他人看法直接上门巴结讨好。

    更让一干江南武林名宿大跌眼镜的是,他们心目中的神秘高手林沙却是极好说话,只要不碰触他的底线便是一位十足的和气书生。

    那姓熊的汉子更是得了林沙不少指点,实力虽说没有立杆见影的变强,但一身实战能力却是实实在在有了提升。

    这一下,那帮自持身份的江南武林豪杰坐不住了,面子固然重要但实力更加要紧。不说林沙武功本就比他们强太多,向其低头请教也算不得什么丢脸之事。

    可就在这时,归云庄派出探察黑风双煞行踪的探子回来,同时带来了黑风双煞此时的具体行踪,就在不远处的嘉兴地界某处偏僻山林之中,附近几个村落百姓更是时有失踪疑似被掳去练了邪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