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知名酒楼醉红楼

    此时已近饭点,一楼大厅早已坐满用膳的顾客,一副喧嚣热闹气氛火热摸样。

    作为苏州的知名酒楼,能来醉红楼消费的顾客,要么就是土豪乡绅,要么就是有钱的公子哥儿,要么就是挥金如土不把银子当钱看的江湖豪客。

    令人感觉奇怪的是,原本是苏州乡绅做主场的醉红楼,这几日突然多了不少陌生江湖豪客上门,尤其今天人数格外多,竟是占去一楼大堂小办区域足有五六桌之多!

    而且他们谈论的话题,都围绕着一个关键词:太湖归云庄!

    这不,几桌聚在一起的江湖人士明显都不是一路人,却因为一个共同话题而聊得热火朝天。

    “你们知道这次归云庄召集江南群豪,所为何事?”

    一位满脸‘我有内幕消息’神色的粗豪大汉,几杯美酒下肚脸膛红润异常精神焕,嘴里啃着一块鲜美鸡膀还不忘大声说道。

    “切,这谁不知道???”

    同桌另一位汉子不屑道:“还不是为了对付为祸江南的黑风双煞么?”

    此话一出,临近几桌江湖好汉顿时闭口不言,一个个脸色阴郁好象顾忌什么一般。

    “诸位也都是参加太湖归云庄之会么?”

    这时临桌一位身材矮小却满脸精悍的江湖汉子,不动声色转移了话题。

    “这可是江南武林难得一见的盛会,尽管某家没有得到请贴,但还是忍不住想去见识见识江南高手风采!”

    “某家也是,归云庄庄财大气粗面子也大,听说这次可是请来不少江湖成名高手,黑风双煞这两个恶贼要倒霉了!”

    “谁叫这两个邪魔肆无忌惮,在江南武林掀起腥风血雨无数,多少江湖豪客被弄得家破人亡甚至全家遭难?”

    “可是这两人的武功真的很厉害啊,一般的江湖一流都不是黑风双煞的对手,别弄到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

    “呸呸呸。你这厮说的什么屁话,归云庄6庄主这次可是邀请了不少江南成名高手,其中不乏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一流人物!”

    “都有些什么高手啊,说来听听让某开开眼界!”

    “就是就是。哪位英雄知道其中内情,说出来听听也让大伙乐呵乐呵!”

    “……”

    醉红楼二层雅间,林沙正与一帮苏州士子谈诗论词,楼下那帮江湖豪客的谈话他全都听在耳中,不禁起了前往归云庄凑热闹的心思。

    回来苏州老家已有半月时间。除了刚开始几天跟着族长以及几位族老说说桃花岛的事情,还有将在桃花岛暂住期间写的文章以及游记拿出,让族中一干文人帮忙查漏补缺之外,其余时间基本上都用在和苏州知名文人士子的宴请以及文会之上。

    有苏州林氏的名头,加上作为大儒的林氏族长不遗余力支持,他的文名迅在苏州士林传播,又有在桃花岛时即兴所作几篇精彩游记以及文章,很快就得到整个苏州文人圈子的任何和接纳。

    整日里跟着一帮文人士子聊天打屁互相吹捧,这日子当真无聊透顶。

    这不,今日醉红楼一场小型文会下来。那帮所谓的文人士子都跟着请来的苏州红牌眉来眼去,一个个化身猪哥只为讨好身边红牌,哪有半分探讨学问的正经严肃?

    这样的日子真让他感觉厌烦,心中便有了离开苏州到其他地方游历一番的想法。再不济回到牛家村教书也好啊,总比每日里跟着一帮道岸貌然的家伙在一起要强不是?

    没想到无意间,竟然听到了有关黑风双煞的消息。

    陈玄风和梅风啊,这两位还真不知道低调为何物。要说你们夫妻俩偷了黄老邪的《九阴真经》下卷,那就老老实实跑一个荒凉之地练功升级多大,非得在江南地界招摇真以为黄老邪收拾不了你们?

    这两夫妻也当真奇葩,没有道家内功调和阴阳。生生把半卷道门神功练成了邪门武功。稍微有了点进步就忍不住出来得瑟,到处招摇吸引仇恨,而且练功手段残忍到家,经常拿活人练功短短数年时间。便犯下多少杀孽又惹了多少仇家?

    这些都是林沙回到苏州后,通过林氏宗族的势力,打探而来的消息。

    当然归云庄庄主6乘风情况不同,他与陈玄风和梅风是同门师兄弟,可惜陈梅两人盗取九阴真经下卷,6乘风受到牵连被打断双退赶出师门。心中对陈玄风和梅风有多大恨意可想而知。

    最重要的是,陈玄风和梅风俩人行事太过嚣张毒辣,杀人放火得罪江湖好手无数不说,还顶着桃花岛弟子的名头招摇,给黄药师本就不算多正面的名头,泼了好几桶污浊不堪的脏水,可谓臭不可闻。

    6乘风对此尤其不能接受,陈玄风和梅风你们俩叛出师门也就算了,他们几个师兄弟受到牵连也是内部矛盾,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竟然把师傅黄药师拖下水,这是6乘风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

    黄药师对这些虚名不会在意,赞也罢污也好都不能引起他的情绪波动。但是6乘风作为弟子却不能如此坦然,对陈玄风和梅风这两位败坏师门清誉以及师傅名胜的逆徒,他绝对恨之入骨!

    ……

    心中有了想法立即去做,待此次文会结束后林沙谢绝了那帮文人士子晚上一起寻乐子的邀请,直接返回林氏族长府邸向族长提出告辞。

    族长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告戒他不可耽误功课,同时也不许再像之前那般冒险,去哪儿之前先跟当地林氏产业管事打声招呼,免得出了什么变故宗族方面来不及支援。

    林沙自然好一番感激,而后便将自己下一步行程老实道出,他打算去太湖6家归云庄一趟,给庄主6乘风递给口信同时也见识见识太湖风光。

    苏州林氏毕竟是书香氏族,对江湖上的事儿根本就没多少了解,也没多大兴趣了解,自然不知晓6家归云庄最近的热闹。

    6家也是太湖周边一带赫赫有名的豪族,苏州林氏与其在太湖周边地区有不少生意往来两家关系着实不错。

    林氏族长一听顿时放心,亲自手书一封要林沙带给6家家主,对于林沙此次6家归云庄之行大开绿灯没有丝毫阻碍。

    其实林沙跟太湖6家还颇有一点关联,也就是他八岁之时,在太湖水域边缘从水匪手上救下一主一仆两位小娘子,可是6家嫡系小姐和丫鬟,就此他与6家有了牵连,每逢年节时分6家都有常礼送上,一直到现在都没断过。

    林沙是个彻底的行动派,既然有了想法又不愿跟城里那帮酸腐文人无聊厮混,干脆直接收拾了一下于第二日清晨便包袱款款离开了苏州。

    他先返回林村跟村中族老说了一下意欲出行游历,而后在一众族人的殷切叮嘱声中来到太湖边上,上了一艘小渔船直奔大名鼎鼎的太湖归云庄而去。

    那太湖襟带三州,东南之水皆归于此,周行五百里,古称五湖。只见长天远波,放眼皆碧,七十二峰苍翠,挺立于三万六千顷波涛之中,放眼望去心胸为之一宽只觉满腔豪情不吐不快,与那东海碧波荡漾又是另一番盛景。

    小船离岸渐远,四望空阔,真是莫知天地之在湖海,湖海之在天地。

    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白帆点点,还不时传来渔人捕鱼的叫喊声。太湖的水千姿百态,时而像一只摇篮摇摇晃晃;时而像一条游龙正游向远方;时而像一只温驯的绵羊平静极了;时而像俩只威的老虎,正在勇猛地搏斗。阳光下的湖面闪烁、耀眼,真像五彩的丝线飘荡在水面上。

    沿途不时有小船路过,船上船客一个个劲装打扮英气勃勃,持刀挎剑一个个气势精悍,船行目标与他一致都是太湖归云庄方向,显然都是参与归云庄盛会的江湖好汉。

    林沙探目凝望,现这些江湖中人虽说个个精悍外露,但观其精气神并非武功练到一流之辈,就强的也不过勉强江湖二流,如此水平让他大失所望,心想6乘风的面子也就那样,依仗6家豪富却是难以请来真正江湖一流高手啊。

    看了几眼,引来数名乘船江湖好汉怒目而视,他也便收回目光挺立于小舟船头,轻风吹拂一身书生长泡猎猎作响好似画中人般。

    在湖中行了数十里,一直到头顶日当正空,小船混在一群江湖汉子所乘小船之中来到一个水洲之前,在青石砌的码头上停泊。

    缓步上得岸来,只见前面楼阁纡连,竟是好大一座庄院,过了一道大石桥来到庄前。

    “果然好阔气!”

    看着眼前巨宅,林沙忍不住摇头感叹,没有理会周为来来往往江湖好汉的惊异目光,他径直向大开的庄院大门走去。

    “这位相公,不知来归云庄有何事?”

    林沙的装扮实在太过惹眼,还没等他跨搞过大门,便有一管家摸样精壮汉子上前施礼问道。

    “苏州林沙,拜会贵庄庄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