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桃花岛洁白如玉的沙滩上,两道高度移动的身影正激烈纠缠打斗,拳来脚往发出连环轰然闷响?!?,

    黄药师身形飘逸灵动,好似化作一道轻风行踪飘忽难以捉摸,双掌连环挥舞一会儿好似漫天飞舞落英缤纷,一会儿又气劲纵横好似宝剑呼啸,一双肉掌竟生生化出掌和剑两种不同攻击手段,轻松使出数门桃花岛绝学!

    与之对战的林沙好似老树盘根身形岿然不动,双手握拳舞出道道凌厉拳影,不管黄药师出招有多眩目让人眼花缭乱,他自紧守中门不慌不忙。

    砰!砰!砰!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黄药师再次诠释了这一至理名言,手上攻击速度猛然加快,趁林沙的防守节奏出现瞬间迟滞之际,一连在他身上印了三掌发出砰然闷响。

    以其先天初期实力,放眼江湖任谁中了他三掌都得吃不了兜着走,可林沙的表现却让人大出意料,猛然间连中三掌身形只是晃了晃向后倒退一步,而后便像是无事人一般几乎出拳与黄药师大打出手不落下风。

    黄药师眼中精光闪闪凝重异常,没想到林沙的防御力当真如此惊人,心中更是掀起滔天斗志越发激动兴奋难耐,双手或掌或剑攻势越发凌厉。

    突然,不知为何林沙出拳动作一滞,原本严密的拳势之中出现一丝漏洞,虽是转瞬即逝却逃不过黄药师这等绝顶高手法眼,意动心动身动来不及思量是否有诈,身形如疾风猛突右手化剑揪准一闪即逝的空门闪电前刺!

    “哈哈黄岛主你上当了!”

    面对黄药师突然的迅猛一刺,林沙脸上绽放开心笑容,哈哈一声大笑身形一顿干脆放开中门防守,双拳犹如流星坠地砰然轰出。

    哼!

    胸口被黄药师点中身形一抖闷哼出声,林沙眼中爆发凛然凶光张嘴大喝,一双化作坠地流星的铁拳,间不容发之际重重轰在来不及反应的黄药师身上。

    噗!

    尽管早有心里准备。更是在铁拳临身之际匆匆调动体内先天真气凝聚于身前,可黄药师依旧没能料到林沙一双铁拳竟是如此刚猛,好似遭遇了攻城重捶轰击,身子犹如断线风筝倒飞出去。胸口好似翻江倒海猛然一口逆血喷出。

    “黄岛主,承让了!”

    胜负以分,林沙并没有趁胜追击,立于原地缓缓收拳吐气,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开心笑容。

    “咳咳咳。厉害,果然厉害!”

    黄药师被突然临身的两拳轰懵,躺在柔软洁白的沙滩上过了片刻才缓过劲来,轻轻咳嗽两声将胸口憋闷之气吐出,身形好似飘飞柳叶一跃而起,满脸郁闷点头认输。

    “哈哈,也是黄岛主一时大意,不明我这‘纯阳战体’的具体能耐,否则不可能吃这样的闷亏!”

    林沙满脸微笑,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使将不尽的力量。眼中精光闪烁心中战意沸腾,显然刚才一番打斗还没尽兴。

    “输了就是输了,不用替某找理由,再接某一掌!”

    黄药师满脸冷然,待体内沸腾气血稍微平复,身形突然化作一道轻烟,手腕一番一记碧波掌中的碧浪滔天使出,携带一股好似浪潮汹涌般的无边气势,一掌拍出周身空气震荡劲气呼啸声势骇人。

    “来得好!”

    林沙满脸兴奋没有丝毫胆怯之意,身形不动凝立如山。右拳带着一股如火般暴烈气势轰然挥出。

    轰??!

    拳脚相击发出轰隆一声爆响,气劲四溢狂风大作,洁白沙粒被汹涌气浪卷飞冲天,以两人为中心周围一丈方圆生生下陷半丈有余!

    这一次不仅是拳脚真气的对抗。也是气势的对抗,同时还是火与水的对撞!

    砰!

    紧紧粘在一起的拳掌,在一声砰然巨响中分开,林沙只觉手上一股巨力传回,身子不受控制蹬蹬蹬连连后退十来步才勉强稳住,黄药师的情况更惨。直接被巨大的反震力道轰得倒飞出去。

    “哈哈痛快,林沙你接我一指!”

    强行压制体内翻腾气血,黄药师身在半空猛然哈哈狂笑,眼中闪烁骇然精芒战意熊熊,嘴角溢血咆哮出声,右手食指弯曲猛然一弹。

    咻!

    一声刺耳锐啸声震荡耳膜,带着一股中浪潮身韵激射而出。

    “烈阳指!”

    林沙眼神微微眯缝,脸上挂笑大声怒喝一指点出,一股子带着犹如喷发火山般暴烈气势的指劲飞出,不偏不倚正与弹指神通发出的凌厉指劲于半空相撞。

    《烈阳指》正是他结合《一阳指》与《无相劫指》优点创出,与新鲜创出的《纯阳战体》一般都是追求极致的阳刚,与林沙本身脾性极为相合,能够轻松承接他心中如火般暴烈气势,其威势一点都不比一阳指和无相劫指差!

    砰!

    两道霸道指劲相击发出一声砰然闷响,一时间劲气四溢凌空飞溅,道道呼啸狂风向四面八方纵横驰骋,下面的沙地好似遭了万箭齐发之难,坑坑洼洼一片狼籍!

    可让林沙皱眉不爽的是,自己的烈阳指劲在第一时间便消散一空,而黄药师的弹指神通还有残余指劲冲破拦截,直向他激射而至。

    哼!

    他右手猛然一挥,就像拍苍蝇般直接将残余不足十分之一的弹指神通指劲轰散,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弹指神通,果然不愧‘神通’之名!

    ……

    好好的与黄药师大战一场,凭借着‘纯阳战体’一身强横的防御力,将措手不及的黄药师整得狼狈不堪连连吃憋。

    这还只是他单纯使出真气攻击之法,如果将更加强悍的内家拳手段使出的话,妥妥的碾压之势没二话!

    当然,如果黄药师一心避战的话他也没辙,随着体内先天真气性质变幻,偏向极致的阳刚与肉身防御,相应的再施展武当纵云梯轻功之时,就没有之前那般潇洒迅捷了。

    对此,黄药师虽然心中不服却也不得不赞一声:厉害!

    林沙此行桃花岛的目的算是全部完成,而且还有额外收获,战后与黄药师一番论武除了总结一下比斗过程中表现出的不足与确实外再无其它收获。

    于是,第二天刚吃过一顿丰盛早饭,林沙便郑重向黄药师提出告辞。

    黄药师还没什么反应,黄蓉小姑娘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哇哇林叔叔不要离开,林叔叔难道不要蓉儿了么?”

    小黄蓉蹬蹬蹬跑到林沙跟前,一把抱住他的小腿哇哇大哭,眼泪就像决堤洪水般泛滥不可收拾。

    “小蓉儿乖乖不要哭,叔叔也舍不得离开小蓉儿呀!”

    林沙一把将小黄蓉抱起,一边温言哄劝一边笑着说道:“可是叔叔在外头也有事情要做啊,这怎么办呢?”

    小黄蓉闻言止住哭声,仰着一张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小脸,小嘴咬着手指满脸纠结大眼睛滴溜溜乱转,明显心中在打着什么小主意。

    “要不,要不蓉儿跟着叔叔一起出岛?”

    小黄蓉犹豫良久,最后好象下了莫大决心一般,蹬着一双闪亮大眼期待道。

    “这个,叔叔倒是没问题,就怕你爹爹不答应??!”

    林沙真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黄蓉小姑娘人小鬼大,这么小就知道玩心眼耍手段,明明自己想出岛玩偏偏弄得好象是他万般恳求一般。

    果然不愧是射雕第一聪明人,真是名不虚传。

    “不粗!”

    黄药师脸黑如墨,一眼看出了小丫头的小算盘,当即一口否决了小丫头的痴心妄想,转头冲着林沙瞪眼不满道:“瞧瞧蓉儿都被你小子宠成啥样了,小小年纪就会玩心眼耍手段!”

    林沙那个汗啊,果然不愧是亲身父女都是不肯吃亏的角色。

    “不嘛不嘛,我要出岛我要出岛……”

    眼见小伎俩被看破,黄蓉小姑娘干脆不再掩饰,玩起了撒娇**整得林沙与黄药师一个个头大如斗。

    一番手忙脚乱连哄带骗,又许诺了无数好处,才终于将闹腾的黄蓉小姑娘搞定,林沙不敢有丝毫耽搁当天傍晚时分便搭乘林氏所有海船离了桃花岛,至于小黄蓉得知消息后如何折腾他老爹黄药师就不关他事了。

    不过两三天功夫,海船鼓足风帆急速前行,回到了苏州林氏宗族在明州的私人码头,下得船来他也不在明州停留,继续搭乘隶属于林氏宗族的内河小船,直奔苏州而去。

    南方河网纵横水系发达,坐船赶路速度极快,不过短短时间时间便已来到苏州地界,一路上风平浪静没有遇到丝毫波折。

    到了苏州后,他先返回林沙一趟,与族老以及村中头面人物好好说道说道,还没等他将此此桃花岛之行经过道完,得到消息的林氏族长便派来管家邀请。

    对于族长林沙还是很尊重的,跟聊得兴起的族老道了声歉,他二话没说拿起在离开桃花岛做的游记功课,跟着族长家管事坐上马车,急匆匆直奔苏州城而去。

    三年前那次疫情规模较叫,不过流行了大半年时间便已消弭于无形,林氏宗族上下便在第二年集体返回了苏州老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