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边回来时,天色已近黄昏?!瘛?,

    跟汹涌浪潮奋战了一下午,林沙依旧精神抖擞生龙活虎,步伐沉稳气势凛然,好似之前的巨大真气消耗根本不存在般。

    这就是先天高手的可怕之处,回气速度那叫一个快!

    而纯阳无极功绝对是了不得的顶级神功,进一步加快了体内先天真气的恢复速度,让他能够在对抗连绵浪潮时,从始至终都只使用纯粹的真气攻击手段。

    让他哭笑不得的是,大半个下午的饿对抗,他竟然清晰感应到体内先天纯阳气不仅更加纯粹,甚至在量上都增加不少!

    果然,与海潮对抗,对纯化真气提高真气数量的极佳手段!

    难怪杨过年纪不大,一身功力却是不弱五绝分毫,在海边读那连的效果实在太过夸张,不过前提是得是汹涌浪潮下坚持下来,否则别说锻炼了就连自身安危都保证不了,还锻炼个屁???

    而一下午的努力,效果也是极其明显的,不说体内先天真气的数量增加,单单就是他对体内先天真气的控制粒度,也非锻炼之前可比。

    总之,尽管只是海边锻炼了一下午,但效果却是出奇的好!

    ……

    “林沙叔叔林沙叔叔,你怎么才回来??!”

    刚刚返回客院换了身衣裳,林沙屁股还没坐热,一道杏黄小身影便急速冲了过来,一把扑入他的怀中不满娇喝。

    “小黄蓉想叔叔没?”

    听着怀中小人儿的不满娇哼,林沙脸上一乐颠了颠手上小小姑娘,一把将小黄蓉举起轻笑着问道。

    “哼,蓉儿才不想坏叔叔呢!”

    小姑娘别看才四五岁年纪,确实机灵得紧偏过脑袋一脸不满娇哼道。

    “那叔叔可要伤心了,亏得叔叔时刻不忘可爱漂亮的小蓉儿!”

    林沙装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摸样,一脸失落黯然道。

    “真的么?”

    黄蓉小姑娘再机灵也立刻中招,立刻闪亮着一双水灵大眼惊喜道:“蓉儿也很想叔叔呢,叔叔都不陪蓉儿玩!”

    “哈哈。原来蓉儿是为这个生气??!”

    林沙哈哈一声大笑,将怀中机灵可爱的小丫头高高举起,引来一阵咯咯娇笑,这才好奇问道:“你爹爹呢。怎么不陪你玩?”

    他算是看出来了,黄药师绝对是个女儿控,就差没把机灵可爱的黄蓉小姑娘宠上天,简直就是要星星不给月亮,整日里逗弄小姑娘也不嫌烦。

    难怪后来黄蓉受了点小委屈就受不了。二话不说就跑出桃花岛玩出走,原来根源都在这儿呀!

    “哼,爹爹不要蓉儿了!”

    说起这个,黄蓉小姑娘娇软红润的小嘴便高高撅起,一双水灵大眼顿时泪光闪现,带着哭腔道:“爹爹下午让蓉儿自己玩,自己却不知跑哪儿玩去,蓉儿找了爹爹许久都没找到,呜爹爹不要蓉儿了!”

    “别哭别哭,小乖乖别哭啊。你爹爹不要小乖乖了叔叔要,走,咱们一起玩意捉迷藏去!”林沙顿时好一阵手忙脚乱,又是哄又是劝的好不忙乱,花费了好大精力总算让小姑娘破涕为笑,高高兴兴跟着林沙玩起小游戏。

    ……

    “我说黄岛主,别只顾着自己那点小事,多看顾看顾小蓉儿!”

    晚饭后,将玩了好几个时辰早已疲累的小黄蓉送回房间休息,林沙跟黄药师来到小竹林中的竹亭中。双双落座刚刚喝了口香铭,林沙便忍不住埋怨道:“小姑娘还以为你这个老爹不要她了呢,跑到我那去哭鼻子!”

    “是黄某不对,让林沙你受累了!”

    黄药师闻言脸上一僵。又是愧疚又是难过说道。

    “没啥!”

    林沙摆了摆手一脸不以为意,黄药师如此摸样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轻笑道:“小黄蓉可爱得紧,我倒是挺喜欢跟他玩耍做游戏,不过我这段时间打算在海边练武,跟小黄蓉玩耍的时间并不多!”

    不等黄药师说什么他继续道:“况且桃花岛也太过冷清了些。偌大一个岛屿除了你我之外就没个正常人,那些哑仆服侍人还成,要他们跟小黄蓉玩耍真是个笑话!”

    “放心吧,我会好好看顾蓉儿的!”

    这话不禁又勾起黄药师的伤心往事,要是他当初没冲动下将四位无辜弟子打断腿脚赶出桃花岛,这时岛上的人气也不会如此冷清,说不定几位年纪大些的弟子已经娶妻生子,岛上早就热闹非凡蓉儿也有同龄玩伴了。

    “嘿嘿,你这个做爹的可要当心了,别让我这个客人把小黄蓉的心给抢走才是!”林沙嘿嘿怪笑一声,半是完小半是认真给黄药师提了个醒。

    “哼,你小子有这个能耐么?”

    黄药师一听果然脸上变色,像只被被踩了尾的猫,浑身寒毛倒竖叫嚣道。

    “嘿嘿有没有这个能耐,咱们比过才知道!”

    林沙嘿嘿一声大笑,猛然出手一掌向黄药师攻去。

    “来得好!”

    黄药师眼中精光一闪,五指并拢成?;髌橛胺椿鞫?。

    两人坐在竹椅之上,隔着一张小茶几互相拆招,拳来脚往指击爪攻无不精妙绝伦,最让人奇怪的是两人明明各出妙招,一连互拆了数十招竟是没有一次与对手相击大出声响的。

    啪!

    终于,比试了五六十招后,两人很有默契同时撤去精妙招式,纯以掌力相击比品起真气来。

    一时只见小小竹亭劲气呼啸,两人身上衣裳无风自动哗啦啦作响,以相击两掌为圆心周围空气似乎受到大力挤压,卷起阵阵狂风声势好不惊人!

    呼!

    对拼了半盏茶功夫,两人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突然同时收手,只余下小小竹亭中互相激荡咆哮的狂风劲气。

    “林沙你真是令我吃惊,短短不足两天时间,你对体内先天真气的掌控程度,好象又上了一层台阶?”

    黄药师满脸惊叹,神色间很有些古怪道。

    不得不让他惊叹啊,之前两人也不是没比拼过真气,林沙体内的先天真气量不比他少上多少,可黄药师在比拼中却可轻松获得小小优势。

    无它,对体内真气掌控程度更高而已!

    在两人都是先天初期实力的情况下,稍微一点优势便可转化为胜势,这也是黄药师一直骄傲的地方……

    “哈哈没办法,谁叫我天纵其才!”

    林沙哈哈一声大笑,脸上露出开心神色玩笑道。

    “别跟我扯废话,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药师摆了摆手白眼一翻,没好气催问道。

    “今天下午与浪潮对抗的成果而已!”

    林沙轻笑着摇了摇头,也没隐瞒直接说道:“我原本也只是想尝试一番,没想到锻炼效果这般惊人!”

    “不会吧,只是与浪潮对抗了一下午,就有如此进步?”

    黄药师却是满脸不可思议,瞪大了双眼惊声道。

    “没错!”

    林沙轻笑点头,自得道:“我原本只是好奇黄岛主的海潮气势,想要学着观潮看有没有领悟,谁想突然碰到海水涨潮,便耐不住寂寞与潮水对抗了一番,没想到效果如此惊人!”

    “看来黄某好象忽视了许多东西??!”

    黄药师闻言轻轻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

    “哈哈,能让黄岛主有所领悟就好!”

    林沙轻轻点头微笑,脸上神色说不出的大方自然。

    “那不知林沙你有何领悟?”

    黄药师轻笑出声,收敛脸上神色轻松转移了话题。

    “领悟倒是不深,只是觉得所修内功与自身脾性不甚相符!”

    林沙轻轻点头,也没藏着掩着直言相告。

    他确实有这种感觉,每每与汹涌浪潮硬碰硬之时,便会感觉体内真气运行不怎么顺畅,好象极不适应这样的攻击方式一般。

    由此,林沙却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散功决心!

    “这可是大问题??!”

    黄药师小吃一惊,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郑重,告诫道:“林沙你可得小心了,不管如此处置都得谨慎再谨慎!”

    “放心吧我理会得!”

    林沙微笑点头,对黄药师的态度越发和善轻笑道:“我这人性子比较直爽冲动,喜欢直来直往不喜拐弯抹角,道家武学的冲虚谦和却是不怎么和我的脾性!”

    “确实如此,我可是早就看出来了!”

    见林沙一副胸有成竹摸样,黄药师虽心中好奇也不遍多问,轻笑一声满脸自得道。

    “说起这个,我倒是对黄岛主所修内功很是好奇!”

    林沙眼神微眯嘴角含笑,轻轻瞥了黄药师一眼好笑道:“黄岛主你的武功潇洒自然,内功圆润如意很有道家风范,倒让我想起了百年前的一家武林隐世门派,跟黄岛主你的武功路数却是出奇相和!”

    “哦,不知是哪家隐世门派,说来听听看某有没有听过?”

    黄药师闻言神色一动,轻笑着接口道。

    “逍遥派!”

    林沙轻轻吐出整个金庸武侠世界,最神秘也是武功可以算得上最高的门派,目光紧紧盯着黄药师的一举一动,想看看他到底是何反应?

    “逍遥自在,不类凡俗,果然好名字!”

    黄药师脸上却是毫不掩饰的惊讶之色,好奇问道:“这是个什么门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