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自家得意绝学弹指神通,黄药师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唷?,

    “当初刚刚创出弹指功夫之时,无意中将一缕精纯意念融入其中,没想到竟让刚创出的指功有了神奇变化!”

    说起这个之时,黄药师脸上一片感叹,眼神中露出丝丝精芒。

    “神奇变化?”林沙一脸疑惑。

    “没错,就是神奇变化!”

    黄药师郑重点头,转而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欣喜微笑,道:“不仅威力大增,而且弹出指劲冥冥中竟能与精神相连!”

    “黄岛主的弹指神通,威力确实不俗!”

    林沙点头认可,回想刚才在竹亭外的指力对抗,他心中便忍不住一阵羡慕。

    他根据一阳指和无相劫指的优点创出指功,不仅在隐蔽性以及威力上毫不逊色于一阳指和无相劫指,精妙之处更甚一筹!

    可就是如此得意指法,与黄药师弹出的弹指神通对撞时,不仅被完全消弭而已还不能阻挡弹指神通的续功之势,威力当真惊人得紧!

    “不过,弹出去的指劲与精神隐隐相连?”

    林沙一脸疑惑心头却是掀起惊涛骇浪,这让他不由自主想到现代时候所看的神话故事,这不就是影视剧中神仙修士们都会用的手段么?

    “难不成使出的指劲,还会受到黄岛主你的精神控制不成?”

    “这个想法倒是不错!”

    岂料黄药师闻言眼睛猛然一亮,一拍巴掌惊喜道:“我之前也很疑惑,不知该如何利用这种神秘联系,经林沙你一提倒真是个不错的想法!”

    “恐怕不容易吧?”

    林沙嘴角一阵抽搐,没想到自己随便一句话,竟然引来黄药师如此反应,同时心中也很有些兴奋,不知道黄药师能不能真正做到,要是能够做到的话……

    那神话传说中那些动念间便可移山倒海飞天遁地的神仙中人,有可能真是武道修炼到极致的表现。

    要知道上古时候天地灵气充盈。比之射雕神雕世界不知浓郁多少倍,有庞大的天地灵气作为支撑,先天以上级别高手所使武功,能够发挥出的威力简直难以想象。

    别的不说。射雕三部曲世界与笑傲世界的天地灵气浓度,完全就是两码事。

    笑傲世界的天地灵气,甚至不足以供应一位后天颠峰高手突破先天,而林沙在倚天世界之时,先天高手虽然稀少却不是没有。更有张三丰这样的盖代大宗师存在,两个世界的天地灵气浓度差距有多大可想而知。

    而射雕神雕世界的天地灵气,不知为何明显又比倚天世界高上一筹。

    这是林沙的亲身体会作不得假,同样的一式武功,以林沙如今的修为境界全力使出,威力竟不比倚天世界时先天中期之境差!

    这情况可是十分了不得,说明时代越往前天地灵气的浓度就越高,上鼓之时说不定金丹满地走先天不如狗的武学盛世。

    这也可能是张三丰谈到郭靖之时,说其武功震古烁今的缘故,单单天地灵气的浓度不同。先天颠峰高手使出的降龙十八掌威能,未必就比武道金丹境界的高手差上多少!

    “确实不容易!”

    黄药师脸上笑容收敛,郑重点头说道:“不过就算再不容易黄某也要试上一试,这可能是黄某武学上的一次重大进步!”

    林沙呵呵一笑也不多说,尽管心中翻起惊天骇浪不过他并不看好黄药师的努力。想单纯以精神干涉现实中的物质,不能说做不到可起码也得达到张三丰创出太极拳时的武功境界才成,不然只是妄想而已。

    而以射雕神雕剧情而论,到神雕后期最接近张三丰武道金丹境界的,不是黄药师也不是一灯大师,至于郭靖与杨过还差了不少火候。反而老顽童周伯童保持一颗赤子之心,最是接近张三丰创出太极拳之前的境界。

    “不知黄岛主对气势如何看待?”

    ‘意念’之说对于眼下的林沙来说太过虚无缥缈,当然以其境界想要摸索出一些有用东西却是不难,不过他自认境界太不够不想在这样的事儿上太过浪费时间和精力。于是他话锋一转问道。

    “气势?”黄药师眼中带笑轻声反问。

    “没错,就是气势!”林沙重重点头,很有些不爽黄药师的故作糊涂,没好气道:“黄岛主之前与某交手之时,掌势犹如浪涛滚滚好不惊人,难道不是黄岛主领悟了气势在真气中的运用不成?”

    “后天靠真气。先天靠气势!”

    见林沙都说得这么明白,黄药师不再藏着掩着,轻笑着点头道:“实力达到了先天之后,再想要依靠纯粹的真气量取胜有些困难,比拼的其实就是各自的气势领悟,谁领悟得更深谁实力就最强!”

    “恩!”

    林沙若有所思点点头,心道这话才比较靠谱嘛,想想天龙中的乔大帮主,单靠气势便常常以弱胜强,这就是将气势运用至极的表现,表露出的一身实力实在可敬可畏。

    “如何修炼气势?”

    沉吟片刻他突然问道,其实这些东西他都清楚,在倚天世界时与张三丰的交流可不是开玩笑的,对于先天以及金丹境界都有比较清晰认识。

    别看他刚才表现得那么小白,确实被黄药师所提意念给惊住了。

    在倚天世界之时,他与张三丰论武多次,自然知晓‘后天拼真气,先天拼气势’,可问题是意念这玩意根本就不是先天境界能够轻松凝聚而出。

    以张三丰武道金丹之境,都不敢说能够轻松凝聚出太极真意,没见他所创武功名唤‘太极神功’,而不是所谓的‘太极神通’么?

    神通之道,已经涉及到了更高层次的武道境界,根本就不是区区先天能够轻易触碰的,就是武道金丹能不能凝练林沙都不清楚。

    因为自从张三丰创出太极拳实力更上一层楼后,时常闭关感悟天地自然,又或者游历大江南北领会自然演化之道,林沙的内家拳境界不差武道金丹丝毫,却是自修之道与张三丰所走感悟自然自道完全不同,也就没有再论过武,对武道金丹境界的具体威能,他却是不甚了了只有个模糊印象。

    “感悟天地自然,以自然之道凝聚气势,而后再与自身武功相合!”

    果然,黄药师所言修炼气势之法,与林沙所知几无而致。

    “哦,看来黄岛主在修炼气势上很有心得,是否就是观看东海潮起潮落所悟?”林沙轻轻点头,心中却不无遗憾,卡们来自己之前选择专修《无极纯阳功》却是走了弯路,与自身内家拳所走的自修刚猛之道完全不搭嘛。

    看来,有时间了还得好好梳理梳理自身所学,趁刚刚进入先天境界没有多长时间,转修一门刚猛霸道的内功心法,自己在笑傲世界时所创的铁布衫神功正好合适,不过有些细节之处还必须好好雕琢改动一番。

    “小辈你说得不错,某正是观看海潮有感,领悟了浪潮气势,正好又与某所创桃花岛武学相适,正是相得益彰之事!”

    黄药师满脸得色,眼神微眯就差在额头刻上‘天才’二字。

    ……

    与黄药师一番论武,林沙收获良多满心喜悦,应黄药师的邀请暂时在桃花岛上住下。闲暇时与黄药师论武切磋,要么就是跟小黄蓉逗趣玩笑,日子过得既轻松又充实。

    黄药师也十分高兴,林沙可是桃花岛闭岛以来的第一外客,而且武功高强见识不俗,能跟他聊到一块很和他的脾胃。

    再加上林沙堂堂先天高手,竟拉得下脸放得下身段跟爱女黄蓉嬉闹玩耍,看着没几日便活泼不少嬉闹不休的爱女,他心中既是隐隐作痛又开怀不已。

    待隶属于苏州林氏的海船再来桃花岛时,林沙特意上船跟船上的林氏族人打了声招呼,表示他跟桃花岛主黄药师关系处得不错,应黄岛主之邀准备在岛上停留一段时间,同时拿出几篇文章交代族人务必交到族人手中,表示他并没有因为出游而耽搁功课,而且桃花岛主黄药师是位了不得的奇人,在儒家经典上的造诣之深并不比当世界大儒差上多少!

    林沙这番举动确实打消了林氏宗族的顾虑,当初他们得知林沙竟然孤身犯险,坐船出海跑到凶名赫赫的桃花岛时,族中可是差点炸了锅,有那性急的都叫嚷出带齐人手直奔桃花岛救人。

    还是林氏族长绷得住,强压下族人们的躁动不安,这才有了林沙这次顺利将功课拿出的机会,不然只怕他上船的第一时间就被五花大绑往船舱里一塞,,海船转舵当即就跑了。

    当林氏族长拿到林沙上交的几篇文章之时,脸上不由露出惊异欣慰之色。以其在儒家典籍上的高超造诣,自然看得出林沙上交的这几篇文章,水平比之以往有所提高,这对于一向看重文事的林氏宗族而言就够了。

    于是,很自然的,来自林氏宗族的担忧和压力消散一空,他们甚至对黄药师来了兴趣,有几位族中水平比较高的文士都想亲上桃花岛讨教一番,所幸被知晓黄药师真实身份的族长压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