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第三更可能在凌晨,另外说个事,听说最近几天白天都要停电,更新时间可能不稳定还请见谅,如果少更了下月一定补上

    最后结果可想而知,大手大脚挥金如土,加上又身有残疾惹人眼红,路途还没过半身上所带金银已消耗大半,最后更是被强人掠夺一空。

    曲灵风眼下才二十五六,刚被赶出桃花岛时也才二十一二,可想冯默风和武眠风的年纪有多大。

    最小的冯默风不过十四五岁,突遭如此惊变心情差到极点,返乡路上于遭强人抢掠,瞬间便从天堂来到地狱。

    武眠风的年纪稍大也不过比冯默风大一两岁,同样也是没有外出生活经历,返乡途中与冯默风情况相差不大,总之路到半途身上已无盘缠路费。

    以两人的年纪,当时武功又能高强到暗去?

    林沙遇到曲灵风之时,曲某人也不过区区二流颠峰实力,作为小师弟的冯默风和武眠风连江湖二流水准都无,勉强够得上江湖三流水平。

    武眠风双腿被打断,冯默风情况稍好也有一条腿被打断!

    如此一来,两人所能发挥的真正实力,竟是连江湖三流水准都不到,也就与最底层的江湖人士差不多。

    以两人如此状况,又没有多少生活经验,手头盘缠消耗一空,与强人打斗时身上多少都受了点伤,如此一来情况更加糟糕。

    等丐帮弟子大肆出动,寻到两人之时他们的状况差到极点。

    冯默风遇到好心人收留,是个落魄铁匠。冯默风仗着一把子力气当学徒学打铁手艺,日子过得苦巴巴但勉强还能活得下去。

    武眠风的情况就糟糕得多。丐帮弟子寻到他时,他正躺在某家残破寺庙苟延残喘。发着高烧连起身都难,要不是丐帮弟子及时赶到,只怕武眠风就此一命呜呼,而且还是悄无声息那种。

    总算寻到人的当地丐帮弟子仗义,也可能是陆乘风出手大方,寻到人的当地丐帮弟子不敢怠慢,急忙将几乎病入膏肓的武眠风送到当地知名医馆救治,所幸经过十来天抢夺捡回一条小命。

    曲灵风接到丐帮传来消息时如遭雷击,脸色煞白心神震荡。一边庆幸寻人及时一边后怕要是武眠风就此逝去,只怕他以后都将不得安生。

    将情况与太湖归云庄陆乘风通报后,曲灵风二话不说收拾行李就走,以最快速度赶到武眠风休整之地,一边亲自照顾这位五师弟一边探问其一路上的经历。

    待知道这厮的一系列倒霉经历后,曲灵风又是心痛又是郁闷,没想到武眠风的经历如此坎坷离奇。

    这厮与师兄弟分别后,返回家乡半途被强人打劫身无分文不说,待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烧窑的活计。勉强可以赚钱填饱肚子,可没过两月他所掌控的瓷窑突然爆炸,直接被炸成重伤不说还被愤怒的窑主赶了出去。

    因为身受重伤没钱延医看病,尽管武眠风的身体素质十分不错。硬抗了没多久就到了崩溃边缘,要不是丐帮弟子及时赶到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其实一桃花岛弟子们的素质来说,六人机会算得上个个文武双全。以他们的学识本事想找个正当活计糊口绝无问题。

    可惜的是,黄药师因为妻子难产而死。又受到陈玄风与梅超风偷经叛师刺激,一怒之下将其余四位弟子的腿全部打断。身患残疾在现代福利社会都饱受歧视,更不要说封建守旧的古代社会。

    也是因此,冯默风与武眠风明明有一身不菲文采,结果找的活计不是看窑就是打铁,可见他们两兄弟所受苦楚之大!

    有曲灵风的悉心照顾,加上桃花岛的内功心法却属上乘,又足够营养补充武眠风好得很好,在榻上躺了两个来月便可以独自下地缓慢行走。

    眼见武眠风的身体大有好转,曲灵风十分高兴提出了要武眠风跟着一起回临安牛家村的想法,如此两师兄弟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岂料武眠风年纪不大却是深受黄药师影响,性格倔强心高气傲,受了大师兄曲灵风一次照顾就罢了,要是还跟着混吃混喝他心里实在过不去这个槛。

    武眠风坚决不愿意走,曲灵风愤怒之余也是无可奈何。这时当地丐帮分舵舵主找上门来,表示想请武眠风帮忙处理分舵中的一应文书事务,不等曲灵风表态,武眠风便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曲灵风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不过见五师弟如此坚持他也不好强求,待武眠风身上的伤势彻底好转,又在当地丐帮分舵立稳脚跟有自食其力之能,他便告辞返回牛家村继续当私塾先生。

    冯默风那边情况也差不多,他跟着铁匠恩人学打铁已经学了大半年,已经开始在恩人的铁匠铺实习上工,所赚银钱虽然不多但足够一人开销,接到丐帮弟子传来曲灵风的信件自是十分高兴,不过和武眠风一样拒绝了大师兄曲灵风的好意,继续待在恩人的铁匠铺自食其力讨生活。

    师兄弟几个人的情况以及书信来往,并没有避着林沙,所以他知晓这其中原由曲折,此时说给黄药师听倒也十分详尽。

    “眠风和默风,受苦了!”

    听了林沙的一番讲述后,黄药师默然良久脸带愧疚,轻轻叹息道。

    要说他心中不后悔几年前的冲动,那是不可能的!

    当时一时气愤冲动之下,将无辜受牵连的曲灵风,陆乘风,武眠风以及冯默风全部将腿打断逐出师门。

    过后冷静下来便后悔了,《九阴真经》下卷是陈玄风和梅超风这两个逆徒所偷,他只是因为曲灵风等徒弟替陈玄风两人求情便迁怒于他们四人,并且做出过激反应实在有些不应该。

    前文就提过,除了陆乘风出身太湖豪族之外,黄药师其余五名徒弟,都是他亲手抱回桃花岛教养的孤儿。

    多年相处师徒之间的感情之深不是说着玩的,从射雕剧情中黄药师与梅超风在归云庄那一段便可见一斑。真要是心怀滔天恨意以黄药师的脾性,直接打杀也是是了哪还会罗嗦那么多?

    再看他特意创出有助于恢复腿脚灵便的〈旋风扫叶腿〉,便可知他心中到底是何想法。

    如今听得两位小弟子状况如此之惨,心中恼怒他们丢了桃花岛脸面之余,更多的还是震惊和伤感。要不是他当初一时冲动断了两位小弟子的腿脚,以他们的武功以及学识自然不会混得如此凄惨。

    可惜他一时碍于誓言不好贸然出岛,而且岛上还关押着一个不安定因素周伯通,要是没有他亲自压阵还不知道这位武功高强的老顽童会闹出何等妖蛾子来?

    岛上哑仆之前都是威镇江湖的绿林高手,可眼下都是武功尽失的废人,要他们挡住周伯通简直是笑话。

    再说眼下女儿黄蓉年纪还小,经不得海上风浪颠簸也受不得长途跋涉之苦,总不能因为几个弟子就把亲闺女扔一边不管吧?

    所幸听林沙话中意思,几位弟子在外头生活可能比不上桃花岛精致优渥,但衣食却是无忧让他放下心来,等以后蓉儿长大一些便出岛去见这几位可怜弟子,并将他们重新收归桃花岛门下。

    至于为何不立马就将曲灵风四位弃徒重收入门,面子问题作崇耳!

    ……

    嘿嘿,自然是辛苦的!

    林沙心中暗道,按照他所知射雕和神雕情节,曲灵风早早挂掉只留下一个后代傻姑,武眠风就从没再出现过,按照之前情况所述估计早早凄惨病死于荒郊野外,至于冯默风神雕时代才出现,那时已是人到中年的铁匠大叔,显然一身前程也被毁得差不多了。

    他的插手可是改变了桃花岛好几位弟子的命运,就是不知道江湖上那对大名鼎鼎的黑风双煞,其命运有没有被改变。

    他身在临安之时,倒是隐隐听说过黑风双煞的名头,这对夫妻行事狠辣手段狠毒,仗着一身强悍武功在江湖上肆意妄为大开杀戒,已经成为江南武林数一数二的大魔头,连带着黄药师的名声都给毁得差不多了。

    不过他所在圈子与江湖完全是两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多少联系可言,知道的消息也就这么多,至于黑风双煞的具体情况就不太清楚了。

    “小辈,你不是想知道‘意念’之事么?”

    黄药师的情绪低落了一会便恢复过来,抱紧了在怀中不安分的小黄蓉,目光炯炯看向林沙。

    “愿闻其详!”

    林沙眼中精光一闪,脸色严肃神情认真做倾耳聆听状。

    他此时心中很不平静,对于那所谓的‘意念’有个模糊认知,却又不敢确认自己所测是否正确。

    根据之前与黄药师的一席唇枪舌剑,他隐隐触摸到了所谓‘意念’的真意,至于他的真气之中为何没有‘意念’相合,想也知道跟自己所练两大体系功夫有关,没见后来那一记崩拳把黄药师惊得不轻么?

    “真不知道小辈你的武功是怎么练出来的,已是先天境界高手竟然连‘意念’都不知晓,还真是古怪啊……”黄药师摇头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