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刚刚来电,我尽量快码

    “为何”

    黄药师一脸看傻子的表情,对林沙的装摸作样很是不满,也没给林沙留丝毫颜面嗤笑道:“你是怎么突破先天的,连这点都不清楚真是个糊涂蛋”

    “黄药师你什么意思”

    林沙眼神一冷,心中却犯起嘀咕好似抓住了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抓住。

    “真不知道小辈你是怎么突破到先天的,难道你突破之时没有领悟独属于自己的意念么”

    黄药师眼中精光闪烁,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很有优越感说道。

    “意念”

    林沙一头雾水,心中却隐隐生出一个大胆猜测,莫非就是所谓的个人之道不成

    “嘿,小辈你真幸运,没有领悟独属于自己的意念,竟然也能突破先天”

    黄药师嘴里虽然这么说,脸上却满是掩饰不住的轻视不屑。

    “还请黄岛主指教”

    林沙心头震动,似乎触碰到一个以前从没接触过的世界,顿时心头激动眼中神采熠熠。

    “嘿,接我一指再说”

    黄药师嘴角挂笑,一手抱着小黄蓉另一只手腾出空闲,屈指一弹一道凄厉锐啸声震人耳膜,林沙更是感觉好象一股海中大浪席卷而至。

    “你有指劲难道我就没有么”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右手伸出一指点出,一股混杂一阳指和无相劫指精妙的指劲激射而出,声音没有黄药师的弹指神通刺耳但声势不差分毫。

    砰

    半空一声闷响传来,两道凌厉指劲凌空相撞,顿时劲气四溢狂风呼啸,周围花草被连根拔起泥土翻卷好不骇人。

    “怎么会”

    林沙瞳孔猛然一缩,看着一道削弱不少的指劲如暗潮般蔓延而来大惊失色,自己使出的那一指不仅被弹指神通完全盖住,甚至还有余力对自己造成伤害

    砰

    容不得他多作它想,急忙后撤一步右拳猛然轰出。一道肉眼可见拳头大小空气波纹激射而出,直接与那道被严重削弱蔓延而至的指劲凌空对撞,又是一番草飞土翻的狼籍情景,这次黄药师使出的弹指神通指劲不仅被完全消弭。甚至拳劲还有余势冲着黄药师呼啸而去。

    “怎么可能”

    这下轮到黄药师大惊失色了,惊呼出声的同时一指弹出,再发指劲与飞来拳劲互相消弭。

    “小辈,你这是什么拳法,竟然蕴涵有如此惊人意念”

    他没有继续动手。只冷冷盯着林沙凝声问道。

    什么拳法

    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崩拳而已啊

    林沙心头疑惑,这崩拳里哪有什么意念可言,莫非黄药师在蒙自己不成

    “黄岛主用不着耍这样的小手段,不愿指教直说就是,没了张屠夫难道我只能吃带毛猪不成”

    他冷笑出声,看向黄药师的目光中满是凌厉与不爽,沉声道:“我与九指神丐洪七公有一面之缘,于洪帮主仗义豪爽的性子,想来不会吝啬指点我其中关窍吧”

    “小辈你和七兄认识”

    黄药师脸色忽阴忽晴,一双利目紧紧盯住林沙惊奇道。

    “这还得感谢黄岛主逐出师门的大弟子曲灵风。三年前我跟在他身后夜探临安皇宫,在御膳房巧遇洪帮主”

    林沙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目光凛然与黄药师对视不甘示弱。

    “七兄真是”

    黄药师闻言当真哭笑不得,摇了摇头脸色缓和下来,没好气道:“既然七兄都能在临安皇宫出入自由,可见小辈你刚才所言纯属胡说八道”

    “”

    林沙愕然,不明白黄药师的脑洞怎么开得如此之大,这样的事也能联系在一起

    “嘿嘿,黄岛主不要乱说,洪帮主也只是在皇宫外围的御膳房溜达溜达。你要他再深入试试”

    他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冷笑着说道。

    “哼,临安皇宫是不是有隐藏先天高手暂且不论,有时间我自会亲去探一探究竟”黄药师眼神深幽。摆了摆手一脸傲然道。

    “肯定不会让黄岛主你失望就是”

    林沙嘿嘿一声冷笑,话锋一转探问道:“不知黄岛主可否指点一番内功修习中的疑惑”

    “你不是可以找七兄指点么”

    黄药师冷笑,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不善。

    “黄岛主不要这么小气嘛,刚才我只是信口胡说信口胡说罢了”

    林沙连连摆手一脸微笑,冲着黄药师怀里的小黄蓉眨眨眼作怪道:“是不是啊小黄蓉”

    以黄蓉小姑娘眼下的年纪,哪知道林沙话中何意。见林沙冲着他眨眼搞拐,顿时拍着小巴掌咯咯娇笑,扯着柔嫩的悦耳嗓门连连道:“就是就是”

    “你这个小叛徒”

    黄药师哭笑不得,脸上冰冷瞬间消失,手指轻弹小黄蓉的额头,没好气横了林沙一眼:“小辈你有种,竟敢拿我女儿搞鬼”

    “这不是见令爱太过机灵可爱,一时忍不住么”

    林沙哈哈一笑,冲着小黄蓉做了个鬼脸,也不理会黄药师不爽的脸色,直接返回小竹亭一屁股坐回竹椅上,还摆了摆手示意不远处的哑仆快过来侍侯。

    “小辈你跟我说清楚,灵风他现在到底如何”

    黄药师抱着女儿也坐回竹椅上,脸孔一板沉声道。

    “不是早就说清楚了么,曲灵风眼下正在牛家村私塾教书,除了双腿残疾有些不方便之外,整日里好吃好喝别替活得多滋润了”

    林沙轻轻一笑,端起哑仆重新上好的香铭,轻抿一口满脸享受,轻笑着说道。

    “我自会去亲自探访,要是发现小辈你给我玩手段的话,后果自负”

    黄药师脸上神色一松,还不忘狠狠警告了林沙一句。

    “黄岛主,这样的废话无需多说,到了牛家村你就自然知晓真实情况”

    林沙满脸不耐摆了摆手,没理会黄药师逐渐黑化的脸色,继续自顾自说道:“不仅你那大徒弟曲灵风日子过得不错,还有冯默风以及武眠风几个,日子都还算过得去”

    “什,什么,默风与眠风也在牛家村么”

    黄药师闻言浑身巨震,满脸不可思议激动不已,颤抖着声音急问。

    “这倒没有”林沙摇了摇头一脸得意。

    说起冯默风与武眠风两位的下落,还是在他的提醒下才找到的。

    原来自从曲灵风加入牛家村小私塾,并且表现出了足够的学识以及能力后,林沙对这厮的表现自然十分满意。

    一次私底下谈话之时,他俩不知不觉又谈到了桃花岛黄药师,然后不知怎么的又说到了曲灵风的几位师弟身上。

    “我说黄药师不是有六个弟子么,除了你和归云庄的陆乘风,还有黑风双煞之外,还有两位都身处何地”

    不料他随口的一句问话,却叫曲灵风呆若木鸡愣怔了半天。

    后来一问才知,原来黄药师将他们几个双腿打断之后,他们世兄弟几个心灰意冷就此分别,从此再无音讯往来。

    曲灵风之前又一直做的是皇宫盗宝的买卖,时时身处险境连自身都难保,又怎么可能跟师兄弟取得联系,将本就受苦的师弟们拉扯下水

    可是眼下情况不同,他已经成了牛家村小私塾的先生,再也不干去皇宫盗宝这等大风险之事,以后的生命安全得到保障又有闲暇时间,何不与失散多年的师弟们取得联络

    陆乘风的消息倒是好找,陆家本就是太湖豪族,陆乘风回去后直接接手家族族长之位,如今已是太湖周边赫赫有名的乡绅之流。

    可是冯默风和武眠风完全音讯全无,根本就不知晓这两位小师弟身在何处,又是做什么营生

    当林沙知晓冯默风跟武眠风孤儿出身,从小都在桃花岛长大,根本就没在大陆这边生活过,顿时对曲灵风鄙夷万分。

    不用说,从没生活经验的两小少年,又是腿脚残疾又是身怀不菲钱财,并不观他们去了哪里人身安全都得不到,更有甚者会遇到危险都说不定。

    曲灵风听他这么一分析顿时急切万分,二话不说急急忙忙先跟陆乘风取得联系,而后两人一同发动力量寻找冯默风和武眠风。

    当然,寻人主要还是靠陆乘风执掌的太湖归云庄,同时还花了大价钱请丐帮出面寻人。

    说起来丐帮别看名字里有个丐字,可实际上却着实有不少赚钱买卖,其中生意最为火暴的当属买卖情报以及找人寻人之类的业务。

    没法,谁叫丐帮别的不说就是叫花子多,而且还分布五湖四海散得到处都是,又都有特殊联系互通有无,与打探情报寻人找人方面的优势真的不要太大,就是官府的效率都不一定比得上他们。

    在大家金银的催使下,丐帮自然下了大力气帮忙寻人,结果花了足足三月时间才传回消息,而且传回的消息让曲灵风和陆乘风惊出一身冷汗之余,也不由大感庆幸。

    果然如同林沙当初所言那般,冯默风和武眠风的日子极不好过,两少年当初与曲灵风分别后准备回乡,结果路上都出了事。

    他们在桃花岛时生活质量之高无需多言,就算被驱逐出师门这样的习惯也没有改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