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岛主真会开玩笑,你我素不相识,我没事诈你干什么?”

    林沙脸上,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讥讽,不甘示弱与黄药师对视,淡淡道。

    “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小辈你对我桃花岛没有企图?”

    黄药师不为所动,目光阴沉冷冷道。

    “黄岛主还真是骄傲啊,以我此时不比黄岛主差的实力,不知道又能图黄岛主什么?”林沙嗤笑出声,没给黄药师留什么面子。

    “哼,我桃花岛绝学天下知名,谁知道小辈你是不是冲着这个来的?”

    黄药师眼神越发冷厉,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探询和警惕。

    “桃花岛内功比之降龙十八掌如何?”

    林沙受不了啦,眼睛一瞪直接问道。

    “虽不如也相差不远矣!”

    黄药师脸色一变,冷冷说道。

    “那比之欧阳锋的蛤蟆功呢?”林沙不以为意继续追问。

    “不分上下难分伯仲!”黄药师一脸傲气自豪道。

    “南帝的一阳指呢?”

    林沙刚问出口便摇了摇头,轻笑道:“不用说,肯定是稍逊一筹了!”

    黄药师脸色难看默不做声,算是默认了林沙的打脸行径。

    “我传承有道门神功,比之王重阳的先天功也不差分毫,又能图你桃花岛什么?”林沙晒笑出声,举起右手食指轻轻摇了摇。

    不待黄药师接口,他便自顾自说道:“王重阳靠先天功得到天下第一高手名号,显然先天功比之一阳指和降龙十八掌都要强上一线,桃花岛的内功心法虽算江湖一流颠峰,却不入神功行列如之奈何?”

    黄药师一张英俊帅气脸膛涨得通红,满脸愤怒望向林沙眼神似欲喷火,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林沙所为简直就是拿刀直捅他的心窝啊。

    要不是他自创的桃花岛内功心法不入江湖绝顶之列,会没事闲着算计全真教手中的九阴真经么?

    结果算计不成反自误,将自家妻子的性命都搭了进去。这可以说是黄药师心中最大隐痛。要不是女儿黄蓉还在怀里,好奇的左看看右望望,他真憋不住心头火气跟林沙拼死斗上一场。

    同时他心中也惊疑不定震惊不已,林沙所练竟然是不亚于先天功的道门神功。真的假的?

    作为天下五绝之一。他所知道的江湖,比普通江湖人士所知要深入得多也透彻得多,江湖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

    北方道门全真教一统天下,造就了如今全真教在江湖上的赫赫声威。

    南方的龙虎山,阁皂山以及茅山都是传承千年的道门大派。虽说是以道修为主,可其门中护法武功任谁都不敢小觑分毫。

    还有张紫阳创立的道门内丹宗派南宗,几代宗主都是道家内丹术修为极高之辈,谁能保证他们就不是隐藏得很深的先天甚至以上级别超级高手?

    就是北方早已封山的少林也不容小觑,天下第一大派的名头可不是开玩笑的,与天下第一大教全真教以及天下第一大帮丐帮齐名,尽管已多年不显于江湖黄药师却是没有任何小觑之心。

    而佛门足有八宗之多,天下佛寺成百上千,谁知道哪个寺庙突然蹦出一个各和尚,就是了不得的高手?

    眼前的小辈林沙不就是一个最好例证。小小年纪脸上还带着稚嫩的绒毛,可一身武艺之高黄药师虽然很不情愿,却不得不承认比之他本人,就算有差距也十分微小,绝对是个不可小觑的后辈新秀。

    “哼,除了内功心法,我桃花岛哪一门绝学不是江湖赫赫有名?”

    尽管心中已经信了林沙不是为桃花岛武学而来,但黄药师却不肯向一江湖后辈低头,不管是处于他骄傲的自尊心还是位桃花岛武学正名,都不允许他认输服软。而且他对自己所创数门神功也信心十足。

    “嘿嘿,黄岛主倒是信心十足,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林沙嘿嘿一笑,说完起身来到小亭外的空地上。右手往腰间一摸一道寒光闪现,手中已多了一柄寒气逼人的软剑。

    刷刷刷……

    不等黄药师有所表示,林沙便猛然窜动而起,身形如鬼魅般飘前荡后快到极点,手中软?;没梢煌藕⒐庥?,出剑角度刁钻古怪每每从不可思议之处出招。速度更是快到留下道道清晰残影。

    黄药师眼神猛然收缩,一脸震惊看着林沙舞剑,此时的林沙已经完全看不清身影,只能见到一团模糊影子,手中软剑更是化作一团寒芒,隔得老远就觉一股凌厉气劲扑面而来。

    好诡异的剑法,好快的速度!

    他心中惊叹连连,不由自主将林沙所舞剑法与自己所创《落英神?!废啾?,郁闷发现要是不出全力的话,他使出的落英神剑,还真不一定是林沙所使诡异快剑的对手!

    黄药师还在这边沉吟思量,那边林沙长啸出声手中软剑如灵射乱舞,在快到极致的速度配合下竟激发锐利剑气将身前花草全部斩成两半。

    而后停身收气,手中软剑一闪眨眼间便消失不见,去是被他重新插回腰间皮带之中。不等黄药师出身叫好身子又是一动,双手成掌身形沉稳凝重,左右两掌以正常速度连连击出,气势雄浑掌劲霸道,一招一式都引来周围气流汹涌锐啸连连,声势骇然之极。

    好掌法!

    黄药师何等眼光,林沙所使掌法沉稳凝重,一招一式间似有泰山威势,轻灵捷巧处又是高山流水不落俗套,是一门十分高妙的外门掌法,在林沙手中使出一点都不比华山论剑之时,洪七公所使降龙十八掌逊色。

    耍完了一套不凡掌法后,林沙又毫不停歇使出一套精妙指法,根据《一阳指》与《无相劫指》融合而来,既有一阳指凌空打穴之能,又有无相劫指的隐蔽无踪之要,武学境界到了林沙这等程度,就算天下绝学也是信手拈来毫不费力,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内力冲突一说。

    待一套指功使完,他套路一变又耍了一手慢吞吞的太极拳,配合体内已达先天初期颠峰实力的先天真气,拳式一拉一扯间竟形成了隐隐的太极领域,看得黄要师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紧接着他又使出一套穿花蝴蝶腿,一时间只见腿影纵横攻势连绵,卷起道道劲风刮得周围花草纷纷扬扬漫天飞舞,好似一头咆哮草空威势不凡。

    黄药师已经看得麻木一脸呆滞,林沙所使武无论拳脚指掌,论精妙论威力都不在他桃花岛绝学之下,这对他的打击绝对不小。

    林沙练出了兴子也就不管不顾,使出拳脚指掌等等方面的精妙武学不算,身形一震催使体内气血加快运行速度,耳中像是听到长江大河的滚滚浪涛之声,一拳轰出砰然作响气劲凌厉,一道肉眼可见虚幻拳影脱手而飞,轰的一声直接将两丈开外的一颗胳膊粗小树炸断!

    这是凌空拳劲?

    黄药师脸色呆滞心中再掀波澜,林沙这一手当真高明之极,比之他的劈空掌威力一点不弱,而且他看得出来林沙并没有使用体内真气。

    这怎么可能!

    黄药师感觉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都崩塌了,单纯依靠内体力量轰出类似劈空掌的凌厉攻击,就算江湖上那些有名的外功高手都做不到,林沙何德何能又有这样的实力和手段?

    可接下来林沙的表演让他更加无言以对,无论是狂暴凶猛的炮拳,还是疾如利箭迅猛绝伦的崩拳,又或者拳势厚重势大难挡的横拳,再者一往无前锐不可挡的劈拳,以及后劲十足延绵不绝的钻拳,拳势不同可每出一拳都能轰出响亮气爆以及肉眼可见压缩气团,哪一种拳式的威能都不比劈空掌差!

    让黄药师更加无语郁闷的是,林沙不仅拳法犀利每每都能形成劈空掌似的隔空攻击,就连扫腿鞭腿蹬腿等等腿脚攻击,都能带起呼啸气爆形成凌厉之极的隔空攻击。

    呼……

    一连打了十几套拳脚指掌功夫,林沙只觉畅快淋漓气血沸腾,额头隐现汗迹头顶形成一股肉眼可见白色雾气,简直犹如神仙中人一般不类凡俗。

    挺立于一片狼籍的竹亭前小空地上,林沙长长吐出一口胸中浊气,只见口中浊气化做一道白色匹练,笔直伸出大口四寸有余久久凝结不散有如神迹。

    “怎么样黄岛主,我刚才所使武功没一套比桃花岛绝学差吧?”

    他回头正好看到一脸呆滞的黄药师,嘴角轻轻一弯露出一丝隐晦笑意,三两步走到黄药师跟前轻声问道。

    “小辈你果然厉害!”

    黄药师眼珠子一转恢复过来,轻轻点了点头满脸惊叹,毫不掩饰心中的震惊之情说道:“刚才小辈你所使武功,无论哪一套都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神功绝艺,小辈你的武功丝毫不在我们几个之下!”

    “不过!”

    黄药师脸上露出一丝得色,看向林沙冷笑道:“小辈你武功招式虽多几乎样样皆精,可我只要使出《弹指神通》,便能破尽你所有武功招式,你信是不信?”

    “为何?”林沙脸上笑容一僵,瞬间收敛一切杂念沉声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