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哇哇……

    让林沙尴尬不已的是,他发泄般的一声大吼,没有迎来黄药师的接待,反而引起一阵小女孩惊惶的大哭声?!专J∽↗,

    糟了,忘记此时黄蓉还只上幼龄小童,这下可把黄老邪得罪得够戗!

    果然,只见黄药师一声不满冷哼在他耳边炸响,同时群居院落一道乌光飞出,好似劲矢长弓带着呼啸气爆,瞬间跨越数里距离直袭林沙头颅!

    叮!

    林沙眼神一眯这次没傻到拿手去接,手中匕首探出如毒蛇前刺,轻松将激射而至的乌光打落,低首一望原来却是一根青竹笛筒,此时却是四分五裂满地飞溅没一块完好的碎片。

    “哈哈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岛上还有孩子!”

    他随意打了个哈哈,对于吓哭黄蓉小姑娘没有半分心理负担。

    “……”

    桃花岛中央位置的院落群除了小黄蓉的哇哇大哭声,再无其它声响传出。林沙不以为意抬脚就准备直接过去,正所谓‘山不就我我来就山’。

    黄药师当然不可能这么没品,小黄蓉哇哇大哭脱不得身,他却派了岛中的哑仆上来迎接带路。

    听说这些哑仆以前都是江湖上成名的绿林人物,一个个杀人放火打家劫舍无不作,最后被黄药师一一收拾割掉舌头废了武功,作为桃花岛的仆役之用。

    以林沙的眼光,自然看出带路的年老哑仆虽然脚步虚浮,却步伐沉稳有力,显见武功被废之前实力绝对不差。从这上面来说黄药师却是做了不少好事,江湖中少了一个穷凶极极恶的狠人,这得少造多少杀孽啊。

    这时候,他才有心思打量桃花岛的风景环境,一看之下满目精彩,果然不愧是黄药师选做老巢的岛屿当真不凡。

    只见岛上郁郁葱葱,一团绿、一团红、一团黄、一团紫,端的是繁花似锦.

    跟在哑仆身后绕来绕去四下眺望,眼见南边是海,向西是光秃秃的岩石,东面北面都是花树五色缤纷不见尽头,只看得头晕眼花.花树之间既无白墙黑瓦,亦无炊烟犬吠,静悄悄的情状怪异之极.

    跟着哑仆穿入东边树林,再转而北行奔到竹林边上,侧身细听林中静寂无声只余两人脚步声,在绿竹之间的小径之中绕道进去.竹林内有座竹枝搭成的凉亭,亭上横额在月光下看得分明,是“积翠亭”三字,两旁悬着副对联,正是“桃花影里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那两句.

    亭中放着竹台竹椅,全是多年之物,用得润了,夕阳余光下现出淡淡黄光.竹亭之侧并肩生着两棵大松树,枝干虬盘,只怕已是数百年的古树.苍松翠竹,清幽无比.

    而黄药师,正抱着一个三四岁年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正端坐与主亭中的竹椅上。听到脚步声他只回头望了一眼,不起身也没其它多余动作,只淡淡道:“你来了,坐!”

    “黄药主当真雅致悠闲!”

    林沙一点都没客气。一屁股坐到黄药师对面的竹椅上,不见外端起小茶几上的竹杯轻抿一口,知觉唇齿留香一股温润之气从胃部散开,通过血脉向四肢百骸散去,说不出的舒适惬意。

    “这位漂亮小姑娘是谁?”

    轻轻放下竹杯。林沙这才仔细打量小时候的黄蓉,粉雕玉琢就跟个瓷娃娃差不多,此时她正瞪着一双纯真大眼看了过来,眼中写满了好奇跟疑惑。

    “某女黄蓉!”黄药师眼中闪过一丝落寞,轻飘飘道。

    “原来是黄岛主千金啊,长得可真漂亮可爱!”

    林沙眼中带着,冲着可爱的小姑娘伸出怪大叔之爪,就想要好好揉一揉小黄蓉的粉嫩脸颊,结果被小姑娘麻利扭头躲过,顺便还奉送了一顶‘坏大叔’的帽子。弄得林沙一时哭笑不得连连腹诽:哥们看起来就这么老吗?

    “蓉儿乖,爹爹有事要跟这位……恩哥哥谈,你先去旁边小花圃玩耍好不好?”黄药师知道林沙有事相商,跟着林沙一起逗弄了一下此时年龄幼小,好玩之极的小黄蓉,这才满脸宠腻道。

    “不嘛不嘛,我要跟爹爹在一起,我要爹爹陪我玩!”

    小姑娘却机灵得紧,一双水灵大眼滴溜溜乱转,一双嫩白小胳膊抱住黄药师不撒手。小身子扭来扭去撒娇卖萌。

    “好好好,爹爹陪你玩爹爹陪你玩,蓉儿就和爹爹在一起!”

    黄药师顿时父爱泛滥举手投降,抱着小黄蓉轻轻摇了摇。脸上满是温和笑容哪还有之前跟林沙动手时的冷漠?

    “咳咳……”

    林沙眼角抽搐轻轻咳嗽两声,丫的黄药师你悠着点,旁边还有一个外人在呢。

    “有什么事直说就是!”

    黄药师眼都懒得抬,一边跟小黄蓉嬉笑玩耍,一边不咸不淡说道:“早说完早离开,桃花岛不欢迎小辈你这样的无名之辈!”

    “真要我现在就说?”

    林沙心头冒火。暗地里却连连冷笑黄药师也不过如此,打不过就想在言语上占便宜,果然心高气傲不是不肯吃半点小亏。

    “等会要是黄岛主情绪激动甚至失控,吓着了小黄蓉怎么办,你说是吧小黄蓉?”说着,呲牙裂嘴冲纯洁的小姑娘做了个怪脸,轻笑着引导道。

    “是啊是啊,这位哥哥说得对!”

    小黄蓉此时不过三四岁年纪,哪知道林沙话中意思,只以为他要跟自己玩耍做游戏,顿时小脸笑开了蛤拍着巴掌咯咯笑道。

    “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我黄某人的定力还没那么差劲!”

    黄要师脸色发黑,狠狠瞪了林沙这混小子一眼,竟敢拿话糊弄他可爱的小蓉儿,等会一定要再打一场好好教训这厮一顿。

    “你那大徒弟曲灵风身在临安城外牛家村,正在我开办的私塾里当先生!”

    林沙一边跟小黄蓉逗乐子,一边漫不经心说道:“他双腿残疾一直念念不忘你这位好师傅,托我过来想黄岛主问声好!”

    “什么,灵风他在你那里?”

    黄药师果然神色一变,抱着小黄蓉的手一顿,顿时引得小黄筒哇哇大叫:“痛痛痛,爹爹你抱通我啦!”说着一双水灵大眼水雾弥漫,撅起小嘴一副即将洪水泛滥的架势。

    “啊,是爹爹不好是爹爹不好,乖女儿你就原谅爹爹这一次吧!”

    黄药师顾不得突闻曲灵风消息的震惊,急忙冲着怀里的小人儿连连哄劝,一脸讨好尽显慈父之相。

    好不容易哄得黄蓉小姑娘破涕为笑,黄药师这才松了口大气,一边跟小黄蓉玩父女互动,一边抬头冷视林沙沉声问道:“灵风,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这话说得十分艰难,好象有千斤之重沉甸甸的,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愧疚和暗哑。

    经过黄蓉小姑娘刚才一番折腾,他此时已经彻底冷静过来,脑子飞速转动各式念头纷至沓来,最后却化作这句沉重之极的询问。

    “爹爹你怎么啦?”

    黄蓉小姑娘似乎感觉到了气氛不对,不再闹腾小心翼翼看着脸色沉重的黄药师,纯真清澈的大眼中满是疑惑和惶然。

    “没事没事,爹爹没事!”

    看到女儿满脸关心之色,黄药师心头一暖脸色好看许多,心头沉甸甸的压抑依旧,却没让小黄蓉看出丝毫。

    “他日子过得不错,在我办的私塾有吃有喝又没啥危险,只是老挂念你这个师傅!”待黄药师的情绪彻底稳定下来,林沙这才裂嘴轻笑说道。

    他在心中暗暗松了口气,黄药师这表现证明了自己的猜测,他对迁怒的几位弟子确实放心不下,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大反应。

    “怎么,灵风他之前遇到过危险?”

    黄药师何许聪明,立刻听出林沙话中言外之意,顿时又紧张起来急问。

    “他还不是想孝敬你这个好师傅,竟然胆大包天跑去临安皇宫盗宝!”

    林沙摇了摇头轻笑出声,没好气道:“皇宫大内岂是那么好闯的,几次被大内高手追得上天入地差点被抓,三年前最凶险那次要不是我恰好就在附近搭了把手,估计他现在的坟头都长草了!”

    “这个糊涂小子!”

    黄药师脸色好一阵变幻,又是欣慰又是不满曲灵风的大胆行径,过了好一会才从思绪中清醒过来,冷声道:“哼哼,临安皇宫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找那些大内侍卫好好交流交流!”

    “我劝黄岛主还是省了这个心思的好!”

    林沙摇了摇头,没好气给黄药师泼了盆冷水。

    “怎么,小辈你信不过我的武功?”

    黄药师怒目圆睁一脸不爽,要不是怀中还抱着宝贝女儿,只怕他现在就忍不住对林沙出手了。

    “黄岛主还是不要说大话的好!”

    林沙却是怡然不惧摇头冷笑:“就我感知后宫起码有三位先天高手坐镇,其中一位起码都是先天中后期高手,以黄岛主此时的武功跑路自然不成问题,可想要闹事恐怕就打错了算盘!”

    “怎么可能?”

    黄药师满脸震惊一脸不信,一双凌厉目光死死盯住林沙,冷笑道:“不会是小辈你在诈我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