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辈你不错,很不错!”

    黄药师站立原地没有继续动作,看向林沙的眼神中满是惊讶和震撼,沉声道:“能以肉掌接我一指,还能面色如常战力不减的,你是头一个!”

    尽管没有继续动手,可他从林沙的眼神还有凛然气势中,没有看到丝毫痛苦颓然之势,便知道林沙就算伤在他一指之下,却也没有损伤多大战力?!??!?br />
    “怎么,还要我感谢黄岛主的夸赞不成?”

    林沙嗤笑出声,见黄药师停身不动也没有妄动,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已掀起滔天骇浪。

    太出乎意料了!

    弹指神通他又不是没见过,在倚天世界时杨逍就会这门武功,确实算得上江湖上一等一的神功绝艺。

    主要是在倚天世界,除了弹指神通之外就没有其它远程内功攻击手段,所以就显得弹指神通特别出采。

    可也仅仅只是出采而已,林沙多次与杨逍交手切磋,不止一次领教过弹指神通的厉害,在他看来只要有了防备弹指神通也算不得什么。

    没见杨逍最后是以乾坤大挪移神功为主,弹指神通只是和轻功一样的辅助手段,在与高手对决时少用甚至不用了么?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弹指神通在黄药师这个创始人手中使出,威力竟然这般强悍,绝对不在降龙十八涨以及一阳指之下!

    要知道,内家拳修炼到了林沙这等程度,身体素质之强简直难以想象。

    同样是内家拳化劲颠峰之境,他在倚天世界力敌娥眉,华山以及崆峒近十位高手围攻并将他们全部击败,无论是华山的紫霞功还是崆峒的七伤拳,哪一门神功的威力都是江湖顶尖一流。

    他甚至还与一代绝世大宗师张三丰大打出手,白招之内不分胜负。要知道张三丰所创纯阳无极功,放在倚天世界只比九阳神功和易筋经差上半筹,同属江湖绝世神功之列!

    可最后结果如何。无论是华山掌门精研多年的紫霞真气,还是崆峒五老最擅长的七伤拳劲,又或者张三丰磅礴浩瀚的纯阳真气,都没对他的身体造成实质性伤害!

    黄药师确实乃一代开派宗师。自创桃花岛一脉武学实力非凡,可比之身在娥眉金顶之时的张三丰差上一筹,就连张三丰都没能真正伤害到林沙身体,没想到黄药师一记弹指神通,竟然就让他手指受创!

    弹指神通。果然不愧神通之名!

    “小辈,你来我桃花岛有何事?”

    对于林沙的不爽,黄药师不以为意,他是高傲不假,但对于认可的角色也十分宽容,林沙的表现就获得了他的承认,脸上虽依旧没有丝毫表情外露,心中也十分欣赏林沙的武功。

    对于林沙的强悍表现他也是暗暗惊讶不已,弹指神通的威力可不是开玩笑的,第一次华山论剑之时就连天下第一高手王重阳都差点伤在弹指神通之下。遇上了也得暂避锋芒,更别说像林沙这般出指以硬碰硬了。

    可林沙这突然冒出的小辈不仅硬接下他一指弹指神通,而且看起来还没受到多大影响,这可就十分了不得了。

    他又不是瞎子,哪看不出林沙刚才一指点出并非什么高深指法,也就是寻常的江湖指功而已,这就更了不得了。

    华山论剑之时,洪七公和欧阳锋能够接下他的弹指神通,那是他们全力使出降龙十八掌还有蛤蟆功之故,南帝段智兴的一阳指神功威能不在弹指神通之下。是唯一能以硬碰硬单以指功与弹指神通对撞,而不落丝毫下风的武功!

    林沙的表现获得了他的认可,起码这突然冒出的无名小辈,武功跟他们五绝是一个层次的角色。都是先天中人。

    “我来桃花岛拜会黄岛主自是有事相告,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吧?”

    林沙微微一笑脸上怒色瞬间收敛,左右看了看不满道。

    “哼,小辈你可不要太过得寸进尺!”

    黄药师眉头一挑眼中怒色一闪,目光冷厉如刀狠狠扫了林沙一眼,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干脆利落。

    “嘿?;频褐鞯鹊任?!”

    林沙嘿嘿一笑急忙踏脚就追,可还没等他追上只见黄药师在粉红桃花林中左转右转身子瞬间消失不见,只听见他的声音忽远忽近传来,让人摸不着他到底身在何处:“小辈,桃花岛不是那么好进的,有本事就过了桃花大阵再说!”

    “喂黄老谢,做人不能太小气??!”

    林沙气得差点跳脚,原地站定左右观望,只见身前身后几乎全是一摸一样的粉红桃树,看了一会便不辨东南西北好一阵头晕眼花,心中却是暗暗惊异于所谓的奇门遁甲阵道之术。

    他所经历的几个武侠世界,黄飞鸿世界早已没了内功影子,至于鹿鼎记世界还有笑傲江湖世界,又或者倚天屠龙世界,也早就没了所谓的奇门遁甲之术,起码林沙从没见过。

    他心中原本对所谓的奇门遁甲阵道之术很不以为然,认为这不过只是糊弄人的玩意而已,可是现在当真身处桃花岛的桃花大阵之中,他却知晓自己还是小觑天下人了,他没见识过的东西就不代表真的没有!

    至于现代之时有人曾说古代阵法不过依靠环境,天气,光线等等外部条件,配以精妙的布置而成,不过是像魔术一般的障眼法而已。

    可能真有这方面的布置,眼前桃花林中的每一颗态花机会都差不多,让人一时难以分辨确实是真。但桃花阵显然没有这么简单,以他的武功借助桃树之便飞跃上数丈高空不在话下,什么惑眼魔术在毫无遮拦的高空一眼就能看破。

    可他尝试了还几次飞腾而起,放眼四顾全是密密麻麻的桃树,除了身后的大海比较显眼之外根本就没啥前路可寻。

    真是见了鬼!

    小心翼翼在密密麻麻好似没有边际的桃林中转悠了几圈,他震惊发现没转悠多久就自然而然返回启始之处!

    这奇门遁甲阵道之术,果然神奇不似凡物!

    活人自然不可能被尿憋死,林沙转悠几圈没任何效果之后,他直接对眼前桃林动起歪心思。

    当然他此行不是结怨而是有事相告,得为曲灵风那厮考虑考虑不能做得太过。尽管他觉得自己的手段一定可以破开眼前大阵,却也不想给黄药师留下什么恶劣印象,又或者破坏了这处神奇的桃花大阵。

    而是,他从靴子夹层掏出一把锋利匕首,在周围桃树根部不起眼处,刻上从一开始的阿拉伯数字,而后根据数字指引慢慢向未知区域摸索。

    效果还算可以,起码一路边刻上隐蔽印记一边向前探索,再也没有转回原地。

    可也就是如此了,当他刻到一百之时忍不住起身望了眼依旧密密麻麻不见边际的桃树,他真有一种郁闷吐血的冲动。

    如此慢慢摸索极耗心力和体力,不过多时便觉腹中空空饥恶难耐。天地之气可以补充体内精气维持人体元气不假,可也代替不了五鼓杂粮的作用,起码他没达到传说中的辟谷之境前,饿了依旧要吃东西填补腹内空虚,当然饭量没以前那般夸张就是。

    也不知道桃花岛的桃树都是些啥特异品种,又或者桃花待有什么奇异之处,这都到了深秋季节,眼前桃树好似处于初春万物生发之季,花开粉红不少桃树上更是硕果累累果香扑鼻。

    林沙随意摘了几个拳头大小嫣红似血的成熟桃子,放在鼻前闻了闻没有什么古怪气味,手指一弹震翻一只小鸟,抠下米粒大小桃肉让小鸟帮着试了回毒,见它吃了之后许久依旧活蹦乱跳,他这才放心随便擦了擦桃子外皮上的绒毛,一口下去汁液横飞果香扑鼻竟是格外美味香甜。

    三下五除二将手上拳头大小桃子全部干掉,林沙拍了拍微微鼓胀的肚子又满血复活,趁着天色还不错又开始忙活起来。

    也不知道黄药师到底在桃花岛种了多少颗桃树,林沙接下来一直不停忙活了足足两个时辰,直到傍晚时分天色昏暗,才刻上三百六十五这个数字,而后机械般踏脚前行结果眼前突然一空在无桃树挡路。

    我草,终于出了那个破烂桃林大阵了!

    林沙猛然起身抬头,视野一片开阔再无桃树遮挡,眼前一片平坦开阔之地,远处山脉连绵树木茂盛,高山流水汇集于岛中一处小湖之中,小湖周围绿树成林郁郁葱葱,鲜花点缀美不胜收。

    而在郁郁葱葱的树立之中,几处雅致小院若隐若现,他心头一喜知晓这就是桃花岛的核心之地,也就是黄药师的居处了。

    他二话不说踏步前行,眼看着天色将黑他可不想露宿荒野。之前在桃花阵中打转的时候,他特意返回了一趟海边,知会等候在五里开外的林氏海船,表示他已见到桃花岛岛主,会在此地待上一些时日要他们半月后来接。

    “哈哈黄老邪你那桃花阵不错,却也拦我不??!”

    看着越发清晰的建筑群落,林沙哈哈一声大笑声浪滚滚如雷霆震响传遍整个桃花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