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碧波涌动浪涛翻滚,无边无际海天一色。n∈n∈,

    一艘海船劈波斩浪航行于东海之上,目标直指海边渔民人人谈之色变的大凶之地桃花岛!

    船首,一位身材高大面目俊朗满身书卷气的青年负手而立,遥望一望无垠的碧波大海满目异彩,海风吹拂衣袖飘飞不似尘世中人。

    “公子,桃花岛快到了!”

    这时,一位船老大摸样的精壮中年走了过来,满脸恭敬提醒道。

    “哦,这么快?”

    林沙收回目光,环眼四顾依旧都是一望无垠的碧蓝海面,哪里有什么岛屿摸样,不由脸现疑惑之色。

    “公子你看,就在西北方向云处!”

    那船老大也不生气,手指远处说道。

    “看到了,刚才还以为是海鸟,距离太远原来就是桃花岛??!”

    顺着船老大手指方向望去,只见海天相接处出现一个小小黑点,随着海船劈波斩浪鼓劲前行,那个小黑点逐渐鞭打分明就是一座小型岛屿。

    桃花岛距离大陆并不远,按照路程估计也就是舟山群岛一片,想想也是这个道理,黄药师对武林之事以及朝政大事十分了解,要是桃花岛距离大陆太过遥远的话,使用什么作为通信工具,不靠谱的海鸟么?

    “怎么回事,船怎么停下来了?”

    就当海船距离桃花岛越来越近,他都可以清晰看到岛上那一整片粉红桃林之时,原本乘风破浪快速前行的海船缓缓放下帆面,船行速度更是直线下降直到完全停在距离桃花岛大概有五里左右的海面上。

    “公子,不是我等不想前行,而是桃花岛主人有规矩!”

    船老大一直没有离开,此时间见林沙一脸不悦顿时惶恐万状,急忙弯腰恭声解释道:“凡是外来海船,一旦进入桃花岛周围五里海面,都将被视作对桃花岛怀有敌意。将受到桃花岛的严厉打击!”

    狗日的,黄药师一个私人岛主,竟然搞起领海区那一套玩意,而且看船老大那满脸惶恐瑟瑟发抖的摸样。显然威慑手段还深入人心,真是见了跪!

    “好了好了不进去就不进去,快点将小舢板放下等会我独自一人过去就成!”

    林沙摆了摆手一脸郁闷,指了指不远处粉红桃林成片的桃花岛,没好气道。

    “公子你真要上岛么?”

    船老大额头已泌出一层冷汗。即将叫来旁边水手吩咐了几句,而后转脸看向林沙一副欲言又止摸样。

    “我此行目的地本就是桃花岛!”

    林沙没好气翻了翻白眼,指着桃花岛轻笑道:“你有什么话直说就是,都是自家族人没必要那么见外!”

    没错,船老到正是苏州林氏的旁支族人,比林村族人还要远的旁支族人,自然所他此时乘海船也是苏州林氏的产业。

    南宋海贸发达之极,去论是闽省还是浙省都形成了成规模的对外贸易港口,南宋的经济起码有一小半都是依托繁华的海贸而来。

    苏州林氏一直都有参与海贸生意,之前生意规模一直不大?;旧隙际怯朊鍪』褂姓闶∫桓傻赝飞吆献髯槌纱?,在其中占有小股份子专吃红利,就是如此每年也能给林氏家族带来数万贯的丰厚利润。

    林沙自从烤上童生后便开始接触宗族各项核心事务,加之林氏宗族有意识的重点培养,很早就知道林氏宗族参与了海贸生意。

    思及用不了多少年草原上崛起的那支无敌铁骑,林沙不知道自己到来会不会改写历史,但未雨绸缪狡兔三窟却是不可不为,于是他便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讲事实摆道理极力鼓动族长加大海贸的投入。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的极力坚持下。林氏族长‘不堪其扰’终于在两年前答应加大海贸投入,并在他的一力坚持下打算在东南外海圈占一座大岛,作为林氏船队的临时休整补充之处。

    当然林沙也没闲着,得到林氏宗族即将加大海贸投入的消息后。林沙急忙联络林沙城中一干关系不错的士子朋友,替苏州林氏与他们身后的家族搭上线,商讨组建联合贸易船队一起发财。

    经过小半年的整合筹备,苏州林氏与临安几家豪族联合组织的贸易船队正式成立,并于当年秋冬季节开始了第一次对外贸易之旅。

    从此以后,苏州林氏进入海贸这个暴利行业。宗族财产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内,便整整翻了好几倍,族人的生活水平跟着迅速上窜,在苏州嘉兴一代势力膨胀迅速,竟是更进一步成了两地数一数二的世家豪族!

    而随着海贸越做越大,苏州林氏宗族在林沙的不断提醒建议下,一边继续与临安豪族组建大规模海贸船队,同时也分出一部分资金与人手另组了几支小船队,专门做近海贸易他此时所乘海船就是隶属于其中一艘。

    以林沙在族中的地位,要调动一艘规模不大的小海船在近海航行自是简单得很,都不需要向宗族通报负责林氏明州船队的林氏族人便大手一挥,调出一艘船况良好的海船作为林沙的代步工具,并派出一位经验丰富的族中子弟作为船老大一路照应侍侯。

    林沙一开始并没有说出目的地何在,只说在浙省近海游荡一圈,看一看海上不同于内陆的壮阔风景。

    等到海船出港半日后,他这才说明了此行的真正目的地桃花岛!

    顿时,上至船老大下至普通水手脸色吓得煞白,纷纷叫嚷桃花岛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死亡之岛,他们没胆子前去也希望林沙不要轻易冒险。

    见船员们确实吓得不轻,林沙无法只得展示了一手厉害的轻身功夫,不需借助任何工具和踏脚之地,他体内真气鼓荡运使武当‘纵云梯’轻功,轻轻松松便跃上近四米高的桅杆顶端,顿时将船员们惊得不轻明白其自有自保之力。

    船老大无法,只得硬着头皮直奔桃花岛而来,一直平安无事航行了两日时间,这才看到了桃花岛的真实面目。

    “公子,你可是咱们林氏宗族近十年来最出采的读书种子,不满十五岁便通过乡试高中举人,听族中老人所言以公子的水平,就算直接参加会试也有把握一举得中进士!”

    船老大满脸敬佩说道:“公子可是前程大好,几年之后的会试必定拦不住公子,桃花岛可是东南一带赫赫有名的凶险之地,公子何必亲身犯险?”

    见船老大一脸诚恳几近哀求,林沙也不好摆什么举人架子,只得温声安抚解释道:“放心好了,桃花岛并没有你说的那般凶险,岛上不过住了一位江湖上的绝顶高手,脾气有些古怪不喜热闹而已!”

    “我此行便是受人所托,与那桃花岛主送口信而来,出不了什么事的你放心就好!”说着,轻轻一拍这位足足比他矮上一头的船老大肩头。

    话说他现在实岁十三虚岁十五,今年秋天回苏州参加了乡试并一举得中,成为了令人羡慕的举人老爷,林氏宗族顿时一片欢庆。

    正如船老大刚才所言那般,以他此时的水平就算直接参加明年春天的会试都没问题,不过无论是他还是林氏族长都没出这种风头的想法,经过与族中长辈一番商讨决定三年后再参加会试不迟。

    拥有了举人身份,他不仅可以在官府领上一份俸禄,同时在族人地位也大为攀升,成为可以商讨族中核心大事的大佬之一,同时还拥有了游学天下的资格。

    他此时已没有继续苦读四书五经的想法,他认为自己的水平已经足够应付三年后的会试,只需保持眼下水准即可,所以便第一时间向族长通报了意欲游学天下的想法。

    这次可是真正的游学天下,不仅南宋各地都要走上一遍,就是金国之地也在游学范围,说不定心情一高兴深入黄沙大漠也不是没可能。

    加上他小小年纪身高近六尺,放在南宋时期绝对算得上高大,多年习武虽没有明显的隆起肌肉,但一身紧凑结实的腱子肉看起来也极有力量,林氏族长没有多想便答应下来。

    等他返回牛家村安排走后的事情,曲灵风便迫不及待找上门来,要求林沙屡行当年约定,走一趟桃花岛帮他重回师门。

    林沙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反正游学天下去哪不是去,先走一趟桃花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就有了林沙此行。

    “可是……”

    船老大脸色犹豫,还想接着劝说。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舢板下海了我这就下去!”

    林沙大手一摆,几个跨步来大船舷一侧,见一叶只容一人的小舢板已经入水随波荡漾,他也没要任何绳索工具轻轻一跃,轻松跃出海船落在小舢板之上。

    “等我回信!”

    不理会海船上的惊呼喝彩,他一双衣袖猛然后甩,鼓起道道呼啸劲风小舢板犹如离弦之箭向桃花岛驶去。

    “黄药师有客来访,还不快快出来迎接!”

    五里距离不过“半盏茶功夫便到,小舢板犹如现代摩托快艇直接冲上桃花岛海边沙滩十来米,林沙轻轻一跃脚踏似地同时还不忘大吼出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