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跟我说说”

    曲灵风的小酒馆内,江南七怪与曲灵风全部在座,却各占一方泾渭分明,林沙满脸不爽站在小酒馆正堂中央,没好气问道。

    “你还说,我们七兄妹不是你的话也不会大老远跑牛家村一趟,没想到却在村口就被拦住”

    江南七怪此时个个脸色难看沉默是金,只有性格最为冲动的韩宝驹沉不住气,尽管十分忌惮林沙的实力,却依旧满脸不爽出口指责。

    “怎么,韩三侠这是不满村人的举动了”

    林沙嘴角微微挂笑,可笑意却未达眼底。

    “正是”

    不理会几位兄弟的眼神示意,韩宝驹梗着脖子坚持道。

    “因此,你们就不管不顾对牛家村的普通人动手”

    林沙眼神微微一眯,露出丝丝毫不掩饰的危险光芒。

    “只是叫他让开道路而已,没对他们动手”

    韩宝驹脸色微微一僵,很有些尴尬的反驳道。

    “你胡说”

    今日负责把守寸口的二麻子跳了出来一脸气愤,指着韩宝驹怒道:“分明是你们不讲道理说不过就动手,要不是曲老板及时赶来的话,还不知道要吃多大亏”

    这家伙有些二愣子属性,林沙和曲灵风之前在寸口的表现实在太过强势,给了他当面怒斥江南七怪的勇气。

    “比给我闭嘴”

    韩宝驹一脸惊怒,面对林沙他有极大心理压力,可二麻子一个普通的小村村民,凭什么在他韩大爷跟前呲牙裂嘴

    “二麦子不要顶嘴”

    林沙心中不悦开口阻止二麻子将矛盾继续激化,挥了挥手让他回去继续把守村口要道,并温言对其勉励一番,表示他做得很好村里都会记住其功劳。

    “林沙先生你这是何意,我七兄妹是牛家村不受欢迎之人么”

    林沙的举动简直有打脸之嫌,这让本来心有愧疚的七怪脸齐一变,柯镇恶沉不住气怒喝出声:“既然如此。按我们兄妹几个告辞就是”

    说着,他手中沉重铁杖狠狠往地上一顿,猛然起身招呼其余六怪一同离开。

    “就是,林沙你太过分了”

    “咱们七兄弟不辞辛苦从嘉兴赶来临安。没想到就得到这等招待”

    “见过翻脸不认人的,还没见过脸翻得这么利索痛快的”

    “”

    其余六怪一个个气愤填膺,好象受了什么天大委屈一般愤愤不平,纷纷起身嘴里还不住埋怨林沙不厚道。

    没有理会曲灵风投来的探询目光,林沙没有阻拦江南七怪离开的行动。只是当柯镇恶一脚刚刚踏过门槛时,这才开口轻飘飘道:“难道诸位不想寻李萍母子的下落了么”

    柯镇恶脚下一顿,脸上迟疑之色一闪冷哼道:“我们自己会去找线索”

    “就是,以咱们七兄妹在江湖上的名号,临安这边的江湖通道不会不给面子”

    “哼,难道没有你林沙帮忙,我七兄妹就做不成事么”

    “你也太小觑我们七兄妹了”

    “”

    柯镇恶一开口,其余六怪却是纷纷跟上,话里话外的讥讽傻子都听得出来。

    丫的,别以为你们人多我就说不过

    听着七怪夹枪带棒的话。林沙心中不爽之极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开口道:“你们在临安江湖上的面子再大,想查衙门里的出行记录也不容易吧”

    他说的是疑问句,语气却是十分肯定。

    “那你什么意思”

    柯镇恶回头满脸不爽,怒道:“我们七兄妹可不是你的手下,村口那事确实是我们兄妹的错,你也用不着紧追不放吧”

    见老大停步,其余六怪也跟着纷纷止步。他们刚才的举动也不过是想诈一诈林沙,看他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他们混迹市井多年自然不是头脑一惹便不管不顾的愣头青,他们眼下的首要目标是找到失踪的李萍母子。林沙提出的寻找建议就很不错,起码比他们四处乱撞碰运气要强得多。

    只是刚才只村口他们七兄妹被林沙一人就收拾了,甚至连十招都没支撑过,现在又被他严厉质问有些羞刀难入鞘。正好趁机发发火表达一下心中不满。

    没想到林沙这厮别看年纪不大却沉得住气,竟然直接拿他们此行目的说事,真是头狡猾的小狐狸。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弄清楚其中的过节,免得因此伤了和气”

    林沙双手一摊满脸无奈,没好气道:“你们也该知晓外头疫病流行。村口把守的村人本就是我建议安排的,防止外头身患疫病的陌生人进入,给村子带来灭顶之灾”

    将那七怪脸色顿时变了,心头怒火熊熊满是不爽:好啊,你小子还蹬鼻子上脸了,竟然说我们兄妹几个身上有病。

    “别急着发火”

    林沙摆了摆手,在七怪彻底爆发前接着说道:“没跟把守村口的村民提前打好招呼是我的错,可我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来,又或者会不会来”

    七怪一时无言以对,林沙说得不错他们兄妹几个的行程不定,总不可能天天跟把守牛家村村口的青壮提醒,如果他们七兄妹来了立即放行。万一要是错认了怎么办,更卡怕的是有可能把疫病患者放进村里,那真叫一个要命。

    “再有,牛家村在这次的疫情中毫发未损,就连一个染上疫病的村人都没有,靠的就是严密的防御与?;ご胧?,总不能因为你们要来就放松了警惕吧”

    林沙无奈苦笑一声,郁闷道:“都是这该死的疫病弄的,不过七位大侠的性子也太过急噪了点,难道等我来迎的那点时间都等不及了么”

    七怪脸上全是掩饰不住的尴尬,经林沙这么一解释此次牛家村村口发生的冲突,也确实是他们兄妹太过急噪有亏在先。

    “说得好听”

    韩宝驹很是不岔,手一指一直默不做声的曲灵风怒道:“那这位是怎么回事,连句话都不说就直接开打”

    当然,他那时一个不防差点伤在曲灵风双拐之下的丑事,他是坚决不会主动透露的。

    其余几怪也纷纷把目光投到曲灵风身上,心中暗暗惊叹不知哪跑来的高手,实力比之他们老大飞天蝙蝠都要强一线

    “嘿,我当时正在附近溜达,正好见到你们七位围着二麻子他们几个一脸色饿部善”曲灵风一脸不悦怒目而视,指着韩宝驹的鼻子不爽道:“尤其是你这个矮胖子,就你闹腾得最欢动手动脚的,我还以为你们要强行冲进村子,哪还能多想其它先出手再说”

    其余六怪脸色不虞,心头却是对韩宝驹生起丝丝不满,回想当时所发生的点点滴滴,果然发觉韩宝驹闹腾得最欢,第一个开口骂娘甚至动手打人的家伙,也正是这厮。

    六怪心中那个郁闷啊就别提了,合着搞来搞去最后还是自家兄妹的错了

    “”

    韩宝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尴尬之极,急忙打了个哈哈将此事蒙混过关,扯开话题阴阳怪气道:“实在让我没想到,小小的牛就村竟然一下子拥有两位江湖高手,啧啧”

    说到后来他还摇头砸嘴,一副大为震惊的摸样。

    曲灵风稳坐钓鱼台,眉头都不皱一下一点都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

    迎着七怪怀疑的目光,林沙耸了耸肩一脸无奈没好气道:“看我干什么,这位曲灵风先生可是出身名门,而且早就在牛家村定居,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在村子里打探打探,根本就不是刻意针对你们七兄妹”

    误会解开了就好,江南七怪也没再搞什么妖蛾子,重新返回落座寒暄客套,之前在村口的冲突打斗绝口不提,又跟着曲灵风这位以一敌他们七兄妹,却丝毫不落下风的江湖好手喝了顿酒,顿时关系缓和有说有笑起来。

    饭后七怪也没客气,稍微客套了两句便直奔正题,柯镇恶直言问道:“不知道郭杨两家在出事前和出事后的具体情况如何,又是哪一个衙门的官差将两位夫人抓住,又是关押在哪处衙门里的牢房中,不知道这些都打探清楚没”

    “之前就说了,郭啸天跟杨铁心都是正常猎户,因为有一身不错家传武艺的关系,只靠打猎日子在村里也算是不错的”

    林沙一边介绍一边看了曲灵风一眼,看他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曲灵风摇了摇头,刚才在酒桌上得知七怪此行目的,对他们的高义之举还是相当钦佩的,对待七怪的态度好了不少。

    “他们两家的家庭情况也十分简单”

    林沙点点头继续介绍道:“除了两位嫂子的娘家之外,就没有其他亲属,也没见他们与什么人或者势力有往来,与外界的关系单纯得紧”

    “那他们两家出事以后呢,是哪个官员带队又是哪个衙门的人手,你查了没”

    柯镇恶点点头,这些亲信林沙之前就跟他们说过,这次只不过复述一遍而已。

    “没”林沙摇头一脸平静。

    “为何不查”柯镇恶满脸不悦。

    林沙轻轻一笑,不紧不慢道:“担心打草惊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