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先生不好了,林沙先生不好了”

    这日,林沙正在小私塾正堂上课,教导一帮熊孩子念千字文,结果院子外也不知哪个混蛋大呼小叫,引得课堂上一帮熊孩子频频注目,原本整齐一致的读书声都出现了混乱。

    “我还好好站在这儿呢,什么不好了”

    林沙没好气出了私塾正堂,让那帮熊孩子自己温习,他则大步流星出了院门把来人挡在门外。

    “先生,村口有七个怪人说是要找先生,可他们身上脏兮兮的把守村口的二麻子担心他们不干净,便不让他们进村结果争执起来”

    那报信小子悄悄偷瞄了林沙一眼,利索的把事情说清楚了。

    啧,江南七怪来了

    林沙眉头一皱,没有责怪报信小子也没有埋怨把守村头的二麻子,谁叫江南七怪装扮怪异不爱讲卫生呢,被拦在村口也是活该。

    “还真是我认识的熟人,不要慌我没责怪你们的意思”

    他点了点头便向村口走去,心中却是对江南七怪的遭遇暗乐不已。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七怪的脾气比想象中更加古怪,还没等他赶到村口将人迎进,村口处七怪已经与曲灵风大打出手。

    江南七怪各使绝技,柯镇恶的疯魔仗法舞得车轮也似,朱聪的铁扇招招精妙点穴打穴不遑多让,韩宝驹的金鞭如灵蛇挥舞式式凌厉专攻下盘,南希仁的南山掌法朴实无华大开大合,张阿生的屠牛刀猛恶凶狠,全金发的秤杆势大力沉又机巧多变,韩小莹的越女剑法快速绝伦刁钻古怪。

    被七怪围攻的曲灵风也不甘示弱,挥舞双拐使出桃花岛绝技落英神剑,以拐代剑只见片片拐影好似缤纷桃花,洋洋洒洒而落美丽又危险。不仅将江南七怪的攻击全部接着,并且还能发出凌厉反击。

    有句话说得很对,二流的好手靠招式。一流的高手靠内力,绝顶的高手靠胸襟气度取胜,而曲灵风和江南七怪的打斗恰好证明了这点。

    江南七怪虽然武功套路各样,但他们七个明显都是年外功套路。就是没有高深的内功心法修习,只学过粗浅的呼吸吐纳内力搬运之法,招式虽刚猛凌厉却难以持久。

    而曲灵风的武功在林沙眼中屁都不是,可却是经过黄药师这等名师指点,修习有桃花岛上乘内功多年的内功好手。一手落英神剑以拐使出,在行家眼里处处破绽大把疏漏,可看在江南七怪眼中却是了不得的精妙武功。

    七怪实力都在江湖二流水准,柯镇恶更有二流高段实力,可七人联手在曲灵风精妙的落英神剑之下,竟只能拼个不分上下难分伯仲。

    叮叮叮

    就只听见连串兵器碰撞声传出,曲灵风手中双拐化作漫天剑雨,把江南七怪全部笼罩在内左支右拙几乎难以喘气,朱聪,韩宝驹等人手中的招式在强大的压力面前。竟有散乱不支之像。

    柯镇恶的疯魔杖法确实猛恶,一旦全力运使开来几乎舞得密不透风水泼难进,可惜他双眼已瞎在群战中实在不利,周遭声音太多太杂一不小心便可能伤到自家兄弟,所以难免缩手缩脚气闷异常。

    其余六怪的武功比之柯镇恶明显要差上不少,拥有长兵器的韩宝驹和全金发却是以相马以及秤量绝活出名,在曲灵风以双拐使出的落英神剑之下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而真正颇有战力的南希仁和张阿生,一个单凭肉掌一个只靠锋利却不长的屠牛尖刀,岁有心杀敌却在密密麻麻的拐影中难以冲突,也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朱聪一身轻灵刁钻的打穴功夫倒也奇妙??稍谔一ǖ旱木钗涔γ媲拔疵娌还豢?,他的轻功身法又实在一般得很,连曲灵风的身都近不得还怎么伤敌

    倒是韩小莹的越女剑颇有特点,迅疾狠辣又不失轻灵机巧。只是她明显功夫不到家,武功是七怪之中最差的一个,要不是曲灵风没有对她下狠手,只怕早就被抽翻在地失去战斗力了,只能在外围游走以窥时机。

    曲灵风以一敌七威风八面,手中双拐化作片片残影。如桃花飘飞落英缤纷,招式飘逸灵动十分漂亮,却招招藏险式式隐凶,加之其内功修为小有成就,续战能力比之七怪可要悠久得多,战不多时七怪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而曲灵风却依旧气定神闲汗迹不显。

    他们在这边打得热闹吆喝呼喊不绝,几位青壮村民却是远远避在一旁,满脸惊叹指指点点看大戏一般兴奋,林沙定眼望去正是把守村口的几位村民。

    远远看到村口激烈的打斗,林沙原本匆匆的脚步猛然一顿,慢悠悠的一边仔细观察打斗详情一边慢慢移动过去。

    江南七怪也真是太不像话,到了牛家村的地盘依旧放不下身段,加之性格古怪脾气不好,这才有之前的争执还有眼下的打斗,林沙来的路上已经基本摸清了怎么回事,眼下正好借曲灵风之手好好敲打一下,免得与他们说正事之时还摆不正心态让人生厌。

    “住手,都给我住手”

    眼见曲灵风大发神威勇猛异常,依靠一双拐杖压着江南七怪狠揍,七怪左支右拙狼狈应对落败也就是时间问题,林沙一看火候差不多急忙大喝出声,声浪如雷霆滚滚在激烈打斗八人耳边炸响。

    “哼,看在林沙先生的面子上饶过你们几个这一会,要是还有下次绝不轻饶”曲灵风打得兴起正准备使出落英神剑的杀招,结果惊闻林沙大声喝止,顿时清醒过来一记横扫千军逼退江南七怪,冷然警告一声双拐在地上轻轻一点身形向后飘飞准备退出战团。

    “贼子休逃吃我一鞭”

    江南七怪只觉如山压力突然一松,齐齐松了口气韩宝驹却是不肯就此罢手,猛然怒喝出声手中金龙软鞭化作一条金色灵蛇隔空飞舞,直卷飘身飞退的曲灵风行动颇不方便的残腿而去。

    “混帐”

    林沙脸色发黑眼中怒火熊熊而起,脚下猛一蹬地身子如炮弹般激射而起,轰隆一声闷响尘土飞扬中瞬间跨越五六丈距离,手指凌空一点隔着近丈距离精准点在金龙软鞭中间,直接将软鞭的凌厉攻势废掉,而后飞起一脚直踹韩宝驹胸腹,他对这厮心中可是厌恶非常。

    韩宝驹一身功夫大半都在软鞭上,没想来林沙来似如此凶猛,一时根本反应不过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只大脚带着凌厉气劲飞踹而至,眼中满是惊恐不安却又无法做出任何闪避动作。

    “三哥小心”

    南希仁猛然大吼出声,几个跨步瞬间冲至韩宝驹身边,一掌拍出劲刚猛雄浑霸道,正正与林沙飞踹一脚猛烈相撞。

    砰

    一声闷响传出,南希仁啊的惨叫出声连连后退一屁股跌坐在地,刚才出掌手臂软软垂在身侧,额头冷汗密布满脸痛苦显然受伤不轻。

    “三弟”“三哥”

    江南七怪其余几怪齐齐惊呼出声,没有第一时间查看南希仁伤势如何,而是纷纷纵身而起直扑林沙而来,手中各中武器毫不犹豫往林沙身上招呼。

    “来得好”

    林沙面无表情一脸平静,随手抽出腰间折扇一式回风落雁剑中的一剑落九雁使出,招式平平无奇单靠一个快字,只见他手中折扇突然间一分为六,速度快到极致轻松将猛袭而至的六门兵器挑飞。

    “诸位还不停手,是何用意”

    他给六怪留了面子,没有使出真气直接将他们手中家伙震得脱手飞落,此时猛然气沉丹田怒喝出声,声浪如滚滚雷霆在七怪耳边炸响,只震得七怪好一阵气血翻涌难受异常。

    “伤我兄弟者绝不轻饶,柯某人讨教阁下高招”

    其余几怪心存迟疑,柯镇恶却是怒声咆哮愤而出手,一根沉重的拐杖在他手上还似轻若无物,带着猛恶风声直接砸向林沙头颅。

    “好,让我好好见识一下飞天蝙蝠的疯魔杖法”

    林沙气极而笑眼中冷芒闪烁,手上竹骨折扇迅疾点出,不偏不倚正好点在袭来拐杖顶端,手腕轻轻一抖一股暗劲顺着折扇蔓延而出。

    “好手段”

    手中拐杖的前进之势猛然一顿,柯镇恶大吃一惊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觉手上拐杖传来一股潜伏暗劲震得掌心发麻几乎拿捏不住。

    “厉害的还在后头呢”

    林沙朗笑出声,脚下轻点身子瞬间靠近柯镇恶,手中折扇猛然加速从一个诡异角度突袭而至,不等柯镇恶做出任何反应,扇尖便已轻轻点中他上呢上几处穴道,损失柯镇恶动弹不得手中拐杖哐铛一声掉落在地。

    “大哥”

    其余七怪大惊失色,怒吼出声满脸悲愤就要前冲。

    “喊什么喊,都给我停在原地,只是点了他的穴道又没伤人”

    林沙猛然怒喝出声,目光如冷电般扫过七怪中几位不安分的家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