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运气真好,一直在皇宫外围打转转,没遇到隐身于后宫的供奉高手”

    “你以为皇宫很简单啊,真要是那样的话,金国早就派大量高手过来天天盯着大宋皇宫,上台一位皇帝就死一位,那大宋早就乱成一锅粥被金国灭了,哪还能坚持到现在”

    小酒馆油灯由豆,曲灵风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小桌边,昏暗的光影将他的脸膛映照得忽明忽暗带着丝丝诡异,眼睛定定的盯着空无一物的桌面,瞳孔涣散明显陷入深沉的思绪之中。

    他脑中不断回荡林沙所言的那些虽然简单,可听在他耳中却惊心动魄的话语。不过想要这小子途次大费周章找上门的原因,便忍不住好一阵啼笑皆非,不由自主回想刚才那厮盛气凌人的一番话语。

    “好好养伤,等身子骨养利索了便来私塾报道”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既然当了先生,自然要对学堂里那帮熊孩子负责,他们中间大部分都不是读书的料,正好桃花岛弟子除了武功之外,还会不少其它杂学,我找你就是为了教这些熊孩子吃饭的手艺”

    想到这儿他便忍不住轻笑出声,没想到林沙这小子竟然还有这样的热心肠和责任心,说不得自己得拿出些本事来,不让他小觑了桃花岛弟子。

    “当先生教书育人多光荣啊,总比你这个盗贼的名头好听许多。你就不想想,黄药师不会在乎你做了什么可别人在乎啊。到时候其他江湖中人说起你师傅的时候又哪会有好话,盗贼之师么”

    林沙这番话来来回回不停在他脑中回荡。脸上笑容渐渐收敛逐渐变得沉重。林沙这家伙虽然说话难听了点却是正理,虽说师傅不在乎这点虚名??伤飧鲎鐾降艿囊膊荒芨Ω盗成厦诓皇?br />
    终于,他下定了决心。以后再也不去皇宫冒险,还是老老实实当他的小酒馆老板,同时兼职教书育人。

    当然他不想做也不成,林沙的实力可是在他之上,除非他再也不来牛家村,否则就只能老老实实听林沙的安排。

    如果是之前,曲灵风自然不惜放弃牛家村这个据点,桃花岛传人的骄傲,容不得他对林沙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少年低头认输。

    可是现在不同了。知道临安皇宫水很深隐藏高手不少。他起码短时间内没有再去偷盗的勇气,而且行动不便特征明显,说不定什么时候便被大内侍卫寻到踪迹,这次有林沙暗中出手相帮可下次呢

    他总不能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他人和运气上,再说了教书育人这可是十分高大上的活计,不说有林沙这样的江湖一流高手维护,单单私塾先生的身份也能?;に嵋撞换崾艿酱竽谑涛赖幕骋?。

    谁能相信一个多次跑到皇宫盗宝的江湖高手,会委身于一个偏僻小村当教书先生

    这话要是谁敢乱水,就等着天下读书人的口诛笔伐吧

    再说。这几年他在皇宫也大有收获,偷得了一些世间难寻的珍奇异宝,也足够孝敬师傅他老人家了。

    另一头林沙脚步轻快返回小私塾居所,心情愉快脸露得色。

    没错。他找曲灵风不为他偷盗的皇宫财宝,也没兴趣染指其所学桃花岛武功,为的就是给小私塾增加一位杂学先生。桃花岛出身的曲灵风正是最好选择。

    要问他为何这么热心

    心有所感而已

    内家拳丹劲境界,就相当于道家的练气化神之境。不说什么身具大神通的废话,但有一定神异却是肯定的。

    什么预警。感知危险之类的能力,林沙自从踏入丹劲后自然而然就有了。

    而因为他是内家拳与内功齐修,在倚天世界内功境界也到了化丹边缘,虽说最后没有突破成功导致再次穿越,本身实力因为身体关系才刚刚达到先天初期,不过境界就是境界与实力紧密相连却又独力存在。

    他此时的境界比之当世所有成名绝顶高手都要高,当然一些隐埋姓的超级高手不算在内,道门境界高深的高士也不在内。

    隐隐中他总有总感觉,好象他想要再进一步的话,就必须尽量还清这世的因果牵羁,而后才能心无旁骛做那突飞猛进之举。

    这是来自心灵深处的暗示,他自然不可能随意无视掉,谁知道等实力恢复到与境界平齐之时,再一次对武道化丹之境发起冲击,会不会又一次栽倒在地

    境界到了他这种地步,每前进一步都困难重重,他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可能阻碍境界前进的因素,一点风险都不愿轻冒

    细数他穿越过来后的所作所为,因他有因果联系的无非就是苏州林氏以及牛家村村人,还有的就是小私塾中的学生。

    之前记忆封印,除非遇到设定状况自动解封,又或者遭遇生死?;匀换指?,不然却是遵循本能慢慢成长。

    在这期间,他多受林氏族人关照,与整个林氏宗族都有了极深牵连,想要还清林氏宗族的因果可不那么容易。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思路,林氏宗族上下对他抱有极大期望,只要能达到他们的期望因果便能化去一半,之后的因果偿还就是成年累月的水磨工夫,一点一滴慢慢积累量变达到质变的程度。

    所幸他年纪还小身体也没成长完全,武功用不着多久便能进入先天境界,生命悠长得很慢慢来就是。

    至于与牛家村村人的牵连,不过就是互利互惠的事情,牵扯不大之前他帮村人联系临安的酒楼大户,基本上算是了结了其中因果。

    再一个就是小私塾中的学生,他开办小私塾就是为了在临安地界有一处立足之地,村人又毫不犹豫把自家孩子送到私塾,其中的因果牵扯不大却也不好轻易撇清。

    当了先生,私塾孩子们的前程就基本寄托于他身上,他自感责任重大不敢轻易疏忽,教了差不多半年时间,也清楚其中绝大部分熊孩子都没有读书的天分,加上家庭财政也不怎么允许,所以林沙急着给他们找一个不错出路。

    别看所谓士农工商,工和商排在末位好似地位低人一等般,实则不然。

    又有俗语艺多不压身,工和商社会地位不高却是钱途光明,只要有一技在手起码在和平年代不用担心饿肚子问题。

    到是排名第二被誉于国之根本的农,日子却过得苦兮兮十分艰难,饱受官府地主盘剥,过得好不好全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就是丰年有时候一家老小有时也难以填饱肚皮,遇到荒年更是凄惨什么树皮草根观音土,甚至易子而食这等惨都避免不了。

    闲话不说,总之做了师生一场,林沙便准备给学中熊孩子们准备一两门混饭吃的手艺,至于他们学会后是老实在家种地还是做工,那就不关他什么事了。

    同样道理,他此世既然开了私塾当了先生,同时秉承林氏宗族期待准备参加科举入仕,那就得好好做下去等到哪一日功德圆满便可心无旁骛冲击武道金丹之境,甚至更进一步也不是没有可能。

    曲灵风出身桃花岛,自然会受到其师黄药师的影响,对其它杂学有些涉猎。林沙也不需要他跟黄药师一般门门精通,只要精通个两三门就可,足以让学堂里的熊孩子们学会后享用一生。

    本来他还想给私塾找两个武师傅的,人选都有现成的就是郭啸天和杨铁心两位,可惜世事变化太快还没等他邀请,郭杨两家便已家破人亡。

    不说林沙在牛家村,为了小私塾的师资力量想办法拉人,从嘉兴通往临安的官道上,一行七位古怪男女缓缓而行,引来周围路人商旅好一阵古怪眼神。

    七人中的老大是位衣裳褴褛的瞎子,其中又有不修边幅的邋遢书生,长得跟武大郎似的,却骑着一匹枣红骏马的矮胖子,一身山民樵夫打扮的敦厚汉子,一位高大壮硕满脸横肉,活似郑关西的赳赳大汉,另有一位手拿秤杆身形矮小满脸精明的汉子,队伍中唯一正常些的便是一位标准江南水乡的漂亮女子,不过跟其他六位怪人混在一起,也显得漂亮女子格外不协调。

    如果有江南一代江湖上的朋友在此,自然知晓这七位正是大名鼎鼎的江南七怪,他们准备好了出行盘缠应林沙之邀,直奔临安城外牛家村。

    “大哥,咱们是不是太信任林沙那小子了”

    骑在枣红骏马上的矮胖子韩宝驹满脸不爽,冲着老大柯震恶大声叫嚷。

    “老三你闭嘴”

    妙手书生朱聪手上铁折扇刷的一声打开,满脸不悦怒声道:“咱们来之前不是已经商量好了么,你有意见当时怎么不说,现在路行了一般你又跳出来表示不满,这不是瞎折腾么”

    “哼”

    柯镇恶也满脸不悦,怒哼出声将手中沉重拐杖往地上重重一顿,夯实的地面顿时陷下去一个碗口大小浅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