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曲灵风果然满脸狂喜,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不可置信?!鳕J,.

    “我骗你干啥?”

    林沙不屑撇嘴,斜眼扫视了曲灵风一遍,眼中满满都是不屑之色:“黄老邪武功虽强,可我也有自保之力!”

    不得不说,黄药师虽说性格古怪了点,为人处世不容于主流,教徒弟的本事也一般得很,可他对徒弟们的思想教育却做得极好。

    不管是早已叛出师门的黑风双煞,还是被打断双腿驱逐出师门的数位徒弟,对黄药师只有尊敬却毫无怨愤之意,甚至心中最大执念都是重返桃花岛,再次拜入黄药师门下。

    别人就不去说他,单单眼前的曲灵风,为了讨到黄药师不知会不会受用的欢心,便冒着天大风险多次与皇宫盗宝,这次要不是林沙及时出手的话,估计得提前挂掉。

    可就是如此,一听有机会重返师门,瞧把这给激动的,身子都不由自主颤抖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发羊颠疯呢。

    既然知道这家伙心中师傅第一,林沙自然不可能拿黄药师刺激他,虽说林沙可以肯定此时自己实力比之黄药师只强不弱!

    “哼,空口白话谁不会说!”

    等激动情绪过后,曲灵风逐渐冷静下来立刻发觉不对,脸色一冷突然转了口风满脸不爽。

    “怎么信不过我?”

    林沙心思电转立即明白了曲灵风心中所想,不由哭笑不得反问道。

    “我师傅脾气很大,你拿什么入他老人家法眼?”

    曲灵风咧嘴一笑,脸上神情明明白白就显示不信两字。

    “呵呵……”

    林沙呵呵一笑,猛然脚步前踏,在泥土夯实的地面上,悄无声息踩出一个寸深脚印,目光炯炯盯着一脸吃惊的曲灵风,好笑问道:“以我眼下实力可能比不上你师黄药师,可再等几年呢。我那时可有资格登上桃花岛拜访黄岛主?”

    “你你你……”

    曲灵风一时张大嘴巴震惊得说不出话,看了眼地上的寸深清晰脚印,又看了眼笑眯眯的林沙,嘴唇哆嗦结巴问道:“你。你这,这功夫,夫是,是怎么练,练出来的!”

    作为桃花岛黄药师一脉大弟子。虽说他武功不怎么样,到现在二十来岁也才江湖二流颠峰水准,不过眼界却不是寻常江湖中人可比。

    别看林沙刚才那一脚平平常常,就是他运使全力也能做到,可要像林沙这般做得风轻云淡,没有丝毫烟火气息却是千难万难。

    这需要对体内真气的极高掌控度,同时对身体力量的掌控也要达到一个极高程度,起码曲灵风自问做不到如此举重若轻,就是再过十年能不能做到都不一定,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

    再说正如林沙所言那般。他此时不过刚刚十岁出头就有这等实力,再过几年等身体彻底长开,那实力又将会达到何等程度?

    从十岁到二十岁期间,不仅仅是读书的黄金时期,无论记忆还是理解能力都处于飞速上升期,同时也是练武之人扎稳根基奠定以后发展潜力的关键时期!

    不是没有大器晚成的例子,不过那是少数中的少数,王重阳和张三丰便是其中佼佼者,可像他们这样绝世大宗师的例子能够轻易复制么?

    一般的学武之人,都是按部就班从小打牢根基。然后一步一步慢慢提升实力,最后能够达到什么程度完全取决于先天的天赋以及后天的努力程度,当然各种奇遇也可算在其中。

    这也就是名门大派弟子,为何在开始阶段便比之寻常江湖中人。无论实力还是底蕴都要强出一截的真正原因,有完整的传承以及合格的师傅教导,少年时期稳固的根底到了成年后便爆发无穷后劲。

    当然了,真正的江湖绝顶高手都不是培养出来的,很少有绝顶高手是按部就班慢慢锻炼而成。江湖上有这么一句传言,就说到了其中关键。

    一流高手是名门大派培养出来的。绝顶高手却是自己打出来的!

    “我是怎么练出这一身武功的不打紧,关键是曲灵风你认为我有资格上桃花岛拜访黄药师么?”

    林沙自然不知道曲灵风短短时间,脑子里已经转了千百个念头,他只淡淡一笑轻松问道。

    他话虽轻松,可在曲灵风耳中好似雷霆炸响。

    “能!”

    曲灵风脸色阴晴变幻一阵,最后咬了咬牙肯定道。

    “可是林沙先生你就算能够到桃花岛拜访我师,又如何能让我师将我等重新重新收归门墙?”

    不过他转念一想,又提出了新的疑问。

    作为黄药师的大徒弟,他跟着黄药师的时间最长,自然很了解黄药师的性格脾气。

    恃才傲物不将世俗礼法放在眼里,可偏偏又才学惊人,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琴棋书画,甚至农田水利、经济兵略等亦无一不晓,无一不精,可以说得上当世绝顶聪明人物。

    正是因为如此,黄药师能够看得上眼的角色,起码也都是当世数一数二的高人,比如与之齐名的天下五绝,当然如果后辈武功超群的话,自然也能入了他的法眼,给你一个好脸色以及足够的尊重。

    “你们师兄弟几个如何被逐出师门的我清楚,保不定现在你师黄药师已经后悔了呢?”林沙微微一笑颇有神棍气质,脸上露出莫测高深之色轻声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单看曲灵风混到如今地步,还念念不忘黄药师,可知黄药师对你们也是付出真心了的!”

    曲灵风脸色先是一变又是一喜,林沙竟然知晓他们师兄弟几个是如何被逐出师门的,这让他对林沙大生警惕之心。

    可林沙接下来的话却又让他大喜过望,脑中不由自主回想在师门的点点滴滴,眼眶不知不觉已经泛红。

    他们师兄弟几个除了陆乘风出身嘉兴大族陆家之外,鸲鹆几人全都是孤儿出身,从小就被黄药师抱养在桃花岛长大。

    在他们心中桃花岛就是他们的家,而且黄药师就是他们的父亲一般,所谓投桃报李,黄药师要是没有付出真心他们这些饱经人世冷暖的孤儿,又怎么会对黄药师和桃花岛如此念念不忘?

    “这是你们桃花岛内部事务我不想多说,等我上岛拜访黄药师之时,自会跟他说上一说!”

    眼见曲灵风陷入回忆脸色时喜时悲,林沙轻轻摇了摇头出声将他惊醒,而后继续说道:“不过在此之前你最后停下进皇宫盗宝的无脑行径,否则估计等不到我拜访黄药师你就可能提前归天了!”

    “你,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曲灵风这一惊非同小可,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惊声问道,同时身体向后快速移动,满脸戒备一副随时准备大打出手的摸样。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林沙没有丝毫动作,脸上带着似笑非笑表情,提醒道:“那天傍晚要不是我出手,估计你早就被那群大内侍卫捉拿过案了吧?”

    “你,你,你就是那位神秘前辈高手?”

    曲灵风满脸不可思议,一双大眼睁得老大看向林沙满是探究之意。

    “哼,小小牛家村哪有那么多高手隐身?”

    林沙嗤笑出声,撇了撇嘴一脸不屑:“要不是我当日正好撞上,只怕你现在正待在天牢吃皇粮吧!”

    “多谢先生救命之恩!”

    虽然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不过林沙所言与那日清净却是丝毫不差,容不得他心存疑惑,急忙拱手道谢。

    “没必要,顺手而为罢了!”

    林沙轻轻摆手不以为意,而后脸上又露出那种似笑非笑表情,弄得曲灵风头皮一阵发麻,这才好笑道:“说起来,在半个月前我在临安城就见过你,那时你身后也跟着好几位大内侍卫吧?”

    “……”

    曲灵风恍然,脸色很是尴尬不好意思,心中又感觉有些不对劲,可到底哪出了问题却又搞不清楚。

    “当晚,我一时好奇也跑去皇宫溜达了一圈!”

    林沙这话犹如惊雷,在曲灵风耳旁炸响,还没等他做出反应便接着大爆猛料:“你猜我在皇宫御膳房遇见谁了,九指神丐洪七公!”

    不,不会吧???

    曲灵风惊得脸色煞白,身子一阵摇晃差点没摔倒在地,林沙好象故意跟他为难似的,继续说道:“我跟洪七公在闹市吃了碗馄饨,他说他已在皇宫逗留一个来月,遍尝皇宫美食还邀我一起……”

    曲灵风已经摇摇欲坠脸上毫无血色,心道完了完了,那不是他之前在皇宫所做所为都被看光了?

    林沙好似觉得这样的猛料不够,又继续添了把火:“还有啊,我刚摸进皇宫没多久,便感应到后宫所在起码有三股强大气息,实力都不在洪七公之下,其中一股甚至比洪七公还要强上一线!”

    轰??!

    曲灵风只觉脑子雷霆炸响,一阵头晕目眩再也坚持不住,一屁股坐倒在地额头冷汗直流,嘴唇发青哆嗦着不知该说什么是好……未完待续。

    ps:求打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