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当

    数名大内侍卫手中刀剑,竟在眨眼间便被树林中突然激射而至的数道凌厉气劲,给震得脱手而飞掉落在地。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又是数道凌厉气劲破空而至,竟准之极点在他们身上的麻穴之上,顿时整个身子一片酸麻扑通扑通全部软倒在地。

    “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还不快滚”

    这时茂密树林中传来一道嘶哑的苍老声音,有滚滚炸雷在几位大内侍卫耳中炸响,震得他们一时耳鸣头晕气血翻涌,胸口像是压了块巨石般憋闷异常。

    “前,前辈,这人数,数次偷入皇宫盗窃大内珍宝”

    那大内侍卫头领脸色吓得煞白,却不愿就这么灰溜溜离去,怀着些许侥幸心理结结巴巴解释道。

    “哼”

    树林中一声冷哼传出,那大内侍卫头领如遭重击,身子猛然一顿而后软趴趴软倒在地,一脸惊骇喉咙咳咳出声却是说不出一个字来,脸色吓得煞白毫无血色,身子簌簌发抖哪有半分大内高手风范

    “你们还不快滚,难道还要老夫亲自请你们不成”

    其余几位大内侍卫被头领的摸样吓了一跳,此时那道苍老声音又似炸雷般从耳中炸响,顿时打了个机灵二话不说翻身就起,手忙脚乱扶起瘫软在地的首领以及受伤弟兄,屁都不敢多放一个灰溜溜就走。

    “多,多谢前辈,前辈救,救命之恩”

    曲灵风此时已是强弩之末,眼睁睁看着一帮大内侍卫灰溜溜离开,满眼杀机想将他们全部留下却又有心无力。见他们全部离开后顿时心神一松砰的一声软倒在地,扭头冲着树林深处感激道。

    同时他心中也满是惊骇,没想到小小的牛家村竟还隐藏有这等高手。那几位大内侍卫尽皆是二流好手,可在树林里隐藏的神秘高手面前却是不堪一击,就连面都没能见上就被轻松击倒在地,这时何等可怖实力

    曲灵风本人也不过二流颠峰水准而已。连那几位大内侍卫联手都打不过,在树林隐藏高手面前估计连一招都支持不住

    他心中甚至隐隐涌起一个十分荒谬,又大逆不道的念头:估计就是师傅在此,也就是这等实力吧

    不,不可能,师傅的实力肯定被隐身于树林中的高手要强

    曲灵猛猛然甩了甩头,将心中突然冒出的大逆不道想法抛出脑海,满脸坚定心道师傅永远是最厉害的

    可让他郁闷的是,过了良久也不见树林中有回复传出。

    “前辈。前辈”

    他心中不安,顾不得身上的伤势疼痛,连连呼喊却是半分回应也无,顿时松了口气之余心中也空落落的,感觉实在怪异之极。

    在一片狼籍的树林空地上休息了一回,待到内力恢复了一些身体又有了一点力量,他便摇摇晃晃捡起拐杖起身,拉下脸上面罩好好整理了一番仪容。这才拖着沉重疲乏的身躯慢慢向牛家村走去。

    直到曲灵风的身影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林沙这才从茂密的大树树冠上一跃而下。脸上挂着古怪笑意不知在思量什么。

    酒关了老板曲灵风的回归,并没有在牛家村引起任何波澜。

    少了郭啸天与杨铁心两位顾客,小酒馆的生意简直不能用冷清来形容,除非村中哪家有红白喜事否则根本就没人上门买酒买菜。

    有那好心的村民还特意跟曲灵风打了招呼,言道外头疫病四起曲老板还是不要随意外出的话,要是不小心出了岔子就不好了。而曲灵风正需要时间慢慢养伤。谢过了好心村民的好意后,短时间内确实再没有出门的打算,安安心心窝在冷冷清清的小酒馆里养伤偷闲。

    桃花岛弟子确实都有些特殊本事,曲灵风一身伤势放在其他江湖人士身上,不说伤筋动骨起码也得好好养上个把月??伤彩鞘熳笥冶慊指吹貌畈欢?,后来精神养好了更是驻着跟拐杖在村里四下溜达。

    “曲老板,咱们好好聊聊”

    林沙一直关注曲灵风的动静,见他身体好得这么快也啧啧称奇一阵,而后找个傍晚天将入夜时分直接上门。

    “林沙先生,是否要沽酒”

    曲灵风正拿着抹布擦拭桌上,闻言露出一脸微笑热情问道。

    “哈哈曲老板你想左了,我来并不是买酒也不是吃饭,而是想跟曲老板你好好谈一谈”

    林沙哈哈一笑脚下向后一勾,轻轻将小酒馆的木门虚掩上,大步流星走到曲灵风身前一掌拍出,掌风呼啸凌厉之极。

    “林沙先生这是何故”

    曲灵风装出一副吃惊表情,见林沙掌势来得凶猛,脸色微微一变手上抹布一扔,一边摇摇晃晃向后退去一边手作兰花指,轻轻巧巧一拂知点林沙袭来手掌神门穴而去。

    “哈哈,桃花岛的兰花拂穴手果然精妙”

    林沙哈哈一声大笑,手枝依旧前探手掌却于间不容发之间化掌为琢,一式五行拳中的仙鹤献果使出,五指聚拢如一道尖椎直点曲灵风小臂而去。

    “林沙你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知晓我之来历”

    曲灵风闻言大惊失色,眼中杀机毕露将兰花拂穴手的威力催发至最大,一时只见他手影翻飞好似朵朵兰花绽放,轻灵飘逸间隐藏莫大凶险。

    “哈哈,曲灵风你作为桃花岛黄药师首徒,虽然名声不显却不代表无人知晓”林沙哈哈一笑满脸不以为意,手上动作一变使出少林绝学拈花指,手影翻飞间好似朵朵鲜血盛放,以不同于兰花的俏然姿态演化无穷花海。

    “好功夫,我之前当真小看你了”

    拈花指的精妙绝不在兰花拂穴手之下,曲灵风数次欲强行破开林沙的拈花指连绵攻势都吃了暗亏,一时心中惊叹连连脸上不由自主露出惊容。

    “哈哈,单单兰花拂穴手想要对付我确实不够,还不将桃花岛绝学使将出来,不然等我耐心一失可就没机会了”

    林沙脸上挂着轻松微笑,身如轻烟柳飘絮手如鲜花朵朵开,一时间单纯依靠招式间的精妙变化,便轻松压得曲灵风几乎喘不过气。

    “可恶,接我桃花岛绝学落英神掌”

    被一个十来岁的小少年压着打,还被屡屡辱及师门曲灵风心中恼恨之极,可惜残酷事实摆在呀前,他要是不做出改变的话战败被擒只是时间问题。桃花岛弟子个个心高气傲,他哪受得了这等屈辱,顿时满眼怒火大喝出声,手上动作突然一变化指为掌,片片掌影犹如落英缤纷,如春末微风中飞落桃花纷,纷扬扬向林沙上身头颅全部笼罩。

    “很有意思的掌法啊”

    林沙眼睛微微一眯,以其武学境界自然一眼看出无数破绽,不过黄药师所创这门落英神掌确实有独到之处,看似掌影纷飞虚虚实实惑人眼球,可每一掌之中都蕴涵极大劲道,而掌影之间的劲道又互有牵连,一旦其中一掌出现偏差其余掌影都跟着互相连接组合,形成威力强悍的攻击套式。

    只有亲身感受落英神掌的威能,才能了解秘籍上所无法描述又或者故意隐藏的精妙窍门,别忘了他在倚天世界时可是从朱武连环庄弄到了落英神掌以及落英神剑掌的心法秘籍

    他手上动作也跟着一变,笑傲世界中从福威镖局林家处学得的翻天掌使处,一时气劲纵横往来呼啸,手掌翻腾间好似真有那翻天覆地之能,每一掌都带着强横无匹的劲道,一旦不防甚至有可能陷入翻天覆地的联绵掌式大网中不得脱身,可谓凶猛霸道之极。

    两人各使精妙掌法互相对拆,曲灵风所使桃花岛绝学落英神掌,秉承逃花岛一脉武学的优良传统,轻灵飘逸美观大方,又暗藏十足凶险的杀招,可谓招招夺命式式凶险。

    而林沙所使翻天掌,则大开大合光明堂皇,气势雄浑刚猛霸道,一招一式虽然平平无奇却威力非凡,与桃花岛武学的轻灵飘逸正是相反的路数。

    曲灵风实力到底相差林沙太远,不过斗了数十招便已喘气如牛额头热汗滚滚,体内真气几乎消耗一空手脚发团战力急剧下跌,被林沙抓住空挡轻轻一掌拍在肩头,直接将其拍得一屁股倒坐在地。

    “不打了不打了,林沙先生你这一身功夫是怎么练的,曲某甘拜下风任凭处置”从刚才的交手中,曲灵风已看出林沙一再放水,顿时明白眼前少年没有杀他之时,顿时放松下来耍起无赖。

    “嘿嘿,曲老板废话不需多说,我过来是想跟你做一笔交易的”

    林沙拉来旁边一条长凳坐下,满脸微笑看着曲灵风大耍无赖,等到其声音小下来后这才慢悠悠说道。

    “什么交易”

    曲灵风大口喘着粗气,抬眼无力问道。

    “你帮我做几年活计,我帮你重回桃花岛门下”

    林沙轻轻一笑,拿出一个曲灵风绝对不可能放过的大诱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