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打算一探临安皇宫,想看看曲灵风这厮在干些什么,怎么大晚上的竟然被一帮大内侍卫追成狗

    只是没想到竟然在皇宫里遇上九指神丐洪七公,跟他在没动用丝毫真气的情况下,悄无声息间交手数十招不分胜负。

    之后两人在闹时小食摊聊了一阵子,在林沙的故意引导下,洪七公字以为猜到了林沙一身高强武艺的来历,而后吃完一碗馄饨直接分手告别。

    两人萍水相逢,还在皇宫大内悄无声息开了一票,能坐下来一起吃顿馄饨就很不容易了,说什么交浅言深的话根本不可能。

    尽管林沙知晓洪七公豪爽过人性格温良,却也不会第一次相见便说一些事关自身的隐秘,他跟洪七公的交情还没到这份上。

    看得出来,刚刚经历第一次华山论剑不久的洪七公,实力才刚刚突破先天境界没有多久,实力比之眼下的林沙也就是半斤八两,林沙自然没有什么心理压力,无论洪七公喜是不喜都不打紧。

    洪七公倒也识趣,知道了他出身苏州林氏,与古墓创始人林朝英有旧之后,便不再过分打探,只是有意无意说些武学上的见解试探,都被林沙轻松化解没有得到丝毫有用信息。

    因为没有真正动手切磋较艺,以洪七公此时的境界,也看不出林沙的真实实力,只以为他不过是天赋高了一些,又有林朝英的传承才有如此实力,把他当天才看了并不知道林沙此时的真实战力。其实比他本人只强不弱

    林沙也是乖觉,没有询问洪七公为何在皇宫中偷吃御膳房没食的原由。他早就知道这厮就是个吃货,他右手那根小指就是因为贪吃误事才自己断去的??上Ч淮笠谰晌倚形宜?,甚至随着武功渐高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当然,这不干林沙鸟事,他也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八卦精神。

    以他此时丹劲境界,虽然限于身体条件实力不过堪比先天初期内功高手,但在境界上却是堪比道家练气化神修为,对于危险都有一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莫名感应。

    刚刚在临安皇宫之时,他就隐隐感觉后宫有几股强悍的气息存在,其中有一股甚至能对他的生命产生极大威胁

    果然。作为传国近百年,延续北宋国柞的南宋帝国,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简单

    至于射雕剧情中,洪七公向黄蓉吹嘘自己的丰功伟绩,说他吃过皇宫大内的御膳,而且一吃还好几个月,凡是御厨能做的好吃食物都过了一边嘴,连大宋皇帝都只能吃他剩下的菜肴。

    现在想来当真可笑,估计以他的实力根本就没胆子太过深入皇宫。真以为皇室供奉的高手都是吃闲饭的啊,洪七公也只敢在外围御膳房等地溜达溜达。

    话说林沙兴致匆匆跑去临安皇宫找曲灵风,没想到却遇上正在皇宫偷吃偷喝的九指神丐洪七公,结果两人悄无声息干了一架。而后又在闹市一起吃了碗馄饨聊了聊天,而后便拍拍屁股各回各家。

    虽然今晚出行的目的没有达到,但林沙也没有沮丧什么的。本来就只是想去凑凑热闹,碰到也就罢了没碰到也没什么。

    一夜好梦。第二日他起了个大早,在院子里打拳扎马做完训练。这才匆匆吃了点东西跟几位约好士子打了声招呼,而后便趁着城门刚开出了城。

    他一路脚程极快,不过下午时分便赶回了牛家村,给早就望眼欲穿的里正以及村民们带来意料中的好消息,整个村子都笼罩在一片喜洋洋的欢乐氛围中。

    能直接把自家出产蔬菜肉蛋卖到临安,可比卖到最近的乡镇市集要强得多,同样的数量价钱起码差了好十几文,这对于牛家村村民来说可不是小数目。

    不过高兴归高兴,眼下外头疫病蔓延,如何把东西运到顺利运到临安却是桩麻烦。林沙倒是对外头的疫病不甚在意,表示可以跟车同行,可其余押货村民的选择就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谁都不愿冒这份要命的风险。

    村人为这事商讨来商讨去,一直商讨了一天也没个结果。

    林沙一看这样下去可不成,于是想了个法子,从镇上请来一位颇有口碑的郎中,给村人留下几副万金油似的汤药方子,表示只要身体强健就算染上疫病,只要老实服上几贴汤药就会没事。

    这下村人彻底放心,直接挑选了几位身强体壮的村人,作为押送蔬菜肉蛋等货物的苦力,同时也负责?;ね迓飞舷?。而另一边郎中离开之际,林沙悄悄给了他一张治疗头疼脑人感染风寒十分有效的药方,在郎中千恩万谢的感激声中悄无声息返回村里。

    两天后第一批蔬菜肉蛋起运,足足装满了四个大箩筐,一大清早便在村人兴奋忐忑的目送下离开,林沙不辞辛劳再一次跟着跑了趟临安。

    一路上平安无事并未遇到什么麻烦,只是在过桥过卡之时被刮了点油水,这些倒是在正常的损耗范围内,待进了繁华喧闹的临安城后,林沙直接带着挑着扁担的村民直接来到约定酒楼以及几位士子家中,作为中间人替双方做了介绍完成第一笔交易,之后他就不会再跟着来临安了。

    林沙倒是没什么心理负担,但当时社会风气却是不允许士子与商贾之事有直接联系,他自然没兴趣做那挑战传统秩序的出头鸟。

    同时那几位做苦力的强壮村民,也第一次亲眼目睹林沙的能量。

    得知林沙来到临安之后,几位交好士子二话不说第一时间赶了过来,等他将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便一把将他拉走,说是参加某某举人举办的文会云云,看得一帮淳朴村民目瞪口呆羡慕不已。

    第二天回到村里之后,林沙便将郎中留下的几张药方推广开来,同时小私塾也开始重新上课。牛家村一直没出现外头传得沸沸扬扬的疫病情况,也让村人松了口气放心将憋闷了许久的自家孩子放出上学。

    林沙又回到了之前上午教学下午自学的状态,同时也不忘关注村东小酒馆的动静,他对黄药师这位大徒弟还是很感兴趣的。

    只是曲灵风那厮好像在临安扎根了般,他几次到临安会友游学,都听闻皇宫最近一段时间频频遭窃,最近皇城一带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他立时就知道是曲灵风那厮所为,心道果然不愧是黄药师的徒弟好大的胆子。

    以洪七公此时的武功推论,黄药师与之应该差距不大,实力基本上在先天初期上下徘徊。

    而林沙那日在皇宫之时的感应,大内起码有一位实力在先天中期甚至后期的高手,黄药师遇上咯都只有逃命的份,没想到曲灵风却是不怕死,一二再再而三的偷溜进宫行窃,简直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头。

    果然,无知者无畏

    这日傍晚林沙吃了顿简单晚饭,出门在村子里溜达消食,因为不耐跟村人时时客套打招呼回应,便不知不觉走得远了些直接出了村口一两里之外。

    眼见天色昏暗他准备返回之时,突然旁边的一片茂密小树林中传来一阵激烈打斗声。

    他眉头一跳也不急着离开,运使梯云纵轻功身子如一道轻烟扶摇直上,悄无声息跃至一颗大树茂密树冠之中,打眼一看顿时吃了一惊。

    只见多日不见的曲灵风这厮,驻着两根拐杖满身狼狈,与数位身着官服的大内高手激斗一起,一时间小小的树林之中枝叶纷飞漫天飞舞,兵器碰撞之声与吆喝怒骂之声不绝于耳。

    “你这窃贼好大狗胆,竟一而再再而三的行窃皇宫,如今被我们兄弟追上已无幸免之理,识相的快快投降饶你一命,否则刀剑无眼休怪我们兄弟心狠”

    其中一位武功最高官职最大的大内侍卫,一边挥刀与曲灵风连连激斗,一边不忘大声吆喝威言恐吓。

    “嘿嘿,皇宫大内又如何,还不是任由我来去自如”

    曲灵风倒是机警,脸上蒙着黑巾将头脸遮得严严实实,虽说满身狼狈多处挂彩,但真实面目一直没有暴露在外,手上两只拐杖被他舞得风车也似,一边与数明大内侍卫激斗连连,一连不忘哈哈大笑:“想要我束手就擒,简直痴人说梦”

    “该死的贼子,兄弟们加把劲把他给解决了生丝勿论,咱们也好早点回去交差”那位官职最高也是武艺最强的大内侍卫勃然大怒,手中大刀公使越加凌厉紧迫,同时招呼身周同伴加紧围攻曲灵风。

    曲灵风毕竟伤残在身,两条腿行动不怎么方便,又在多位江湖二流好手级别大内侍卫的围攻下,一时左支右拙险象环生狼狈万分,突然一个不查竟被围攻大内侍卫一脚踹飞在地,立刻三柄刀剑同时落下他顿时暗叫一声吾休矣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只听树林中突然响起咻咻咻数道尖锐破空声,紧接着便是叮叮叮的兵器撞击声不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