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宗族在嘉兴拥有的田庄依山傍水风景优美,转过一道小山梁便是烟波浩瀚的太湖,临山望水视野开阔心旷神怡。

    安置好第二日,林沙出得田庄爬上附近的小山丘,登高望远凝视周围环境,不得不说这里当真是个休闲疗养的好地方。

    “漫漫群山”

    就在这时,一阵嘹亮的歌声从湖面远远传来,他小吃一惊从那中气十足的歌声中,听出了唱歌者有功夫在身。

    歌声由远及近在小小山丘间来回传荡,曲调好坏暂且不说从歌词中便可知晓这是一首名副其实的山歌。

    林沙顺着歌声传来方向远远望去,却见视线尽头一叶小小渔舟如飞般划来。

    不过眨眼功夫这渔舟便来得近了,只见它船身狭长船头高高翘起,船舷上停了两排捉鱼的水鸟,一副标准江南渔船装扮,歌声却是船中坐着那人唱出。

    小渔舟速度快得出奇,刚看到时还是个小点不过几个眨眼功夫渔舟渐近,只见舟中坐着一个男人,舟尾划桨的穿了一身蓑衣,却是个女子。

    只见她伸桨入水,轻轻巧巧的一扳,渔舟就箭也似的射出一段路,船身儿如离水飞跃,看来这一扳之力少说也有一百来斤,女子而有如此劲力已是奇怪,而一枝木桨又怎受得起如此大力

    林沙眼睛一眯,已是隐隐猜出那摇桨女子身份,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好玩微笑,突然扯开嗓门大喊:“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此处乃林氏地界”

    虽没动用体内不多纯阳真气,单靠嗓门声音依旧如滚滚雷霆轰隆隆而过。震得附近山林飞鸟惊慌而起,临近湖面一阵轻微荡漾。

    “听闻新近有苏州大族移居于此。我四哥来此兜卖柴禾”

    那持桨女娇声说道,声音清脆悦耳乃正宗吴语软音,隔着老远却能清晰传入林沙耳中可见实力不凡。

    他打眼一看只见那女子大约十岁年纪,身形苗条,大眼睛,长睫毛,皮肤如雪,正是江南水乡的人物。

    只见她又是数扳,渔舟已山梁。早晨的日光照在桨上,亮晃晃的原来是一柄点铜铸的铜桨。那渔女飞身而起轻松登岸,把渔舟系在山梁下的松木上。而坐在船舱里的汉子则挑了一担粗柴,也跟着纵跃上岸。

    “哈哈,当真有趣,竟然坐船来卖柴禾”

    林沙哈哈一笑大步如飞下得山梁,满脸笑意朝两人迎了上去:“不知两位如何称呼,小可林沙”

    “韩小莹”

    看到林沙那渔女眼中惊诧一闪,她左手倒提铜桨。右手拿了蓑笠,露出一头乌云般的秀发,嗓音轻软柔声道。

    “南希仁”

    那挑柴的汉子三十岁上下年纪,一身青布衣裤。腰里束了条粗草绳,足穿草鞋,粗手大脚。神情木讷。他放下担子,把扁担往地上一柱。顿时入土一尺周围泥土翻卷好不惊人。

    瞧那条扁担也无异状,通身黑油油地。中间微弯,两头各有一个突起的鞘子。这扁担如此沉重,料想必是精钢熟铁所铸。那人腰里插了一柄砍柴用的短斧,斧刃上有几个缺口看起来颇为寒酸。

    “原来是江南七侠中的四侠南山樵子和七侠越女剑,幸会幸会”

    林沙微微一笑拱手道,一派风度翩翩儒雅公子状。

    “咦,小哥应该是读书人吧,怎会听说我七兄妹名号”

    韩小莹微微一呆,一双美目上下打量林沙一番,有些好奇问道。

    “哈哈韩女侠却是不知,小可虽然读书欲科考入仕,但对江湖中事一向十分感兴趣”

    林沙哈哈一笑满脸欢愉,笑意却未达眼底,看着两人轻声说道:“江南七侠在江南一地名声响亮,扶危济弱惩奸除恶,小可在临安游学期间,可是没少听到七位大名”

    “客气客气,小哥实在客气”

    这下不仅韩小莹,连木纳的南山樵子南希仁脸上都露出一丝得色。

    江南七怪武功不俗名头虽响,可却是实实在在的市井小民,不过是底层民众中的豪杰而已。他们靠着一股子不服输的气性拼出偌大名头,最渴望的便是得到他人认同和赞赏,林沙此举无疑搔到了韩小莹和南希仁心中痒处。

    所谓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市井小民就这么现实直接。

    说说笑笑间三人关系一下子亲热起来,韩小莹和南希仁一点都没隐瞒,将此行目的原原本本道出。

    原来他们已经跟丘处机打赌,准备出外寻找郭靖下落并予以教导。

    古代出行十分不便,路上无论住宿打尖还是吃饭,都需花费不菲银钱,江南七怪中也就韩宝驹和张阿生手头银钱丰裕一些,其余五位都是月光族中人,眼下可能要出远门甚至常年在外漂泊,手头不积蓄点银钱心头实在不安。

    总不能一路寻找的时候,没钱了都靠妙手空空朱聪偷吧

    从韩宝驹,南希仁,张阿生,金全发以及韩小营等人个个身具江湖二流武功,却安心混迹市井各寻门当赚钱养家可知,江南七怪脾气虽然古怪得紧,却不是那种依靠武功持强凌弱之辈

    这也是他对南希仁好奇之处,毕竟作为一个知名江湖人士,除非隐姓埋名等等特殊原因,一般很少继续从事这种体力劳动。

    别看大理几位皇帝的护卫都冠以渔樵耕读等等名号,可那也不过江湖匪号而已,他们真正的职务可都是大理最上层权力角色,不是丞相就是御林军统领,要么就是水军统领一流,这身份以及权力可绝对不小

    而韩小莹和南希仁此行,便是听闻林氏宗族刚到嘉兴安家,可能柴禾方面准备不足,这才主动上门谈生意。

    所谓柴米油盐酱醋茶,别小看柴禾一项,能排在米和油以及盐之前可不是开玩笑的。古代可没煤气液化气以及天然气灶,烧水煮饭全靠柴禾,没有足够柴禾连一顿热腾腾的饭食都吃不上。

    林沙虽不清楚林氏田庄上的柴禾有无稀缺,他昨天跟林氏族长一家混在一起,吃饭喝水自然都是最好的,虽然比不上苏州林府那般精细,却也不会吃了什么苦头去,还真没怎么注意这些小细节。

    不过想来田庄上应该极却柴禾才对,毕竟林氏宗族近千人来得太过匆忙,从准备避难到全部赶到田庄不过只有区区半月时间,单单清扫房间整理一应生活所居,就足够田庄管事忙活好些天的,再说往嘉兴逃难的苏州权贵又不止林氏一家,能够准备到什么程度真不好说。

    有林沙的帮衬,田庄管事和外门管家都很给南希仁面子,田庄虽然还有一定柴禾储备,却也开始准备向外大肆采购了。

    毕竟田庄一下子涌进数百口人,每日吃饭喝水所需柴禾都是一项不小消耗,之前田庄上的储备根本就不顶事,估计用不了几天就会消耗干净,到时候要是没有足够柴禾供应,一干心里本就不爽的林氏族人非炸锅不可。

    林氏宗族上下虽有贫富差别,可大家毕竟都姓林如今又住在一起,要是林氏族长和一些族中头面角色家有足够物资供应唯独他们没有,会弄出什么事端来可想而知。

    双方一拍即合,口头约定了大批柴禾定单,全部由南希仁负责供应,价钱比之正常市场价高上一层,货到付款概不赊欠,双方尽都十分满意这笔合作。

    “林沙小哥多谢你了,哪天到嘉兴来我作东,另外叫上我其它五位兄长,一同给小哥接风洗尘”

    林沙依旧亲历亲为将韩小莹和南希仁送到田庄旁的湖边,韩小莹冲着林沙温柔一笑大声说道。

    “就两天后的中午吧,咱们醉仙楼见我也正有事情想跟七位说上一说”

    林沙淡然一笑打蛇棍上,见韩小莹和南希仁面露惊疑,他也不隐瞒直言道:“我就在临安城外牛家村教书,跟郭啸天和杨铁心算是相熟一场的朋友,有些事情和话想跟七位说一说”

    送走满脸震惊的韩小莹和南希仁,林沙刚刚回到田庄便被族长身边亲信小厮请了过去,族长开口就问韩小莹和南希仁是什么人,林沙又是怎么跟他们认识的

    消息传得够快的

    林沙微微一笑也没打算隐瞒,便将三人相见经过述说一遍,同时又将将那七怪跟全真教丘处机打赌一事原本道出,表示他们正为出行筹集路费,是值得一交的信人,

    同时,他又着重强调江南七怪可是当地名头最响的地头蛇,交好他们对林氏宗族在嘉兴迅速站稳脚跟作用极大。再有他与郭杨两家关系都不差,能帮上一点是一点,最后向族长通禀两日后与江南七怪醉仙楼一聚之事。

    “果然,仗义每多屠狗辈”

    林氏族长面露惊容满脸震动,连连感慨不已,对林沙与江南七怪结交之事持默许态度,当然必要的警告也没少,一再叮嘱告戒他不可将心思移到它处,等林氏宗族彻底稳定下来他立即返回临沙继续游学,不可耽误了读书正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