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好吧,下章全面恢复记忆,

    “先生先生你好厉害啊,刚才耍的是什么拳法”

    “先生先生可以教教我么,我也想学”

    “我也想学我也想学,我要变得跟先生一样厉害”

    “”

    一帮熊孩子蜂拥而上,将刚刚打完拳收功的林沙团团围住,满眼小星星唧唧喳喳满脸兴奋说个不停。

    “停停?!?br />
    林沙被吵得头疼,急忙举手大喊示意熊孩子们噤声,带耳朵终于清净了扫了眼巴巴的熊孩子们一眼,笑道:“想学武功的话不是不行,首先得把书念好在考试时不排最后五名才成”

    顿时围上来的熊孩子苦了脸色,不管他们年龄大小上学时的基础都差不多,也就是学习进度都差距不大,每月一次的考试变数极大,说不定上一月还是第一名,下一月要是不努力的话就有可能排名倒数。

    林沙哈哈一笑摆脱了学生们的纠缠,洗嗽吃饭上课检查学生们的学习进度,跟往常一样并没有任何异样,也就没有引起学生们的怀疑。

    中午放学后匆匆扒了几口饭,他便迫不及待出了门,先在牛家村转悠几圈,好好看看这个射雕世界的重要场地,山青水秀风景优美,空气清新是处读书居住的好地方,不知不觉就走到村东头的小酒馆前。

    想起前些天晚上的幼稚举动,他便忍不住轻笑出声。

    古人常言忠孝仁义,曲灵风落户牛家村数年之久,平常也就郭啸天与杨铁心常常上门打酒,一来一往便也成了说得上话的普通朋友。

    而曲灵风又有高强武艺在身,虽说两条腿都瘸了行动并不利索。但一旦将拐杖挥舞起来数十寻常官兵也难近身。郭杨两家出事的时候如果他在牛家村的话,不说直接出手救援起码也该暗中动点手脚,不然就是不仁不义之辈,当时心中气愤之下就跑来小酒馆拍门,现在想来这行为当真幼稚。

    小酒馆依旧大门紧闭,显然曲灵风还没回来。林沙不无恶意猜测。这位桃花岛大师兄肯定又去皇宫溜达做梁上君子去了,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将小酒馆密室里隐藏的宝贝都弄到手

    当然他只是想想并没有付诸行动的想法,接下来半月时间他都窝在牛家村哪都没去,为此甚至婉拒了一次临安城的文会邀约。

    利用半个月时间,他彻底熟悉了牛家村的环境,也对自身情况有了清晰的了解,心中全被震惊和兴奋兴趣填塞。

    没想到林朝英出身苏州林氏,还是现任林氏族长的嫡亲妹妹,与自己是族中姑侄关系。真真没有料到。

    同时,他心中也萌生出回苏州林氏一趟的强烈渴望,他认定林朝英肯定留有武学传承在林家,眼下他对内功心法的渴望强过一切。

    不过无缘无故回去太惹人关注,据林沙前身的记忆可知,现任林氏族长被这个妹妹伤得够戗,不仅将她逐出宗族,甚至将其之前所居闺房全部封存。林沙想要神不知鬼不觉溜达进去翻找可不容易。

    不过一场突然爆发的小规模瘟疫,却是帮了他大忙。

    “林沙小先生林沙小先生。有信送到”

    这日林沙正在牛家村祠堂边的小私塾教学,突然院子外头传来一声响亮吆喝,他急匆匆纷纷熊孩子们自行温习功课,便出了小私塾正好见到里正的小儿子等在外头。

    接过信道了声谢,打发走了喜滋滋离去的里正小儿子,他这才不紧不慢拆开信封。一边回走一边打开信纸,里头的内容却是吓了他一跳,脸色当即阴沉下来:这封信是远在苏州的林氏族长写来,内容十分简单就是苏州有瘟疫出现,要他千万别回去云云。

    在古代瘟疫可是最要命的玩意。关键是官府的处理手段太过粗暴残酷,直接将发生瘟疫的某一区域直接封锁隔离不许任何人进出,直到里面的人全部死光光或者能够熬到瘟疫过去,否则绝无幸理。

    他对林氏宗族的感情还是挺深的,要他眼睁睁看到族人受难而无动于衷,实在于心难安。

    “你们好好温习今日所学功课,我有事出去一趟,等会回来检查功课,谁要是敢偷懒?;?,一旦发现绝不轻饶”

    匆匆回了教室,指定了几位年纪大的学生维持课堂纪律,威胁恐吓了班上的熊孩子一番,便头也不回急匆匆赶到里正家。

    不久后里正家三个儿子匆匆出了家门,一家一家将村中所有当家做主的男人全部召集起来,开了祠堂紧急商讨了一阵,在林沙的建议和指导下,做出了一系列应对瘟疫可能爆发的有效措施。

    像什么打扫卫生抛洒生石灰,喝水要喝开水同时备足适用草药等等,最重要的是隔绝传染源,为此甚至匆匆在山上将猎人暂居小屋扩建成院,但凡发现村人不对劲有生病迹象立刻送到山上绝不姑息。

    学堂也暂时???,各家都将孩子约束在家不许胡乱出门折腾,在出入村口位置派人严密把守,凡是不认识的一律隔绝在外,有什么事可以通过把守村民通知等等措施。

    等牛家村一阵兵荒马乱将各项防御措施布置妥当时间已经过去三天,林沙不顾村民挽留只带了一个小包裹急匆匆向苏州赶去。

    一路马不停蹄急赶慢赶,不过数天时间便进入苏州地界,他便感觉到气氛紧张不安,来往行人一个个面色凝重神情焦灼,一副大祸临头忧心忡忡的架势。许多富贵人家更是车马阵阵,仆役成群慌慌张张向临近府县赶去。

    见此情景他更不敢怠慢,加快了行进脚步一天之后便赶到林村,村子里到处都是一副兵荒马乱鸡飞狗跳的景象。

    “林沙你怎么回来了”

    当族老看到林沙出现在眼前时,当真大京失色满脸惶急。

    “我听到消息便急急赶了回来,族老到底怎么回事”

    林沙心头急切没功夫弄那些虚礼,一把拉住族老胳膊急声问道。

    “哎呀,你不该回来不该回来呀”

    族老连连摇头一脸沮丧,而后便将情况根林沙简单述说一遍,总之就一句话苏州发现疫病,现在满城惶然人心不稳,有门路的都准备跑外地府县避祸呢,林村整个村子也准备投奔嘉兴林氏同族。

    在族老家匆匆吃了顿午饭,林沙不顾族老厉言喝止急匆匆进了气氛诡异人心惶惶的苏州城,没心思理会其它直奔林氏族长所在主家大院而去。

    “林沙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叫你千万不要回来么”

    见到林沙突然出现,族长也大惊失色满脸责备,可眼中却满是温暖之色。

    “族中有事我哪还待得住”

    林沙苦笑,摇了摇头环顾鸡飞狗跳的林府好奇问道:“族长也准备搬离此地,去嘉兴暂居吗”

    “正是如此,疫病无情还是早早避开的好”

    林氏族长轻轻摇头叹了口气,神色黯然无奈道:“不知这一场疫病下来,会有多少百姓伤亡,我大宋真是灾祸不断”

    “官府没什么防御举措么”

    林沙帮着书童一把抬起装满书籍的沉重木箱,见那书童满头大汗摇摇晃晃的架势干脆一手提了过来,另一只手也提起一个同样分量的沉重木箱,健步如飞出了书房将两个大木箱安安稳稳提上停在不远处的马车上。

    好大的力气

    林氏族长以及身边亲随小厮看得好一阵目瞪口呆,只见林沙几个来回便将书房里装满书籍的几个大木箱全部提上马车摆好,又提出了帮着林府整理家当,林氏族长下于是便答应下来。

    当天整个苏州林府好一通忙活,整个府邸大动员可要带走的东西实在太多,整理好搬上马车的不过三分之一都不到,林沙苦笑这就是所谓大户人家的底蕴么,果然足够夸张的。

    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随着林氏族长巡缺查漏之时,却在一个不起眼的偏僻角落看到一堆女子的妆台摆件,细一探问竟然就是林朝英院子里的东西。

    林氏族长一脸感伤的看着妆台摆件,林沙则是将目光放到了那几箱子书籍上,女子家的妆台摆件不要妄动,看看箱子里这些珍藏多年的书籍却是没啥问题。

    果然,当他向族长提出看一看箱中书籍的时候,林氏族长只是稍微迟疑片刻便点头答应,当然旁边有小子跟着一起查看。

    素心功

    玉女素心剑法

    打开第一个书箱,在其角落里便发现了这两本秘籍,林沙心脏砰砰狂跳不止,强压心头激动装作若无其事的摸样,取出数本书籍夹带那两本秘籍,随意翻了翻很快便将那两本秘籍区区两千来字内容全部铭记于心。

    而后又若无其事将书籍小心放回书箱,又将其它几个书箱打开查看一番,再没发现其它秘籍就没继续查看下去。

    晚上休息时林沙分到了一个小套间,打发走了侍侯的丫鬟,他便迫不及待按照素心功里所载运功路线,盘坐于床上小心翼翼搬运体内内力,当第一股内力顺畅钻入经脉之时,顿时身子一颤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脑子轰然作响一股庞大信息流如泛滥洪水轰隆奔涌而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