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林沙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小私塾居所的床上。

    穿越了穿越了,他竟然穿越了

    林沙心头又是兴奋又是失落,兴奋的是他穿越到古代武侠世界,不说那些神奇的内力武功,单单那些熟悉的名人就让他很有些激动。

    只要他努努力,轻而易举便能找到几本无主武功秘籍,然后修炼内功成为影视剧中那些飞檐走壁潇洒不羁的侠客。

    失落的是以后再也见不到现代正在读大四的妹妹,所幸他给妹妹留下了足够一辈子都可无忧无虑生活的钱,倒是不用忧心妹妹以后的衣食问题。

    只是可惜了幕后老板给的漂白机会,当地小有名气的房地产公司保安部经理,月薪上万标准的白领一枚,就这么白白擦身而过。

    最可恨的就是那位突然冒出的暗劲高手,竟然扮猪吃呼跑来小地方的黑市拳坛耀武扬威。他虽可确定自己被活活打死,不过最后临死反扑那厮绝对也不好受,就算不死也得废功,总算出了心头那口恶气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他正喜滋滋遥想未来美好生活,突然感觉不对猛然从床上坐起。

    看了窗外天色蒙蒙亮,自己竟然一觉睡了大半天。

    回忆脑海中的记忆片段,自己这世原身前去找全真七子之一的丘处机麻烦,这胆子果真大得出奇。结果连讥带讽的把个长春子气得够戗直接动手开打,自己竟然还能和长春子战个十来招不分胜负,最后一拳甚至把堂堂射雕一流高手丘处机逼退

    貌似,跟丘处机大打出手时,用的都是形意五形拳中的招式,前身是怎么学会的。竟然还打得这么好,我靠暗劲

    林沙满脸见鬼表情,下意识张开右掌放在眼前仔细观察一会,恩皮肤略粗骨节放在十岁少年身上算是粗壮的,而后轻轻往露出一块的床板上一按,手臂肌肉一阵细微抖动掌心劲道暗送。砰的一声闷响过后拿开手一个清晰手掌印出现在坚硬的床板上。

    我擦,不仅是暗劲,而且还是暗劲颠峰之境

    这是怎么回事,记得自己才明劲颠峰啊,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暗劲颠峰,难道这是穿越带来的福利不成

    心中好不激动,暗劲颠峰境界啊,放在现代就是国术大师级别存在,无论放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是受人尊重追捧的牛人

    脑海思绪纷杂。过了好一会才逐渐冷静下来,他感觉事实并不像自己想象那般简单。重新躺回铺满干草柔软舒适的木板床上,自己查看前身十年来的记忆,越查看脸上惊容越甚,最后更是一骨碌从床上爬满头大汗脸色惊疑不定。

    尼玛,从简单的记忆片段中可知,前身简直就是天才的代名词

    从小便聪明伶俐有过目不忘之能,六岁上村中私塾前便已背熟了鼓捣儿童启蒙读物三百千。在私塾一干同龄人中就是鹤立鸡群的存在,甚至比一些年纪大五六岁的族人少年都强

    九岁之时便已考过苏州府衙的发解式。并一举得中成为官府有备案的童生秀才,之后跑到临安游学寄居于牛家村,开小私塾参与文会迅速进入南宋国都临安城的文人圈子。

    标准的天才模式,以其脑海中的学识参加省试,不说一定能得中举人把握还是有三四分的,这样的角色不牛什么人牛

    可谁能告诉他。前身一个三岁小屁孩又是身处古代,是怎么学会正统内家拳的练法与打法的么

    记忆中关于此事的片段十分模糊,总感觉哪里不对却又一时不知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而且前身的武学资质也好得出奇,懵懵懂懂练拳进十载,竟然直接练到暗劲颠峰。不现在应该是化劲境界

    看着微微蠕动的手臂筋肉皮膜,他再震惊得无话可说,化境啊,这可是内家拳化劲境界

    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的化劲境界

    就是放在国术最为璀璨的民国时期,能够达到化劲修为的内家拳高手也没多少,都是现代武术界家喻户晓的宗师级人物

    他一个十岁小屁孩,竟然莫名其妙就成了化劲高手,这是何等不可思议让人感觉荒谬之事

    哦,想起来了,之前在郭啸天和杨铁心家外,前身跟丘处机大打出手,最后被逼急了全力爆发,不仅将攻势如狂风暴雨一般的丘处机逼退,自己也跟着突破到了化劲境界

    真真莫名其妙,化劲哪有这么好突破的

    等等,郭啸天和杨铁心家

    再从记忆片段中调出与这两位有关的记忆,林沙好一阵无言,前身真是好本事,这么轻松就跟接下来的两位位面主角父母勾搭上了。

    可惜他来迟了一步,郭啸天跟杨铁心两家已经遭遇不测,只怕此时包惜弱已经身处金国都城赵王府,至于李萍现在应该还在前往蒙古的路上,他要不要去帮上一把呢

    想了想还是算了,不说他现在的年龄问题,单单初来乍到想要适应起码需要花费好几个月时间,等他适应好了估计李萍应该该生下郭靖,想要在茫茫大漠中寻到他们母子俩,还不知道需要花费多长时间。

    至于还活着不知窝在哪个角落里的杨铁心,他真没心情搭理,这厮就是个大祸害,不仅害得本有机会活下来的郭啸天惨死,后来更是将全真七子以及江南七怪,还有刚刚初出江湖的郭靖陷于险境,同时再拉了一把包惜弱一起领了盒饭。

    从前身的记忆片段中也知,这厮就是个整天怨政府怪社会却又无甚能力,偏偏又自诩名将之后的二笔青年,就因为他的卤莽冲动,郭啸天不知陪了多少笑脸搭了多少铜钱,不仅不知道感恩还将之当作理所当然

    这么有本事怎么不去投军

    反正你是名将后人么,只有在军中才混的开吧,还不是不愿从底层小兵开始干起,想要直接当军官世上暗有这么便宜的事

    可惜了郭啸天这么位一豪爽义气汉子,生生被杨铁心拖死

    一时脑中信息量实在太大,林沙干脆穿衣推开简陋的卧室房门,深吸了一口情形空气浑身精神一振,走到院子里已经有几位半大学生早到,正奋力打扫院子挑水劈柴,见到林沙出现急忙喊了声先生好。

    “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还有那位全真道士呢”

    林沙按照前身习惯轻轻点头,揉动手脚开始了练拳前的准备活动,同时嘴里也不忘问道。

    记得前身是昨天中午去找丘处机麻烦的,可是后来他临危突破化劲,后来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等他睁眼之时天已蒙蒙亮。

    “先生,那全真道士太可恶了,竟然敢打先生被里正大叔带着人赶跑了”

    一个还留着鼻涕的小鬼挥舞着扫帚,满脸愤怒不岔道。

    什么,丘处机被,被,被一群普通村民给,赶跑了

    林沙先是一愣,而后满心可乐就差仰天哈哈大笑了,这厮真是活该??囱疽院蠡垢也桓乙源笃坌?,仗着武功高便肆意妄为。

    待他热身完毕便在小院子开阔地摆起形意三体式,近十年时间的练拳生涯已让他熟极而流,三体式架子一摆便轻松进入练功状态,气息平稳一呼一吸跟着动作节奏缓慢而又悠长,练了两遍三体式身体微微出汗,感觉状态已调整到最佳,便缓缓收功停手。

    前身一般这时便会结束早晨锻炼,洗嗽吃饭准备上午的教案,可林沙此时却满心兴奋根本停不下来,他很想亲身体验一番化劲到底有多强悍

    砰

    右手猛然一拳轰出,瞬间压缩空气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接下来惊人的一幕出现,只见被压缩空气形成一道拳头大小气团,以肉眼可见速度向前激射而出,砰的一声在坚固的木桩篱笆上轰出一道凹陷。

    林沙呆了呆心中涌起一股狂喜,差点没控制住情绪大喊出声,勉强做了几个深呼吸压制住翻腾的思绪,身子矫健若山中猎豹在小小空间里闪转腾挪,出拳踢腿带起阵阵劲风呼啸。

    形意五行拳龙蛇虎鹤豹,散打中的各种组合连环套路,甚至八极拳的各式拳法以及八卦游身掌信手拈来,先是明劲时的爆响连连,又是暗劲中的悄无声息潜劲勃发,接着又是明暗劲转换间的古怪劲道。

    林沙尽情发泄心头畅快,体内气血跟着奔腾翻涌,浑身上下似乎拥有使不完的力气,打到后来闪转腾挪身影翻飞,出拳扫腿烟尘滚滚甚至都能看到道道清晰残影,实在惊人之极

    旁边打扫担水的少年学生都看得呆了,他们什么时候见到过如此凌厉武功,一个个张大嘴巴目不转睛,站立原地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可笑。

    轰隆

    一连打了半个时辰各式拳术,体内气血翻滚沸腾,额头汗水隐隐头顶白雾缭绕,猛然两记凶猛炮轰出发出炸裂般轰隆巨响,震得一干围观学生头晕眼花跌坐在地,林沙这才吐出一口长气缓缓收功回拳,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喜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