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在这边与杨铁心和郭啸天把酒言欢,村子东头的小酒馆内曲灵风却是满心郁闷

    他已经足足两个来月没有出去干活,心中痒痒得厉害却又无可奈何。

    没法,林沙这小子出现得太不是时候

    他第一眼见到之时,便被其充盈的气血以及旺盛的精神所惊。虽说他武功还没大成之前便被师傅打断腿逐出师门,不过他武功早有所成欠缺的不过只是火候而已,不然也不会屡次的皇宫大内偷摸得手

    不过皇宫大内的侍卫也不是吃素的,之前好几次都差点被抓,这让他心有余悸之下打算停歇几日,好好修整一阵再去撩撩虎须。

    谁料村里突然冒出个小先生林沙,他对其的童生功名自是不屑一顾,以他桃花岛成年弟子身份,不说进士起码考一个举人不成问题,区区童生算个屁

    当然以林沙如此幼小的年纪便能考中童生,就连心高气傲的曲灵风,也不得不赞上一声天才神童

    可林沙一副练武之人的气势,却让他心存疑惑,以为是官府布下的探子,毕竟他多次光顾皇宫大内,就算皇帝脾气再好也受不了这番折腾不是

    于是,他在见到林沙后第三天晚上,趁夜摸进了这小子的居所,想亲自探一探底细,免得一不小心阴沟里翻了船

    可哪料林沙这小子当真不凡,他才刚刚越窗二入这小子便机灵醒来,不等他有所动作便率先发难,腾空而起一连串腿影连环而至,要不是他这些年江湖打斗经验也还算丰富,及时应对只怕还真得吃上大亏。

    之后他用上了五成内力,本来好好的刚刚搭手时便试出林沙这小子没有内力再身,可谁料这小子也不知使出什么古怪手段,竟轻而易举化解了他的真气攻击,并且还发动凌厉之极的反击

    最后他被林沙这小子发出的一股古怪劲道震伤。心慌意乱之下也没心情继续下去,直接越窗溜了回来。

    林沙的表现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好不容易将手上暗伤养好,心中忐忑之下却也不敢再有任何动作。老老实实待在小酒馆做他的小老板。

    可做惯了梁上君子,一时过上平静生活他还真有些适应不能。

    况且小酒馆只是一个掩饰而已,在牛家村这样的小村子根本就没啥生意可言。除非哪家有喜事或者丧事,不然手头拮据的村民们极少上门。

    经常上门打酒的,也就郭啸天跟杨铁心这两个武艺不错的猎户而已。就是村里最有钱的里正家也不常上门,平日里守着空荡荡的小酒馆,日子真是闲得快要发霉

    可惜他不敢轻举妄动,两个来月时间他也不是没仔细观察林沙的举动,却是个踏实肯下苦功教导村中那些顽劣孩童的架势,同时自己读书也用功刻苦得紧,一般下午没事便窝在书房看书学习。

    以其这样的表现,当真跟个寻常读书人没啥两样

    可问题是他好几次清晨溜达之时,远远看到这小子在院子里练拳,只要稍微看得仔细点或者关注得稍久些。这小子便很有些古怪的有所察觉,其直觉当真犹如野兽一般敏锐让他吃惊不已。

    他又不是瞎子,哪看不出来林沙根本就是个江湖小白,江湖经验几乎没有,可其敏锐的感知能力又不是作假,真让曲灵风饶头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如果双腿没断的话,他有把握轻松将林沙这小子干翻,可是眼下他腿脚很不利索,所能发挥的武功实力大打折扣,以林沙那古怪又厉害无比的拳脚功夫。他真没把握能够拿得下来。

    想搞偷袭吧却又没机会,林沙那小子经过那晚之后虽然还跟往常一般生活学习,可暗地里明显加强了戒备,之后也再没来过小酒馆。显然对他起了疑心。连接触机会都少得可怜,又哪里有暗中敲闷棍的机会

    而且林沙这小子狡猾得紧,生活规律作息稳定,早上起床在院子里打拳,上午便待在小私塾教导学生,下午要么独自待在小私塾读书学习。要么就应邀跑到村民家里做客,晚上更是从不出门紧闭门户,根本就没下手空挡。

    再说村里好不容易来了为肯耐心教导孩子读书识字的先生,虽然年纪小了点可架不住人家有功名在身,整个村子都将林沙看作眼珠子一般珍视,在村里根本就不是下手的好地方,一旦稍微出了变故就可能引来全村骚动。

    当然作为游学的小童生,林沙也不可能一直窝在牛家村,时不时也会跑去临安会友参加文会,可每次都有精壮村民跟随保驾护航,曲灵风根本就寻不着机会。

    当然他也美意下毒,桃花岛弟子几乎个个都是全才,虽说他学得最精的乃是机关之术,但一般的毒药却是难不住他。

    可作为桃花岛弟子的骄傲,却容不得曲灵风作出这等下作之事,为了对付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十分无害的小小童生,只因为对方身份可疑就不顾一切下药毒害,他的心肠还没冷硬到这等程度。

    于是,在没摸清林沙的详细底细之前,曲灵风曲大盗只能委屈的老实待在小酒馆,整天无聊透顶闲得发慌憋闷得差点吐血。

    也是因此,让牛家村村民很有些奇怪,这么开酒馆的曲老板最近一段时间都没出门

    以前曲灵风以出门做生意为由,三不五时离开牛家村消失一段时间,等村民都差点将他忘了之时又突然冒出,时间一长村民们也都习惯了。

    也不是没人怀疑过曲灵风的动向,不过这厮表现得实在太过低调,村民们每日为了家中生机奔波不停,时间一长也就再也无人注意。

    可是现在他突然一下子两个来月没有出远门,倒还真让村人有些不太习惯,当然郭啸天和杨铁心这样的大老粗则是高兴不已,以他们的经济条件时常沽点米酒还是支应得起,这两个老月着实好好享受了一把。

    当然,郁闷万分的曲灵风并不知晓,因为他的突然消失,让皇宫大内已经布置好陷阱的大内侍卫们守了个空,也省去了一场惊险之极的追杀之旅,当然更没有被郭啸天和杨铁心发现其不同寻常之处。

    快到年底的时候,林沙突然忙碌起来。

    临安城里各种文会一下子密集起来,林沙这个小小童生也极受优待,不知是确实看好他的读书才华,还是为将来做感情投资,总之临近腊月之时他收到了大量文会邀约。

    他此时又不是进士也不是大牌文人,人家肯发来文会邀约那就是给面子,他可没底气挑三拣四,几乎所有邀约都得老实参加,就算做个隐形小透明也总比让人认为他不识好歹要好

    一下子抽不开身,干脆给学里的孩子们放了长假,待正月十五以后再重新开课,而他则第一时间赶赴临安城寄住在一位苏州举人家,免得来回奔波耽搁功夫同时也省得误事。

    他的离开让郭啸天和杨铁心好不羡慕遗憾,羡慕的是林沙小小年纪便已打入临安文人圈子,往来都是帝国以后的栋梁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遗憾的自然是以后一段时间少了个聊得来的朋友,杨铁心就不说了一贯自高自大看不清自身能耐,郭啸天跟他混久了难免受到一些影响。再说他们两个猎户跟村民靠种地为生的村人真没多少共同语言。

    曲灵风自是大喜过望,第一时间便收拾了东西关门歇业,而后火急火撩直奔临安皇宫而去,他可是憋得狠了想要在年前大劳一票。

    林沙自然不知晓他离开后牛家村发生的事情,一连大半个月他天天不是泡在这处文会之中就是流连与那处文会,他年纪小那些参与文会的大龄青年们也不要他喝酒,只是诗文唱和做风雅之事。

    半个来月天天大鱼大肉好吃好喝,林沙原本就红润的脸蛋更是胖了一圈,同时其文名也逐渐在临安文坛小范围内传开。

    窝在牛家村近三月时间他也不是吃白饭的,教导村里那帮熊孩子们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和精力,他每日空闲时间多得很,不是读书就是习字,四书五经已经从开始的熟读到现在的理解经义,水平虽说不上一日千里也是进益不小。

    起码在文会行那风雅的诗词唱和又或者猜枚行令之时,他表现得可圈可点一点都不输于那些举人进士们,单就这表现已经足够抢眼。

    文人聚会嘛,除了吃喝玩乐自然少不了指点江山激昂文字,此时快要过年按照传统金国又派来使者来到临安恭贺宋帝新年安泰,时不时便会在文会上被拿出来说上两嘴。

    因为信息相对闭塞的缘故,林沙对这样的事情了解不多,却也知晓这算是两国正常邦交,不管私底下打得如何热火朝天,可表面上的和谐氛围还是要维持的。

    他很不赞同文会上一些士子激动冲动的言语,但也没有与其辩驳的意思,这样的话题实在过于浩大,也不是此时他的水平能够随便参和的,结果还为此受了场无妄之灾未完待续。

    ps:

    汗,一时忘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