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寒风呼啸万物枯萎,临安城外牛家村祠堂边的小小学堂里,每日清晨都会传来稚童的朗朗读书声。

    路过的村人都会下意识放缓脚步,满脸欣慰听着清脆的朗朗读书声,轻手轻脚小心翼翼,生怕弄出了大声响影响里头自家孩子读书。

    小小私塾正堂摆放了二十来张粗糙桌案,都是村民自己据木加工而成,二十来位年龄从五岁到十岁之间的孩子,正一本正经跟着讲台上的小先生大声朗诵。

    至于大些的半大小子,这不是快到年关了么,置办年货趁着过年好好赚上一笔,这些小子也都需要出力。林沙也很会因地制宜,很知机的给这些半大小子布置了简单功课后,便爽快的放了他们的长假。

    他手持戒尺在课堂间来回走动,一边指点这帮熊孩子们背诵百家姓,一边巡查但凡有熊孩子敢偷懒?;阋唤涑吲南?。

    乡村里的孩子都是标准的熊孩子,一不注意就能惹出事端来,为了教导这些熊孩子林沙也没少花心思。

    单单为了维持课堂纪律,他板子不知道打了多少。学堂刚开课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熊孩子被打得哇哇大哭。

    所幸这时代村人性格淳朴,对有功名读书人的尊敬不是作假的,也没后世那些独生子女父母的蛮横霸道,先生打学生那是天经地义,就算心中再不满也只能忍着,每逢节日还得老实带土产礼物上门。

    因为之前杨铁心舞枪时心中的强烈冲动。他也很想弄把趁手家伙过过干瘾。之前想着弄把折扇装回斯文人,又能把它当作短枪使用??墒呛罄匆幌刖头牌?。

    就他这么个乡村塾师水准的小童生,要是帧天没事手里拿着把折扇玩。这不是主动跟牛家村村民拉开关系么

    这时代的折扇可不偏题,就是最普通的一把木骨折扇,也够牛家村一家子嚼谷一个来月的,那些有名人提诗的精致折扇更是价值不菲。不说林沙根本就买不起,就算买得起拿着这样的金贵玩意在牛家村显摆也没意思不是

    又因着要严厉约束学里一帮熊孩子的缘故,他干脆便寻村里木匠用硬木做了柄近四寸长的戒尺,一边拿来吓唬学里那帮皮实的熊孩子,一边琢磨脑海中不时浮现的一些强悍武艺。

    模模糊糊隐隐约约中,脑海中似乎存着一门极为犀利的枪法。无论长枪短枪威力都十分惊人,可是仔细探究却好似隔着一层朦胧薄雾总是看不清楚,只是有个影子小人不时在脑中模糊演练,让他大感头疼郁闷。

    不过就是如此,他每日戒尺不离身,在练拳过后的短暂空闲时间,顺着心中感觉竟真被他琢磨出一套看似简单,却威力不俗的短枪招式来,使用戒尺也一点都不感觉突兀。

    心中越发肯定。自己的来历很不简单

    因为牛家村基本上都是目不识丁的文盲,上学的孩子无论大小基本上都不识字的,这给林沙的教学带来不小困扰。

    像是在林村之时,村中小孩上私塾之前。家人或多或少都教了三字经等启蒙读物,有那聪慧的甚至都能识得上百常用字了。毕竟是书香世族么,族人可能贫富差距不小。但一个个都基本能识字认字。

    牛家村就没这条件了,林沙还是牛家村有史以来第一个私塾先生。就算以前有那混得好做了富家翁的村民,也早早搬离这个偏僻村庄到镇上甚至县城定居了。哪还会继续留在这吃苦受累

    针对这帮从没接受过教育的村中顽童,林沙头痛之余采取了笨法子教学,就是让学生们先把三百千背熟,而后再慢慢一个字一个字教他们书写。

    以村民们的收入水平,自然也是买不起笔墨纸研之类的文房四宝,所幸多年的蒙学传承中自有沙盘可代替,这些玩意村民都可以自行制作费不了多少事。

    在他的严格教导下,学里二十来号学生迅速进入状态,短短两个来月时间有些已有一般以上熊孩子能够背诵三百千原文。毕竟都是十分押韵的儿童启蒙读物,只要掌握了规律用点心思背诵不难。

    待到学生们的进度都达到要求,他便可是给学最得快的学生开小灶,有读书天赋的开始接触四书五经这等正统学科,至于那些读书天赋不高又或者家里确实困难的,他便开始教授极为实用的数学运算。

    目前新的教学任务还只刚刚开了个头,至于效果如何还要以待后效。

    两个月时间除了教授这帮熊孩子读书认字之外,他还不辞辛劳给这帮熊孩子建立的完整的学籍档案,将其个人情况年龄大小,身体强弱以及家庭情况都一一记载清楚,同时经过长时间观察其表现,对其读书天赋或者在其它方面有特长,都做了详细记录和了解。

    怎么说都当了先生一场,人家家长又那般恭敬客气,他觉得要为私塾里那二十来位熊孩子负责,不管最后这帮熊孩子是读书上进还是从商从军又或者务农,他都希望他们以后的生活越来越好。

    为了其中几个读书十分有天赋的小子,他甚至几次家访与他们父母商讨其未来前程,只要信得过他的话就继续在私塾进修四书五经,等他们读书有了一定火候后不仅负责指导参加发解式,还会带他们去临安参加文会拜访大儒。

    那几家父母自是又喜又忧,喜的是自家孩子有读书天赋,按照林沙小先生的话说,只要一直勤恳读书上进,不说举人进士这样的高级职称,起码一个童生秀才是没啥问题的,以后前程可期。

    忧的却是家里财政状况堪忧,也不知道能不能支撑到自家孩子考中童生秀才那一日

    该说的都说了,林沙能做到这份上,已经算是仁至义尽,至于那几家熊孩子的父母如何选择,他就管不了那么许多。

    有读书天赋的学生他会重点考虑,其他没读书天赋的熊孩子林沙也不会轻易舍弃,怎么说都会给他们提供一条光明前路,至于他们以及他们的父母愿不愿意尝试,那就不关他什么事了。

    这日天气越发寒冷,天上暖阳高照却也带不来多少温暖。

    中午时分学堂门前那口破钟咚咚咚响起,林沙道了一声下学,学堂里的熊孩子们纷纷放下手中细长木杆,将书桌以及沙盘整理妥当安置好,齐齐起身道了声先生告辞,而后按顺序一一离开私塾正堂,出了院子后一个个就像脱了牢笼的小老虎般,嗷嗷大叫着便四处撒欢去了。

    “哈哈,林沙小先生下学了么”

    林沙正收拾讲桌上的书本教案,便听外头杨铁心这厮的哈哈大笑声。

    “你这不废话么”

    林沙没好气笑骂出声,手上动作加快三两下便将讲桌清理干净,回头正看到杨铁心与郭啸天哥俩满脸喜色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两个油纸包裹和一个小酒壶,远远的便有一股卤肉香味飘了过来。

    “哈,你们两位从山里下来啦”

    林沙轻笑着将两人迎到左厢房,各自落座后好奇道:“看你们脸上的喜色,似乎此次收获不小啊”

    郭杨两位十天前进了村子后的连绵群山,打算趁还没下雪之际最后再捕回猎,也好猎些好玩意添补家用顺便过个好年,只是没想到他们去了这么久才下山。

    “哈哈,这次收获确实不小,等会我和郭兄弟都会送些处理好的野味过来,我们两家却是另有一桩大喜事”

    杨铁心一点都不介外,大大咧咧将手上油纸包裹放在桌上,又将房间里刚刚升起的炭盆拉了过来,将另一只手上拿着的铜制酒壶放在上面温热。

    “哦,有什么喜事说来听听,让我也跟着沾沾喜气”

    林沙哈哈一笑也不在意,顺手将放在桌上的油纸包裹打开,露出香喷喷的卤牛肉跟卤猪蹄,顿时香味弥漫政见厢房,他也不客气捻起一块卤牛肉就咬,恩鲜辣可口嚼劲十足,大嚼了几口下肚满意的叹了口气。

    “哈哈,我们两个的浑家都有喜了,小先生你说这是不是大喜之事”

    杨铁心拿着一个油光水亮的大猪蹄一边狂啃一边笑道,眉间眼梢都是隐藏不住的笑意。

    “哦,那真得恭喜两位了,没想到两位嫂子竟是同时怀孕”

    林沙先是一惊而后又喜,真心实意恭喜道。

    “哈哈小先生客气了”

    郭啸天满脸豪爽扔掉手中啃得干净的猪蹄骨,大笑道:“这不心中高兴便找到小先生这来,顺便去曲灵风的小酒馆买了一壶烧酒和两包卤味,大家一起乐呵乐呵岂不快哉”

    “以为我们两家也有后代了,过几年少不得还要劳烦先生教导一二,杨某先在这儿敬小先生一杯”

    杨铁心满脸红光,提起在炭盆上烧得滚烫的铜制酒壶,拿起几个粗瓷茶碗每人倒了一杯,二话不说灌下一口烫得脸红脖子粗直伸舌头。

    林沙恍然未完待续。。